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亲坎坷的一生 第二章 我的家庭 第二节"半个儿"的角色

柳梢青青1 收藏 0 2
导读:我父亲坎坷的一生 第二章 我的家庭 第二节"半个儿"的角色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14/



曾祖父回到地理把此事给曾祖母和三个爷爷说完后,曾祖母连连摇头道:“不行,不行,自从盘古开天地,就没有听说过这地主家的绣楼小姐嫁给一个穷光棍汉子,我活了大半辈子也从来没有见过这蒜坛子里面装水缸,颠倒颠的蹊跷事儿,这村里村外的乡里乡亲们谁不知道咱们是靠给人家种地打发日子呀,人家王老八的哑巴女儿还看不上咱们家坷拉儿呢,还哪敢攀高接贵富人家的千斤呀!你们没有经常听咱们村里的你大爷掐八字说吗:“这弯刀对住瓢切菜,瞎爷还配瞎奶奶吗?”门不当户不对的,这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做梦都不敢想的事吗?万一以后你们过不好,不让老少员们笑掉大牙吗?”。

“哎,娘,你说的不对,他财主家的女儿怎么了,她不也是人么?我有什么不敢娶的?她是老虎,来到咱们家能把咱们一家人都给吃了?她是老天爷,不上咱们家地里下雨呀?我都不相信!她愿意嫁给我刘坷拉当媳妇,我也愿意娶她做老婆,两家只要同意就行了呗!有什么前怕狼后怕虎的”!大爷爷理直气壮地和奶奶辩理。

二爷爷劝大爷爷说:“大哥,你可别高兴得过早了,红红是没有下过绣楼半步的“黄鹂鸟”,虽说咱们家和他们家是对门邻居,你啥时候看见过王红红这只黄鹂鸟出过窝?人家娇贵着呢!你别自找没趣儿,别忘了人家是享受的荣华富贵,咱们是吃糠咽菜,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能般配吗?这穷日子人家受得了吗?再说了,咱们的一家人这祖祖辈辈就命中注定要受王京福一家人的欺负吗?我不同意”!

三爷爷瞪着眼睛,目视着大爷爷不愿意地说:“大哥,我看你是不是想钱想晕头了?你是不是大脑缺根神经呀!想媳妇想疯了,看你没有志气那个德行样子!就算是王京福的女儿同意嫁给你,你想过没有大哥,你的破笼子里能装得下她这个富贵绣楼上的貂禅吗?人家王红红睡着了也比你睁着两只大眼睛能,就是把你给卖吃了,你还得笑着帮助人家数钱哩,我看你趁早就别装这个精明禁儿,她来到咱们家以后,真要是不给你好好的过日子,天天给你又打又闹的,不让外人背后捣咱爹娘的脊梁骨?!我刘星泰是坚决不同意这门亲事儿!”

“哼”!我就不相信她王红红长的是豹子胆,她进咱家的门儿,就是咱们家的媳妇,我不管她福贵不福贵,娇气不娇气的,她过门以后不听我的行吗?要我这两只大手是端豆腐用的?什么都别说了,你们都不同意不是白搭吗?是我娶她当媳妇儿,又不是与你们过日子,哼,以我看,咱们家的弟兄们少了,如果再有几个弟弟,把他家的“七仙女”都娶到咱们家来当媳妇,那我才高兴呢”!大爷爷风趣地说着。

“哼!大哥,我还真看不出来,你娶地主王红红的决心还真是够大的了,啊!你长的两只握锄把的大粗手是端豆腐用的吗?嘿嘿,你也太不自量了吧?咱们一家人吃过豆腐吗?你知道豆腐是啥味道吗?咱们弟兄三个人的手现在都端的是能照见人影子的稀饭大碗!这一辈子呀,我看是端不上热豆腐吃了,你想得倒还臭美哩……!”二爷爷火药味儿的几句话,把大爷爷顶炝得无话可说。

曾祖父和曾祖母,还有两个爷爷看大爷爷那么自信地敢娶地主家的女儿红红为妻,也都无可奈何地摇摇头默认了......

不过,曾祖母还是下最后“通牒”,严厉地对大爷爷说:“坷垃儿,你的爹娘和你的两个弟弟把要劝你的好赖话也都给你说了,也都为你做到仁至义尽了,剩下的就是有你自己琢磨了,做父母的还是要先把丑话说在前面,你爹娘也没有本事,让你们弟兄三个跟着爹娘受委屈了,我嘴里不说,可娘我的心里整天是酸楚楚的滋味,老是感觉对不起你们呀……”曾祖母说着就哭了起来。

大爷爷安慰说:“娘,您就别说这让儿子痛心的话了,你二老爹娘为养活俺们弟兄三人操碎了心,你的儿子们都知道,可是我也是二十多岁的大男子汉了呀,看着人家一对对小夫妻都抱着孩子下地干活,给我大招呼说话的时候,我的脸就象是撒了一层辣椒面儿,热辣辣的难受啊!我真是感觉没有脸再见人!娘,我什么都想过了,尽管他王京福以往再对不住咱们一家人,现在他快死到临头了,又亲自找咱们赔情道歉说好话,并且要把他的女儿嫁给我做媳妇,我想他说的是真心话,不会去欺骗咱们一家人的,您就答应我和红红结婚吧!”大爷爷在曾祖母面前求情的时候也流出了内疚的泪水……

曾祖母看大爷爷不停地流眼泪就心疼地对大爷爷说:“坷拉儿,你既然同意,娘就由着你好吧?不过,你们两个结婚以后,你就吃住在王京福的家里,他也没有儿子,你就当他家的上门女婿好了,我们四口人还租地种,不指靠你们两口子吃饭,俺们都有两只手能挣着吃,过惯了的穷日子,一时的去享福呀,我还真是不习惯,我和你爹商量着,不连累你们!只要你们俩人过得好,她不显气你穷,不生气,就算是万福了!做爹娘的也就放心了。坷垃儿呀,你要记住,你是穷苦人家出生的苦孩子,结婚以后,你还要多干活,照顾好红红一家人,尽到做女婿的孝心,可不能学成了好吃懒做的赖习惯,惹你岳母娘家的人不耐烦,人家红红可没有长豹子胆,可是你真是吃了豹子胆了呀”!

曾祖母话是这么说,儿女都是父母的心头肉,离开哪一个都像咬烂父母的十个指头一样心疼。

在王京福管家的张罗下,我20岁的大爷爷与王京福22岁的大女儿在订婚后,不到一个月就结婚了。因王京福的病情一天天加重,他要亲眼看到大女儿成家是第一个心愿;第二个心愿就是:按农村的规矩人死后,埋葬时得让儿子亲自跪在棺材前摔“老盆”,打“白法”,披麻戴孝送终,以展示自己是儿女双全,而不是“绝户头”,不让外人嘲笑自己。

如果没有儿子按照农村的老规矩走这些老黄历的过程儿,村里的群众们就会指着死人的家骂道:“你们都来看,这家死了“一只狗”!都没人来死者的家里帮忙。可想而知,在财主王京福的内心里,盼儿子盼到即将发疯的地步。就是闭眼这一时刻,也得“讲究”,“排场”,为了自己死后不让人唾骂或少骂,就赶快让我大爷爷与他的大女儿办了婚事。这也是王京福的初衷。

俗话说:“一个女婿半个儿”。在大爷爷与他的大女儿结婚后的第十天里,王京福闭上了他永远不想闭的眼睛。

曾祖父祖母与二喜儿爷爷,星泰爷爷都放下地理的农活来到住在一个院里的老邻居“亲家”操办王京福的后事。

出殡这天,大爷爷坷垃儿难以为情的看着自己的二老双亲默不作声时,曾祖父母明白大爷爷是不愿意走这些农村规矩,“坷垃儿,你就是他的儿子,快把孝衣穿上,给你老岳父行孝摔老盆儿,快,让你岳父高高兴兴地走”!曾祖父祖母严厉地催促着大爷爷赶快下跪,并认真地教领着大爷爷做着各种跪拜,磕头的动作,披麻戴孝,双手打着旗杆似的白纸条法儿,走在棺材前头为王京福送终......

十里八村的群众都纷纷赶来看热闹,也都知道王京福这个大财主横行霸道,造孽多,是没儿子的绝户头,就等于是死了一条狗。群众们七嘴八舌,指手划脚地议论纷纷......

“啊,这个年轻人是谁?怎么给他当儿子起来了?是不是想请王京福的家业呀”?“没有听说王京福有儿子,这死了,从哪儿冒出来一个儿子,上前看看去”!众人在议论着。

“这不是老“强驴”刘铁蛋儿家的大儿子坷垃儿吗”?“哦,是王京福的上门女婿”?“这个老强驴,怎么不强了”?“唉,话也不能这么说,他们两家是住在一个大院几代人的老邻居,再说,穷没根,富没有苗,王京福一死,他家就算是塌了天,富不起来了,再说了,人家坷垃儿虽然是穷人家的孩子,但是很精明能干,也配得上他家红红”。“人家刘铁蛋儿三个儿子不都能给王京福家种地,开油坊吗?王京福的算盘打得精明着呢”......说东道西的议论不休。

给王京福料理完丧失后,曾祖父母和两个爷爷仍然吃住在地,无论大爷爷和儿媳妇怎么说,都说不到二老的心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