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原创]非洲经商记——尼日利亚篇(三)

qinyue419 收藏 8 15471
导读:记得上初中的时候,自读课本里有一篇文章《哈木哈木》。讲述了一批出国劳务的技术人员在异乡他乡如何克服重重困难最终用中国人的智慧和勇气、坚强赢得了骄傲的外国人的尊重!这篇文章对我感动很深。十年后,我也代表中国公司踏上了异国的土地。 不同的工作经历,一样的爱国情感。且看我们在国外的经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州政府的办公地点,负责这个工程的尼日利亚官员向我大体介绍了这个工程的情况。这次的工程不是建筑工程,而是一项饮水工程。目的在于解决该州因干旱引发的水荒问题。即便是在联合国的援助项目里,有食品、有药品,有其它生活品,惟独没有水!

这位官员和大多数尼日利亚人一样,有点不相信中国人的水平。也难怪,这个项目最早是印度人做的,后来没成功。因为印度和尼日利亚一样,都是英联邦国家,互相之间认同度比较高。印度阿三虽然占了先机,可是不争气,项目黄了。

之后,尼日利亚方面又找来了美国人。美国人开出的价钱很高,但是尼方还是接受了。原因是再不把这个项目搞上去,旱季一来,是要出人命的。(他们那边的旱季一般连着九个月一滴雨都不下)。可是美国人也没成功,工程刚开始就进行不下去了,只好灰溜溜走人。机器也没带走,就扔在尼日利亚了这边工地上了。

刚开始尼日利亚官员和我说印度阿三失败的时候,我还不以为然。因为我骨子里就认为我们再落后也比阿三强。可他接着说了美国人也失败了的时候,我的心一下提起来。因为我知道,老美的工业水平极高,连他们的机器都栽了,这事危险!得慎重!不过我表面上没动声色。我提出要看看施工现场和美国人留下的机器,尼方官员答应了。

尼日利亚人把我领到工地上,我看了美国人干了半干的烂摊子。又看了看他们留下的机器。作为内行人,我们一看就明白——美国人选错机型了!美国人居然拿着用来钻炮眼的机器钻水井,这不是胡闹嘛!炮眼一般就钻个十米八米的,顶破天也不会超过30米,可是干旱地区的饮水井一般都在百米以上。而且老美的机器对付岩石没问题,但是对付沙漠地区的流沙就不行了。至于美国人为什么犯这种错误,是自负还是压根就准备不充分,我百思不得其解。

我忽然觉得底气十足了。和我一起去的一位同事看了之后也明白了美国人失败的原因,他拍拍我肩膀说:“你就和这些黑人说,咱们没有金刚钻,也不揽这瓷器活……。我苦笑了一下,凭我的英语水平,照字面意思翻译这句中国的俗语是做不到的。但是我回过头和尼日利亚官员很认真地说:这个工程对我们来说一点问题都没有!

尼方官员还是将信将疑,说:你们试试吧!我提出我们就在美国人原来没干成的这个地方继续干下去。我的目的就是让这些尼日利亚人看看,美国人做不到的事情我们中国人能行!

回到驻地,我们凑在一起开了个会。商讨的内容都是有关技术方面的。这回大家的话题不再是“黑妞”了。而是群策群力,个个摩拳擦掌,准备大干。我们设想了施工过程中可能遇到的情况,并定了对付的预案。

第二天,汽车隆隆开进工地。当地的居民发现这次安全帽下面都是东方人的脸孔。我们几个人虽然在国内都是小兵,但是在尼日利亚,我们是工程师级别的。尼方给我们每个人都配了两名助手,这下我们都成小工头了。可是这些尼日利亚工人却不怎么好使唤。

以前课本里都说“勤劳善良的非洲人民”,出国之后我才发现我让人民教育出版社那帮家伙们误导了。非洲并不缺资源,他们贫困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太懒!后来在非洲国家混的久了,发现他们这些人都不想发展工业、农业。而是在混日子,能过一天算一天。明天没饭吃了再想办法,只要今天还有口吃的,就不谈工作的事情。在工地上,就连我这主管文职工作的都把袖子一撸,趴在机器上干活了。那帮黑人助手就在边上看,你说我心里这个气啊!可是又不好意思说他们,我们只好自己加班干。

懒的还算好的,那些处处揩油的更可气!我们的机器是柴油机驱动的,一次我让他们中间某人去买柴油。结果油加上之后柴油机声音明显不对,呼呼往外冒黑烟,把我吓坏了。在这个偏僻的地方,万一柴油机坏了就麻烦了。后来我晚上加班把机器拆开,拿着手电筒一点一点查找故障。原本以为是机械故障,熬了一夜也没找着毛病啊,后来把油放出来一看,那些油差的要命,比咱们国内油罐底下那些油渣子还差……。经过这次教训之后,买东西我都是亲自去。

后来我听中铁公司的那些老同志和我说,要是找当地人干活,工钱一定要分几次支付,不要一下都给他们,否则你就别想完工了。因为他们这里的人都是打短工的,有的只干一天就没影了,有的干一半就走了。工钱最好是一天一结,明天找人的时候再说。当地人今天如果挣到钱了,就会领着老婆孩子到城里大吃一顿,不管明天怎么样。他们根本没有攒钱的习惯。

我虽然在老外面前夸下了海口,可是工程一旦进行起来,不是那么容易。最要命的就是流沙,刚进行一点,流沙就会出来捣乱,吞噬你的劳动成果。搞不好还要损坏机器和工具。在国内的时候虽然我们也研究了预案,但是毕竟没有亲身经历,纸上谈兵难免会有疏漏。其实在国内施工遇到这样的地质条件并不难解决,但是在这个落后国家的偏远地区,你想买个钉子都买不到,那些特种工具怎么会有呢?

即使没有特种工具也不要紧,只要有粘土就行,大不了我们用土办法,虽说干活慢一点,但是我们咬牙加加班,工期还是可以保证的。可是我们几个顶着烈日四处找了很久,就是不见粘土。尼日利亚北方的土很松软,类似于我们国内河道里的油砂土。不像我们老家的黄土,只要一沾水就发粘,甚至可以塑造出各种造型烧制陶瓷。这可愁坏了我们。

与其说办法是想出来的,倒不如说办法是憋出来的。我突然想起来了,尼日利亚不是盛产石油吗?那么在这里的石油钻探队肯定有解决的办法。我们那会刚到尼日利亚,不知道油田在什么地方。于是马上找了个当地人一问才知道,油田都在南部。离我们所处的地方还有相当一段路程。我们问他们油田上有没有中国人,他也不知道,说让我去碰碰运气,愿真主保佑我……。

得了,他们几个又不会外语,出去非走丢了不可,这事只有我去办了。临走的时候,一位同事把自己剩下的半块咸菜给我塞进包里了。别看在国内一块咸菜不值钱,可是在这个地方,所有的饭菜少油无盐的,咸菜比燕窝还珍贵呢。

400公里的路程,走了两天才到。那时候公路都还没有修好,沿途可以看到很多正在施工的路段,很多筑路营地里都飘着五星红旗。上学的时候每到星期一也参加升旗仪式,可那时候没感觉有什么特殊意义。但在这里,我一见到五星红旗就想哭。好在出国的时候我们也带了一面国旗,但是一直在行李箱里放着,我们打算做出值得骄傲的成绩之后再挂上她。现在,还不是时候。

到了南部的油田才发现这里不像想象的那样,没找到中国人。因为那时候中国石油企业还没有在那边开展实际业务。油田都是美国人和荷兰人在那里开采。我只好围着油田周边寻找可以借用的东西。在一家荷兰人经营的油田物资门市里,我发现一种化学制剂,根据老板讲是井下用的。我把包装袋上的化学成分标识暗中记下来,回到旅馆后给国内打了电话,请国内同事们帮忙查询。

很快,从国内反馈回来了信息,这就是我们要找的东西。

于是我赶紧买了一些,雇了个皮卡拉着往回赶。虽然价格贵点,但是如果工程搞不好,一切努力也就泡汤了。我也没和任何人请示,直接就来了个“将在外,君命有所不授”。

回去的路上,就我和黑人司机两个人。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有心情欣赏一下非洲大陆壮美的景色。汽车过了阿布贾之后就是干旱的北方了。正好赶上黄昏,旱季就要来临的非洲大地上,草正在枯黄。偌大的草原上树木隔老远才有一棵,而且就像华盖伞一样矗立那里。在一片一望无际的原野上,一轮血色的残阳正缓缓地没入天际。夕阳的余辉的颜色和非洲大陆红土地的颜色水乳交融,甚是壮美。其实尼日利亚这边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非洲草原,想看动物世界里的非洲草原要到肯尼亚。

可惜咱不是学文科的,身上文学细胞太少,无法动情地描绘所见到的景色和自己的感受。不过还是有遗憾的,试想一下,如果当时要有一群斑马和我们一起在草原奔驰的话,是不是就完美了?回国之后看到了美国的《国家地理》关于非洲的图片描写,在感叹之余,总觉得不如亲身感受来的真实。

总算是把急需的东西弄回来了。没说的,大家加班干吧。晚上绝大多数时候都没电,我们除了打手电筒之外没别的办法。好在哥几个都对手里的家伙熟悉,靠手感和凭经验就差不多了。

你还别说,我弄回来的那些东西真管用,这就叫“天无绝人之路”。当年美国人就是因为没处理好漏砂问题而栽了,现在我们把这个问题给克服了,看来前景一片光明了。工程进度明显加快,可就在我们要松口气的时候,麻烦又来了。

本篇已经全部写完,如果想看其它几个章节,请到我的文集里面查找,感谢支持。


本文内容于 2007-5-2 18:01:23 被qinyue419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