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血耀中华(修改版) 第十四章 大浪淘沙 一

ss大队长 收藏 0 16
导读:异时空——血耀中华(修改版) 第十四章 大浪淘沙 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892/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发动政变大肆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在广州等地也发生屠杀共产党人的事件。



大街小巷到处都挂着被害者的头颅,荷枪实弹的军警、租界的巡捕、地痞流氓恣意枪杀、逮捕一切所谓有共党嫌疑的人。蒋介石坐在办公室里,在他面前放着一份要逮捕的人员名单,其中有的名字上划着圈。“这些人一定要活着押送到我这里来。”他对上海警备司令杨虎说。“是,总司令,我马上就去通知他们。”“蒋先云和林风有消息吗?”“我们到处都搜遍了,没有任何线索。”杨虎说。“校长,抓主他们决不轻饶了,要不是他们坏了您的事,那几个共党头目早就人头落地了。”缪宾恶狠狠地说。“娘西皮!他们是你的黄埔同学,我决不允许动他们一根毫毛!告诉他二人,就说我希望他们回来,只要他们肯回来认错,校长会原谅他们的。委任状一直留着的。还告诉他们,只要回来,信仰什么都是可以商量的。”蒋介石说。“校长,您对他们可真是仁至义尽,如果他们还执迷不悟,那可真是不识抬举了。”邓文仪说。“对其他黄埔学生都不要为难,都送到我这里来。”蒋介石说。这些日子,他对上海工人武装又是送锦旗、又是送慰问品。好不容易制订了抓捕上海共产党领导人,工人领袖的计划,但是,林风、蒋先云将计划泄露出去,后又帮助共产党机关逃离上海。一切努力都白费了,他又惊,又气。“抓到他们能送到我这里的,赏银圆一万。如果谁杀了他们,那么全部枪毙!”他又下了一道命令。



“码头、车站到处都是特务,看来短时间是无法离开上海。”在一间阴暗、狭小潮湿的屋子里,蒋先云和林风商量着脱险的方案。“老蒋还真不是盖的,他早就盯上我们了。我看只有一个办法了,你会不会游水?”林风问。“当然会了。”蒋先云说。“那就好,不过这个危险性很大。”林风说。“你是说我们游到江对岸去。”“对,找几块木板,做个简易的木筏就可以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外面有人粗暴的砸门,“开门!开门!快点!”来人吼到。“我去开门。”蒋先云说。


门开了,外面站着五个警察,其中一个满脸胡子的警官穿着高筒马靴背着手走进来。“搜查共党分子,你们是干什么的?”警官问。“我们是做小买卖的,长官,哦,老总请坐。”林风说着在一张长凳上用袖子搽了几下,做了个请的姿势。蒋先云急忙倒水,“长官,您喝水。”警官把手一挥:“此二人是共产党分子,带走!”说着手一伸就用手枪指着蒋先云然后对林风说:“不许动!只要你动一下,我就开枪!”其他几个警察马上将他们反手用绳子绑了。“带走!”警官命令道。


不少军警在巡逻,不时传来零星的枪声。他们被蒙上了眼,被警察带着不知到走了多久。“好,到了,靠墙,站好!”那个警官说到。“准备!瞄准!”警官在下命令。“放人——。”那警官拖长了声音。蒙在眼睛上的黑布被解开了。这是一个普通的院落。那个警官哈哈大笑:“吓得掉魂儿了吧,二位。”其他几个警察也笑弯了腰。“你们是······”蒋先云问。林风看那个警官的眼神,忽然明白了,冲上去就是一拳头:“陈赓,你小子想吓死老子呀!”“嗨,还是被你认出来了,看来当特务还是不合格啊。”他撕下脸上的假胡子,露出本来面目,戴好眼睛。其他几个警察也都用清水洗了脸。“洪久,寿山,左权,国梁是你们。”林风惊喜地叫到。“能见到你们真是太好了。”“我看看。”左权走过来,朝他们全身上下打量一翻,“还好,没吓得尿了裤子。”其他几位轰笑着。“你再说。要不是顾及先云,你们早就被我扭断脖子了。”“我说,弟兄们千辛万苦地救你们走,连个谢字也不说,开个玩笑都不行吗”张国梁说。“就是,我们是铁哥们儿,开开玩笑嘛。”左权说。“好,在这里我谢谢弟兄们啦。”林风说。“以后,我们又能在一起了。”“好啦,我们马上化装,坐今天明天的船到武汉。”陈赓说。“都换上衣服吧。”陈赓打开皮箱,取出几件海员制服。林风装成大副,陈赓他们都装成水手。“这是在老毛子那里学的。我保证他们认不出来。周主任他们已经脱离危险,前天就到武汉去了,是他叫我留下来帮你们离开这里的。”陈赓说。“老蒋说抓到你们送到他那里去赏大洋一万,如果你们死了,就全部枪毙。”左权说。“啊,这么说老蒋还挺够意思的。”林风说。“唉,可惜那把杀猪刀了,那可真是一把好刀啊!”林风想起那把短剑。本来可以留作纪念的,在离开总司令部的时候,把蒋介石提升他为中将、南京卫戍司令的委任状一起仿效关云长挂官封印留在那里了。蒋先云当时也被任命第一军军长,中将军衔。


“好啦,你也别再留恋啦,我看就是给你个司令你也不稀罕。你和老罗是十足的战争狂人,你们是坐不住的。”陈赓说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天刚刚暗下来,他们就上了船。在船员的掩护下隐蔽起来。特务上来检查了一翻走了。当汽笛发出“呜————的声音时,他们知道已经脱离了危险。互相伸出大拇指致意。


在黄浦江边,蒋介石阴郁地坐着。“他们还是没有消息吗?”蒋介石问。“一点也没有,我想他们可能已经离开上海了。”缪宾说。“巫山他中共产党的毒太深了,可是林风。他居然也跟共产党一起胡闹。”蒋介石拿着短剑和委任状。然后一把撕碎委任状,和两把短剑一起扔进了黄浦江。他两眼不知怎么的,流下几颗眼泪。他在问自己:为什么最优秀的学生都不跟他走,都投了共产党?



船在长江航行了几日,在武汉码头停靠了。


“唉,我们真应该好好地吃一顿,尝尝武昌鱼。”陈赓一下船就叫嚷起来。“对对对,我们去尝尝武昌鱼的味道。”林风也立即附和。“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林风诗兴大发。“林风,这恐怕不是你小子写的,你这水平写不出来这样的词来。”左权说。林风红着脸:“这自然不是我写的,我怎么赶得上那位老人家呢?”。


蒋先云想问个问题,但是一时又想不出来。“先云。还愣着干什么?走啊,你看老罗接我们来啦。”陈赓说道。罗刚、夏雨、屈鹏飞、徐向前等原青军会和冲锋队的人在向他们招着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