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山”的风水汪精卫死后秘闻




论汉奸,“天字第一号”,无疑地,当然还要算这位曾经“开府和运”做了五年伪主席的汪逆精卫算头把交椅!因为他生前不但会以两千万日元的巨金,去贿赂重光,要求他阻止全面和平的实现;而且他一生所作所为,无处不处处表现他是“巨奸大恶”!盖棺可以论定,汪精卫玩的这套把戏,如今总算昭然若揭地可以揖穿在国人的面前了吧!

汪逆之死,已经有一篇“汪精卫是怎样死的?”记载得很详细了。这里我们不再加申述,单表他死后的这一段。

“尸首天上飞”,汪精卫的魂灵儿,是飞散在三岛的海面上的,这里边有一段故事。

汪之死,是死于日本的名古屋。日本这地方,本来一向是“火葬”的,汪的身材很大,一时又无有棺材可买,火葬罢,多少与中国习俗又不合,而且身为“一代巨奸”,魂飘三岛,不使他身归故土,也会令生者不安?老太婆呢——陈璧君,当然主张还是把他运回南京入殓的好,好在日本的洋松板也多,玻璃盖子也容易预备,其他一切防腐的科学设备,在日本医生办起来,也更非难事,于是煞有介事般的把他的所谓“新国民礼服”穿上,还在他的颈上,套了个日皇赠送的菊花章饰,就这样“假戏真唱”的,把这一代巨奸,在去年十一月十二日的清晨,用他的心爱机海鹣号直送南京,海阔天空,魂消魄散,做汉奸只落得魂飞海上,也可说是命该如此了。

到南京,“统办丧仪”,这正好又是伪府中的一个冠冕堂皇的工作。头一个,寿材问题,当然要花一笔“巨费”来置办的。这一个美差,自然便宜不了外人,于是由跟随汪逆多年的一个副官去办了,这位副官,追随了半生,这一次仅只是“最后一着”了,吓,一下子捞了个对扣,报了二百四十万的花销,他仅只以一百四十万元成交了一个绝无仅有的“沙枋”,一下挖了一百万。这件事尽人皆知,只是瞒过了老太婆。

汪逆官邸,原在颐和路卅四号的,旁边西康路的几幢大厦,其实满可安置灵堂,偏偏老太婆却以为他“开府和运”一场,总要设在伪府大礼堂的,那个能违拗,只好照办,一班所谓汉奸仕版上的达官贵人,在瞻仰遗容以后,重行入殓。这时一个严重的问题来了,棺柩怎样摆才好,礼堂的讲台,尺度是纵宽横窄,若是照普通习惯顺着摆,前面遗容和香几不好放,若是横过来摆,又于理不合,若是把讲台拿掉,地位又太低了,未免有碍观瞻,临时添补,时间又来不及,在这种情况之下,老太婆急得怒气冲天,大骂左右:“不会办事。”看他亲自出马,叫人把灵柩抬起来,亲自布置,抬,抬,抬,东也不合适,西也不合适,一共掉了东西南北共四方,还是不合适。大家惧于雌威,钳口结舌,不敢置一词,还是“太子”汪孟晋,看不过了,说:“你不必再胡闹了,爸爸在世的时候,给你搬到东,搬到西,丝毫得不着自由,现在你还把他搬来搬去,弄得死者不安,我看你将就算了吧!”一番话说得老太婆哑口无言,不能回嘴。于是一般伪官,才环绕着预备行礼。后来有人说:他们是“连环怕”——儿子怕爸爸,爸爸怕老婆,老婆又得听儿子的话。

灵堂摆设好了,中间挂着的遗容,是一张普通照片,仅只十二寸,她认为太小,招呼放大,那知放得又太大了,比人的身材还大,灵台前没有这么大的地方,只好斜放在灵前,灵旁挂着一副陈逆公博的挽联,写的是:

“大夏奠新基,保亚兴华千古仰,

“哀音传薄海,鞠躬尽瘁百僚悲。”

汪家的孤子、孤女同陈氏,当然要睡在灵旁,以尽孝思了!偏偏一声令下,要叫伪部长次长以上和各方面的大员按日照单陪灵,这一下可把许多人给苦坏了。每晚九点钟必得到,迟到了,老太婆要发怒,说:不忠于职守,一点良心全没有。陪灵吧,第二天八点钟才能走,早走了还要被骂,被头毛毯一类不许带的,必要沾块昏迷的哀哀不已然后才见“附庸”之“忱”,鸦片烟枪当然更不好意思了,只好过足了瘾去,偶尔大意些,说话提高了声音,副官出来说:“说话低些,不要惊了夫人的觉!”若是半夜打起呵欠,一下被她看到,她要问“×同志,你们何必来呢,在家里睡觉不舒服吗?”傅逆式说,就是被他骂过的一个。老太婆之跋扈,可见一斑。

依着老太婆的意思,是把他葬在广州黄花岗的旁边的白云山。但是林逆柏生说:这样的一个大人物,应该附葬在中山陵,以垂不朽,等到交通便利再计划吧!结果一致赞同之下,又觉得墓山没有名字,不大雅观,想来想去,想出个京郊桃花山来,硬将他改名梅花山,以为足可与黄花岗媲美?但可惜一株梅花也没有,亏得林又想了一个主意,姑且改名,俟清明再行补种。同时又传意各伪府部门,一致摊款,兴修石墓,以志景仰。这一着,不费吹灰之力,又替老太婆捞了一笔巨款,石人石马的建筑,却不知那里去了。

最可怪的,安葬送殡的那天,赚材钱的那个亲信副官,手扶灵榇,寸步不离,行了几十里路程,那种哀哀欲绝的样子,人人说他忠心故主,但在第二天,就突然七孔流血暴亡了,随故主于地下,还是故主叫了他去,始终成了一个“谜”。老太婆亦盛道其孝,效王承恩之故事,附葬于汪墓之旁。

精于风鉴的说,这个墓地,是会发继承人的,但是明年某月,却又有些不利,陈逆一般,方自要计划改建梅花山,让他掉转一下墓向之时,自己却已身落法网,如今羁押在重庆的土桥监狱,与世隔绝,不知看梅花山的风水先生事前亦有先见于此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