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中倭战争 梦回唐朝 军粮被劫

大汉高祖 收藏 0 16
导读:第一次中倭战争 梦回唐朝 军粮被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8/


我还在睡懒觉,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声,似乎有人惊慌失措的大叫好像还有人愤怒的说着些什么,听不清楚,我知道的就是:反正我被吵醒了。

NND,连续两个晚上没睡好了。我伸手向两边摸了摸,没有摸到美女,原来这一夜我是一个人睡的。我想起来了,为了顾及我在香华公主心目中的高大形象,那个倒霉的老太监要派几个宫女来陪我的时候被我断然拒绝了。

我穿好衣服,推门出了房间,外面就是王宫大殿。我看见大殿上一群人围成一个圈,其中一个白胡子老头正在指着圈子里面絮絮叨叨的不知在说些什么,他的语调高亢,显得十分激动。我虽然不怎么喜欢看热闹,不过偶尔看一看也是可以的,于是我赶快跑过了去。组成圈子的人看见我过来了,都自动给我让开,我这才看见圈子里面有一个人,正垂头丧气的坐在地上。我仔细一看,这不是昨天的那个金仁问将军吗?昨天是那么的雄赳赳气昂昂,今天怎么这么灰头土脸?还坐在地上哭鼻子,一点将军的样子也没有。

白胡子老头似乎没有发现我过来,还在气咻咻的指着金仁问将军说:“你为什么要走南道?你也是打了半辈子仗的人了,难道不知道像难道那样崎岖的山路最容易埋伏了吗?”金仁问将军似乎被骂惨了,都不敢回话了。白胡子老头还在不依不饶地说:“你还好意思回来,我们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你为什么不去死。”

金仁问将军似乎终于被激怒了,他霍的一下子站起来,我还以为他要揍这个白胡子老头呢,谁知道这家伙竟然从腰间拔出剑来要抹脖子。

kao,真笨啊,别人让你去死,你就真的去死啊?难道不知道抹脖子是很痛的吗?我正要上去阻拦,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一句沉稳而威严的声音:“住手!”我扭头向右面看去,只见新罗王金法敏急匆匆赶了过来。

金法敏赶过来一把夺下金仁问将军手中的剑,说:“仁问,你辛苦了,回去休息吧。”

金仁问赶快离开大殿。见白胡子老头仍然是一脸愤怒的样子,金法敏对他说:“庾信,你也不要太难为仁问了。如果仁问走了北道,你同样会说,你为什么不走南道?难道不知道北道离真岘城很近吗?而且地势开阔,无险可守,极易被袭吗?”

我想起来了,我见过这个被称为庾信的人,是在昨天吃饭的时候,金法敏把他介绍给我,我记得当时金法敏称他为“丞相金庾信大人”。见金庾信余怒未息,金法敏继续劝他:“庾信,这件事也不能全怪仁问,是我们被前天的大获全胜给搞的过于骄慢了。我们竟然忘记了打探真岘城的消息。刚才我才听我们逃回来的兵士们说,守卫真岘城的已经不是那个扶余安了,而是那个黑齿常之。”

“什么?!他怎么来了?!他不是......”金庾信也有所动容,一时竟忘记了继续追究金仁问。

“我也觉得奇怪,黑齿常之本来和道琛和尚、扶余福信他们不和,怎么现在跑到道琛的地盘上了?你还是派几个探子去探听一下吧。”

“好吧。不过都督府那边......”金庾信一边答应着金法敏,一边扭过头来看着我。他这句话到底是对金法敏说的,还是对我说的?

果然,金法敏顺着这话对我说:“主簿大人,请你上复刘刺史大人,说我们新罗暂时不能给都督府发送粮食了。不过我们会尽快打通粮道,尽快把粮食送到都督府的。”

“哈哈!”我心里一阵冷笑,果然。这个老狐狸在这里打着埋伏呢。骗谁呢?当我不知道吗?根本就是在做戏给我看。昨天运出城一千大车粮食,鬼才知道给运到哪里去了,今天在演一出戏给我看,好让我给都督府证明你们送过粮食了。怪不得我叔叔和刘仁愿大人都说这家伙滑头呢。可惜呀,这家伙不知道我也是一个滑头啊,一眼就看穿了他的诡计。

金法敏似乎无视我的冷笑,竟然摆出一付关门送客的样子。正好,我再呆在金城也没什么意思了,还是回泗沘城吧。我略作收拾,主要是把昨天金法敏送我的那些黄灿灿的东东收拾好。然后对金法敏说:“太府卿大人,我要回去复命,告辞了。”我也不知道唐朝的时候为什么把国王叫做太府卿,反正我叔叔这么称呼金法敏,我也就跟着我叔叔这么叫。金法敏把我送出城,交待我说:“大人,昨天百济人在南道得手,今天必然不会还在南道设伏,大人尽可以放心走南道回去。最好不要走北道,北道离真岘城太近,就算道边没有埋伏,百济人在真岘城上看到大人的快马,现派人下来截击,都有可能拦住大人。虽然大人神勇,不怕那些百济叛军,不过大人现在有使命在身,能不和他们发生冲突是最好。”

说的跟真事儿似的,我要信你吗?我......我还是信吧,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万一金法敏说的是实话怎么办?万一路上真有百济叛军,万一被百济叛军给拦住,那可就惨了。我倒是不怕死,可是如果死在百济人手里,我还怎么打倭奴?

我将信将疑的从南道回泗沘城。还不错,一路上还挺顺,连一个百济毛都没见到。哪有什么百济叛军的埋伏,分明就是金法敏编出来的故事嘛。可是......

我到底要不要揭穿金法敏的故事?我倒是不在乎他送我的那些黄灿灿的东东,可如果我真的揭穿了金法敏的阴谋,会不会得罪他?

肯定会。

我要是得罪了金法敏,那我还怎么和香华公主见面?

那就没法见面了。

一想到香华公主,我还是不揭穿金法敏的阴谋为好。不过......

我真要给金法敏打掩护的话,瞒的过我叔叔吗?

一想到我叔叔那似乎可以看穿一切的眼神,我又犹豫了。到底怎么办好呢?

我就这么痛苦的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一路上思来想去,不知不觉的就到了泗沘城。

进了城,见到我叔叔和刘仁愿大人,我把这次催粮的经过详细的说了一遍。当然了,只是把公事说了一遍,我的私生活属于个人隐私,是不用告诉他们的。

听完我的话,我叔叔根本就没有给我为难的机会,他根本就没有问我有没有看出来金法敏是不是有什么阴谋。他什么都没有问我,而是问刘仁愿大人:“黑齿常之?这个人我好像听说过,不过不是很熟悉,据说这个人很有两下子。士元,你久在军中,是不是对这个人的事情知道一些?”刘仁愿大人说:“我当然听说过这个家伙,很能打!那还是苏定方大将军在百济的时候。黑齿常之原来是百济的一个郡守,我大军初入新罗,听说他献计给百济的义慈王,集中兵力突袭新罗军,如果能够打一个大胜仗,再以归顺我大唐为条件和我们和谈。结果义慈没听他的。百济败亡之后,他逃回家乡,本来也没打算和大唐为敌。可是道琛和尚、扶余福信他们造谣说我们唐军要把所有的百济人都杀光,黑齿常之信以为真,于是扯旗造反。苏定方大将军派了一千精兵去讨伐他,打了败仗,只回来了二百多一点。后来黑齿常之终于想明白是有人在造谣,再想回家当顺民已经不可能了,于是只好跟着道琛和尚、扶余福信他们干了。不过他们之间一直不和,黑齿常之总觉得上了道琛的当。”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