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10 在性能上先进不先进倒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她为我们建立了一个完善的动力系统研发平台,以这个平台为中心,可以形成一个集发动机研发、生产、试验、人才培养等为一体的产业链,以此产业链为中心,可以形成三代机、四代机、大轰、大运等主力机型的动力系统研发和制造能力,并可衍生到民用客机发动机、舰用、发电用燃气轮机等动力系统的核心机和试验机型。

但可惜的是,WS10的核心研发人员已经大量流失,微薄的工资和不能激发研发人员任何创新力的体制,在纯粹的科研项目中加入太多的政治因素,让我们花了20年走过别人只要10年就可走完的路途后,想要再向前迈进那怕是一小步都困难重重,因为项目的成败已经和很多人的政治仕途连接在了一起。所以,当WS10定型的那一刻,离开,已经是我们这些一线设计人员最好的选择。

怀念曾经战斗在 WS10一线的美好时光,在抚顺的基地、在沈飞、在阎良、在梦中,WS10的轰鸣声总是最美妙的音符。怀念那些各奔东西的和继续战斗着的同事和朋友。能在自己一生中最年轻、最简单、最想奋斗的时期,参与到WS10这项世纪工程中,是我们的最大幸运,定型那一刻的幸福感和成就感,将会成为我们年老时的最美好的回忆。但是,参与WS10项目也是我们最大的不幸,整个项目都是在痛苦中艰难的前进,任何一个小小的进展,都要克服无数设计上、工艺上、加工制造上的难关,正像J10的研发人员说的那样,我们是一帮小学生在做着大学生的毕业论文,我们虽然可以说是毕业了,但60分和100分之间的差距也是天上地下。而由于管理和体制的落后以及很多人为制造的困难,更是对每个研发人员积极性致命的打击,特别是后者,是造成无数人员流失的根本。

不过还是要感谢一航和WS10,虽然已经离开,但一航人吃苦耐劳的精神让我们这些离开的人受益匪浅,而习惯了WS10复杂的系统后,别的任何民用技术都显得挺简单的。

感谢这个时代,我们并没有因为离开涉密单位而坐牢。不过几万块的违约金还是把我们几年的积攒给掏空了。

最后要苦笑着感谢国家的航空业现状,让我们这些航空人都快奔三还在这些二线城市买不起房结不起婚,终于,大家可以不用拖家带口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