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比刘翔速度还要快一倍的人!

美国科幻片中《机器警察》主人公的莫菲,原是血肉之躯,在一次追捕行动中牺牲后,科学家把他制成半人半钢的机器警察。从此,莫菲以一当百,无所不能。


最近,法国生物工程学院院长吉拉德·迪纳警告国际奥委会,未来的奥运会有可能被“莫菲”占领;这些“莫菲”不是除暴安良的机器警察,而是经基因工程改造过的运动员。




近日,美国《纽约时报》亦刊发文章说,利用基因工程技术改造的运动员,有可能在今后两年内问世。届时,那些注射了可以增加爆发力基因的短跑运动员,会像超人似的在6秒钟之内轻松地跑完100米;而那些注射了可以增加肺活量基因的马拉松选手,则能在1个半小时之内跑完42公里零195米。



人们将这种根据需要对某种基因进行改造的做法,称为“基因兴奋剂”。对于这种可能出现的“体育噩梦”,有良知的科学家无不忧心忡忡。





“超级运动员”怎样造


尽管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基因改造运动员的消息,但是,这项技术在动物实验方面已经取得了不小成就。


美国一个科学家小组,用腺病毒运输红细胞生成素基因至老鼠体内,刺激细胞产生相应的蛋白质,增长血球容量,使老鼠血液红细胞的比例从49%增长到81%。


如果同样的变化发生在人体内,那么,这些增长的血液红细胞,就可以把更多的氧气运送到人体的各个组织中,其体力和耐力就会大大增强。事实上,不少成绩优异的运动员,正是由于“天生”就有这一控制红细胞生长素的特殊基因,才使他们拥有比常人更多的红细胞。


从分子遗传学角度看,人的各种性状,都是他们的基因决定的。不同种族的人群,其基因总数99%是相同的,但正是这1%的差异,导致了人类不同的体态特征。






由此不难理解,为什么进入男女100米、200米竞赛前列的大都为黑人和西非人,而长跑项目的夺标热门人物又以东非人居多。


现在,能使血液中红细胞生长素大大增加的“变异基因”已被科学家找到,并可使用先进的基因疗法对运动员的基因加以改造。据称,超量分泌红细胞生长素能使运动员提高速度20%以上,这对许多参赛选手是多么大的诱惑。


还有一种基因技术方法,有可能被应用于增强运动员某一特定部位的肌肉,例如铅球运动员的肱三头肌。实际上,早在1994年,美国芝加哥大学医院就成功地在动物身上完成了这种基因改造试验。


丹麦哥本哈根大学肌肉研究中心研究员本特·萨尔廷博士说,科学家们正在研究从人类基因组项目中获取DNA数据,力图查明那些有助于可控制肌纤维大小和肌纤维数量的神奇“生长因子”的基因。他说:“给那些想提高成绩的运动员直接注射带有这些生长因子密码的DNA,不是什么难事。”





“基因兴奋剂”残杀运动员


与传统的兴奋剂相比,基因兴奋剂的效力大得多。这一技术一旦渐成气候,那些铤而走险的运动员肯定对它趋之若鹜,而且基因兴奋剂很难检测出来。因为人为植入的基因所产生的蛋白质,与人体天然形成的蛋白质看起来完全相同。


一些科学家甚至悲观地认为,要发明有效的反基因兴奋剂的检测设施几乎不可能,不如默认算了。但反对者认为,如果大家争着往身上“扎针”,那么奥林匹克的“更快、更高、更强”的精神又从何谈起?


“基因兴奋剂”极大地危害运动员的健康。例如,血液里的红细胞过多,会造成血黏度上升、血液流动缓慢、血管腔逐渐变窄,极易出现血液循环障碍,最后可能引发高血压和中风等疾病。


哈佛医学院分子生物学中心主任克里斯托弗·埃文斯警告说:“运动员必须小心一点。基因兴奋剂还可能是肿瘤的一个生长因子,弄不好赢得一块金牌却患了癌症。”


专家们说,人们对基因兴奋剂了解得还很少,会有很多危险等着那些为拿金牌而使用它的运动员。


尽管基因技术从研究开发到实际应用尚需时日,但其进展的速度可能超出人们想象。世界著名运动生理学专家萨尔丁最近不无忧虑地说,如果基因兴奋剂被广泛运用到运动员身上,它的危害将远远超过普通兴奋剂,对竞技体育的打击将是毁灭性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