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中华亚洲圈设计

华夏民族,从远古走来,开天劈地,炼石补天,创造了一部灿烂的文明史。当商人马可波罗把中华传奇带入西方后,中国便成了世界瞩目的中心,一时间,四方来朝,远近宾服。今天,中国人已完成了民族复兴的裂变,历史又将中国推到了前台,他将不再以谋求既得利益而自我满足,他将谋求的是 “以亚洲为中土,以四方为邻壑”的大中华亚洲圈,最终实现中华民族君临亚洲,四方一统的民族大业。

一、大中华亚洲圈概述:亚洲,是蒙古利亚人的家园,中国人是蒙古利亚人种,我们惟有固守亚洲这片土地,才能成帝王之气。中国在今后的百年间,制定的战略中心任务就是在这个前提下,进行开疆辟土,东攮西括的运作过程,实行推进式的圈地战略,逐渐形成大中华亚洲圈。大中华亚洲圈的图形,我们先人早已勾勒在前,《禹贡》曰:“东渐於海,西被於流沙,朔、南,讫於四海”,《诗》书曰:“四方,诸夏也”。所以,依据中国史书典籍的记载,中国的疆域,东应扩大到日本群岛,以日本本岛为边关,南扩大到南海,以东盟诸国为边关,西扩大到西亚包括南亚,以博斯普鲁斯海峡为边关,北扩大到朝鲜海峡,以南北朝鲜为边关,从四边来看,亚洲圈外都是临海,也隐示着亚洲圈外即是海角天涯,我们据此,自东向西划弧,形成亚洲自成一体的独立板块,这就是未来的“大中华亚洲圈”。完成大中华亚洲圈整合后,制定的战略中心是:立足中土,闭守亚洲。外交上,远交近攻;经济上,自足自给;政治上,华人治洲;军事上,固守本土,不出亚洲。北边,不越乌拉尔山脉,东边不跨太平洋,不图欧洲一分地、不贪美洲一寸土,欧洲大陆、美洲大陆,不是华夏民族居住之地,哪里气候不适宜、水土不适宜,龙脉不适宜,想想当年元朝在欧洲建立的钦察汗国,之所以灰飞烟灭,就是因为它只是军事征服下的联合体,缺乏华夏文化、经济、宗教、生活的精脉联系,所以,中国人应该从元朝的恶梦中醒来,欧洲不是我们索取的奶酪,印欧语系,不是我们的文字,美洲的安第斯山脉,也不是我们攀登的封禅之巅,哪里位于赤道,高温炎热,又处于地震带。我们未来的战略方向是,与俄罗斯美国争,必争于西亚,争西亚,是夺石油之血脉,让俄罗斯美国,必让于欧美大陆,让欧美大陆,是弃鸡肋之贫地,如果我们千军万马跨太平洋,必陷于泥潭而不能自拨,且不说乡愁愁杀人,而且洋人还会给我们唱一出四面楚歌计,更为糟糕的是,将会造成军事战线上的疲劳脱节。如果我们翻山折冲欧洲,别忘了,元朝的覆车之迹犹在。我们不要落基山,不要阿尔卑斯山,凭亚洲两河流域,印度河流域,黄河流域,粮食足以供给,凭西亚油仓,经济血液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上下五千年的历史证明,中华民族繁衍生息一直未离开亚洲这块土地,并在这片土地上创造了灿烂的中华文明,世界,更多的是走近我们。值得我们思考的是,为什么从中国元代之后的明清两代,即使在鼎盛之时,也没有翻山踏欧,远涉过洋,开拓疆土,就是因为中华民族秉黄帝“土德之瑞”,人人守土恋乡,不弃不离,以至郑和率远洋船队七次下西洋,无非是向邻国宣扬“国威”,并没有开辟我们的殖民地,所以,中国战略有所图,有所不图;有所争,有所不争,道理就在于此。中国图百世之宁,惟据亚洲,治国得失,有史可鉴,秦始皇以郡县治天下,失了江山,元世祖以分封治天下,子孙魂游欧洲,今天,只有四方制天下,才能告成功于先人。

二、图治四方:

1、东边翦灭日本:大和民族,是一个蛇性的民族,它一旦警觉到与世界隔绝,就会骚动不安,很快地从休眠状态中复苏,并伺机攻击猎物,这就是日本人。日本地狭人稠,资源贫乏,这也决定了日本会不惜一切代价,寻求自我扩张。日本在中国的东边,东边是中国的气之门,中国近百年的复兴之路之所以走得艰苦,就是因为日本挡住了中国的门户,纵观中国千年历史,日本为中国最大的外患,日本如魔如魇,一直挥之不去,明朝、骚我中华,清朝,犯我中华,民国,乱我中华,当今,阻我中华,惟有除掉日本,中华民族的气脉才能通畅。所以,中国战略的重中之重,就是除掉日本。如在30年之内,不除掉日本,中国不但不能实现《大中华亚洲圈》的计划,而且极有可能惨遭日本毒手——核害中国,这绝非是危言耸听,1970年日本就决定建立一个提炼浓缩铀的联合公司,今天,日本不是没有核,只是子弹没有上膛而已。日本一直亡我之心不死,从《田中奏折》的“大陆政策”就可以看出,今天,日本树立的天皇、军阀、武士道三位一体的军国主义思想依然存活在国民心中,他们曾叫嚣要:“开拓万里波涛”,为此,中国必抢先一步,尽快出台“灭日政策”,以除掉日本,实现中国在日本群岛驻防的计划。届时,大中华亚洲圈将如围棋盘中的大龙,舒畅地出头。

2、北边收回南北朝鲜:朝鲜与中国一衣带水,唇齿相依,秦汉时,就为中国耕稼之乡,六至七世纪起,朝鲜一直是中国的藩属国。收归朝鲜,只是中国将丢弃在外的东西重新放回囊中而已。但朝鲜民族,是一个阴鸷、倔强的民族,强则斗,弱者顺,从体育角逐中,可以看出其民族的特性,但由于朝鲜民族天生就在中国的训斥下长大,对中国一直是敢怒不敢言。我们只要在南北朝鲜之间,制造民族之间的矛盾,兄弟阋于墙,然后从中插手,相信朝鲜认祖归宗,是迟早的事。所以,朝鲜半岛是四方中最易拿下的一方。中国征服朝鲜半岛,将彻底贯通东北角的战略防线,扩大与俄罗斯的对峙空间,届时,中国望洋将不再兴叹。

3、南边讨伐南盟诸小国:南边地理位置重要,马来半岛南边的马六甲海峡是世界航运要冲,位于大洋洲、太平洋、印度洋的“十字路口”。南边推进,关系到中国的海洋利益,海运利益,宜早不宜迟,可以制定时间表。解决南边,只要建造我们的航空母舰,一切问题就如疱丁解牛,迎刃而解。

4、西边西征南亚、西亚:治理西边,是中国《大中华亚洲圈》计划中最难的项目,属攻坚战。如果说西亚是骨头,那么南亚印度就是骨头上的关节,欲征服西亚,必先征服印度,印度是睡在中国身边的巨象,它不易推得开。中国在元代,就垂涎它的象牙,蒙古人西征,曾踏上这片土地,《元史》记载:太祖十九年,帝至东印度国,可惜,蒙古人没有大战略观,最终无功而返,这就注定,中国要与印度在本世纪一起煎熬,但印度是雅利安人征服下的土著居民,加之人口众多、有核弹,我们只可智取,不可强攻,我们惟有用 “崩溃论”破解印度,即借巴基斯坦之手,达到崩溃印度的目的,这不是不可能,“国大自崩”,乃事物发展的自然规律。只要印巴关系一天不和解,中国人就有驯象的可能,而中国人的第二次西征,必定会饮马恒河。西亚,处于亚欧非三大洲联结部位,有“五海三洲之地”之称,是世界油仓,战略价值非常大。西亚原是中国人口里含的食,1258年,蒙古人攻入巴格达,灭掉了哈里发帝国,在伊朗建立了伊儿汗国,由于当时社会文明还没有发展到认识石油价值的这一步,最终伊儿汗国就象乌鸦口中的一块食,被蒙古人唱掉了。但是,中国与阿拉伯地区的联系从未中断,横贯亚洲的陆路交通线——“丝绸之路”,一千多年来在历史上一直沟通着东西文化的交流,今天,我们要将“丝绸之路”变成“石油之路”。这是大中华亚洲圈计划中的精华部分,所以,当务之急,中国人要重返西亚,为石油而战。当然,西亚,与我们分别的太久,要想重返西亚,我们只有认真读好《古兰经》,从伊斯兰教下手,中国境内居住着大量的回族人,他们原是波斯人、阿拉伯人的移民后裔,信奉伊斯兰教,我们通过回族人,打着“圣战”的旗号,向西亚渗透,从而在意识形态上夺取阵地,最终在精神上控制阿拉伯人,为今后的军事行动打下基础,顺利地实现中国驻军霍尔木兹海峡的计划,届时,中国人与欧洲人将划峡而治。

三、结束语:大中华亚洲圈设计,非肇始于今,我们前人早已在典籍中就预言在先了。实现百年计划,非一日之功,需要我们几代人的不懈努力,在实行过程中,我们不会因帝王将相的好大喜功而穷兵黩武,当然,也不会为寻求主宰世界而招致天怒人怨,我们强兵用武,无非是平“四夷八蛮,五戎六狄”之乱,最终完成四方一统的民族使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