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霸 第三卷 武将文魁 第二十二节 救美戏丑(上)

莽苍万里踏雪行 收藏 0 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61/


生员中一个瘦小尖脸的家伙做出一连惊讶相,对喊叫的家伙说:“哦?冯兄是不是看上吴大小姐了?那还不赶紧上她家提亲去?人家可是天官世家,他爹不是还要做本次恩科的状元启蒙先生吗?你要是靠上他家,这届恩科的魁首非你莫属啊。”

“对对!芮兄说的是。看她也有十三岁了,该是可以破瓜的年纪了。我家里虽然已经有了元配,讨她回去做个小的也不错。”姓冯的生员摆出恍然大悟的样子,煞有介事地整了一下衣冠,对符强身边的女孩说:“吴小姐在上,小生有礼了。小姐绝世芳华,在下倾慕已久。如今相遇正是巧缘,不如咱们这就去拜堂成亲,聘礼改天在下让书僮送去府中补上。”

说完那人呷呷淫笑,就要绕过符强去抓那个女孩。

那女孩吓得尖叫一声,往边上拼命躲闪。

符强接住那家伙的左手,拎起来往他脑后一绕,推回到他的右脸边,把他自己的下巴向上抬起。那人身体被反板成弓形,痛得垫起了脚尖,一叠声地哎哟乱叫。

同来地那些生员都吓醒了酒,站在那里老久不敢吭气。过了一会,那个瘦小尖脸的生员壮着声气说:“君子动口不动手!我们可都是有功名在身的生员,你个低贱无礼的平头小民,竟敢当街犯上打人,就不怕我们把你告上顺天府治罪么?”

符强知道这些生员最怕的其实还是督学御史,如果给他们记个操行不端,恐怕连生员的功名都会革掉。他两眼一翻,说:“好啊。老子也是生员。你们要告上顺天府太没劲了,咱们这就去找督学理论,让他听听你们怎么调戏良家女子。”

那伙人立即软了下来,一个劲地做揖赔礼。符强说他们调戏的又不是自己,老冲着自己弯腰做什么。那几个赶紧又向女孩赔罪,颂扬她是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心肠,一定不会和他们这种鲁莽小人计较。求她让符强赶紧把那个姓冯的放了,他们一定铭感五内、终身戴德云云。

女孩眼泪汪汪,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荷包,求救似的看着符强。恐怕是那些人的可怜相让她有些不忍,两片鲜红小唇欲张还合,像是要替那些人求情。

符强最恨的就是恃强凌弱的人,还没到明朝来的时候,就连自己老板的坏事都敢管,这些人既然惹起了他的厌恶,那里肯这么轻松就放了他们?

他让那些人当街站好,每人背了一遍《礼记》里的‘土蔽则草木不长’和《诗经》大雅里的‘思齐’,逗得那个女孩破涕为笑以后才把他们赶走。那些街上围观的民众们意犹未尽,生员们都已经鼠窜了很久,一个个才恋恋不舍地散去。

女孩向符强道了谢,说自己姓吴,名叫吴湜,问他的尊姓大名,住在那里,自己好让父母去他家道谢。

符强不敢太招摇,只说自己叫方强,住那里就不必现世了。

女孩追问了几句,没有得到结果,脸上都是失落。委屈了一会后,又抱歉地把荷包递给他,说刚才躲那个姓冯的家伙时,不小心把他的腰带给扯开了,荷包掉在了地上,里边的银子和一张纸条撒了出来。银子已经被她全部拾起,可是那张纸条却给边上的人踩粘到了鞋底,不知道落到那去了。

符强想起那张纸条就是齐济生姐夫的地址,自己接过来的时候没空看,顺手就塞进荷包里的。他赶紧四下找了一圈,最后在街上的石板缝里掏出了一撮破烂纸团。打开看的时候,上面的字已经糊烂不堪,只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把它丢开。

吴湜可能是过意不去,站在那里局促不安。问他那张纸是不是什么重要字据,如果会损失银子,她就回家里和父母说,由她们家想法子赔偿。符强急忙安慰了几句,说只是一个地址,让她不要在意。吴湜还想邀他回家奉茶以示答谢,符强赶紧推辞,说自己还有事情要办,客气了几句以后,告别离开。

报国寺里香火鼎盛,后院有一座清雅别院,专门租赁给附学或赶考的生员学子们居住。

才踏进别院,符强就看见迎面的廊下边立着一扇木屏,上面贴满了纸张。走进看时,发现都是文章,每篇文章落款下的页脚都留有作者的注释,说是承请各位贤达不吝赐教指点等等。

符强一篇篇的看过去,越看越吃惊。这些文章根本不是八股文,都是全篇白话文写的策论。只不过这种白话的行文方式都是自己以前看过的明清小说里那类语法,和后世的现代语法相比起来,多少都带了一点文言的古奥;词句在形容和叙述的运用上,不如后世的语法来得直白和浅显。

符强跳起来四面大喊有没有人。他心里狂喜,猜测明朝末年科考是不是改用了白话文。如果真是这样,以自己能考上大学的能力,捞个文官出身应该是大有希望的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