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炒三国 第一章 刘备是个啥孩子 第三节 桃园结义的真相1

阿元250 收藏 0 8
导读:爆炒三国 第一章 刘备是个啥孩子 第三节 桃园结义的真相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6/


关于这桃园结义,郭德纲在相声中有过精彩的描述。他是这么说的,刘关张三人一个头叩在地上,起来就保唐僧到西天取经去了,这事在《红楼梦》里都写着呢!

这郭德纲是小说看多了,整个都给搞混了。但为啥把这搞混了的东西拿出来给大家看呢?是因为啊,这桃园结义,也是叫《三国演义》给张罗的,变成了虚的楞的了,变成了讲义气的一个典范,实际上呢,压根就不是那么一回事。


为啥呢?咱就接着上一回接着说。说这刘备呢,卢植看他总是留级,在学校里混得比他这教师都脸熟,谁要知道点啥事都得和刘备扫听去,就有点看不过眼了,嫌丢人啊。你说卢植这一代宗师,咋还能教出这样的学生呢?所以就把刘备叫去了,说:“你在这也学了好几年了,这总不毕业也不是个事呢?你说咋办呢?”


刘备不在乎啊,说:“咋办,菜刀拍黄瓜,凉拌呗!”卢植生气啊,就训:“哎,你这啥孩子呢,咋能这说话呢?”刘备是一昂头,一拧脖:“你说我这老不能毕业你还能怨俺吗?你说你总给俺吃大鸭蛋,让俺咋毕业呢?”卢植一听都傻了,但也知道拿这样的孩子没啥招。你说你说他吧,整个一二皮脸,油盐不进。打吧,皮糙肉厚,也没啥大反应,所以早就不和他一般见识了。就说了,“这样吧,我呢让你毕业,但你出去了,不能和人说,你是我学生,我丢不起那人!”


刘备一听,是满口的答应啊。出来之后,心里是乐开了花。为啥呢?这几年的学校生活,可把这刘备给憋坏了。在那个时代,女人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进的,也不象现在的学校,男女生都有,可以谈谈恋爱,调剂调剂生活啥的。那时候的学校,清一色儿,都是大老爷们,想找个乐都不容易。而且,到卢植这求学的,都是各地的三好学生,刘备是想找个调皮捣蛋的伴都没有。所以这几年来刘备最大的乐子就是逃学,躲寝室里看武打小说,有时候看着看着就念出来了:“他的刀是冷的,他的眼神是冷的,他的脸是冷的,他的血也是冷的……”念到这刘备都快哭出来了,书里这孙子还能活了吗?他这不整个给冻上了吗?


所以这卢植一说让他毕业,可把这刘备给乐坏了,撒脚丫就跑啊。对于卢植最后说得那句话,他根本没往心里去,反正打小说谎就跟吃糖豆似的,张嘴就来。所以这刘备答应的事,你只能是当听人放个屁,千万别当真。不有那么句话吗?刘备借荆州,有借没个还。所以说这卢植是上了一大当,后来刘备跑到更大的江湖继续混的时候,头上的两顶大帽子,一个是汉室宗亲,另一个就是卢植的学生,这是后话不题。


话说刘备回到家里,发现自个是狗咬尿泡,白高兴了。为啥呢?原来刘备走的这几年里,他的家乡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巨大变化。首先是县令换了。新上任的县令最讨厌的,就是各种大大小小的混混,所以把他们是一网打尽,全送大沙漠吃牢饭去了。所以刘备回家乡继续混黑社会的梦想是彻底的破灭。其次呢,是他的马子换了。不是刘备换了,而是刘备的马子把他给换了。回县里的第一天,刘备就看见他马子吊在一男人身上,腻着呢。这刘备挺客气,先打招呼:“杨花,杨花,是我哎,刘备!”这里说明一下,刘备的原马子,名叫杨花,女姓,也就是女性杨花。和原马子打完招呼,刘备也和那男的客气:“哎你好,你是她男朋友?我也是,好象还排你前边。”那男的对刘备也挺客气,一拱手,也打了个招呼:“哟,前辈,您好,您好!”


但刘备的马子可不客气:“你想咋呢?咱俩可啥关系都没有了,我现在的男朋友,可是县太县的大公子,你可眼睛睁大了看清楚的”


刘备心里这气啊,“人家要下岗还提前通知一声呢,你这换男朋友咋也不告我,啊!算你狠”。


这还不算完,虽然这县里变化不小,但只有一点是没变的,那就是刘备这家里还是那么穷,而且是更穷了。原来是家徒四壁,现在这四壁也只剩三了,有一面墙不知道谁给揣倒了,倒了是省窗户了,透亮。


但不管发生了啥变化,这日子还得过啊。这时候,刘备的最大长处就表现出来,忍功。我忍,我忍,你等我有钱了,再把这马子抢回来。于是这刘备就唱着“伤心,总是难免的,”接过了老妈的枪,干啥呢?贩履织席。也就是搞点生产自救,编点草鞋,织点席子啥的过日子。这一段时间的生活,成了刘备一生中永远的痛。为啥呢,那个年代,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是不干活的,干活那是低三下四的事,忒丢人,忒掉架了。也正是因为刘备的这段历史忒丢人,所以他的敌人是说人专揭短,打人专打脸。每次和这刘备交手的时候,第一句话保证是:你这贩履织席之徒,得瑟个啥呀?保证能把这刘备的火给勾起来,虎得楞的往上冲,然后给打个落花流水,一败涂地。


卖了几年的席子和草鞋,这世界又变了,闹腾起黄巾来了。这黄巾军里的,虽然说都是些老农民,拿的都是锄头大镐啥的家什事儿,但这大汉的官军还就不是对手,给打的是稀里花拉。刘备家这地的官就愁啊,黄巾军马上就打到眼巴前了,咋办呢?跑,这买来的官可就没了。而且你跑得了人,还跑得了地吗?你的土地,财产啥的,不都会玩完儿了吗?这时有个叫校尉,也就是负责治安的官,相当于地级市的正处级公安局局长的,叫邹靖,给这涿郡的郡守,也就是涿郡市长(也有人认为当时的郡相当于现在的省的,但东汉有州的区划,州相当于省更合适。)出了个主意,说现在这官兵不好使,咱可以自己整点兵啊,这练好了,不也能顶一阵子吗?这郡守一想,对啊,就贴出了招兵的告示,开始招兵买马。


这告示贴到了琢县,刘备就看着了,一边看是一边叹气啊。为啥呢?发愁啊,这打仗了,草鞋席子啥的不就更不好卖了,这日子可咋过呢?但他的长吁短叹,可就叫人给误会了,谁呢?张飞。这张飞也是个好管闲事的主儿,看着刘备叹气就有点看不过眼了,是大喝一声:“大丈夫应该顶天立地的,你咋唉声叹气、磨磨叽叽跟个娘们似的呢?”喊完了之后,这刘备是脸不变色,心不跳,让这张飞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啊,心话说了,这人行啊,平常人听我嗷唠(AO,LAO,可能是白字。)一嗓子,早吓趴地上了,这人居然咋地没咋地,厉害啊。他是不知道,这刘备是给吓傻了,脸不变色是因为皮太厚,心不跳是吓得心都不会跳了。但这张飞不知道啊,以为碰上个英雄好汉,就大大咧咧地说:“走,哥们,咱俩喝酒吃肉去?”


就这一句,刘备又活泛过来了,咋的呢?他打回来之后,别说吃肉了,就是饭也没咋饱过啊,所以一听要吃肉,立马又欢实了,跟着张飞就走。


这可不是阿元埋汰这刘备,那个时候,虽然不是“七十可以食肉”就是大同社会的春秋战国时代了,但普通老百姓想吃点肉也是挺费劲的,就跟现在吃鲍鱼海鲜差不多。所以那个时候,还有这样的故事,那谁谁去赴宴,连吃带拿的,说是带回去给老爸老妈吃,是一种孝心的表现,是要被表扬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