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烟深处 第六章 街头仓鼠 第五节 代号仓鼠

swfcsep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0/


(一)


半个月前,北方某省会城市国家安全局某机要室。


“周成武,男,壮族,未婚,一级警司,中共党员。1985年3月生于广西柳州;2007年7月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同年8月加入国家安全部门并赴武警特警学院侦察系接受为期18个月的特训;2009年3月于XX市国家安全局任侦察员至今。报告完毕。”


一名尖嘴猴腮的年轻警官危襟正坐,声音洪亮,铿锵有力。隔着桌子坐在他对面的是一名二级警监、一名一级警督。警监看了看那个警督,警督会意地补充道:“他刚分来处里三个月,一直派出去执行外勤任务,整个局除了我和局长,没人见过他。会说壮语四种支系方言,尤其擅长格斗、跟踪。”


“嗯。”警监缓缓合起双手,低下头,沉默。


两个小时过去了。


警监抬起头,眯着眼注视对面的年轻警官。年轻警官仍保持着原来的姿态,目不斜视,没有任何表情。警监向后面打个手势,很快走来一个人,递上一份报告。警监浏览之后,赞许地点点头,终于开口,“心理素质不错嘛。知道这是什么报告吗?”


年轻警官回答道:“人体机能实时检测报告。是一份对我此前的心跳频率、温度等身体状态数据进行分析得出的报告。”


“这么肯定?说说你的理由。”


“我坐的这支椅子和平时的略有不同,椅面上的褪漆有人为制造的痕迹。放在您右手侧边的半开的包的应该是一具红外线扫描仪器。递给您报告文档的人我没见过,但他肯定是医生。综合上述判断,我得出了这个答案。”


“你怎么知道他是医生?”


“刚才那人捻着文档的手势正是拿惯了手术刀的医生所特有的,他走路的步伐还表明,他是个军医。报告,我的父亲也是个医生。”


“军医?这里是安全局,不是部队。”


“您应该是从总部来的,突然召见我这个刚加入安全系统不久的新人,一定是要找做卧底的人。我的长相......很适合做卧底。”


“我问你,为什么你这么肯定他是个军医?总部里的资深法医多的是,我为什么要一定要带个军医来?”


“因为您要物色的人员将参于军方的任务,按常例,有军方人员随从并参于审查人员是很正常的。”


“......哦?你凭什么肯定此任务与军方有关?”


“因为我走进这里前,局长在的那个房间的窗帘没有完全拉紧,我依稀看到里面有一名军官,但我能肯定他是个大校;守在外面的一名便衣也不是局里的,他穿着短衫,手肘内部有长期使用95式自动步枪后留下的擦痕,便衣也是军人,是那个大校的随从。”


警监突然摆摆手,说道:“你不符合我的要求,你可以出去了。”


“是!”年轻警官起身,敬礼,转身,离开。坐了两个小时冷板凳的又莫名其妙被赶走的他并没有表露出丝毫情绪,像机械一样,一接收到指令就不折不扣地执行。


“回来!”警监已站起来,笑着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跟我来吧。”


“是!”年轻警官跟随警监而去。


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独坐机要室内的警督惋惜地摇摇头,叹道:“唉,挖走了我身上的一块肉啊。”


(二)


国家安全部门人员周成武坐了两天的火车,终于到达广州市火车站。他踩着一双皮凉鞋,拎着一只劣制皮包,步出大厅。一个眼尖的中年妇女立即粘上来,劈头便问:“衰仔,打唔打炮?”


“打打咩炮滴?”周成武凶神恶煞地扬起巴掌,“仲问我打你!”


拉皮条的撇撇嘴便晃到一边去。


周成武穿过鱼目混杂的人流,走到出租车招呼牌外几十米。一辆出租车飞快地甩开其它抢客的车,刷地急停到他跟前。周成武看也不看一眼,便钻进去。“黄埔体育馆,旁边有个‘凌畅畅快递公司’,在那停。”


出租车驶离火车站,向东边驶去。周成武打了个哈欠,靠着右窗打起呼噜。脸上凉丝丝的,却是右脸。周成武慢慢睁开眼,向左边看去,左边座位上不知什么时候冒出一个人,正嬉皮笑脸地用宽大的刀面帖着他的脸颊,操着北方口语说道:“哥们儿,给点钱使使。”


周成武一阵讪笑,学着劫匪的口音回道:“饿没钱。”


车突然停下来,是在江边僻静的地方,开车的回过头干巴巴地操着昆明方言骂道:“杂个,玩我咯?给要命呢你?袋袋翻出来!逗老子急,直接丢你下河喂鱼克。”


“大哥,我老婆不在了,儿子天生痴呆,女儿右手扎断了还住着院,就等着我去呢,您行行好。”


“少费话,你女儿少了左手干我屁事?老子我还少了半只脑袋呢!”


周成武哈哈笑起来,捻着刀锋轻轻推到一边去,“同志,轻点,人本来就长得不好,再划一刀下去这辈子就别想找到老婆了。”


三人相视而笑,开车的隔着防护栏伸过手来握住周成武的手,“欢迎你,周成武同志。我是仓鼠2号,程习,总参三部上尉,仓鼠小组副组长兼第一副政委;他是仓鼠5号,何士林,总参二部的特种兵中尉,哦,他可是凌畅畅公司最能干的快递员呀,呵呵。”


“指挥员同志,国家安全部侦察员、一级警司周成武受命配属贵部行动,现向你报到。”


(三)


凌畅畅快递公司店铺后的仓库内。


“同志们!”程习上尉面对排成一行的四人下达命令,“请稍息。”


程习打开笔记本电脑,转向众人,说道:


“现在是2009年5月28日,18时20分。请大家记住这个时间,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1024特别行动组--代号‘仓鼠’小组的正式成立日。


小组现隶属于总参三部七处,受七处单线指挥。。


总指挥兼政委:王达明大校,总参三部七处处长。


下面我介绍一下小组的6名成员:


组长:匿名,总参三部七处情报员。代号:01---他不在这里。我不知道他是谁,只有总指挥知道。


副组长兼副政委:我,程习上尉,总参三部七处侦察员。代号:02---我是各位平时的指挥官。


联络、机要、技术员:欧阳克.....别笑!欧阳克,三级警司,来自国家安全部。代号:03---平时由他跟我守家,凌畅畅公司的财会,严肃点!


技术、侦察员:林爽,中尉,来自广州军区特种大队。代号:04----呵呵,凌畅畅公司的老板,刚刚大学毕业、白手起家的创业者。


侦察员:何士林中尉,来自总参二部特勤部队。代号:05----凌畅畅公司业务额最高的快递员,呵。


侦察员:周成武,一级警司,来自国家安全部。代号:06----小周是林爽老板的表弟,来公司里帮忙的,大家要记住啊。


下面是1024特别行动组的四条内部特别条令,小组成员都必须刻在心里,跟命拴在一块,立正!


条令内容:


1、任何人未经总指挥王达明本人或组长“仓鼠1号”本人的授权,不得通过任何方式调查、验证及暴露有关“仓鼠1号”的身份、行踪、记录等信息,违者格杀勿论!


2、平时,小组不与“仓鼠1号”直接联络,只与七处总部联络;“仓鼠1号”向小组下达的指令会通过七处总部转发。


3、紧急情况下,如有必要,“仓鼠1号”与小组之间的直接联络要严格使用特定暗语。仓鼠1号要自称:“操你娘娘的我”,我们要称其为“少校同志”。搞错半个字,格杀勿论!


4、任何人未经总部授权,不得向无关单位透露小组的存在、编制、行动等信息,违者格杀勿论!


这四条都明白了吗?不明白的现在就提问!”


程习顿一顿,严肃地扫视四人。


“报告。”


“讲。”


“如果大水冲了龙王庙,比如我们因特殊需要而犯了事,警察把我们捉起来等等意外发生,怎么办?”


“‘第四条,任何人未经总部授权,不得向无关单位透露小组的存在、编制、行动等信息,违者格杀勿论!’如果对方无法出示有效授权或许可证明,就算人家一枪毙了你,你也不能透露半个字。”


“是!”


“报告。”


“讲。”


“报告......我撤回报告,不问了。”


“还有谁有疑问?”


“没有!”“没有!”“没有!”“没有!”


众人异口同声,程习缓下口气,继续说道:


“现在我说一下目前的任务。根据总部指示,我们目前的任务是:


1、随时待命,接收并执行“仓鼠1号”下达的最新指令。


2、调查并向总部提供风维公司副总经理拉玛尔.邓尼的最新情况;


3、向那个名为‘庭车常’的男子提供邓尼的最新情况


4、 随时掌握‘庭车常’的动向并上报总部;


现在我宣布,散会!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