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到的老楚写小二的文章.强啊

汤老伯 收藏 8 91
导读:只见左侧黄幔掀处,八对宫娥手提五色宫灯鱼贯而入,分列两旁,宫灯上正是“万瑞百祥”“仙福无疆”八个大字;稍停片刻之后有一顶金边滚龙黄伞探出,伞下一人皇冠高峨,鹅黄缎细绣五彩云水金龙袍光鲜,一双色眼乱转,两撇八字胡齐舞,禄山之爪挽了“军中姐妹”和“东方闻英政委” 二妃,正二野劲旅是也! 蓦地里,台下阿谀逢迎之声骤起:清风不灭,万古恒春!东方有山,神农是名;二野劲旅,得蒙天恩。威灵下济,丕赫威能;降妖伏魔,如日之升;羽翼辅佐,吐故纳新;万瑞百祥,罔不丰登;仙福无疆,普世崇敬;寿与天齐,文仁武圣。一代明主

只见左侧黄幔掀处,八对宫娥手提五色宫灯鱼贯而入,分列两旁,宫灯上正是“万瑞百祥”“仙福无疆”八个大字;稍停片刻之后有一顶金边滚龙黄伞探出,伞下一人皇冠高峨,鹅黄缎细绣五彩云水金龙袍光鲜,一双色眼乱转,两撇八字胡齐舞,禄山之爪挽了“军中姐妹”和“东方闻英政委” 二妃,正二野劲旅是也!

蓦地里,台下阿谀逢迎之声骤起:清风不灭,万古恒春!东方有山,神农是名;二野劲旅,得蒙天恩。威灵下济,丕赫威能;降妖伏魔,如日之升;羽翼辅佐,吐故纳新;万瑞百祥,罔不丰登;仙福无疆,普世崇敬;寿与天齐,文仁武圣。一代明主,继往开来;绝世天骄,振兴河山;铁血有幸,万民有幸!

正是:鼓乐与华灯齐放,谀词和马屁俱飞!好不热闹。

二野劲旅春风得意,步履轻快,就中央龙椅落座,军中姐妹和东方闻英政委分坐两旁。二野劲旅点点头,示意大家安静。

“各位英雄豪杰,今日是我庐陵王国成立之日,”二野劲旅道:“自今日起,我们就要同舟共济,团结一心,汇合天下英雄,铲除铁......”。

突然间,宫门两侧护卫作鸟兽散:“来了!来了!快跑呀!”

二野劲旅变色道:“谁来啦?谁来啦?莫不是楚云飞这小子来啦!”军中姐妹和东方闻英政委二妃花容惨淡,两股战战,几欲先走。庐陵王府发言人气急败坏的执着对讲机呐喊:“狙击手,快开火!开火!”

但闻宫门“哐当”一声被撞开,匹练般刀光闪过,斩倭妖、枫火连城两骑抢出,后面紧跟zhenjiang312、铁骑纵横无敌、海天风雨等众,十八柄战刀寒光胜雪,十八匹黑马彪悍如龙,十八名骑士气吞山河,正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如风十八骑”!跟着后面又是北府门、血狼门众豪杰涌入,观礼台内数十人发一声喊,拔出刀剑,奔向十八骑两旁,却是各门派中的细作。

斩倭妖身旁站出一人,戟指二野大喝:

伪临朝2野者,性非和顺,地实寒微。昔充高山下陈,曾以更衣入侍。洎乎晚节, 秽乱春宫。潜隐先帝之私,阴图后房之嬖。入门见嫉,蛾眉不肯让人;掩袖工谗,狐媚偏能惑主。践元后于翚翟,陷吾君于聚。加以虺蜴为心,豺狼成性。近狎邪僻,残害忠良。杀姊屠兄,弑君鸩母。神人之所共嫉, 天地之所不容。犹复包藏祸心,窥窃神器。君之爱子,幽之于别宫;贼之宗盟,委之以重任。鸣呼!霍子孟之不作,朱虚侯之已亡。燕啄皇孙,知汉祚之将尽。龙藜帝 后,识夏庭之遽衰。

.......

公等或居铁血,或协水区;或膺重寄于MM区,或受顾命于BT医院。言犹在耳,忠岂忘心。一抔之土未干,六尺之孤何托?倘能转祸为福,送往事居,共立勤王之勋, 无废大君之命,凡诸爵赏,同指山河。若其眷恋穷城,徘徊歧路,坐昧先几之兆,必贻后至之诛。请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


“下”字甫落,十八柄战刀同时自头顶挽出一个刀花,斩倭妖大喝:“反贼!拿命来!”率领十八骑放缰催马杀将过去,群雄紧随于后,只听得马蹄踏破座椅之声、座椅碰撞倒地之声、马蹄踏中人体之声、人体倒地之声、兵刃撞击之声、负隅顽抗之声、困兽犹斗之声、呼爹唤娘之声、哀鸣逃窜之声不绝于耳,好端端的华堂溢彩,顷刻刀影血光纷飞,“威灵下济,丕赫威能;降妖伏魔,如日之升”之像,更无半分踪迹。

“噗”一声响后,楚云飞从瞄准镜里望了望和龙椅一起断为两截的“龙体”,收枪对武工队说:“这家伙是二野劲旅a,小二的替身,咱们去和密道口兄弟回合,等待小二出来。”

......

柳河边,客栈旁,灯光昏黄。庐陵王府发言人自客栈窗户探出头来,四处望了望道:“陛下,外面没人,船在河边。”

忽然间,一个声音从房内传出:“谁来打搅老子的好梦,啊!我操你奶奶的小二,你毁了咱们陈家集不算,还要打劫我,哎哟!哎哟!救命呀!小二杀......”声音顿住。

房门开处,闪出庐陵王府发言人,后面是提着一个包袱的二野劲旅,依次又是军中姐妹、东方闻英政委、过度郁闷 、庐陵帝国外交部和保镖破刀一把、踏雪无痕、yyll1396、丑陋之剑等人。二野劲旅晃了晃包袱道:“16166815这小子真是的,不就打劫你1000个金子吗!还抓那么紧!连老子一龙腿都受不了,啧啧!这小子的老婆可真是白白嫩嫩哈,真该摸上两把。”

“想做风流鬼现在就回去。”东方闻英政委照定二野劲旅的屁股就是一“凤”腿:“滚蛋!逃命要紧!”

“姐姐轻点,别踢疼了夫君”军中姐妹道。

“嘿嘿!小二,今日里你还能跑吗?”楚云飞冷冷的声音自屋顶传来:“兄弟们,想过瘾快现身,要不被我包饺子,别怪楚云飞不厚道!”

但听得“嘭”“嘭”“嘭”之声爆响,客栈两旁尘土飞扬,乌龙山众好汉踢飞掩盖藏身处的木板、草席、泥土,直扑二野劲旅余党。

二野劲旅闻得楚云飞出声,飞也似的向船头纵去,一刀挥落缆绳,便要扬舟顺水而逃。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疯狂爱恋宋格芳脚尖勾起一段系马匹的长绳,跟着复一踢,绳势夭矫若龙越过众人头顶,缠在桅杆上,将船系住。水下冒出cnzjklg、鬼手忠两人,手执分水刺喝到:“想跑吗?乌龙山好汉在此!”

楚云飞自屋顶飞落长绳,慢慢走向二野劲旅:“小二,你也太不像话,连16166815这等做小买卖的人都不放过,怎么越来越没长进了?”堪堪行得五步,众好汉已将二野劲旅那帮拼死反抗的余部悉数拿下。

“姓楚的,从认识你以来,你就日日夜夜阴魂不散缠着老子,今日咱们做个了断!”二野劲旅跳下船来,拔出腰际两把短剑。

“好!十招之内不拿下你,我便放你一马,往后山长水阔,任尔邀游四海。”楚云飞自绳上落下,两人相距不过三尺。

“好!我看你十招之内怎么拿我!”二野劲旅猱身扑上,右手剑带着一点寒星当胸刺去,左手剑卷起一道寒光向楚云飞肩头插落,一招两式,快若疾风。楚云飞左脚飞起直踢二野劲旅右手腕,右掌向二野劲旅左手腕斩落,后发先至,劲风袭体,迫得二野劲旅不得不后退一步。

武工队在房顶大叫:“第一招!”

二野劲旅右手剑变向刺小腹,左手剑变插为切,划向楚云飞左腿,却见楚云飞左脚去势不变,直踢二野劲旅面门,右掌依然斩向其左手腕,疾若闪电;二野劲旅头向后仰,退后一步,“当”的一声,左手剑却掉在地上。楚云飞左脚迫退二野劲旅,顺势脚尖在短剑柄一点,那短剑跳将起来,直向二野劲旅颈边划去。

“第二招!第三招!”武工队连连大叫。

二野劲旅偏头让过剑锋,短剑飞过去“夺”地一声钉在桅杆,直至没柄。两人交手,二野劲旅出招不可谓不快,不可谓不狠,但每每被楚云飞抢去先机,三招便退了两大步,左手腕被击中,尚有余疼,还丢了一柄剑,二野劲旅心中恼怒,索性连剩下的一剑也扔了,欲以掌力分胜负。

楚云飞如法炮制,第二柄短剑也紧贴第一柄短剑钉在桅杆上。武工队又叫出一声:“第四招!”气得二野劲旅眼圈发黑:“我操你奶奶的,有本事掌上见高低!”

楚云飞伸出右掌于胸前:“来吧!还有什么尽管使出来!”

二野劲旅大喝一声,左掌先出,右掌叠跟,想来个两掌换一掌。

“砰”“砰”两响,众人看时,却见楚云飞站立当场,二野劲旅却跪倒在地。

“第五招!第六招!”武工队又叫起来。

疯狂爱恋宋格芳笑道:“小鬼头,再乱说话我撕裂你的嘴,总共四招!”

原来楚云飞接了两掌之后,手掌变“钳”,一坠肘便扣住二野劲旅脉门,内力激涌,顺势一带,二野劲旅全身使不出一分力道,只得跪倒在地。

“爱卿平身!”楚云飞道:“武工队,拿我的水壶来,扳开小二牙关,给他灌下去!”

二野劲旅给一大壶水灌下,口鼻都给呛出水来,骂道:“姓楚的,老子落到你手上,啊.....啊嚏!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别用什么法子来折磨老子,老子吃硬不吃软!啊嚏!”

楚云飞伸出左手在二野劲旅背上一掌,断了其任、督脉,二野劲旅浑身一抖,满脸痛苦之色。楚云飞放开右手道:“你有幸成为第一个品尝我这一壶水之人,这水取自天下第一泉‘谷帘泉’,不过被我加了一样师门之物在内;我破去你的内功,你便不能运用内力抗争发作时的痛苦;你一生委实作恶多端,百死难以恕其罪,我折磨上你三十日,让你生不如死之后再去见阎王。”

二野劲旅听到“你便不能运用内力抗争发作时的痛苦、折磨上你三十日、让你生不如死之后再去见阎王”这三句,六魄三魂俱飞,心想:以自己一生罪孽,楚云飞要是不想方设法折磨自己才是怪事,却不知道水里究竟是什么厉害东西,要承受那般痛苦。顿时面如死灰:“姓楚的,我知道你想要什么,不就是那三亿金子的帐户和密码吗?我告诉你,求你给我一个痛快!”

当下二野劲旅将保存金子的帐户、密码以及BT医院财务处的帐户、密码说出,以锄奸为己任打开笔记本电脑正要转帐,楚云飞道:“慢!先从帐户中转出1000金子到医院财务处帐户上试一试。”

“楚兄和防弹马甲过来,”以锄奸为己任道:“不对劲,医院帐户下还有一个隐藏帐户,我用IP查了,是瑞士中央银行的一个地址。”

防弹马甲道:“据我所知,BT医院没有在国外开户,问问小二。”

“小二,怎么说呀?”楚云飞脸色一黑。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们医院的帐户就是这个,千真万确,除了我就是云巧巧知道。”

“滚你的,我表妹才不会做出这种事!”防弹马甲一脚踢过去。

“还有一个人知道,”楚云飞道:“小二,你不敢讲出那人,但我还是知道背后的事,你以为称王称霸加上背靠大树就能风光一生吗?狡兔死、走狗烹,希望你记住这句话;锄奸先把金子转到你的帐户,回去再作理论,兄弟们,咱们回山去!”

“解药!解药!老祖宗,把解药给我!”二野劲旅死死抱住楚云飞的腿。

“滚开!老子没有解药,天下第一泉都给你品尝了,还不知足吗?”楚云飞笑道:“不过,我破了你的内功,又点了你的隐穴,二十日内你不和这些余孽一起到山上报到,我一样叫你生不如死,信不信由你!”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