以前在网上看到的一个小说吧,很感动,就保留了下来,现在和大家一起分享。(下)

清晨六点,我感觉有人在摸我的头,我睁开眼睛,她醒了,在对我笑。“醒了?好点没有?还难受吗?”我摸了摸她的头,“还好,烧退了。要喝水吗?”她点点头,我把水给了,扶她起来,她了一大口,然后躺下问我:“我昨晚发烧了啊?”“是啊!现在还哪里难受吗?”“恩……头还有点晕。”“那你快躺好,饿了没有?我去做饭!”“你昨晚一直这么陪着我吗?”“傻丫头,我不陪你谁陪你啊?”我从地上站起来,昨晚跪在地上趴在她身边睡了一会,现在下面都麻了,我揉了揉膝盖,“疼吗?”“有点酸,没事!”我一瘸一拐的去了厨房。不一会我端着粥和一点咸菜回来,“家里没有别的了,一会我出去买点,先喝点粥吧!能自己吃吗?”她眨着大眼睛看着我,长长的睫毛呼扇呼扇的,我知道她想我喂她,“来吧!我喂你!靠在床头把枕头垫好。”“嘿嘿!”我拿着勺子一口一口的喂着她喝粥,“哥!你饿吗?”“等你吃完我再吃!”“哥!我昨天晚上做了噩梦!”“什么噩梦啊?”“我梦见你……死了!”“烧糊涂了吧?不盼你哥点好的!”“我可伤心了,还哭了呢,你看,现在眼睛旁边还有眼泪呢!”她用手在眼角擦出一滴眼泪,“那我是怎么死的啊?”“忘了!”“小丫头!吃饭的时候别说话!”……“哥!”“又怎么了?”“你真好!”“呵呵!谢谢领导表扬!一会我出去买东西,你再躺一会。”“可是会无聊!”“那我把电视搬下来给你看吧!”“好啊!我看上你那个小电视很久了,呵呵!”“就知道你居心叵测!来最后一口!”等她吃完后我迅速的把自己那碗喝光,然后上楼换衣服拌电视。我有一台小电视,大约也就只有17寸那么大,那是我用自己的压岁钱的买的,放在自己的房间里,有时候打游戏,有时候看影碟,我擦了擦上面的灰尘,把它捧到妹妹的房间,“心痛啊!你病好了,可得还给我啊!”“那要看我的心情如何了!”“那我搬回去了,你自己躺着吧!”“哎呀!小气鬼,还!肯定还!”我放在她床对面的大五斗橱上,这个高度正好,然后去客厅把有线电视的线撤进来插好,“行了!给你遥控器!”“这么点的电视也有遥控器啊?”“是啊!我自己后装上去的!”“呵呵!懒人就是懒人!”“现在是方便病人!”我把遥控器丢给她,“我走了啊!你想吃什么啊?我给你带回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爱吃什么,自己看着买吧!”我冲她挥挥拳头,关上房门!


家的对面就有一个大超市,我在搜索着食物和她喜欢吃的东西,买了满满两个袋子,我回到家里正好赶上电话,“喂!”“喂!小可啊,是妈妈!”“哦!”“你们俩吃饭了吗?”“吃了!喝的粥!”“冰箱里好像没有吃的了,一会你去买点!”“妈!我已经买回来了!”“哦!乖儿子!你妹妹呢?还没起来吗?”“妈!小珂生病了,昨晚发烧了!”“啊?你们等着我马上回来!”啪,她把电话挂了,我还没来得及说她已经好了,一听说她女儿生病了立刻就回来了,哎,要是我生病了,顶多告诉我吃药,睡觉!我把吃的给妹妹拿进去,“妈一会回来!”“你告诉她我病啦?”“是啊!”“笨蛋!这不让她担心呢嘛!”“我还没来得及说你已经没事了,她也不等我说完就挂了说马上回来!哎……还是你有影响力啊!”不到半小时妈妈风风火火的赶回来了,一进屋就直奔她女儿床前,“小珂,没事吧?”“妈,我已经好了!”“啊?是吗?”妈妈摸了摸她的头,又拿体温计给她量了一下,“恩!烧是退了!可是也不能大意,万一反复了呢!”她转过来对我说:“好好照顾你妹妹啊!”看这话说的,好像我之前的辛苦都白费了,“妈!哥一直照顾我呢!昨晚都没睡!”“哦?是吗?恩!看来我们家刘可可以去培训当男护士了!”“妈!就算我不是您亲生的吧,您也不能这么说我啊!”“看你这孩子,乱说,你怎么不是妈亲生的。”“就是,你要不是,那我不也不是了吗?”“好了,我医院还有事呢,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晚上可能还不能回来,这两天有一个外国来的专家团。”“那爸爸呢?”“他啊?又被发配了!好了,我走了啊,你们自己在家小心点!刘可和妈妈出来一下!”我和妈妈到门口,她穿好鞋子对我说:“你好好照顾妹妹,千万看好,一旦她有什么不舒服立刻告诉我!”她说的很严肃,我不明白只不过就是感冒发烧的小毛病她为什么这么着急,还要特殊的叮嘱我,“妈!放心吧!路上小心!”“好儿子!”妈拍拍我的肩膀走了。


“妈走了?”“恩!”“她和你说什么了?”“就是让我好好照顾你!哎!深怕我欺负她宝贝女儿!”“嘿嘿!把吃的给我。”“你别吃的太多啊,小心闹肚子,本来就感冒肠胃会受影响的!”“哎呀!我们家又多了一个大夫!”“我这也是照顾某人得出的经验!我去厨房收拾了!”其实妹妹身体一直不是很好,小时候经常生病,每次都是我在照顾她,打针的时候她很坚强从来不哭,皱着眉头紧紧的抓着我的手。我把东西放进冰箱,洗了碗,擦了擦台面,然后洗手回到她的房间。“看什么呢?”“电视剧,《天龙八部》。”妹妹喜欢看武侠片,尤其喜欢金庸!“这不是郭靖吗?”“哪啊?这是萧峰!”“一个人么!”“演员是同一个啦!黄日华!”“哪有女生喜欢看金庸的?”“哪有男生不喜欢金庸的?哼……”


刘可,你要吃果冻吗?”“好啊!”“自己来拿!”“啊?这么一大袋你都吃啦?”“我爱吃么!”“也不给妈留点,她也爱吃!难为她不关心我我还那么想着她。”“那你的意思就是说我没良心喽,妈这么关心我我还不想着她?”“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哼!我才没你想的那样呢,给她留了这个小袋的了,大的我们吃!”“哦!我要吃荔枝味的!”“给你!这些都是白的!”想知道我为什么爱吃荔枝的吗?那是因为她从来不吃那个味的,所以我只能告诉她我喜欢吃荔枝的!


到了晚上还是我们俩,电话响了,“喂!”“喂!怎么一天都不给我打电话?”是任晓,“哦!我忙的都忘了!刘珂生病了,我在照顾她!”“那就不用想我啦?”她有些抱怨,“呵呵!对不起!”我回头看了刘珂一眼,她也正看着我,“你等一下,我出去打给你!你先挂了!”我放下电话,来到客厅给任晓打电话,“喂!”“怎么了刚才?”“刚才在她的房间里说话不方便!”“哦!”“对了,你没告诉你哥我和刘珂的关系吧?”“呵呵!晚了,已经说了!他可还心心念念的想着你妹妹呢啊!”“啊?”“我哥可是对她一见钟情啊。现在还没忘呢!又听说了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呵呵,现在正高兴呢!”“你怎么告诉他了?”“你又没说不可以,再说,我不想你和我哥之间一直存在矛盾啊,以后……以后我们要是真的在一起了,那你们怎么相处啊?”“那你就出卖刘珂当交换?”“怎么是出卖呢?你干吗这么说我,这不好吗?我和你,她和我哥!”“你不觉得你想的太天真了?刘珂不喜欢他啊!”“慢慢就会喜欢了,我哥又不难看,配不上她吗?”“我觉得她一定不会接受你哥的!”“没有试过怎么知道!”“一定不行!”“怎么?难道她还真的喜欢你啊?”“你瞎说什么,我是她亲哥哥!”“是吗?我可觉得她当你不是那么单纯的只是哥哥吧?”“你什么意思?”“这是女人的直觉!刘可我真的觉得她对你有点……不太正常!”“不许你这么说她,她是我妹妹!”我挂上电话,有点生气,她怎么可以这么说刘珂,我不允许任何人诋毁她!


我回到妹妹的房间,“是任晓?”“恩!”“吃醋了吧?”“她吃谁的醋?”“我啊!你守了我一天,没搭理她!”“小丫头别乱说!”“嘿嘿……哥!我想去洗澡!”“好吧!我去给你放水!”我放满了一浴缸的水,刘珂已经进来了,“小心点,别再凉到了!”“恩!”我把门关好,继续回去看电视。……一个小时了,她还没有出来,我又等了一会,还是没出来,我觉得不对劲,来到浴室那,“刘珂!……刘珂?”没有人回答,我打开门进去,发现她倒在浴盆里,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刘珂!”我吓了一跳,“刘珂醒一醒!”我冲着她大喊,用手拍她的脸,她一点反映也没有,我把她扶起来用浴巾包上然后抱回卧室。“刘珂,醒醒啊,别吓我!”我掐她的人中,没有反映,“到底怎么了?求求你睁开眼睛,刘珂!别吓你老哥啊!”我又用手压她的心脏,还是没有反映,对了,急救课老师讲过的,还有人工呼吸!我没有多想把她的嘴扒开低头吹了下去……突然我感觉她的手搂住我的脖子,我们唇贴在一起,她开始吻我,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已经被她拉到床上,我们的舌头绞缠在一起,她的疯狂让我失控,我开始迷失在她香甜的吻里,还有那光滑毫无遮拦的身体。我们抱在一起,我甚至已经脱去了上衣,她回手关上了灯,只有电视屏幕上的一点点荧光光亮!她身体是那么的完美,我已经不知道我是谁,更不知道她是谁,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我要和她**,我受不了这种诱惑,我的下面已经不允许我再有任何的忍耐和耽搁,她脱掉我的短裤,把我从她的上半身压向被子里的下半身,我缩进被里,双手撑着身体,在黑暗中找寻着入口,我真的很奇怪为什么昨天和任晓弄了半天也没弄进去的我现在竟然在她这里一击即中!在温暖和潮湿的隧道里我长驱直入,这种一顶到底的痛快让她大声的喊了出来:“哥!……”


我被这一声“哥!”惊醒,我仿佛是在梦游,然后突然被别人喊回到现实中来,借着微弱的光亮,我看见赤裸的自己已经进入同样赤裸的她,天哪!我们做了什么?


我们就这样僵持在彼此身体里,“哥……!我喜欢你!”“你说什么?”“我说我喜欢你!从小到大,一直都喜欢你!”“刘珂,我们……我们不可以啊!”“难道你不喜欢我吗?”“你是我妹妹我当然喜欢你!”“我不相信,你对我只是像对妹妹那样!”“……”“难道不是吗?否则刚才你就不会接受我,还有那次,你也不会有反应!”我想起了那次和她一起倒在床上,其实她不知道还有一次我也对她有了反应,她还不知道给我第一次冲动的就是她!但是我不能告诉她,那样我们俩将不可自拔,“刘珂!我们不能这样!”我想离开她的身体,“哥!不要!”我看着眼前的她,湿湿的长发散落在洁白的床单上,让她不仅漂亮而且性感,突然她一下子把被蒙上,腿盘在我的腰上,视线里的她消失了,紧存的一点光亮现在也被被子掩盖,“哥,如果我不爱你,不会把自己给你。如果你不爱我,你也不会让自己这样!”她搂住我的脖子,我们再一次纠缠在一起,直到我们都筋疲力尽……


我沉沉的睡着,一直在做梦,梦里都是我们从小到大的样子,从没有桌子高的小破孩到现在,我们一起成长,一起上学,一起爬树,一起踢球,一起糊弄老师抄作业,一起骗同学,我因为她打人,也因为她被打,一起在厨房里做饭弄得乱七八糟,一起去旅游,一起在海边看日出,一起登上山顶,一起看书,一起听音乐,一起弹钢琴……一起**!


天亮了,我醒来,旁边的刘珂在我怀里仍旧甜甜的睡着,嘴角露出笑容,一夜的温存她似乎还在享受!我把她轻轻的放在旁边,拿着衣服回到自己的房间,我打开淋浴,让水冲刷自己,不知道我是想清洗自己的身体还是灵魂?我一辈子都没有后悔过,可是现在我不得不后悔,我夺走了自己妹妹的第一次,我禽兽不如,以后该怎么办?我们是根本不可能在一起的,我必需改变这一切,我竟然想到了一个人也许可以,他就是管鸣一……

“喂!”“喂!是我!”“……”“任晓,对不起!昨天我不应该和你发脾气!”“知道自己错了?”“恩!”“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吗?”“我……我想,也许你说的对,……也许她和你哥哥会……会成为朋友的!”……


“起来了吗?”我来敲她的门,“进来吧!”“醒了?”我看见她虚掩的身体,下意识的把头转向电视那里,“还敲门啊?呵呵!”我坐在她的床尾打开电视,没有目的的调着频道,“哥!我想你了……”她从后面抱住我,在我的脸上亲的一下,我连忙把她的手从我身上拿下来,然后用被子把她包裹好,“小心!别又着凉了!”“我已经好了!”她的唇已经碰到我的下巴,在碰到我的唇之前我躲开了,“怎么了?怕我传染你啊?要传染昨天早就传染了!呵呵!”“不是!我是怕你再感冒了!……刘珂!我们今天出去玩吧?”“好啊!去哪?和你一起去哪都行!”“那你快起来吧,我做早点,吃完了我们出去!”“好!不过,我要你亲我一下!”没有办法,我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点了一下,“家伙!没诚意!我去洗澡了!”她走进浴室,我去厨房心不在焉的做早饭!


吃过早饭我们来到游乐场,“哇!你多大了,还来这里啊?”“这里可以忘掉一些事!”“忘掉什么?”“长大后的烦恼!”我若有所思的说着,可是她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反常,我看看手表,他们快到了,我一回头看见远处任晓在向我边挥手边走来,后面跟着的正是好久没见的管鸣一……


“你好!好久不见!”管鸣一看都没看我一眼直接奔主题而去,刘珂先是一惊,然后看着任晓挎着我的胳膊对她说:“你好!刘珂!一直也没和你介绍,管鸣一是我哥!呵呵,不过跟你和刘可不一样,我们不是孪生的!”“呵呵!我就说我们是有缘的,对吗?”管鸣一仍然对着主题演讲,“刘可!这是怎么回事?”刘珂的目光仿佛冰山冰冷而且锋利,“……哦忘了和你说,我今天还约了他们,想大家一起……聚聚!”“聚聚?难道你忘了你的头是挨了谁一棍子?”“这……”“这是误会!现在我都知道了,完全是误会!呵呵!”管鸣一终于看见了我,对着我讪笑,我有点觉得今天的这个决定是个错误,“误会?哦!现在你们是一家人了?被打也可以说是误会!那何必叫上我?”“刘珂,你看,我妹妹现在和你哥多好,你看我们是不是有机会……发展下去?”“哦!原来是这个意思!”她看着我,“刘可!这是你的意思吗?”我点点头,仍然不敢看她的眼睛,“为什么不敢看着我?也不敢告诉我?”“我……我也是好意!”“谢谢你的好意!”她头也不回的走了,我没有勇气去追她,管鸣一到是追过去拦住她,“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因为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什么?那人是谁?”“是谁?他心里知道!但是我要告诉你,绝对绝对,永远永远不会是你!”


我一直在外面晃了很久才回家,管鸣一在刘珂走了之后也回家了,看来他受的打击不小,他似乎真的很喜欢刘珂,但是谁也不会知道昨天晚上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我这么做彻底伤了她的心,捎带脚把管鸣一也伤了,“很晚了,我送你回家吧!”“你也早点回去!和刘珂解释一下,真没想过会这样!”任晓说,“不!这全是我的错!”


把任晓送回家,我还是没有勇气上楼回家,在楼下的公园里打秋千,上去下来,荡在空中的感觉真好,小时候刘珂喜欢坐在秋千上指挥着我使劲的推,每次到了最高点,她都会喊:“我飞了……”也不想想我在她的后面累的全身都是汗。我笑了,沉浸在儿时的欢愉中,“你现在还愿意帮我推秋千吗?”我被旁边的声音吓了一跳,“你什么时候来的?”“就在你刚才想事情的时候!”“……对不起!……”“来帮我推秋千吧!”我走到她的身后,把她送上去,再高,再高……“我飞了!!!”我心里一阵阵的刺痛,我把自己的妹妹当作什么了,把她送给别人来掩饰我做的亏心事,我伤了她又想把她丢给别人帮我赎罪,我不是不想负责,可是这个责任我该怎么负?


我停止推动,秋千的幅度也越来越小,吱吱呦呦的停下来,“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推我坐秋千吗?”我摇头,“因为不管你把我送出多远,我都会回到你的手边,尽管等来的是你再次的送离,但是我仍旧会来回!……”我眼里已经充满泪水,“哥!……就当一切都没发生过!”她走了,我闭上眼睛,眼泪终于流下来……


三天后清华开学,妹妹收拾好了东西走了,又过了十天我也该走了,我和任晓买好了机票准备南飞,在临走的前一天我把她领回家见了我的父母,爸妈很喜欢她,我没有告诉刘珂我什么时候离开,只在临行前把我画了一个星期的画放在她的房间里,画的是海边的日出!

我的大学,让我疗伤!


已经开学一个多月了,我和任晓的关系稳中有升,任晓的美丽让所有上x大的男生垂涎,当她挎着我的胳膊走在校园里,走在高大的梧桐树下,无数羡慕和嫉妒的眼光让我的虚荣心空前满足,然而有时候我也会想在清华的校园里,刘珂带去的该是多少男人的震撼?刚到上海的时候我就买了手机,同时给任晓也买了一个,方便我们联系。我们似乎有说不完的甜言蜜语,天天见面却仍然在仅有的一点看不见的时间里发着短信!新的生活,新的开始,但是我却不想回家,因为还是不能面对!


“妈!过年我不想回家了!”“为什么?”“学校里有一个计算机寒假加强班,我想学学。”“那过年你也不回来吗?”“来不及!过年的时候机票很难买的!”“那任晓回家吗?”“她留下陪我!”“那……好吧!你妹妹今天就放假了!”“哦!”“不和她说话吗?”“……不了!手机要没有电了!带我问她好吧!”“那好吧!你自己多注意身体啊!”“恩!妈再见!”挂下电话,我在想如果刘珂知道我不和她通话她会是什么表情,呵呵!算了!


第一次在南方过年,我有点不习惯南方冬天的阴冷,感冒了!寝室的同学都回家了,所以任晓搬来和我一起住!“快!起来把药吃了!”“苦!”“又不是让你嚼碎了吃!给你水!”我从小就不爱吃药,可我也不总生病,没有刘珂勇敢,每次打针吃药都面不改色。“你为什么不回家?”“不爱折腾!”“你不想你家里人吗?”“……我想和你一起过年!”“呵呵!傻瓜!快躺好,要不该在医院里过了!”“遵命,老婆大人!”


躺了三天,感冒好了!三十的晚上我和任晓在外滩溜达了一夜,礼花,灯光,黄浦江,大上海,不夜城!我收到一条陌生的短信“春节快乐!”,“是谁呢?”任晓看着我的手机出神,我心里知道是她,她也买了手机!“是谁?”“不知道,可能是发错了吧!”我骗了她,删掉短信,也许我还不能忘记那晚的一切,轻松的面对她,我选择逃避,就像现在这样,逃在上海!


过年这些天街上到处都是人,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所以躲在寝室里看书,上网!任晓去了她同学家玩,剩下我自己倒也自在!“嗡……”手机收到一条短信,“你知道是我,可以不回!为什么也不给爸妈拜年?”果然是她。过年了我竟然没有给家里打电话拜年,她说的对,我拨通家里的电话,心里已经有了准备听到她久违的声音,“喂!”“喂!……妈!”“刘可啊?你个臭小子,过年也不知道给妈妈和爸爸拜年!”“呵呵!我忘了!过年好!”“乖!”“我爸呢?”“哦!孩子他爸,儿子叫你呢!”“喂!刘可啊!”“爸,过年好!”“恩!又长一岁了!在上海还好吧?怎么过的年?”“我和任晓一起过的,去了外滩!”“哦!好浪漫啊!呵呵!”“呵呵……对了,爸……刘珂呢?”“哦!你妹妹不在家,去奶奶家了!”“为什么?”“你也不回来!她自己一个人无聊啊,本来想看看你的,都半年没见了吧!可是你还不回来!”“我……这不是有事么!”“行了,你长大了,什么事自己做主吧!行了,……他妈还有话没有啊?”爸爸对着后面说,“有!……刘可啊,好好照顾自己,注意身体,你离的远,不像你妹妹周末还可以回家,有空,有空就回来……?”妈妈竟然哭了,我的眼泪也在眼睛里打转,“妈!我知道了!我有空就回家看你们!”挂上电话,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妈和爸还是关心我的,他们没有过多的表露感情在我身上可能因为我是男孩子不像刘珂那样需要更多的爱护,我对不起自己的妹妹,现在更觉得对不起养育自己的父母,可是谁能知道我是没有脸回去啊?


春暖花开,这个美丽的季节是我这辈子终身难忘的。


“刘可,你为什么不和你妹妹联系呢?”“哦!她没有时间吧!?”“是吗?我总觉得是你在躲着她!”“呵呵,对了,你哥怎么样了?”“他啊,算是对你妹妹终身难忘了,相思呢吧!”“他不是也在北京吗?”“是啊!可是你妹妹一点机会也不给啊!”“是吗?”她还是那么坚决!“你不好帮帮忙吗?”“我帮什么?”“让她给我哥一个机会啊!”“呵呵,你认为她会听我的话吗?”……


日子还在貌似平静的过着,我给家里的电话要比以前多了一些,但是却从来没有碰到过她,说过话,她也没有再给我发过短信,妈妈也总问我为什么不给妹妹打电话关心一下,我总推说自己太忙,匆匆挂上电话。也许我们就应该这样渐渐退出彼此的世界,也许她也会找到一个真正爱的人,也许……


“刘可,今天下午和经管的比赛别忘了!”“哦!记着呢!”下午要和经管学院友谊赛,说是友谊赛其实是比赛第一,友谊第二,我们彼此看对方很久了都不爽,决定今天一决雌雄!中午吃了七分饱,免得下午跑不动,我吃过饭陪任晓上了一节政治经济学,然后她去看我比赛!下午三点比赛开始,双方的眼里丝毫看不出友谊的光芒,才开场十五分钟,双方就已经各领了两张黄牌了,操场上空硝烟弥漫,我是前锋,我在对方的半场等待着对友的传球。对方两个后卫死死的盯着我,皮球只要落到我的脚下就立刻上来围抢,胳膊和手上的小动作裁判视而不见,我有些沉不住气了,在他们第N次从我这断球后,我来到裁判这理论,裁判是信息系的大三学长,“你什么眼神啊?他们推人你没看见啊?”“我不认为那样的动作是犯规。”别的人也围了过来,比赛中断。“这还不算,那什么算犯规?你***故意的吧!”“你再说一次,我罚你出场!”他要掏牌,“别!刘可,别冲动!”队长过来拉住我,把我拽到人群外面,“别现在和他争,是你自己吃亏。等比赛结束的!”“**!太欺负人了!”“靠!我***也有点看不过去了,等完了的!揍丫的!”队长是我大三的老乡,我们系的体育部长。我压了压火继续比赛,不过我不会客气了,小动作谁不会?


后场一个长传,右路的边锋把球停住,然后看了看我的位置,传中!我胸前停球,转身,当我刚刚晃过一个后卫准备近区射门的时候,另一个后卫伸出一脚,我被绊倒重重的摔在地上。“刘可!……”所有人都向我这跑来,这下摔的的确不轻,我躺在地上就觉得心口发闷,心脏一阵阵的绞痛,“刘可,没事吧?”上面的人七嘴八舌的吵上了,“你***找死啊?”“你往哪踢呢?”“我……我没看清楚!”“不就是摔一下么!靠!”“裁判,这个肯定是点球了吧?”“凭什么是点球?”“靠!近区犯规,绊人,你***敢说不是点球?”……任晓也跑了过来,“刘可,没事吧?你脸色好难看!刘可……”我想说话却发不出声音,豆大的汗珠从我的额头上滚下来,“痛!”我按住心脏,一瞬间脑子里出现的是刘珂的脸,她在对我甜甜的笑着,然后突然是她痛苦的表情,我耳边响起她的声音:“哥!你在哪?我好痛!”


他们七手八脚的把我抬到医务室,医生检查了半天也弄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身上除了头部和胳膊有轻微的擦伤之外,其他一切正常,“刘可,你到底哪里不舒服?”“大夫,您看看他到底怎么了?”“他以前有这种情况吗?”“没有啊!”“这就不明白了,身上哪儿也没事,也没骨折啊!你们还是送到医院去吧,别耽误了!快!”救护车来了,呼啸着把我送进了附属医院。我做了全身检查,答案和刚才一样没有异常,“你到底哪里不舒服?”“这儿!”我捂着心脏,“心电图显示你的心跳很正常啊,没有什么不对啊!这样吧!先留下观察一个晚上。”我住进了医院,我的鼻子里插着氧气管,手一直捂着胸口,心脏似乎已经不属于这个身体,它要从我的身体里离开,我停止呼吸,短暂休克,耳边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刘可,你妈妈打电话来了,刘珂她出事了……”


清晨我从噩梦中惊醒,似乎一切只是一场梦,包括那场足球比赛。“你醒了?”任晓眼睛红红的声音兴奋,“是啊!我怎么会在这?”“你忘啦?昨天踢球,你被他们绊倒了然后就被送到这了!”看来是真的,不是梦,“刘珂!对!刘珂怎么了?我昨天听见你说,刘珂,她怎么了?”我忽然明白过来,“她……她……出事了!”“什么叫出事了?到底怎么了?”“你先别激动,昨天你就是听见她的名字才昏了的!”“好!我不激动!你说,她到底怎么了?”“昨天你检查的时候你妈妈给你打的手机,我接的电话,你妈妈说,刘珂她住院了,而且希望你马上回家!”“住院?怎么会突然……受伤了吗?”“她没有说,就是说让你回去!”“电话给我!”我拨通家里的电话,没有人接,又给爸爸的手机打,通了,“喂!爸!是我!刘珂她怎么了?”“小可!你怎么了?昨天打电话的时候任晓说你进医院了!”爸爸的声音很疲倦,“爸!我没事!踢球的时候不小心受伤了,现在已经好了,您快说刘珂怎么了?”“小可啊,电话里说不清楚,你快回来一趟吧!和学校请个假,你妹妹她……是心脏病,是先天性心脏病!……”


飞机仿佛静止一样的飞着,我丝毫感觉不到飞行的速度,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无心欣赏窗外的风景,云彩在我身边掠过,我把泪洒在三万英尺的空中……


北京,我久违的城市,四月的北京已经从冬天里复苏,街上的树已经长出绿色,还有一个小时我就可以见到你了,等我,刘珂!


跳下出租车,我一口气跑到三楼的监护病房,屋子里很安静只有仪器“滴……滴……”的声音,爸妈守在床边,刘珂的脸上没有了往日的笑容和神采,她闭着眼睛,均匀的呼吸着氧气罩输给她的氧气,“爸!妈!”我有点想哭,他们似乎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从来爱漂亮的妈妈竟然有了白发,“小可!”妈妈哭着扑到我的身上哭了。“妈!”我终于忍不住了,哭了出来,爸爸过来拍拍我的肩膀,然后安慰妈妈说:“好了!别哭了,看,你把儿子也弄哭了!”妈妈擦了擦眼泪,“爸!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刘珂怎么会有心脏病?”“刘可啊,这是她的命啊!”妈妈看着躺在那的刘珂,“她生下来就有先天性心脏病,我和你爸爸都知道,一直没告诉你,是怕你伤心啊!这病治不好的,只能等她发作,然后,然后就……”妈妈又哭了,一会她接着说:“我们以为她并不知道自己有这个病,可是昨天她竟然说她在上大学之前就知道了,你妹妹要强,可是她一直希望你过年的时候可以回来,可是你却没有!我们也不知道你们兄妹间到底怎么了?原来那么好的感情,怎么突然间就淡成这样了?”“妈!没有别的办法吗?”妈妈摇摇头,“小可啊,好好陪陪你妹妹吧!”我来到她的身边,握着她冰冷的手,“刘珂!是我!哥回来了!哥回来看你了!”她慢慢的张开眼睛,头向我这边转过来,努力的冲着我笑笑,我摘掉她的氧气罩,她用微弱的声音说:“哥!你终于肯回来了!”我的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下来,“小珂!哥哥错了!”我知道她想和我单独呆一会,我回头对爸妈说:“你们都累了,回家休息一会吧!我在这陪她!”“好吧!那我们走了,你陪她吧,别让她太累了!”“好!放心吧!”“小珂,妈妈和爸爸回去了!乖!”妈妈摸了摸她的脸,她闭了一下眼睛表示同意!


长时间的沉默和对望,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也是一直努力的保持着微笑看着我,我宁愿她像从前一样从床上蹦起来骂我一顿!“很意外是吗?”她先打破了僵局,“你自己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就在去年暑假!”“暑假?”“就在那晚!其实在浴室里我是真的晕倒了!”“我一直以为……以为你是装的,在骗我!”“呵呵!你后悔吗?”我知道她问的是那件事,“刘珂,是哥错了!我……不该那样做!”“不!你没有错!是我自愿的!”她的手还是那么冷,却紧紧的握住我的手,“哥!对不起!”“傻丫头,你有什么错!是哥对不起你!”太阳下山了,残留的血红色在窗子的西北角射进病房投映在雪白的床上,没有声音,只有我轻声的流着眼泪,“哥!你知道吗?”“什么?”“呵呵,初三那年的那封情书是我写给你的。”“是你!?”“恩!可惜被我撕掉了!呵呵!”“傻丫头!”“你和她还好吗?”“还好!”“那我就放心了,这个嫂子不是我挑的,不过只要你喜欢就好!”“别说了!”我已泣不成声,“你那时候已经知道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太残忍了!”“真是我的笨哥哥,告诉你,会有用吗?还不是多一个人替我担心。”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妈妈爸爸从小就那么护着她,尤其是她一生病妈妈就特别紧张,而且还不许她出远门,只能在北京上大学!“也许我不属于这个世界!现在……是要走的时候了!哥……我真的很舍不得你!如果可以,下辈子我还要爱上你,但是我一定不要做你妹妹!”一滴泪从她的眼角流下,滑过她的脸颊,我吻上那颗泪,“我爱你!”……

第二天,四月十日,阴天,刘珂在一家人的陪伴下安静的走了,按照她的遗愿她捐献了她的角膜。


回到家里,我把自己关在她的屋子里,这里仍然可以闻到她熟悉的味道,在她的床头挂着我给她的画,一轮火红的太阳从海平面升起,在沙滩上坐着两个人,他们并排的坐在一起,女孩一只手指着太阳。我打开她的抽屉里面竟然都是我小时候被她抢走的玩具,还有一张我们俩从小到大的成绩单,左边是我的,右边是她的,在下面有一段小字:这个笨蛋哥哥,成绩那么差,我一定要帮他考上一个好大学!!!恩!我们共同的大学!谁让我这么优秀?哈哈哈哈!然后还有她画的一个笑嘻嘻的笑脸。我被她逗乐了,这个傻丫头!旁边的抽屉上着锁,我很容易的在她经常藏东西的小罐子里找到钥匙,里面是她的日记,还有那件带血的衣服。整整七个小时,我一口气看完所有的字,合上本子的时候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大声的哭了出来,这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放开声音的哭,痛,是怎样一种痛,苦是怎样一种苦,嗓子哑了,眼睛已经看不清东西,心整个碎了……


日记里记满了我们从小到大的每一件事,有的我根本都已经没有了印象她却还记得,我知道了她从初三那年开始爱上我,每天压抑自己的感情,她心里的痛苦和矛盾却从来没有表现出来过,一个人默默的承受着这一切。


“我们**了,我以为我的梦想实现了,他也爱上我了,最起码我们可以在心里互相爱着对方,可是第二天他却把我推给了管鸣一。可,你把我当成什么?但是我却没有一点的恨!对你,难道我已经失去了恨的能力?……珂”最后一篇是她写给我的信,或者叫遗书……


哥哥:


你看见我的日记的时候我想我已经不在了,你一定会很轻松的找到钥匙然后打开抽屉的,我猜的对吗?呵呵!


请原谅我从小到大一直欺负着你,把你当成各种小勤杂工,我知道我是一个任性不讲理的小丫头,那是因为爸爸妈妈还有你一直都这么宠着我,我真的很舍不得离开你们,舍不得丢失这种疼爱!


还记的那个变形金刚吗?那是你第一次为了我打架的玩具,还有那件衣服,上面是你因为我被管鸣一打破了头流的血,我一直都把它们藏在这里,还有那副画,我真的很喜欢,当我上大学之后第一次回家看见桌子上的画我就知道,哥哥,在你心里是有我的!画上的两个人是我们吗?一定是!我给这画起了一个名字叫《轮回》,希望在下一个轮回我们可以真正的相爱!


哥,最近的心总是很痛,每次想到你就会更痛,我知道我的日子不多了,先天性的心脏病好像没有几个能活过三十岁的,呵呵!也许我已经是长寿了!哥,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那个电视剧吗?《天龙八部》里的木宛清,就爱上了自己的哥哥段誉,我就像她一样傻傻的明知道是没有结果的却仍然那么深深的爱着你,可是她比我幸福,因为最后真相大白她和段誉并不是亲兄妹,没有血缘关系,呵呵,可惜我们真的是亲兄妹,是龙凤胎!


哥,我真的还想在这个世界多留上几年,我想看着你成家立业生子,让我知道你真的很幸福那我也可以毫无牵挂的去了。我还想多给教你几首曲子,不过你一定要记住名字哦,我也想和你学画画,可是你从来都没有教过我。


还记得我们一起爬的山吗?我在佛祖前许愿希望你永远健康幸福,希望我们下辈子可以做夫妻!还有,还记得那次你早上醒了脸红的事吗?那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不是你妹妹,我们恋爱结婚,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我真的希望那样该多好。你做了什么梦呢?梦里有没有我?


我一直都想去一个地方,就是加拿大,上次暑假本来想和你一起去的,可惜你没有答应!那里有世界上最漂亮的最壮观的尼亚加拉大瀑布,真想一睹风采啊,不过估计是没有可能了,如果有机会你去那里看看,帮我拍张照片然后“寄”给我看吧!天上也不知道有没有望远镜?我想在上面看这个世界一定很有趣吧!


对了,我还有一张存折呢,是我这些年攒的,现在全部归你了,高兴吧?就当作是你给我打了24年工的报酬吧!!本来是想可以当你结婚时候的财礼的,呵呵!密码是我们的生日!有时候我真的在想为什么我们会一起出生呢?难道真的是上辈子没做成夫妻吗?可是这辈子一样做不成啊!


哥,我真的很舍不得你,还有帮我好好照顾爸爸妈妈,你一直是他们的希望,我不在了,他们只有你了,记住不许不孝顺!其实他们也非常的爱你,可能是我的缘故他们没有对你表现的那么强烈!


好长的日记啊,呵呵!你看累了吧?写多少,也会有写完的时候,舍不得又有什么办法?哥,把我的名字刻在你的心里了吗?


再弹一首曲子给我听吧,我知道你比我有音乐方面的天赋,可惜你却没有认真学,以后想我的时候就弹琴给我听,我在天上一样可以听得到的,因为我们的心永远都在一起,是吗?


我擦干眼泪,来到钢琴边,月亮又正好的照在钢琴这里,我坐下用手轻轻的抚摩着每一个琴键,那上面有妹妹的指纹有妹妹的灵魂,琴声响起,是她最喜欢的《爱的协奏曲》,眼泪在月光下闪着银光,我闭上眼睛,用心感觉着,刘珂现在就在我身边,靠在我肩膀上,微笑着,微笑着……


“小可?怎么你也会……?”爸爸妈妈听见了琴声出来,我没有说话,继续和她一起弹奏着,他们坐在沙发上看着我,听着这熟悉的曲子。一曲终了,我慢慢的转过身,“你们看见了吗?她没有走,就在我旁边!”“是啊,她一直都在这里,永远是我们的好女儿,你的好妹妹啊!”“不!对我来说她不是妹妹,她是我的天使……”


一个星期后我退了学,和任晓说我要出国留学,我们平静的吃了最后一顿饭,“我等你……”“不!不值得!忘了我吧……”


四月的最后一天我带着刘珂的照片还有她的一部分骨灰坐上飞机,留学加拿大。


这是一个接近北极圈地广人稀的国家,路上都是悠闲的白皮肤蓝眼睛的人,我在温哥华的日子一切还算平静,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会看着她的照片默默的流泪。我喜欢这里的气候永远不会太热,像我的血液!有时间我就会在Rim国家公园里,沿着长滩一遍一遍的走着,我在寻找什么吗?还是在学着遗忘?


圣诞节快到了,我给家里打了电话,学校里要放一个星期的假,我决定去旅游,去她一直想去的地方,尼亚加拉大瀑布!


也许不亲眼看见你真的很难感受到它的壮观,站在它的对面那种震撼,激活你身上的每一个细胞,我深呼吸,贪婪着的享受着造物主的恩赐,飞泄的瀑布,震耳欲聋的声音,冷风夹着粉碎的水沫吹到脸上,让人想有纵身一跃的冲动!


为什么不呢?


在一刹那,我做了一个决定...


我不知道等待我的将会是什么,但我不后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