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转世重生

紫音快生了?紫音是谁?


韦天拿着手机一愣,半天也想不起来。难道是自己曾经有过的女人其中的一个?


他奶奶的,老子是做鸭的,干过的女人不敢说有一千也有一百吧,鬼记得什么紫音。可是他又糊涂了,按理他在做事前都会作好准备工作的啊,特别是对那些陌生的女人,莫非是哪个缺钱花的想来诈骗他?


正和韩湘快活的时候接这个莫名其妙的电话,他当然来火,想都懒得多想,将手机关了往地上的衣服一丢,又想重新再和韩湘温存去。


也算他倒霉,还没有温存,那手机又响了,而且还响个不停。瞧着韩湘那奇怪的表情,他气得抓起手机就大喊:“你妈的是不是找错人了,别再来骚扰老子了好不好。”刚想再次挂断,那边却是一个好像有点熟悉的女声幽幽地说道:“阿天,你真的忘了我吗?你真的连来看我一下都不肯吗?”


韦天呆了呆,脑里飞快地运转起来,终于想起了是谁。他看了看韩湘,见她一付无所谓的样子,这才压低声音道:“原来是你啊,你看我这人,一时倒给忘了,对不起啦。”但他又马上想起了什么,紧张地问道:“刚才那个人是谁?她说的话是真的吗?”


电话那边稍微顿了顿,才说道:“你希望是真的吗?”


他妈的,老子当然不希望是真的。韦天心里这样想,嘴上却一付欢喜的模样,道:“当然希望啦,呵呵,这么说我就要当爸爸了?你在哪里,我这就去看你。”鸭子当爸爸?悲哀啊悲哀。


对方好像被感动了,竟然哭了起来,好一会才将具体位置说了,原来是在S市的明阳医院。


挂上电话后,韦天有点歉意地看一眼韩湘,道:“韩姐不好意思,我一个朋友出了点事,我现在必须赶过去。”


韩湘笑了笑,她在韦天接电话时已经把衣服穿好了,这时温柔地捡起韦天脱下的衣服,服侍他穿戴好,柔声道:“去吧,这个时候的女人最需要一个爱她的男人在身边了。”原来她也知道什么回事了,倒是省了一番解释。


韦天这一生中从来没有真正爱过一个女人,他的人生只有欲和钱,没有任何的感情,包括爱情。可是,他却欠了一笔债——人情债,债主就是这个临盆的紫音,一个温柔美丽的女孩子。所以,他可以不在乎任何人的要求,却不能不理会这个女孩。


他只是微微的抱了抱韩湘,马上就出门了。


紫音所说的明光医院并不太远,他一下楼便拦了一辆出租车,将医院名告诉司机后,很快就到了医院门口。


韦天曾经来过这间医院,他出事的那天,就是紫音把他送过来的,然后才发生了后面的故事,然后他才有了一笔债要还,然后……


这是一间S市第二大的医院,虽然紫音已经把具体房号都告诉了韦天,但他还是花了半天才能找到。


他到的时候,刚好就是孩子出生的时候,所以,他被医生拦在了外面。


随着一声婴儿的哭声传来,韦天终于松了口气,不过,他心里马上也开始烦恼起来了。一个做鸭的男人怎么能有孩子呢?这不是天大的笑话?


难道为了这个应该是他的小孩而洗手隐退鸭的行业?他自嘲的一笑,这算什么和什么嘛?算了,既然大人也平安了,他进不进去好像关系也不大了。这么一想,他便走到楼梯口,拿出手机回拨了紫音打来的号码。


“喂,是韦天吗?”手机里传来一句语气甚是不善却稍显熟悉的女声。


良久,韦天才苦笑着问道:“紫音还好吧?”


“谢谢关心,暂时还死不了。”那头的回答冷冰冰的,一点都不客气。韦天咳了一声,道:“我刚到医院,刚才想去看紫音,但给医生给拦住了,现在知道她们母子平安我也不用这么担心了。麻烦你转告紫音,让她还是找一个好男人嫁了吧。我,我不值得她爱,我不会是一个好爸爸的。”说完,也不听那边急促的“喂,喂……”声,就匆忙挂了电话,便逃也似的跑出了医院,扬手叫停了部的士,离开了明阳医院。


韦天回到家后,已是夜深,但他却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心里总是有些不祥之感。


“呵呵,想我韦天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一生中不知有多少美女艳妇围着我打转,现在怎么会为了个就上了回床的小妞而难以入睡?虽然她口口声声的说是为我生了个小孩,但谁知道这是不是我的种嘛……”韦天就这样一边望着天花板,一边在喃喃自语的自我安慰,什么时候睡着了也不知道。


第二天起床时已经是下午,韦天每天都是这样过来的,一般都是白天做梦晚上卖精。他起床的第一件事并不是刷牙洗脸,而是习惯性来个十分钟倒立,然后再来三百个俯卧生。呵呵,他认为这是最好锻炼老二的方法,从十五岁开始就坚持每天这样做了,当然开始时做不了这么久倒立和这么多俯卧生,后来就慢慢多了起来,老二当然也慢慢强大了起来。


这时候手机又很烦人的响了,但这一次他并没有去接,因为在他练功时是从来不半途而废的。那烦人的手机响了很久,终于无奈的停了下来。


韦天练好功后也不去看来电,而是先刷牙洗脸,然后才慢慢穿好衣服,顺手将手机扔在裤兜里,这才出门吃早餐去。(应该是吃晚餐才对)


他吃完饭到夜总会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了,他还是像往常一样对那站在门口的两名少爷稍微点点头,正想准备上楼时,便听到一个声音叫道:“阿天,刚才有个女人来找你,这是她留给你的东西。”


韦天闻声回头一看,见是夜总会的经理张妮,说起这个张妮长得还真不赖,该凹的凹该凸的凸,迷人的脸蛋配着魔鬼般的身材,绝对是一流的美女。不过韦天可不敢打她的主意,主要还是这美女碰不得,因为她是夜总会老板蒋山的马子。


只见张妮手里拿着一个纸袋,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韦天说了声谢谢,便从她手里接了过来,转身就想离开。谁知却被张妮反手抓住他的手,低声笑道:“怎么?还这么怕我啊?我又不会吃了你,怕什么?”


韦天嘿嘿一笑,顾左右而言道:“对了张姐,知道是谁给我的吗?人呢?”


张妮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早走了,怪不得不想理我,原来不知道去哪里泡了个美女。不过说实话,还真的是个美女,也不知道你这小子耍了什么狗屎手段弄上手的。”


韦天一愣,心里不解道:“美女?难道是紫音?不可能啊,她昨天才生小孩,今天不可能出院啊?不是她还会是什么人?”想着便伸手把纸袋里的东西拿了出来,见是一个小盒子和一件衣服,是一件女人的久衣服,这一下韦天更加莫名其妙了。他先不理那件衣服,慢慢打开那个小盒子,却是吓了一跳,你道里面是什么?原来是一团女人的头发。


就连旁边的张妮也被吓了一跳,先是往后退了一步,惊慌地叫道:“这……这是什么东西啊?”


韦天到底胆子大些,他再仔细看时,才发现头发底下还压了一张纸,他连忙将纸取了出来,只见上面就写了几行字:紫音去了,小宝我已经带走,我会带他长大的,你就不要操心了。这衣服听紫音说是你买给她的,现在还给你,还有这头发是紫音的,她让我交给你……


还没看完,韦天就呆住了,他当然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现在他也知道留字的美女是谁了,不就是打他电话那名冷冰冰的女人吗?


紫音去了?不就是说紫音死了吗?小宝?难道就是他和紫音生的孩子?


韦天长这么大第一次感受到了痛苦,对他来说,这会是一辈子的痛苦吗?没有人知道,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只是呆立了好一会,接着忽然像发了疯一样冲出了夜总会的大门,直往明光医院全力奔跑而去。


他这时候也忘记了打的,只知道拼命地跑着,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终于来到了昨天才来过的明光医院大楼底下。


这时候的医院已经没有了白天那么热闹,但医院大门还是开着的。在韦天的死缠下终于从医生口中知道了事实,紫音真的死了,是因为身子虚弱产后死的,孩子是被一名姓沈的姑娘领走的,应该就是打电话给他的那名冷冰冰的女人吧。


从医院的记录里可以查到,这名姓沈的姑娘是紫音的老乡,一起来S市工作的,工作单位是S市的一家服装厂,离医院有十几里的路程。


韦天这时候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就是一心想找到这名姓沈的女人,所以他马上就叫了辆的士赶去那家服装厂。


结果还是让他失望了,根据厂里的人说,这名紫音的老乡名叫沈冰,(连名字也冷如冰般)今天上午就回来向厂里辞职了,说是回老家。听说她怀里还抱了一名婴儿,看来就是韦天和紫音的孩子了。


奇怪的是,听厂里的人笑说,这名从外表看来就像刚出生的婴儿,竟然又哭又笑,还伸出那胖嘟嘟的小手就想去摸沈冰的胸脯,唉,简直就是一名天生的小色狼。


韦天听了又好笑又奇怪,不过他经过沉思后最终还是放弃了去沈冰家乡找她。因为他曾经从紫音的嘴里知道,他们的家乡不仅仅在距离S市上千公里的W省,并且还是在远离市区的偏远山区。


其实他也明白,就算真的找到了沈冰,最多就是见见自己的儿子罢了,他怎么可能养一个儿子呢?因为他是鸭啊,就算他离开夜总会,也始终是个当过鸭的男人啊。


可是,难道他真的这辈子就不能再见到自己的儿子了吗?


第三章童年乐趣


九十年代初,整个神州大地都沸腾在经济热潮中。


H岛,中国的第二大岛屿,这个刚刚成为中国最大经济特区的岛屿,中国最年轻的省份,此时变成了这股热潮的龙头,十万大军下H岛,说的就是这股热潮带来的效率。


曾经有句话说得好,在九十年代初的H岛,随便从楼上扔块砖头,就可以砸到一个老板,随便倒下一盆冷水,淋到的十人中至少有三位老总加三位经理,另外三位是股票经纪人,当然,剩下的那位就是为这些大款提供特殊服务的小姐啦。


H省的省会H市,这个本来只能装得下数万人的小城,一夜之间挤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下海人。一个本来不为世人所了解的边远小城,瞬间闻名世界。


在H市的一条正在赶工修建的大道边上,有个八九岁的孩童正专心地看着那些满头汗水的修路工人,时不时蹲下,但不一会又重新站了起来,还故作深沉地摇摇头,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奶奶的,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现代化?”


就在他聚精会神地看着工人修路时,忽然有个声音传来:“小宝,去帮我去买瓶酱油回来。”


那名叫小宝的孩童头都没回,只是慢吞吞地答道:“少来了,这种鸡毛蒜皮的事也用得着本少爷来做吗?切!”他话音刚落,头上马上被一飞来之物击中,随即听到刚才那声音骂道:“你还少爷,少你个头,快点去给老娘买回来,否则晚饭没你的份。”


小宝伸手抱着被击中的头部,暗骂了声:“我靠,就会拿这个来威胁本少爷,想当年本少爷要多威风有多威风。唉!如今虎落这恶婆娘手上——没招啊。”骂归骂,也只有乖乖的转过身来,打了个哈哈,嬉皮笑脸地对那个喊他的少妇道:“冰姨啊,小宝这还不是逗着你玩来的吗?别说去买瓶酱油,就是去买个姨父回来,小宝也义不容辞,不过也得来点money吧。”


只见从旁边小屋里露出一个甚是好看的少妇脑袋来,先是瞪着一对美眸,一付凶巴巴的样子,但随即就被小宝的话给逗乐了,笑骂道:“死小子,人小鬼大,给!”顺手将一张叠起来的纸币扔了过去。


小宝跑过去将纸币捡起,只看一眼就垂头丧气了,嘴里咕嘟道:“欺负本少爷的女人永远都是吝啬的,这是明言。”


卖酱油的店老板一见到这个小宝,马上骂道:“你这个小鬼,昨天是不是你跑到我的店门口撒尿了?”


小宝叼都不叼他,直接走进店里,将手里那张五元纸币丢在柜台上,没好气的说道:“操,老子这是看得起你才来光顾你知道吗?你去外面打听打听,有多少人想要本少爷的童子尿想得都要发疯了,老子给他们吗?真是的。”


那店老板看到他丢在柜台上的钱,早就忘了娘,笑道:“呵呵,是啊,小宝想买什么呢?”


“唉!”小宝暗叹一声,为这钱棺材哀悼三秒钟,不就是五块钱吗,用得着变得这么快?“来瓶酱油,剩余的当本少爷给你的小费。”他奶奶的,能剩下几毛?


店老板却高兴了,乐哈哈地从货架上给他拿了一瓶没开封的酱油,其实这酱油进货价也就三块几钱而已。不过在他把酱油递给小宝时才忽然想起一件事,连忙问道:“对了小宝,上次那袋米钱什么时候付啊?可不能欠太久了。”


小宝从他手里接过酱油,又伸出另一边手道:“找钱,把上几次的一起找给老子。”


店老板愣了一下,眯着眼笑道:“说说而已,说说而已。”这地方有好几家这样的小店,说实话,H市虽然闹得热哄哄的,但这生意啊也变得越来越有竞争力了,这不,到处都流行欠债,你不给欠可以,我到别处买去。所以说开店的也不容易啊,欠债的才是大爷。当然,这些欠债的人一般都是邻里邻居,还债只不过是早晚的事。


小宝的“家”就是一间不足十平米的小屋,说是家,哪里像个家啊,摆了两张小床就快满了,卫生间和冲凉房都是和别人公用的,就连做饭都只好在屋子后面临时搭了个小帐篷来用,只要一遇到刮风下雨的时候,就只好搬到小屋里弄了,辛苦啊。


可是也没办法,冰姨一个人把他拉扯大,吃的用的都得一个人来扛,也够难为她了。小宝虽然说在一些小事上喜欢逗她乐,但其实心里很是尊敬这位既是母又是父的唯一亲人的,不说别的,有一天有个邻居只是骂了冰姨一句不好听的话,被小宝知道后,可把那位邻居给整惨了,要知道他整人的手段可不是闹着玩的。


不过话说回来,左邻右居还是很喜欢他的,不仅仅是因为他逗,也因为他热心,只要你家有什么事情需要他帮忙的,打声招呼,保证他会第一时间赶到,当然,这一切的一切不能关联到钱,他虽然不吝啬,但他不能给冰姨带来负担啊。


冰姨很漂亮,虽然已经接近三十了,虽然也没有特意的保养,但依然风韵迷人,可想而知年轻的时候肯定是名大美人,奇怪的是,这么漂亮的冰姨,竟然连男朋友都没有,更别提固定的男人了。


小宝没事时经常逗冰姨,说干脆就由他来代替姨父这个位置好了。只要他这么一说,平时总是冷着一张俏脸的冰姨一定会被他逗笑起来的,但笑着笑着她又开始流泪了,只从这一点,小宝就看出他这个冰姨其实心里是很脆弱的,并不像她的外表那样坚强,同时也使他暗暗决定,不管将来怎么样,他都会想尽办法让他的冰姨过上好日子。


冰姨没有工作,每天只有推着一辆烧饼车到菜市场旁边去卖烧饼,本来小宝也想去帮她的,可她就是不答应,还硬硬的挤出一点钱来,让他到附近的一间小学去上课,说什么男人没有文化以后没出息等等。


小宝不是不想上学,只是那一二年级的课程让他来学简直就是侮辱他的智慧啊,不过他倒聪明,冰姨不让他帮忙,他就来个曲线救国,借着帮那些又笨又懒的同学完成作业来收手续费,然后又偷偷的塞进冰姨的口袋里,因此冰姨口袋里才会经常莫名其妙的多出钱来。


冰姨看到小宝一手拿着酱油,另一边手空着回来,马上就板起脸道:“你是不是又充大款了?每次买东西都非要给人家小费吗?”


小宝边放下酱油边嘻嘻笑道:“这叫还利息嘛,要不怎么能贷到款呢?”


“就你鬼主意多。”冰姨用指头点了点他的小脑袋。小宝忽然双手抱住她那柔细的柳腰,把头靠在她的胸脯上说道:“冰姨啊,你每天早起晚归的那么辛苦,要不以后就让小宝去帮你好了,那破书读他干吗?又不能当饭吃。”


一看就知道这小子趁机吃豆腐,不过也难怪这个小色狼,谁叫冰姨的胸脯这么诱惑人啊,只要是正常的男人谁不喜欢?(这小子好像还不算是真正的男人吧?)


冰姨先是一愣,脸上不自然的微微一红,连忙推开他,嗔骂道:“臭小子你干什么?我告诉你,你如果不把书给我念好,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她骂归骂,但一看到小宝那委屈的模样,心也软了下来,拉住他的手,半蹲着柔声道:“小宝,不是冰姨骂你,冰姨是不想你以后就像冰姨一样没文化,男人不能没文化的,这样会被人看不起的,知道吗?家里的事你就不要操心了,冰姨忙得过来。”


小宝鼻子一酸,差点掉下眼泪,又扑到冰姨的怀里,道:“冰姨放心,小宝一定好好念书的,将来一定赚很多很多的钱,买一间很大很大的房子给冰姨住。”


冰姨这一次没有推开他,而是轻拍他的肩膀,含泪笑道:“好啊,冰姨就等着小宝给冰姨买很大很大的房子。”


小宝又抬起头来,眨眨眼道:“可是冰姨,我不想念这小学了,你让我念中学吧。”


冰姨马上摇头道:“不行,你现在才二年级,怎么能念中学啊?你再聪明也不可能一下子跳五级啊,再说学校也不会同意的。你这臭小子又在起什么鬼念头了?”


“可是这二年级的课程太容易了。”小宝嘟着嘴不满地道:“这简直就是浪费我宝贵的时间嘛,只要一看到那些笨得像猪一样的同学我就讨厌。再说我没事的时候找了些初中的书本来看,除了那豆芽什么的,其他的并不难啊。”其实他心里想的不是这些啦,主要还是小学那些女生芝麻般大,连胸脯都没发育好,看起来就不爽。


冰姨哪里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只是不解道:“什么是豆芽?”


“嘻嘻!就是那英格利死啊。”小宝笑了,见冰姨还是不大明白的样子,先是飞快地瞧了一眼冰姨的胸脯,才说道:“你好笨哦,这个都不懂,就是那老外说的话嘛。”他肩膀一挺:“我堂堂大中华男儿,干吗要去学那鬼佬的语言?”


冰姨并没有看到他那色色的眼神,但终于还是弄明白他说的“豆芽”是什么了,“噗”的一声笑了出来,轻拍他一下,嗔道:“什么不好好学,就会油嘴滑舌。人家那是英语,不懂怎么和外国人打交道?”


“切,本少爷不懂,不会请一个小秘吗?想当年……”他还没说完,冰姨就敲他那小脑袋了:“什么当年啊?你有什么当年的,小小年纪就会吹牛,也不怕卷了你的舌头。”


唉!小宝心里暗忖道:“冰姨啊冰姨,说了你也不相信,本少爷不仅仅有辉煌的当年,还曾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呢。嘿嘿,还有七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呢,可惜呀可惜,就不知道她们现在怎么样了?要是也能来到现代该多好啊。”他想是这么想,但嘴里却笑道:“想当年小宝最喜欢吃冰姨喂的奶了,好怀念哦!”说着还低头去瞧冰姨那因为蹲下使得微微敞开的衣领处,此时的冰姨虽然穿得隐密,但从领口处看还是能看到一条诱人至极的深深乳沟,这小子看得差点就流下了鼻血。


“你要死啊臭小子。”冰姨发觉不对头时顿间满脸通红,连忙站了起来。


“哈哈!”小宝很无耻地干笑了两声,摇头晃脑道:“食色者,君子也!冰姨啊,看来这姨父的位置还是留给小宝算了。”


冰姨又好气又好笑,忍不住也逗他道:“好啊,就怕你不行哦。”说着自己都感到不好意思了,谁知那小子却站起来脸色一正,严肃地说道:“本少爷现在是小了点,但再过五年……”“五年又怎么啦?你还不一样小?”冰姨笑道。


“错,本少爷天生异人,再过五年本少爷就是堂堂的男子汉大丈夫了。”小宝瞪着眼拍着胸脯道:“小宝一定要当冰姨的男人,保护冰姨一生。”


耳里听着小宝在胡说八道,冰姨也懒得和他计较,只是凝望着屋外,眼里是一片的迷茫,轻叹一声,像是自言自语般道:“五年……唉!再过五年冰姨就变得人老珠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