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原创][春季读书]闲说“猱”的媚术与“虎”的麻木

东风几度 收藏 27 443

闲来无事,偶读明代文学家王世贞的《猱说》,觉得颇值得玩味。文曰:兽有猱,小而善缘,利爪。虎首痒,辄使猱爬搔之不休,成穴,虎殊快,不觉也。猱徐取其脑啖之,而汰其余以奉虎曰:“吾偶有所获腥,不敢私之,以献左右。”虎曰:“忠哉猱也!爱我而忘其口腹。”啖已,又弗觉也。久而虎脑空,痛发,踪猱。猱则已走避高木。虎跳踉大吼,乃死。

文中小巧玲珑的“猱”,手段实在高超:一是善于投机。趁“兽中之王”痒了,投其所好,奴颜媚骨为老虎轻柔地抓挠,让虎舒服快活,获取虎的好感;二是敢于出手。面对庞然大物,沉着冷静,该出手时就出手,将利爪伸进虎脑中,取其脑髓食之,虽伤害了虎,虎却全然不知不觉。三是巧于献媚。以吃剩的虎脑献给虎食用,辅之甜言蜜语,向虎表达忠心,在从精神到肉体对虎进行伤害的同时,却能博取虎的信任。四是长于自保。虎的脑髓空了,也就失去了利用价值,早日离身而去是最明智的办法。当虎疼痛发作找猱算账时,猱早已远逃到大树顶上去了,老虎只能在暴跳如雷中死去。

从虎的方面看,作为“兽中之王”的虎也的确死的不冤:一是识人用人不当。若是对猱一无所知,“脑袋”这么大的事岂能随便委与?若是对猱知根知底,当弃之不用,即使非用不可,也应该小心戒备,随时警惕它“出轨”。而虎之所为,却何其盲目!二是喜欢“糖衣炮弹”。陶醉于舒服快乐,迷惑于巧言令色,对猱的行贿(哪怕是自己的脑浆)也来者不拒,被居心不良者一步步引向深渊,居然还夸“忠哉猱也”!三是过分麻木不仁。平时丧失了应有警惕,缺乏必要的防范措施,面对恶果即使再咆哮发怒,也是为时已晚,追悔莫及了。

猱的谄媚、狡诈、残忍与虎的盲目、糊涂、麻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虎地位虽高、身份虽贵,却被一个“无名小辈”玩弄于鼓掌,令人觉得有点可笑的同时,不禁为猱的残忍、虎的可怜而扼腕叹息。

“猱”与“虎”的恩怨瓜葛,古往今来在人世间一次次重复上演。远的暂且不论,就拿在现在来说,在我们周围总有一些深具“猱”性的人,这些人世故圆滑,心术不正,不是全身心地谋事干事,而是工于歪门邪道,善于拍马溜须,阿谀奉承,献媚取宠。随着时代的变迁,“猱”们的媚术也在不断更新且日渐高明——对好利者,送之以钱物;对好色者,奉之以美女;对弄权者,献之于吹捧拍溜....... 而我们的一些领导干部,却好像特喜欢有人常“围着身边转”,面对缠绵绵、甜滋滋的媚言媚行,如沐春风、如饮甘露,不但丧失了原则立场,使谄媚者实现了向上爬的美梦,而且自己也或丧德丧志、或违纪枉法,在神魂颠倒、头脑昏昏中纷纷应声落马。

作为一个领导者,要避免出现“猱食虎脑”的悲剧,必须首先从自身做起,在自我约束、洁身自好的同时,对那些热衷吹捧、曲意奉承的人,关键要去掉私心杂念,提高警觉,不可陶醉于喇叭声中。宋朝名相寇准在一次宴会上,不小心胡须上沾了一点食物,一位大臣连忙离席上前,毕恭毕敬为他拂去。那位大臣本想得到上司的夸奖,不料寇准勃然变色道:“你身为大臣,为人拂须,何等的谄媚!”。寇准的刚直不阿、不为谄媚所动令人肃然起敬。郭沫若有句格言:“道吾恶者是吾师,道吾善者是吾友,阿谀吾者是吾贼。”如果每个领导者都能把批评自己缺点的人作为老师,把赞扬自己优点的人当作朋友,把奉承拍马的视为“贼人”,而且对贼人一是严厉批评教育,二是不让他从自己身上捞到一星半点好处,那么长此以往,“猱”们必将容身无地,也许会越来越少乃至绝迹。

本文内容于 2007-5-1 22:26:18 被东风几度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