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的狙击手 第三卷 凇泸会战 第四十章 沪会战之一个鸡蛋(五)

haoren5100 收藏 0 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


“咚!咚!”

我想也不想的就朝船越文夫抠动扳机,两颗子弹立时冲出枪口,向他飞射而去。

他也是厉害的很,刚要跳起来好从我头顶上顺势劈下,一见我抬枪,立即右脚掂尖,身子硬生生地给拉回来,然后整个身体向右一偏,顺势就滚到一边,马上又弹跳而起,再次向我砍来。虽然样子有些狼狈,但这招确实有用。

我在开枪后,马上右手的冲锋手枪换成左手拿着,腿一弯腰一缩,右手同时抽出右腿上的三角菱刀,边开枪边向后倒退。

这老小子像只猴子一样,左脚在地上轻轻一点,右脚接着一点,快的都不象人了,我刚瞄着这个点开枪,他却已经闪到另一点上了。

在这样的距离和这样的高手拼斗,想摸清对方的路数,那绝对是痴心妄想,所以我没有多想的就乱射,不依照自己的思路来打点发。

没想到这个乱射还真起作用了,他还以为我会跟着他的身影走,哪知道我乱射打乱了他的阵脚,他不得不向旁边乱滚,由于他右手已经受伤,不可能还象以前那样的挡子弹,但是他的精神力还是可以运用,所以他仍然在关键的时机躲了过去。

阿超本来要和小鬼头一起跳下那条河流的,但一看到我的危险处境和敌人已经开始大规模的闭上来了,想也没想的对小鬼头喊道:“快走!我去帮忙,老地方会合。”

小鬼头也挺义气的,这个时候没有跳河逃跑,反而转身拿出颗手雷,右手握雷左手扣在雷环处,就这么跑过来。

船越文夫终于追上我了。

他先是对着我身体一捅,我对于和这样的高手过招是一点把握都没有,只得打最保险的方法——懒驴打滚。

船越文夫见我又要来这招,立即把本来捅到一半的武士刀向右一倾斜就削过来了,他的动作虽然快,但是我也不慢,而且在师傅训练的时候我就玩过这招,所以我也在同一时刻把冲锋手枪往下面的腰子处一比。

“当!”

一声清脆而有力的声音马上就响起来了,但是伴随着这声音的还有我的痛呼声。

“啊!”

我小声的忍着痛,可是我还是忍不住了。因为我算漏了一点,我左肩膀处被削掉了一块皮肉,虽然不深,而且原先因为太过紧张而没感觉到痛,但是当我拿枪挡刀时,那股子疼痛就像现在都来报复一样,猛地钻进来,让我差点晕过去了。

船越文夫的刀劲真的很大,我用身子挡着,虽然借了他点力道,可是他就这一刀还把我给劈出了五六米远才落地。

我一落地后还滚了两个翻身才痛苦的站了起来,浑身虚汗直冒,身体不断的发冷,往左肩疼痛处一看,血液就像开锅的沸水一样冒出来,想拿左手去找纱布,哪知道一看到左手的冲锋手枪枪管处,已经开了一个小小的口子,我不敢想象他要是没受伤的话,会不会一刀把枪管给劈成两半,顺道在把我身体也给这样了,这枪管可是最好的钢所炼造啊!他拿的是什么刀子,这么厉害?

寒冷的心气像条小蛇一样,在我心里不断的长大,不断的四处流窜,冷汗更多了。

见到我手枪受损,船越文夫带着嘲笑的目光,狞笑着又举刀向我扑来。我老是感觉到自己就像只兔子在面对猎狗一样的感觉,很不服气,很不甘心,也很不争气的开始轻微的颤抖起来。

阿超本来是要拿枪打他的,可是我俩实在是太近了,而且动作也很快,阿超没有把握不伤着我,所以只能急速上来帮忙。

阿超和船越文夫相隔只有两米的时候,船越文夫突然一个转身,对着阿超来了个斜劈,阿超也是一惊,然后用右手中的三角棱刀挡前,左手放在刀后就挡。

“当!”

这声比原先的更响,但是阿超练的是硬气功,力气绝对比我大得多。

他身体向前倾斜就挡住了,船越文夫也是一惊,也许他根本就没想到会被挡住,这就更加肯定了他心中的想法:我们是专门来刺杀他的。也就是这个同时,漫天的杀气突然从他身上展开,我和阿超都是苦苦抵挡。

然后他向要一刀直接要了阿超的命一样,不在留情,狠狠地从上直扑而下,阿超立即双手举过头顶,还是原先的那姿势,不过这个时候他的左腿稍稍向后伸直,这样可以减少当头的压力。

“当!”

这次的撞击声简直是在我耳边敲响的一样,把我震的有点头晕了。

感觉到船越文夫的杀气,看到阿超在接下这招时,原本做为犄角的左脚突然跪了下去,就好象在单脚跪地参拜船越文夫一样,不同的是阿超在跪地的同时喷了老大一口鲜血,这是受到内伤的表情。看到阿超这个样子,我不知道怎么的,心里的寒冷和身体的颤抖一下字都不见了,自己身上的杀气也正在迅速的蔓延开来,虽然没有像船越文夫那样漫天的而来,给自己带来无比的压力,但是我的杀气比他的更精存,更加的黑暗和凌厉。

日本武士们已经要到了,没时间了,虽然我有点着急,但是我仍然在和船越文夫抵抗着,他也是感觉到我的杀气,奇怪的回过头来,而没有在追杀吐口鲜血后就在地上一滚的阿超,回过身来双眼放光的看着我。

也许是好久没有人能和他对抗杀气了吧,他没有动,却不断的增加杀意,那种嘲笑和蔑视的眼神,加上他无声的露齿怪笑的模样让我无比的气愤,我的杀气也不断的在提升着。

我不敢动,因为我知道我一动就会露出自己身体的空门,让他一招就能杀了我,可我心里着急。

也许谁也没有在意过小鬼头,谁都没有想到他能有什么作用,我是这样,阿超也是这样,连船越文夫也同样是这种想法,奇妙的杀气对抗就这样有了变化。

小鬼头先是往那边要赶来的武士们扔了颗手雷,“哄!”的一声引起了船越文夫的注意,可是就在他刚注意的同时,小鬼头却向他开了一梭子(冲锋手枪20发)子弹。

我清楚的看见船越文夫的眉头一皱,飞快的向左边一闪,然后一滚,滚到一半时又左手撑地,再来了个‘燕子翻身’,然后又飞快的跑了几步,一气合成,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让我不得不对此感叹:十分的漂亮。小鬼头的子弹是顺着他的路线打过,可是每次都好象慢了半秒一样,等船越文夫站起来时,我可以感觉到他没有受伤。

可是我也没闲着,看到武士们都近了,我急忙大叫:“扔手雷!”

小鬼头也是把冲锋手枪一下子插进裤带里,拿出口袋中的两个手雷就急速的向船越文夫扔去,我也一样,扔下冲锋手枪后,从口袋里的三颗手雷一口气扔完,然后掏出才想起的‘铁盒子’手枪,就朝船越文夫所在之处猛打,边打边往河边退。阿超却是瞄准了在打,打完后好象深怕他不死似的,也是连扔了几颗手雷,把船越文夫所在之处炸的烟雾缭绕。

大家都不敢回头观看结果就朝河边猛地跳去。

我不知道怎么搞的,心里的寒意还是没有减退,感觉到那个被炸的地方不远处的地方老有人在看我,像老鹰观察小鸡一样的观察着我。一摸口袋还剩下一颗手雷,想也不想的就朝那个地方扔去,就在我起手的时候,那个地方也突然冒出个人影,一把长长的武士刀也从他手上向我抛来。

“呲!”

“哄!”

寒意消失了,但是我右手臂上却被武士刀给插了个对穿,疼到是没怎么疼,主要是被这个杀不死的妖怪给吓的,可是那点疼痛却让我有了战意。

想也没想左手忍痛又抽出‘铁盒子’,把剩下的这梭子子弹全打在那片地方,然后我潇洒的跳下了三米多高的坎,坎下就是那条河流。

今夜注定要改变历史。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