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亲坎坷的一生 第二章 我的家庭 第四节  私访

柳梢青青1 收藏 0 10
导读:我父亲坎坷的一生 第二章 我的家庭 第四节  私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14/



曾祖父祖母死后,还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惊动的县衙俯亲自来处理此案.....

在当年,村里村外几十里的人们都知道我的大爷爷是王京福财主的上门女婿,那么,刘坷垃儿他肯定也就是令穷苦百姓羡慕的,家产丰厚的阔公子。

在曾祖父和曾祖母死后半个月前的一天早上,我们的邻居李老汉爷爷慌慌张张的从地里跑回来对我的亲爷爷说:“星泰,快去看看你爹娘的硬尸在地上躺着呢,肯定是揭墓贼干的坏事儿,你赶快去县城报县衙俯,让县衙俯的官差们来查查是哪个缺德鬼干的事,不能饶了这些丧尽良心的揭墓贼”!

我爷爷听说自己的亲爹娘死后也不能安宁,还要被盗贼折腾出来晒尸体,气得眼睛冒出火星儿来。

爷爷赶紧大步跑到坟地一看,曾祖父和曾祖母每人只穿一身破旧衣服,那还是二老活着的时候天天穿在身上的蓝大褂子,用染料染的颜色已经几乎退完。爷爷伤心地哭着说着:“我父母得罪谁了,死后也不能安生,我刘星泰非要找出这个王八蛋,把他身上的肉割一刀问他一声,非问问他们为啥这样缺德不可”!

在邻居人们的帮助下,爷爷把事情告到了县衙俯,县衙当差的坐着斗篷马车,从十里以外的路山县城来到我家的祖宗坟地里验尸,私访,了解和调查.情况.....

在三天后的一个晚上,县衙当差的正在各家各户进行暗访的时候,当他们走到一家窗户前时突然停住了脚步,只听到屋里有女人在说:“孩子他爹,你赶快把这两套死人的旧棉衣服拿出去仍掉,这死人身上的气味儿我受不了,再说,咱的儿子还没有满月,死人的衣服放到咱们家里是不吉利的,这呛人的臭星味儿会断奶水儿的”。

“现在,县衙当官的都正在抓贼,你要我把这死人的衣服往哪里扔?想藏还怕藏不住呢,等到这一段事情风声全过去了,县衙的官们都走了,我再拿出去仍掉也不晚”。这个坐月子女人的丈夫坐在床头边给他妻子解释着。

“哼,你也是做梦都想发财,把死了的人你也给翻出来,金银玛瑙没找到就算了,咋把人家死人的旧棉衣给拿回来了,你咋那么多歪门邪道的坏心眼儿,你也不怕遭报应......”这个女人生气地埋怨着丈夫。

“你懂个屁!做贼的也有个贼规矩,要是偷不到大的,小的东西也不能空手,做贼的都不空手回家,你知道吗,都是图个吉利......”这个女人的丈夫也在辩解着......

这几个当差的就没听他们俩口说完话,推门就进了屋去,当他们俩口儿还没反应过来是咋回事儿的时候,另一个当差的已经把藏在床底下的赃物扒了出来。这个女人惊吓得眼睛发呆,看着自己的丈夫被绳子捆着带走,嗷叫着哭了起来......

这个盗墓贼叫汪七儿是和我们家一路之隔的邻居,当县衙管差的审问他为啥盗墓去揭死人的棺材盖的时候,汪七儿哭着说:“我们家和刘星泰家祖祖辈辈都无冤无仇,只是我家穷,妻子生孩子没有粮食吃,就想起了这个歪注意,我知道刘坷垃儿是王财主的上门女婿很有钱,他亲爹娘死了,刘坷垃儿能不尽孝?能不给老人棺材里放些金银玛瑙什么的值钱东西?谁知道打开棺材以后,把两人的身子上下摸了个遍,啥也没有找到,本来我看见死人就很害怕,找了半天又没有找到东西,我是又气又急,从两个棺材里把他们拖出来扔在地上,脱下他们二老的棉衣就回家放到了床底下,我走着还恨着想,刘坷垃儿这二年那么富,可自己的爹娘还是穿着旧衣服走了,连棺材的板子都薄的像纸一样......”汪七儿说着低下了头,带着有对不起我祖父祖母的惭愧表情。

正在火头上的爷爷听说是这么一回事,火气也就消了一大半,在汪七儿的妻子向我爷爷一再求情的情况下,我心底善良的爷爷看到汪七儿一家也是穷人,怪不容易的,也就原谅了他。

后来,我爷爷就亲自来到县衙帮助汪七儿求情说:“官府大人们,你们教训他几天就算了吧,我求您们可不能给他动大的刑罚,他的妻子还正在家坐月子,连一口好面汤都喝不上,怪可怜的,你们要是把他给关在这县衙的牢狱里面,那他的妻子和孩子不在家饿死去?我求求官大人们高抬贵手放了他吧,俗话说民不告,官不纠,我不在告汪七,也不再判他的罪过了,你们就饶了他这一回吧,更何况又是第一次,我们两家以后还要和睦相处呢,我原谅他们这一家可怜的穷人。”在爷爷几次去县衙求情以后,汪七儿才免受刑罚之苦。

回到家的汪七儿坐卧不安,自己想着干了一件伤天害理的亏心事,感觉再也没有脸面见村子里的父老乡亲,今生今世都对不起我曾祖父祖母和我的爷爷……

有一天,汪七儿带着妻子和刚满月的儿子跪到我曾祖和曾父母的坟前,他的妻子点着了烧纸,汪七磕着头惭愧地向我曾祖父母道歉似地说道:“大叔,大婶,素日里咱们住在一个村子里也都没有多来往过,见面的时候也没有多打过招呼,自从你家儿子坷垃当了王京福的上门女婿以后,我才对你们家的底细有所了解,我是个没本事的穷汉子,曾经对坷垃哥能娶上财主家的女儿稀罕得两夜都没有合眼,大叔,大婶,说实话我真想从坷垃哥手里抢走他的妻子,当我看到坷垃哥分得了王京福家那么多的财产以后,我恨得眼睛都要冒出火星来,看着他们吃的是山珍海味,穿的是绫猡绸缎,享受的是荣华富贵,过着天堂一样的生活的时候,我羡慕的就想去他家抢,为啥坷拉哥就有那么好的福气命啊……!

我越想越生气,每当看见坷拉哥哥的时候就感觉自己低人一等,抬不起头来,挺不起腰秆子做人,恨自己咋会没有这个好运命!

在我媳妇坐月子的时候,连一把面都没有,我媳妇饿得昏过去几次,孩子没有奶水吃,天天哭得叫人心疼,所以,我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背着我的家人就独自胆怯地来到您们二老的坟前,不加考虑地揭开您二老的棺材,想能偷来点值钱的东西换几个钱花,我汪七竟没有想到您们还是穿着破旧的衣服走了,大叔,大婶您要是在天有灵,就原谅俺们吧,我就这么一个小孩子,您们二位老人可不能生俺们的气呀,不能叫我的孩子遭报应,你们要生气,就叫我去死了也不埋怨您们,只要保佑她们母子二人平安无事的就行,大叔,大婶,我给您们说完话就要到远的地方去了,等下辈子回来我给您二老当牛做马来赎我所犯下的罪!”

汪七给我曾祖父母跪拜后,带着他的妻子和儿子离开了村子,远走他乡没有音信。



破罐子破摔的大爷爷是天塌的事儿,好象都与他毫无关系似的,醉生梦死的抽完大烟就浑浑欲睡,最后还是把卖掉了四合头院的红砖大瓦房的钱吸完后,一天夜里,在只剩下后花园是属于自己的地上喝老鼠药自尽......


后来,我爷爷给我父亲讲:“第二天早晨,邻居叫我去看哥哥怎么会一人躺在后花园地上,我赶紧走过去一看,浑身黑青,脸上抓得有指头印子”。

爷爷很伤情地对我父亲说:“肯定是哥哥早有死的准备,当烟瘾又犯的时候,没有钱去买,急得用双手抓破了自己的脸,把早包好的老鼠药吞了下去,当时,左右邻居都没有一个人可怜他,长辈叔叔婶子们还都不让他这个丢人的败家子入老坟地,他们说咱们家的祖宗坟地里从来就没有一个人因抽大烟而死的,不能让哥哥坏了老祖宗坟地的规矩,没有办法,我就用稻草把他给捆住,趁黑夜里没有人的时候,把他给扔下了山沟....

我现在想起来这件事情,心里很是惭愧,很对不起他,我们毕竟是亲兄弟呀,一母同胞啊,我当时应该在山坡上挖个坑给他掩埋也好了,现在也能看到有他的坟堆,万一今后,他的闺女回来上坟,连我哥哥的坟都找不到,我可怎么去给侄女交代呢,唉,我很后悔呀,不能把他给扔下山坡喂狼啊……”

好好的一家三条男子汉就只剩下我年仅20岁的亲爷爷一人,孤苦伶仃的仍旧住着破旧的两间小屋和大爷爷没有卖掉的凄凉不堪的二分后花园地......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