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在网上看到的一个小说吧,很感动,就保留了下来,现在和大家一起分享。(中)

终于到了运动会这一天,我多么希望今天下雨啊,可惜今天阳光灿烂,“我会给你加油的!”“那你不成了你们班的叛徒?”“这有什么?你是我哥啊!”“呵呵!你别让你们班同学当卖国贼给枪毙了啊!”“谁敢?哈哈哈哈”


升国旗,校长讲话,然后是集体广播体操。我们穿着整齐,步伐整齐通过主席台接受领导检阅!一大套形式之后,开始比赛!我们班的方块在起点那,左边的左边是刘珂她班,可以看见她像一只小兔子一样跑来跑去,还时不时的向我这边看看,做个鬼脸!我的项目是第四个,所以一开始我就在后面热身,然后检录,妹妹跑过来:“刘可,我有兴奋剂你要吗?”“不是吧?”“嘿嘿!是瓶葡萄糖啊!喝了吧,省得一会你没劲!”“太看不起人了!你看我腿上的肌肉?”我拉起裤管,“得了!像田鸡一样!”“小东西!”我点了一下她的脑门,“给!我回去了!一会加油啊,别给我丢人啊!”她跑回去了,我打开瓶盖喝下去,果然很甜!


“下面是一年级男子100米预赛,请选手在起点准备!”广播喇叭里传出声音,“刘可,加油啊!指望你了!”班长紧紧的握着我的手,好像我一去不复返了似的。……“下面宣布一年男子100米预赛第一组选手名单,第一道,一年七班,郑毅。”七班那一阵锣鼓,“第二道,一年四班,王光平。”四班那一阵锣鼓,“第三道,一年一班,管鸣一。”一班那的女生“啊!”的一阵尖叫盖过锣鼓声,这小子蛮受欢迎的,“第四道,一年三班,刘可。”轰隆隆一通鼓声,我一看是我们班胖子班长在亲自为我擂鼓助阵,全班同学都向我呐喊加油,我有点感动,笑着向他们挥挥手,然后看见妹妹在她们班那也跳着给我加油呢,旁边的人都看着她表情差异,我冲着她竖起大拇指,她对我大喊:“加油!”“第五道,一年六班,魏为。第六道,一年八班,庄行严。第七道,一年二班,陈默。第八道,一年五班,文景。”……


介绍完了,我们八个人在起跑线上整装待发,裁判员举起发令抢,“砰!”枪声一响,八个人如脱缰野马直冲出去。人家都说男子100米是最刺激的项目,体能的瞬间爆发,让人热血沸腾。距离迅速拉开,旁边的那个姓管的帅哥和我几乎并肩冲过终点。结果出来了,他第一,我第二,只差0.1秒,但是都能进入决赛。刘珂跑过来一手里拿着条毛巾,管鸣一很兴奋的迎上去,对着她说:“谢谢你!”“啊?对不起!不是给你的!呵呵!”她绕过他向我走来,“给你!擦擦!你真棒!”“嘿嘿!”我笑着接过来,管鸣一转过来看着她对我殷勤的问来问去,眼睛里喷着火,“喂!我们才是一个班的吧?你怎么帮着他加油?”他走过来问她,“啊?我给谁加油关你什么事?”妹妹瞪了她一眼,然后继续帮我擦汗,“他是你什么人?”“用不着你管!”他愤怒的瞪着我,我耸耸肩膀:“你还是问她吧!”我和妹妹向休息区走去,就听见后面有人告诉他说:“你不知道啊,他是她男朋友!初三的时候就在一起了!你没戏了!”


“喂!他是不是喜欢你啊?”“谁知道?一天没事就跑来和我套近乎!”“那就是啦!他好像很受欢迎呢?”“那又怎么样,我又不喜欢他!”“呵呵!看来一会决赛我得小心了!”“你怕他啊?”“我怕我赢不了他给你丢脸!”“哈哈哈哈,那你就争气点啊!”


下午是决赛,第一组里面我和管鸣一还有二班的陈默,八班的庄严,六班的魏为五个人进入决赛。第二组只有三个。我们再次站到起跑线上,管鸣一一直狠狠的瞪着我,“嘿!别看了,一会忘了跑了!”“我不会输给你的!”“各就各位,预备……砰!”他第一个冲了出去,我在后面紧紧的跟着他,眼前就是终点,我突然加速,仿佛是中午又喝的那瓶葡糖糖起了作用,我抢先他一步冲破终点线!


“啊!……”我们班那里沸腾了,妹妹第一时间冲过来:“刘可,太棒了!”我也很兴奋,一下子把妹妹抱起来!“把她放下来!”在我和她还沉浸在欢乐中的时候,管鸣一把拉住我的手使劲的往下一拽,我手一滑,差点把刘珂扔了出去,“你干什么?差点摔到我了!”刘珂气呼呼的对着他说,“谁让他抱着你?”“他抱我关你什么事?”“你…………”他脸憋的通红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也不知道是因为比赛输给了我还是因为我抱着他喜欢的人,“我不会认输的!也不会把她让给你!”我来了兴致,这个小子还真是挺有勇气的么,“好啊!我等着你!”我对他说,“哼!你妄想!”刘珂拉着我走开了。运动会的第一天就在浓烈的火药味和酸味中过去了,明天我还得有一场接力,不知道还能不能遇上那个管鸣一。


第二天的比赛更为激烈因为大多都是决赛,只有接力的预赛和决赛在一天比,还有长跑没有预赛直接角逐。我被分到第三棒,很多人都搞不明白这四个棒到底哪一个最重要,如果不是第一棒的话那么你落下太多,就算后面三个人把肠子都跑的吐出来也是赶不上的,因为对手又不是残疾人。第二棒呢?看起来是最无所谓的,但是也不能跑的太差劲了,第三棒呢,如果你这棒落下了,那第四棒那人得有多大压力啊?最后一棒呢,如果前面你们都是最后你也无所谓了,还也许你发挥一个超长追上一个俩的,如果你们一直领先那你就得小心了,万一最后你不是第一个冲过终点那你就得担负一条鱼腥了一锅汤的罪名了,呵呵!还好我不是最后一棒,不过说回来还是得靠四个人的共同努力,大家都是英雄!


我和我们班另外三个腿长的兄弟来到检录处检录,果然又看见了那个管鸣一,我冲他挥手致意,他却瞪了我一眼,哎,仇人见面眼分外红啊!我还发现他是他班最后一棒,可怜的家伙!我们在起跑线上准备就绪,妹妹依然在那边对我张牙舞爪的比划着为我加油,我看了管鸣一一眼,他的眼睛更红了。枪声响了,比赛开始,我们班的第一个勇士箭一样的飞了出去,遥遥领先,一圈回来之后,我们班的二号接过棒子一个箭步蹿了出去,我怀疑他上树的本事一定不错,马上就到我了,我开始原地跑动然后看着他离我还有三步远的距离和他一起跑了出去,他快赶几步把棒子交给我,哥们,我也走了!到了我跑的时候我们班已经落下第二名大半圈了,看来我们班的人都是真人不露相啊!我拼了我的小命的往前奔,当我把接力棒交给最后一个人的时候我知道我们一定必胜无疑了!果然,当管鸣一跑出去的时候我们班的四棒已经过了弯道,他估计也是玩命的追呢,这小子跑的确实挺快本来他班已经倒第二了,可是他硬是给追回来2个,等他跑回终点的时候上气不接下气的接过他们班小女生递给他的毛巾的时候再一次恶狠狠的看着我和刘珂这边,哎,这个情敌我是结下了!


运动会结束了,我们班总成绩第四,还算可以,刘珂她班第六,在这次活动中我有了一个收获那就是我发现我跑的还是挺快的,可能是和小时候总出去上树爬墙有关系,锻炼了一身好肌肉呵呵!还有一个意外的收获就是发现多了一个喜欢刘珂的人,无辜的多了一个情敌!


放松了头脑劳累了筋骨之后我们又回到了忙碌的学习中来,我似乎已经习惯了和适应了这种气氛,所以开始得心应手。刘珂也恢复正常,成绩遥遥领先,我可望不可及,高一的第二次期末考试她以全班第一全年组第三的名次再次成为我的偶像,我不得不佩服她真的比我聪明!同时又迎来的夏季!


“我讨厌夏天!”“我也是!”“你为什么讨厌?”“你为什么讨厌?”“我怕晒黑!”“我怕你以这个为借口在家折磨我!”“哈哈哈哈!”……


“哥!”“干吗?”“你以后想考哪个大学?”“不知道没想好呢!你呢?”“你去哪我去哪!”“我就知道!”……


“刘可!”“干吗?”“你头发长了,我帮你剪吧!不收你钱!”“你倒找我钱我也不会让你剪的!”“就一次!”“我还想见人呢!”“你不相信我?”“你说呢?”“站住,别跑!”……


“你帮我擦钢琴吧?”“那你呢?”“看着你擦啊!”“这是给谁买的钢琴啊?”“我啊!”“那为什么我擦?”“我教你弹你给我学费了吗?”“……”“这不得了!”……


“把你的漫画借给我看看吧!”“不要!你总把书里弄的到处是薯片的碎渣!”“我保证这次不会了!”“那你用什么保证!”“用我哥哥的人头!行了吧?哈哈哈哈”……


“我墙上那张画呢?”“哦!被我包书皮了!”“啊?那是我画了三天的画啊!”“对啊!我知道!”“那你还……”“这样才证明了它的价值嘛……挂在你的房间里谁能看见?”……


“你看我干吗?”“你猜我在想什么?”……“站住!去哪?”“我是不会给你按摩的!”……


“你有时觉不觉得有点不公平?”“哪方面?”“比如为什么我吃的永远是盘子里绿色的植物?”“因为你缺乏维生素么!”“那你不觉得我也应该适当的吃一点肉吗?”“那怎么行?吃肉这么辛苦的事情就让妹妹我代劳吧!”……


“哥!”“你又想干吗?”“我给你画张画像吧?”“你?算了!你知道怎么下笔吗?”“有什么啊?你会的我也会!”“那你画吧,我看书!”……“别动!”“我伸个懒腰也不行啊?”“不行!对艺术要有耐心!”……“画好了!”“可算好了,我看看!……你觉得你哥和猪八戒长的很像吗?”“恩……哈哈哈哈!”……


“明天就开学了,讨厌,还没过够呢!”“明天就开学了,太好了,终于解放了!”……


高二要分文理,我选择了喜欢的文科,妹妹精明的头脑理所当然的选择了理科,妈妈说:“当初一定是你们俩投错胎了,刘可应该是女儿,刘珂应该是儿子!”“那我是儿子,您还喜欢我吗?”“喜欢啊!”“那我是女儿您会喜欢我吗?”“不喜欢!因为有我!哈哈哈哈哈哈!”所以不管怎么投胎都是我没她招人喜欢!


再一次来到一个新班级,学文的大部分都是女生,有两个文科班,加在一起才有不到三十个男生,呵呵,我们男生成了“花心”!我发现那个任晓也学了文,而且又和我分到一个班,开学第一天我们从原来的班级拿着书包来到新班级的时候在门口遇上,她对我笑了一下,我也笑一下表示友好!


学文了就相对于学理科的轻松多了,不用浪费那么多的脑细胞去计算,去思考,只需要背,再理解,再背就好了!我有了时间就会去看刘珂,这是她要求的,下午有一节是自由活动的体活课,那时候我就会去她们教室找她,陪她聊天。每次去的时候都看见她在给别人讲题,看见我了就对我招招手意思我等一会,等她讲完了就会蹦蹦跳跳的出来跟我聊天,我们到操场上散步,有时候也陪我踢足球,很多人都奇怪为什么是我和一个女生在一起踢球,可是他们不知道刘珂的技术不比那些男生差,呵呵,这可全是我的功劳!


这天我像往常一样去找她,可是她没有在教室里等我,我在门口向教室后面望了望,还是没有,原来的一个老同学看见我了出来告诉我:“刘珂被管鸣一叫出去了。”“去哪了?”“不知道!不过他们好像在吵架!”我急忙从楼上下来,到处找他们,那小子该不会对她做什么吧?我在操场上找一圈,没有,我停下脚步慢慢感应妹妹到底在哪,有一个地方,我向实验楼那边的方向走去。实验楼除了有课要用,平时几乎没有人来,而且实验楼在我们学校的最东边,有点偏僻了。我跑到楼前四处搜索妹妹的影子,突然我听见她的声音:“你以为你是谁?”我顺着声音的方向来到实验楼右边的空地,他们果然在这,他们情绪都很激动好像在吵架,我一点一点的靠近他们都没有发觉,他们争吵的越来越激烈,我快跑两步一下子挡在妹妹前面,“你要干吗?”“哈!你啊!真是有心灵感应啊,正说到你呢,你就出现了!”“有什么事和我说,欺负女人算什么能耐?”“我没有欺负她,我只想和你公平竞争!”“刘可,我们走!”她拉着我转身要走,“没种就别当护花使者!”“你说什么?再说一次!”我停下脚步,“我说你没种就别装护花使者!”“你是不是觉得我没有脾气?”“你有脾气吗?你不是害怕了要走吗?看你长的还像那么回事,没想到是个孬种……”我一拳打过去,把他**在地,这是我第二次为了她和别的男生打架,可能是我下手太重,他在地上半天没有缓过神来,“我已经够客气的了!你别太嚣张,小子!我和她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我对他咆哮着,刘珂在一旁有点被我的样子吓到了,我拉起她的手回到教室。“以后不许你和他再单独出去!”“我也没想到会这样!”……


晚上放学后一路上我也没和她说话,到了家里我胡乱吃了点饭就上楼了,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塞上耳机听音乐!过了很久,她穿着睡衣推门进来了,不是用脚而是第一次用手推开的,看着我,“干吗?”“你还生气啊?”“你说呢?”“那怎么才能不生气?”“你被别人那么说你会不生气吗?”“是我不好!”她竟然和我道歉,“我没听错吧?你是在对我说吗?”“你别生气了!”她好像还有点想哭,我看着她那小样,心立刻软了下来,因为每次她想哭的时候我的心也会好难受,“好了!不生气了!看在你第一次和我道歉的份上!”“真的?”“恩!”我点点头,“爸妈今天不回来了!”“又加班啊?”“是啊!刚才打了电话!”“然后呢?”“我能不能和你一起睡今天?我自己在下面害怕!”“你都多大了还害怕啊?”“你说行不行?”她立刻又变成凶狠的小巫婆,“行行行!欢迎!”她嘿嘿的笑着钻进我的被窝,我看看手表已经快十二点了,我也洗了洗躺下了,我们躺在一个被窝里面对着面像小时候一样,“你今天好有男人味啊!”“什么样才叫有男人味?”“就是你为了我挺身而出那样啊!”“傻瓜,你是我妹妹啊!”“那为了别的女人你也会那样吗?”“不知道,那得看是谁了?”“哥!”“恩?”“我还想你搂着我睡!”“好吧!”我把她搂在怀里,渐渐进入梦乡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她还在睡着,随着呼吸她的胸部跟着上下起伏着,我竟有点看得入了神,直到她醒了看见我盯着那发呆:“喂!傻了!想什么呢?”“啊?没什么!起来吧!”“呵呵!你脸红了!”“是吗?”我赶紧摸自己的脸,是有点发烫,“不是做什么美梦了吧?”被她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起来昨晚好像真做过一个梦,“我昨天晚上也做了一个美梦!”“哦?是吗?什么梦啊?”“嘿嘿不告诉你!”“算了!起来吧!我做早饭给你吃!”“恩!谢谢老哥!啵……”她在我发烫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下楼去了,我愣在那,被她刚才的吻给吓到,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来到卫生间我竟然发现我的下面有了反映,这怎么可能?她是我妹妹啊!我打开淋浴用凉水浇在自己身上,让自己清醒,我怎么可以对自己的妹妹有反映?……


好几天我也没和她怎么说话好像刻意的在回避着她,那天晚上放学她问我:“你最近怎么了?怪怪的?”“没事!”正说着我们被几个人拦住,路灯下我看见领头的那个人不是别人,“管鸣一,你想干什么?”“没事!就是想和你旁边的这位使者聊聊!”“你别乱来!”“那就看他老不老实了!”他手往前一挥,那三个人把我拉到一边的胡同里,他来到刘珂旁边挡在她前面,“你真不是东西!”“为了你,我不择手段!”“你敢伤了他我和你没完!”“好啊!我也没打算让你和我有完啊!”我被三个小子拉进胡同,“你们想干什么?”“你说想干什么?”“听说你跑的挺快!老大我们就废了他的腿!”“少废话!动手!”他们之中最胖的一个一拳向我挥来,我一侧身躲了过去,然后反手拉住那人的胳膊往回一拽,用右手按住他的头使劲向下,用膝盖一顶,他“哎呀”一声,正撞在他的脸上,然后再把他揪起来扔到一边。第二个人也扑了过来,我低头冲着他的肚子就是一拳,然后起身用胳膊肘用力的对着他的后背砸下去,又趴下一个,还有一个看那两个已经倒了想喊管鸣一帮忙,我赶上去对着他肚子就是一脚,他疼得捂着肚子跪在了地上,我看着三个手下败将摇摇头刚想回头去收拾姓管的,就听刘珂在后面喊:“刘可!小心后面!”然后就听见一阵疾风从我耳边呼的吹了一下,我就觉得有东西从我的头上流下来挡住我的视线,我用手一摸,红的,我转过身去看见管鸣一手里拿着一根棒子站在我后面,棒子上面还有我的血,他好像害怕了扔下棒子也没管地上这三个一个人跑了。“哥!……”刘珂跑过来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没事!别怕!就是破了点皮!”“好多血啊!都怪我不好!”“傻丫头没事!”“我们去医院吧?”……


很晚了,我们才回家,还好家里那两位还没下班回来,我赶紧上楼换下带血的衣服,碰到头有一点疼,这时她突然破门而入,我只穿了一条小短裤,几乎完全暴露在她面前,“啊!”她不好意思的转过身去,“你怎么还是改不了这毛病,毛毛燥燥的!也不敲门?哎呀!”我的头又疼了起来,“怎么了?疼吗?”她紧张的跑进来帮我揉着头,我和她就这样身贴身站在一起,我有点头晕,呼吸也变得急促,一下没站稳倒在她身上,她也没站稳我们俩一起摔倒在床上,她被我压在身子底下,那一瞬间我感觉我的下面又有了反映,直挺挺的顶着她,我想她可能也感觉到了,她把我推到旁边,我们俩就这样躺在床上等着呼吸慢慢变平和,“你头还疼吗?”“好多了!”“那我把你的衣服拿下去洗了!”说完她走了,我一个人在屋里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我怎究竟在干什么?……


医生说我可能是轻微脑震荡,近一段时间可能经常会出现头昏恶心的现象,果然我最近总是看东西模模糊糊的,爸妈看见我头上的绷带,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只好编了个谎话说是和别人踢球的时候不小心撞的,他们也就没多问什么,妹妹一直哀怨的看着我,我知道她心里一直在自责,我不怪她,也没有生气,但是我还是想和她保持一点距离,尽管我们是亲兄妹……


从那次以后我就再也没见过管鸣一,听说他转学了,我们两个人里真的有一个是孬种,但绝对不是我!


同学们看见我头上带着伤都很好奇和关心,尤其是她……


“你头是怎么伤的?”“哦!不小心碰到了!”“我不信!哪有人不小心碰头是碰到后脑的?”她说的对啊,就算不小心碰到,也应该是脑门那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看来我说谎的技术不行,问题是连她都听出不对了,我们家那两位竟然没听出来,而且我妈还是医生呢,“看来儿子肯定不是亲生的。”我心里不平衡道,“啊?你说什么?”“哦!没事,我想别的事呢!呵呵!”“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到底是怎么弄的?”“哎!我也不骗你了,是和别人打架打的!”“你和别人打架?谁啊?为什么要打架?”我就把怎么和管鸣一结下梁子的事告诉了她,“怎么是他?”“啊?你认识他吗?他已经转学了!”“我知道他转学了!”“你们以前认识?”“……他……是我哥!”“什么?”……


原来管鸣一是任晓的哥哥。“可是你们为什么不姓一个姓?也从来没听你说过啊!”“呵呵!他随爸爸姓管,我随妈妈姓任!”“那你们家可是超生喽?”“呵呵,不是超生!因为我爸爸是军人,军人的家庭可以有指标的!”“哦!你们也是龙凤胎?”我不由得想到自己和妹妹,“怎么说也是呢?哪有那么巧的事?你见过龙凤胎长的一点不像的么?”我心想不知道我和刘珂算不算?“哦!是啊!现在想一想,你们长的是有点像但又不是很像!”“我小他一年,我像妈妈多一点,他像爸爸多一点!”“哦!嘿嘿!那你妈妈一定比你爸爸好看!”“呵呵!”她笑了,脸上泛起了一丝红晕。我竟然对这个在背后偷袭我的“情敌”的妹妹有了好感,和她说话感到很轻松,而且她也非常漂亮,是和妹妹完全两种不同的美!……


“你真的和刘珂在恋爱吗?”“你觉得呢?”“我总觉得你对她不是那种……感觉?”“那是哪种?”“我也说不清楚,就是觉得你们不像男女朋友的关系!”“呵呵!说真的我也不知道和她是什么关系!”我倒在公园湖边的草地上,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我没有告诉任晓我和妹妹的关系,因为现在我自己也弄不懂我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那我呢?”任晓也倒在我的旁边,和我一起享受着阳光,“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我愿意你做我男朋友!” 我们的手握在一起,在高三无声无息的来临之时我和任晓走到一起,没有人知道,当然也包括刘珂!


高三在别人眼里是可怕的是黑色的,可是对于我却不是这样,我过的轻松,任晓和我秘密的恋爱着,有时间我们就一起到自习室里看书,我教她如何理解的去记忆那些令她头疼的政治,她领悟能力很强,在我和她的嘴里再也没提到过管鸣一和刘珂。背书的间暇我也会偷偷的和她在桌子下面拉手,感觉甜蜜,我们一起迎接高考,我们要上同一所大学继续我们的爱。


我和妹妹的距离彻底拉开了,我们甚至有时一天也说不上一句话,她很忙碌,在吃晚饭的时候我们的目光偶尔会碰到一块,但是我很快的就避开了,我不敢看她的眼睛,我怕我会想起我们那天的情景,我感到惭愧,我不敢面对!

黑色七月到了,这个城市的七月还是那么爱下雨,我依然喜欢雨天,三天之后我觉得自己脱胎换骨,终于结束了这漫长的学习之苦,我不是一个爱学习的人,但是不管为了谁,我都应该是很光荣的完成了使命,接下来就等着填写自愿和放榜了。


“哥!”刘珂在我的房间门口没有进来,“干吗站在那?进来啊!”我最近心情一直很好,但是我觉察到了她和我的生分,她走进来坐在我对面,“小丫头考的怎么样?”“还可以!”“你一定没问题的!”“你打算报哪?”“我想好了去上海x大。”“为什么要去那么远?”“上一次大学还不走的远点那多没意思啊!”“还有别的原因吗?”“还有什么?你呢?”“妈妈说不想我离家太远。”“恩!她会想你的!再说你完全可以去清华,何苦还想去别的地方呢?”“可是我们说好了要上同一个大学的!”“呵呵!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再说,我也考不上清华啊!”“那我和你一起去上海!”“算了吧!妈是不会同意的!再说清华你也想放弃啊?”她不说话了,低着头,过了许久她问我:“那你希望我和你去同一个大学吗?”“我啊?我希望离你越远越好,这样你就欺负不了我了!哈哈!”我一直在看漫画没有注意到她脸上的表情,她轻轻的退出了我的房间,接着楼下便传来了她的琴声,这次的名字我知道,是流行歌曲,是许茹芸的《泪海》……


成绩出来了我和任晓都被上海x大入取,我是新闻系,她的是法律系。刘珂的通知书也到了,清华大学最有名的建筑系。全家都在为我们俩庆祝,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也都从外地来看我们,当然还是她是焦点,呵呵!她并不是很高兴,我看得出也感觉得到,她提起要出国旅游的事,我却不太想去了,因为我还要和任晓好好的过一个暑假,她也没再要求。那天我们回到学校照毕业照,我和任晓站在一起,相片上幸福的留下我们的笑容,可是妹妹却没有留在她班的合照里,那天她缺席!


“你有女朋友了?”“呵呵!你终于知道了!”“你们在相片里抱的那么幸福我还看不出来吗?”“呵呵!”我看见自己钱包里放着那天我和任晓拍的合影,“我们的那张呢?”“哦!在这!”我从抽屉里拿出原来放在这个位置的我和妹妹的合影,她接过来,上面是她对我挥舞着拳头,我痛苦求饶的样子!“你看你那么凶!”“你是不是喜欢温柔的女生?”“对啊!谁不喜欢温柔的?难道喜欢母夜叉?”“你说我是母夜叉?”“没!你比母夜叉好看多了!是漂亮的……母夜叉!”“你再说一次试试看!”“我错了!我错了!”“不过说真的,你再不改改你的脾气,可能真的没人敢要你了啊!再漂亮也没用!”“那我就一辈子不嫁!”“那怎么行?……你看我都找女朋友了,你也赶紧加油吧!到大学里找个帅的!”“我不!谁都没有你帅!我看不上!再说了……你找女朋友经过我的允许了吗?我同意了吗?”“哦!忘了忘了!那你现在看看照片,还不错吧?”她拿起我的钱包看着上面的任晓,“长的是不错!和我有一拼!”“可是人家比你要温柔多了!”“你还敢说?”“不说,不说!你说!”“你真的喜欢她吗?”“当然!”“那我呢?”“也喜欢你!你是我妹妹嘛!”她转身走了,临走时说了一句话我没有听清楚,我也没有问她,我赶紧收拾收拾了房间,因为明天任晓说要来我家玩!


第二天上午,“刘珂!起来没有?”我敲开她的房门,“干吗?大早上的,你不会梦游呢吧?”“哥求你一件事!”“什么事啊?还求?”“今天你能不能出去一天?”“怎么了谁要来啊?……是她?”“嘿嘿!是啊!她说想来我家看看,参观我的房间!”“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她来她的呗!”“她不知道我们的关系啊,你忘啦?”“你还没告诉她啊?”“你不是不让我说么,我没请示您之前哪敢啊?”“哦……可是这么热的天让我去哪啊?”“乖!你去书店逛逛吧!然后去KFC吃点东西!”“哦……可是我没有钱啊!”“你没钱?小姐谁不知道你是咱家富婆啊?上次爷爷他们来给你多少别以为我不知道哦!”“那钱是我留着以后有用的,再说不也给你了吗?”“喂!你这是趁火打劫啊!”“那算了……我还没睡够呢!我回去接着……”“好好!我怕了你了。”我把钱包给她,“自己拿吧!”“哈哈!挺有钱的么!”她抽了两张,“我一共就这么点了,还被你敲诈!”“这是你应该给的!哈哈!”


我以200块钱的代价把妹妹请了出去,我大致的收拾了一下客厅,然后把房间里和妹妹有关的东西都藏起来,等待任晓的到来。时钟指向九点钟,她准时来到我家楼下,我把她接上来。“你家好大啊!”“是啊!人多么!”“啊?什么?你家还有别人住吗?”“啊!不是,我是说我爷爷和奶奶经常来住,所以给他们准备了房间!”“哦!诶?钢琴?你会弹钢琴吗?”“会一点点!”“只会一点点吗?”她说着来到钢琴旁边坐到凳子上,用手指随便的弹了两下,“你也会?”“恩!小时候学过一点!可惜没坚持,也没有这么漂亮的钢琴!你的房间是哪间?”“我住阁楼!”“是吗?我去参观一下!”“非常荣幸!”……“你房间很别致啊!很有艺术气息么!”“呵呵!还好了!”“我哥的房间从来不让我进。”“为什么?”“他怕我碰坏了他的模型!”“他喜欢模型?”“是啊,都是坦克啊,飞机啊什么的。好多!”“果然是军人的儿子!”“可是却没有你这不是军人的儿子能打啊!”她调侃的看着我,“嘿嘿!”我傻笑着。我们在我的房间里听着音乐聊着天,她要看我的画,我就一张一张的给她介绍,“这张好有意思啊,两个小孩在抢一个大苹果!这是什么时候画的?”我看着那张画,那是我小时候的涂鸦,上面是我和妹妹在抢一个苹果,“哦!是我小时候画的!才这么高的时候!”我手比量着,“上面这个孩子是你吗?我觉得有点像!”“是我!”“那为什么还有一个你呢?……恩?这边这个有个红脸蛋,那个没有!”“哦!这个……”那个有红脸蛋的是刘珂,“我也不记得了,可能我希望有个弟弟吧!”“哈哈!真逗!”她翻过去看下一张了,下一个是素描,画的是刘珂,我心里咯噔一下,“完了!忘了这个!”“这是谁啊?好漂亮的女孩子!”画上的刘珂那时16岁,是我给她画的肖像素描。“是她?”“恩!”“你还想着她吗?”这个问题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我天天都可以看见她。“她这么漂亮难怪你会那么喜欢她!是你的初恋吗?”“……我现在只喜欢你!”“真的吗?”……我们越来越近,“音乐真好听!”“是啊!不要浪费!”……我们的唇碰到一起,我感觉浑身像被10v的电流电到一样,麻麻的,很快我们抱在一起,吻得更激烈,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和别人接吻,是我的初吻,我和任晓在一起一年多了还是第一次越界,我们在床上翻滚着,我想这才是我的冲动,我开始隔着衣服摸她,慢慢的把手伸进衣服里面。她一开始拒绝了,但是很快对我给她的侵袭放松的警惕,我摸着她光滑的肌肤,一点一点试探到她的胸部,20岁的她已经发育的很好,我解开那层扣子,高高耸起的是像雪一样白皙的两座山峰,上面是粉红色的顶点,我用手抚摩着,看着它们一点点凸起变硬,她开始呢喃,同时我的下面也硬了,我吻她的脖子,吻她的腰,我脱去她的上衣,把她的裙子也脱掉,现在呈现在我面前的是只穿着一条内裤的她,她用双手挡住胸部,不好意思的看着我,然后向床里面蹭了蹭,我脱掉自己的T-恤,“我要你!”我准备进入她的身体,她的双腿已经打开,我却不知道该进入哪里,在我焦头烂额的时候,熟悉的钢琴声想起,我一个激灵连忙起身穿好衣服,任晓也吓了一跳,“怎么有琴声,是谁回来了?”


我的第一直觉告诉我不是别人是刘珂回来了!“你先穿好衣服!我下去看看!”我跑到楼下,果然是她!“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不是告诉你先出去一会嘛!”她不理我,继续弹琴,眉头紧锁,“喂!和你说话呢!”我有点生气,因为她坏了我的好事,“不用那么生气吧?”她看都没看我一眼,“她还在呢!你怎么就回来了?”“我知道她还在!那我就不许回自己的家吗?”“我们可是说好了,你先躲一会的!”“是啊!我躲了,可是你又没说躲多久?我已经在外面很久了!”“是吗?很久了吗?”我看看手表,可不是已经下午三点了,我和任晓在房间里聊天都忘了时间,“算哥哥求你!你先躲一下!”“她已经知道回来人了!”“……”“她怎么会在这?”任晓下楼了,走到我和妹妹旁边,完了,我该怎么解释,“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可是……你是怎么进来的?”“我用钥匙开门走进来的!”“你怎么会有……”刘珂停止弹奏,站在我和她中间,“是叫任晓吧?我下面正式介绍,我是你男朋友的妹妹!”“什么?”任晓向我求证,我很庆幸刘珂没有再乱说什么谎话,“对!她真的是我妹妹!”“没错!我们是孪生的,龙凤胎!他比我早出生一分钟,他叫刘可,我叫刘珂!”“天啊!可是在学校他们都说你们是……”“那是我撒的一个小谎,骗他们玩呢。”“简直不可思议!”“现在你明白了吧,欢迎你来我们家做客!”她转向我说:“哥,我累了,我去休息了!你们继续,随意!”她摆摆手进了房间,留下我和仍然不敢相信眼前事实的任晓。


我送任晓回家,“这简直是太荒唐了!她怎么能说她是女朋友?”“她爱玩!就开了这个玩笑!”“那我哥岂不是?”“算我们对不起他!”“我总觉得你们的关系不一般,却怎么也没想过你们是孪生兄妹!”“呵呵!是啊!像我们这样的龙凤胎很少的!”“难怪你们的名字那么像?是谁给你们起的?”“是我爸!”“有什么意义吗?为什么叫可和珂?”“说了你都不信!我妈妈喜欢女儿,虽然我是先出生的,但是却先给她起的名字,我妈妈姓王,所以爸爸给她起名叫刘珂,到我的时候实在想不到什么好名字了就干脆把王字旁去掉,就叫刘可了!”“哈哈!真的假的?你爸爸妈妈真逗!”“呵呵!我从小到大一直被这个妹妹欺负的!”“还好她是你妹妹!”“为什么这么说?”“如果她不是!那我绝对不是她的对手!”她看着我,我有点不明白她的意思,“好了,我到了!再见!”她上楼去了,我返回家里


我回到房间发现刘珂坐在那看她的画像,“她安全回家了?”“是啊!小丫头!哎……”我叹了口气倒在床上,“怎么伤心了?”“没有!”“我漂亮吗?”她把画放在我眼前晃晃,“漂亮!”“那她有我漂亮吗?”“你们都漂亮!”“那哪一个更漂亮?”“你们是两种不同风格的美!”“哥!”“恩?”“你是不是生我气了?”“没有!怎么这么说?”“我是不是破坏了你和她……”我下意识的坐起来:“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你听见什么了?”“……我听见你说你要她!”“你偷听?”“我不是故意的!”“刘珂,你怎么能偷听我和任晓……你是故意在下面弹琴的是吗?”“是!”“你回来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我以为你们已经出去了,可是到楼上的时候我才知道你们还在,然后……”“然后你就躲在门外偷听?”“我说了我不是故意的!”“你出去!让我一个人静一静!”我从来没有这么对她凶过,完全是因为现在的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她听到了一切,我仿佛一丝不挂的站在她的面前,我觉得没有面子,我觉得在她面前没有了尊严,我羞愧难当,我拿起妹妹的那副画像用力的撕碎,一头栽到床上,不一会竟然睡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楼下没有声音,我走下楼去,爸爸妈妈可能是又加班没有回来,刘珂不在家吗?怎么这么安静?我来到她的房门口,轻轻的敲了敲门,没有人说话,我试着推了推,门没有锁,我走了进去里面没有开灯我摸着墙找到开关,灯亮了,没有人!已经这么晚了她去哪了?我立刻反映到是自己刚才对她的态度有点过分了,“刘珂!”我喊着她的名字,每一间屋子都没有,在我打算出去找她的时候我好像看见阳台那里有人,我跑了过去,“刘珂!怎么了?你怎么在这?”她穿着白色的睡衣,坐在地上,小声的在哭。“快起来回屋里去!”她不理我,还是哭,我的心好难受,我蹲下来,借着月光看见她已经是泪流满面,眼睛肿得像桃一样,“是哥哥不好!我不该那么凶!”“哇……”她一下子大声的哭出来,扑到我的怀里,“你不喜欢我了,你对我那么凶?呜……”“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我该死!”我把她抱起来回到她的房里,她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不松手,“乖!自己躺一会!我去给你弄吃的!”“我要你陪我!”“你不饿啊?我可饿了啊!”“你还好意思饿?”“啊!我错了!我是想别把我美丽的妹妹饿坏了!”“这还差不多!我要喝粥!”“好!我去做!你等会啊!先听音乐!”我把耳机塞到她的耳朵里!


爸妈经常不在家,所以很小的时候我和她就开始自己弄吃的了,一般都是她指挥我动手,呵呵,我也习惯了!弄好了之后我把菜和饭端到她的房间里,“等急了吧?快吃吧!”“恩!”我们俩饱餐了一顿之后,她突然打了几个喷嚏,紧接着我也打了一个喷嚏,“完了!你感冒了!你在外面坐了多久?”“我也不知道天黑了就出去了,我一个人害怕!”“啊?那不得两三个小时了?还坐在地上,不听话!”“谁让你欺负……啊……阿嚏!”“你看你。我去给你拿药来!”我把家里的药箱拿来,找了感冒药给她,“给!吃了!两片!”她把药扔进嘴里,手比划着要水,“哦!我忘了!我下去拿!”“你个坏蛋!你是故意的!”我拿了水给她,她咕咚咕咚的喝下去大半杯,“苦死我了!”“呵呵!”“你还笑?你陷害我!”“快躺下!”“哥!”“要什么啊?”“你晚上能不能在这陪我啊?”“那我睡哪啊?你这可是单人床啊!”“那你自己想办法吧!”“爸妈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看样子是回不来了!”“好吧!我去把被拿下来在你这打地铺!还好是夏天!”“恩!”我回到楼上,在壁橱里把冬天的被拿出来然后夹着枕头和薄被回到她的房间,铺好。“好了!你吃了药睡吧!”“你呢?”“我还不困,我看会书!”“可是你开灯我睡不着,那我陪你聊天吧?”“得了!得了!我也睡了!”我赶紧把灯关了!“小气!”“还说?你把被盖好啊!你要是难受就喊我啊!”“恩!”……


不知是半夜几点的时候我就觉得浑身难受,还有点呼吸困难,又似乎听见有人在说话,我睁开眼睛,冷静了一会,仔细一听是刘珂在说梦话,“哥!我好难受!哥……”我一骨碌爬起来,打开台灯,“刘珂,你怎么了?哪里难受?”“哥……难受……”她还在迷迷糊糊的说着,我用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有点发热,我找到体温计,“刘珂!把体温计夹好!”我把体温计拿来却不知道该怎么给她放进腋窝里去,没办法了,我把她的睡衣脱了,她里面没有穿内衣只有内裤,我的脸也开始发烧,我抬起她的胳膊把体温计放好,然后把被子给她盖上,可是她一直在动根本夹不住,没办法我只好用手楼住她,用另一只手按住她的胳膊,时间一秒一秒的过,我却度日如年,我的胳膊贴着她的胸部,她的不安分让她胸前那两块肉在我的胳膊上来回磨蹭,她还在说着胡话:“好热啊!哥……你别走……”“我没走!乖!”我想起她小时候有一次生病,我也是这样在她身边守着她,她的小手紧紧的握着我,可是那时的她还是一个小女孩,现在的她已经是一个发育完全的少女,我也不是那时候什么都不懂的小男孩,我今天白天还想和自己的女朋友发生关系。现在的她赤裸的躺在我的怀里我怎么能毫无感觉?


五分钟到了,我拿出体温计在灯下看,“糟糕,发烧了,38度7。小珂,你等一会哥哥去给你拿冰袋。”还好家里有一个医生,什么装备都有。我找到冰袋加了冰和冷水然后用毛巾擦干跑回来,“来,别动,把这个放头上。”她开始踢被,我知道她很热,但是没有办法,我把被给她压好,“哥……别走!”“我没走!没走!”“哥!别走……别去上海……”她烧得一直在说胡话,“哥……我……喜欢……你……”我惊呆了,这是她的胡话还是什么?我能当做没听见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