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三章:龙牙之谜 第五节:闪电般的暗杀(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第五节:闪电般的暗杀(4)

行动计划是昨天廷卫军和海军陆战队两边人马集合以后修辟邪才宣布的,期间没有任何人离开其他人的视线。这就很简单的说明了一个事实:

杀手,就在这16个人中间。

修辟邪道:“今天的事到此为止,除了留下清理现场的人,队伍解散。”

“是!大人。”

“厉行,袁修道,熊少校,宫上尉。你们跟我来。”修辟邪冷冷道,出门而去。

杀猪的和艺术家心里一凉,硬着头皮跟上。一个是最后汇集到队伍里的人,一个是让杀手从自己防守的方位夺路而逃。最要命的是:

其他人都是两人一组,就他们两人是单独的一个人一组。枪声响起的时候,没人能证明他们在做什么。龙牙杀手就是他们两人中的一个!

修辟邪不发一言一路把车开回了自己家,车开得非常快,显得心情激动。刺耳的刹车声和灯光惊得草坪上已经睡着的山羊和梅花鹿到处乱窜。领着四个人进了书房,命家里所有人都不准来打扰,关好了门修辟邪才冷冷道:“首先我做两个推理,你们给我一个答案,看是哪个更为合理一点。”

四人不敢做声,静静听着。

“首先是你,袁修道。你是龙牙的杀手。”

艺术家身体一震,什么也不说,虽然明知道修辟邪要说什么,现在还是忍不住动了一下。

“你非常清楚知道厉行的位置,他也是只有一个人。你先将他迷晕,等在屋顶上选择时机炸开屋顶跳进卧室刺杀詹争。因为知道厉行的方位现在是空白,直接逃脱到厉行的位置再转个圈和大队汇合,这就说明了你为什么最晚汇合的原因。”

艺术家低头不语,修辟邪的假设合情合理,没法反驳。

“然后是你,厉行,你才是那个杀手。”

杀猪的也不做声,因为现在什么都不用说。

“你的条件和袁修道一样,或者你比他更方便。你做完了所有事以后直接就把自己给迷晕了,或者你根本就是装晕,否则以你的警觉性,怎么能有人悄无声息的接近你?袁修道和你一样是一个人,他的位置更偏僻,为什么杀手不找他来找你?”

“我……”杀猪的想说什么,又实在找不到证据说自己不是。

“现在,你们告诉我,哪个假设更合理一点?”修辟邪冷冷道。

厉袁二人汗如雨下,不敢回答。

“好,或者说,你们谁是龙牙?或者,你们都是?”

厉袁二人互视了一眼,一起苦笑了一下,突然同声答道:“我是!”

艺术家一愣,“你是?什么胡话,就你那笨得和猪一样的脑袋能想得那么周到?”

杀猪的大怒,“你聪明?你身手能有那么好跑得那么快?百无一用是书生!”

艺术家反唇相讥,“你……”

“够了!”修辟邪震怒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你们给我唱的个什么友情大烩串!你们这是抢着上断头台!!!”用力过大扯到了肩膀上的枪伤,修辟邪痛得抖了一下,又轻声道:“你们都不是。”

“嗯!?”厉袁二人瞪大了眼睛。

“艺术家到得最晚是因为你的位置最远罢了。杀猪的的个子这么高大,弯着腰恐怕都要比那个杀手高,也不是。而且你们的体能我很清楚,跑不了那么快。最重要的一点是……”修辟邪指指肩膀上的伤口,苦笑了一下,“你们不会对我开枪……”

“大人……”

“行了,我知道。你们都跟了我八年了,我们也有多少次同生共死的时候。你们是不是龙牙我不知道,可不会杀我,这我能确定。如果不是这一枪,我也不敢确定你们一定不是。”修辟邪叹了口气,立时又怒道:“可是你们俩废物,自己都身为侦缉队队长,明知道是受冤枉的情况下不想查出真相还个清白,却抢着去死!我真不知道怎么教出了你们这俩东西的!”

“大人,我们……”厉袁二人低着头惭愧无言。

“闭嘴!知道我为什么不去办公室把你们带回家谈吗,就是怕你们这样干,一被人听见不是你们也是你们了!”

“大人您知道我们不是那还怕什么……”

“我知道有什么用?现在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你们,没人比你们更有嫌疑!除非有证据能证明你们不是!”

“有证据。”

“嗯?!”修厉袁三人立时看向熊无疾。

“只要厉袁两位队长真的不是,就有证据能证明。”

熊无疾此时那还不明白修辟邪为什么带上他和宫琳一起来的意思。廷卫军和海军陆战队的人一起行动,就算是修辟邪能压住廷卫军的人不准胡说,也堵不住海军陆战队的人悠悠众口,要是一不小心给修辟邪自己都弄上一个包庇龙牙的罪名,那也是不轻的。所以熊无疾虽然位小官微,为了表示公正也拉了他一起来。如果证明了厉袁二人不是,他自能压住海军陆战队那一方人。宫琳现在隶属两方,带上她更是表示没有半分偏袒。

“请说。”

“杀手在和修将军枪战后立即逃跑,从脱离我和修将军的视线直到看见厉袁两位队长的时候恐怕还不到十分钟。在我们的追击中,这么短的时间内要逃跑还是要伪装自己,根本不可能换一件军装再把开枪时穿过的军装掩埋起来。只要检测一下两位队长袖口上有没有残余的火药末就行了。”熊无疾清楚的说完了这些话,心里不知道是什么心情。帮厉袁二人摆脱了嫌疑就意味着白少虎更不容易脱罪。能为友情去为对方顶死罪的人绝不是什么坏人,因为这点熊无疾对厉袁二人的恶感一扫而空。虽然是这样想,但还是觉得对不起白少虎。

“对啊,这么简单的办法就行了!猪!”厉袁二人气得暗地骂人,都在骂对方是猪,专业的人还不如非专业的人想到。都忘了因为牵涉到自己就乱了方寸,自己也没想起来。

修辟邪皱眉,“现在已经离开了现场,别人可以说他们已经换过衣服了。”

“大人,我有一点可以补充。”宫琳说道。

“说。”

“我们都很清楚的记得,当时我们见到袁队长的时候他只是面色红润而已,还没有我们喘得那么厉害。试想一个刚刚才剧烈奔跑过的人,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恢复过来。呼吸、心跳、肌肉僵硬,这些都是装也装不来的。厉队长就不用说了,呼吸均匀的安睡,更不可能。”

修辟邪和厉袁二人这才算松了口气,这些道理给谁都能说通了。

但摆脱厉袁二人的嫌疑又说明了一点,杀手不在行动的16个人之中。那么杀手是怎么在第一时间就知道他们的行动计划的呢?总不能有个隐形人一直在他们身边吧。几个人百思不得其解。

望着窗外升起的朝阳,熊无疾喃喃道:“第三天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