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门 第二章 灾难 第十四节 抬棺请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3/

木英站在人群中,将战刀倒转递给身边打斗最凶的一个小伙子。“你不是最能打吗?给你刀,有本事你杀两个人给我看看,到时我替你去偿命,我还会给你钱,让你一辈子不愁吃喝。”小伙子不敢接刀吓得一个劲向后退。木英扫视众人,可没有人敢与她的目光对接。于家院内变得鸦雀无声。

“你们她妈的要是男人的就给我站出来,不要只会在村里耍威风。有本事跟我找找日本人报仇,替你们的亲人报仇。谁要是敢跟我去打鬼子,我不仅帮你买房子、置地,还会帮你们娶媳妇。”见没有人敢站出来木英有些失望。

“怪不得被鬼子糟蹋得妇女骂你们这些男人没有长蛋,你们看看自己的窝能样,就知道跟自己的女人耍威风。你们拍着自己的心口问问自己,那些上吊自杀的妇女有哪个没有被你们逼迫过,难道她们真想自杀吗?难道她们甘心自杀吗?难道她们真放得下自己的亲人孩子吗?她们是被你们逼死的。你们以为她们死了,你们就保住了面子吗?她们死了,你们就找回了尊严吗?她们死了,你们就能安心地过日子了吗?不!她们自杀了,只能说明她们比你们男人更有勇气,只能说明她们比你们男人更有尊严,只能说她们比你们男人更像男人。她们的自杀,是她们对你们这些男人的不满,是她们对你们这些男人的鄙视,是她们对你们这些男人的绝望。记住我的话,日本鬼子有一天可能会霸占我们的村庄。到那时,你们如果还象今天这样,你们还会有人被鬼子砍头,你们的妻子、女儿还会被鬼子凌辱。”木英看到村人没有反应,她彻底失望了,扭头回了自己的屋。木英没有想到她的一番话在年轻男子的心中已经种下了仇恨鬼子的种子,当鬼子占领平谷全县后,清水湾许多男子都加入了打鬼子的行列,许多人后来都成了职位不低的干部,多年后他们还记着木英的一番话。

“她凭什麽教训我们?还大言不惭地说带我们去打鬼子,她除了有点钱,她有什麽本事。她自己不是照样让鬼子糟蹋了。”“二愣妈,你为啥给她下跪,害得我们跪在地上听了她半天的训话。”见木英离开了,许多人来了本事,开始埋怨二愣妈。

“嘘”二愣妈把手指放在嘴边示意大家轻声:“大家小声点。”说完二愣妈踮起小脚惊慌地向木英的屋子张望了一下,确定木英没有出来,忙把村人拽到二门以外。

“你们小声点,可别惹恼了木英。”二愣妈眼睛一边盯着里院一边开始问:“你们知道鬼子是谁杀的吗?”

“嘁!这谁不知道啊。不就是于五和你儿子他们干的吗?”二愣妈在几十年东家长西家短的日常演练中把自己训练成为一个讲述事件的高手,“你们都想错了。我儿子和于五他们哪有那本事。告诉你们,当时他们三人跟两个鬼子拚刺刀,差一点被鬼子桶死。后来木英去了,两刀就把那两个鬼子的脑袋砍掉了,鬼子的脑袋飞出去又一丈多远。木英跟鬼子拚刺刀,就象逗鬼子玩一样,几下就把鬼子给挑了。最后一个鬼子被木英用刺刀挑死,她一使劲把鬼子的尸体摔出去足有四五丈远。那恨劲没法说。昨天大庙前的鬼子跟她比可差远了。杀完鬼子就像没事人一样,让二愣他们干这干那,那作派,那气势,就象大将军。”二愣妈低沉、兴奋而又夸张地讲述木英杀鬼子的经过。村民们听完木英杀鬼子的经过,既兴奋又惊讶。许多年轻人的心开始活了。

村民开始惧怕木英,也不敢再提此行的目,悄悄地离开了于家。于家又安静了。

此时村子里却开始热闹起来,人们三五成群地议论着木英杀鬼子的经历。

“你知道是谁傻得鬼子吗?……”

“木英一刀下去,鬼子的脑袋飞上了半空。……”

“砍人的鬼子吓人吧!可他比不上木英。……”

被鼓动起来的年轻人集聚在一起,商量跟随木英去打鬼子。

“你没事拿枪干啥?小心走火伤人。”躲在家里生闷气的二爷,看到疼爱孙子摆弄大枪,心里的更加不快。

“我们几个商量好,准备随木英嫂子打鬼子去。让鬼子也知道知道,清水湾还有男人,清水湾不是好欺负的。爷爷,您晴好吧!”孙子放下大枪跑了出去。

“你跑出去干吗?”

“爷爷,我找我们那一帮子人商量打鬼子的事去。”说完,飞跑出去。

“瞎胡闹!打鬼子?用得着你们吗?不行,不能让他们胡来。清水湾已经够乱的了,决不能在出其它乱子了,必须阻止他们。”二爷坐不住了。起身找人商量对策。当惯顺民,过惯了安宁日子的清水湾人,被日本鬼子的暴行吓怕了。想到日本鬼子凶残的报复,老人们开始担心了、恐惧了,在二爷的召集下集聚起来商量对策。

“爷爷,你快去看看吧,他们又来了,咱家二门子外边和大门口摆了十三口棺材。”于家大孙子从门外跑进里屋,把做晚饭的媳妇们和于家父子都惊呆。

于家二门以外的院子里、大门口外的街道上,成对的棺材整齐摆放在两边。棺材前面的跪满了村里老人和孩子。在夕阳的余辉照映下,猩红的棺木、雪白的孝服、黑色的衣服、白须飘飘的老人、稚嫩的孩童构成了一幅肃穆、庄严、凄凉、压抑地场景。于友德看着跪在前面村中老人,忙上前搀扶,可是没有一个人起来也没有一个人说话。

抬棺请愿,这个只有在评书中听过的事情,现在在于家门前上演了。抬棺请愿,一般是百姓到官府请愿。于友德虽是乡长,可那也不算官呀!还不到情愿的爵位。于家父子意识事态严重了,于家犯众怒了。于家人吓得慌忙跪下,于友德跪在二门里边语带哭腔:“老少爷们们,你们起来吧,我们于家对不住大家。大家有什麽尽管提,要多少钱我们于家都给出。我们于家就是典房子卖地,我们于家都答应。”没有人搭理于友德父子,人们只是一声不吭地跪在地上。

木英本来已经下定决心不再迁就村民,躲在屋里没有出来。听了于友德带有哭腔的话,木英怒火中烧,从屋里跑了出来,来到二门口,也不管于家父子,叉腰怒视村人。看到木英已经站在面前,村人在老人的带动下开始用力地向木英磕头,吃软不吃硬地木英有些手忙脚乱不知道如何是好。这时跪在最前面的二爷从怀里掏出一张纸爬行向前,到了木英跟前,将双手举起,手中写满字迹的纸张就被举到木英的眼前。木英慌得后退两步靠在二门门框上,二爷也又向前爬了两下,手中的纸张又举到了木英的眼前。木英退无可退,定睛去看那张纸张,只见上面写道:

劝离书

兹清水湾无为之地也,凡五百年历几朝而无兵灾。今女贵人临幸本村,实为本村之幸。然荒村野地乃无福之所在,无以养贵人。村人无福,恳请贵人离去,贵人一时不去,村民跪请一时。一日不去,跪请一日。贵人何时去,村人何时起。贵人离去所需之资,村人愿共筹之。

木英看着“劝离书”后一个个熟悉或不熟悉的签名。一个个血红的指印让木英的心在滴血。为什麽乡亲们容不得自己,非要把自己赶离清水湾。难道他们不知道自己年幼的一双儿女离不开母亲吗?难道他们不知道于五的父母需要自己的照顾吗?难道他们不知道自己已经无亲可投吗?为什麽平日温和的乡亲容忍不下自己,为什麽?到底是为什麽?

木英麻木地接过“劝离书”,不知道如何是好。她只好将“劝离书”递给跪在地上的于友德。于友德看过后,面无表情,他也不知道如何处理。“请您离开清水湾,离开清水湾!”村民们突然的高声地呼叫起来,把木英吓了一跳,看着正在狠命磕头的白发老人,看着额头红肿的幼儿 ,木英的心软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