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1/


赵云端起酒杯,两人相视一笑,将酒喝下。巧巧饮下一大杯酒,白皙的脸上泛出红晕,像盛开的桃花,赵云酒未醉人人先醉了。

“巧巧,我想问你……”

“将军请问!”

“我别无他意,就是想知道你为何嫁到东吴?”

“你真想知道?”

“真的!”

“还记得十年前那场变故?”

“忘怀不了!”

“巧巧,你受苦了!”

“将军有所不知,我到东吴来还有一个愿望……”

“啊,什么愿望?”

“我听父王说你可能在东吴,巧巧想见你一面,虽死而无憾!”

赵云感动了,事隔多年,巧巧对他还念念不忘。

“将军,吕蒙把我送给你,并非如他所说是君子有成人之美,他是在利用你,想笼络你的心,为他死心塌地的保住东吴!”

其实,赵云何尝不知吕蒙授他都督之职,封他为骠骑将军、万户侯是在笼络他呢!不过,吕蒙把巧巧赠给他,这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的。

“巧巧,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你我二人终归有了今日,我从心里感激涕零!否则,我们近在咫尺,却无法相见,岂不痛煞人也!”

巧巧想想也是,吕蒙心虽歹毒,毕竟成就了他们的好事。她借着暖暖的烛光,仔细打量着赵云,他眉宇中的英气,还与少年时一模一样,多了几分伟男子大丈夫的气概,不变的是他的诚恳、真挚之情,依然如故。她在暗自庆幸,自己因祸得福,也算遂了她一生的夙愿。听到樵楼传来三更鼓响,巧巧起身对赵云说:“将军,时候不早了,你该歇息了!”她扶着己有几分醉意的赵云,走向吕蒙为他们准备的卧室。

这间华丽的卧室,陈设非常考究,几乎与皇宫的布置毫无二致。为了与洞房的意义相符,吕蒙在匆忙之中,叫人点起一对大红腊烛,在厅堂正中贴上一个双喜字,倒也给这间甚大的房间增添了一些喜气。巧巧把赵云扶在凤床上躺下,替他脱去靴子,解开铠甲。又从丫鬟手中捧来醒酒汤,喂赵云喝下。她叫丫鬟退下,来到镜子前,望着铜镜中因忧虑、悲戚过度变得有些憔悴的脸,有悲有喜的轻轻叹了口气。她取下绾住头发的金簪,任飘逸的长发直落下来披在肩上,脱下被毒酒烧坏的衣服,将只穿着小巧内衣的上身用纱巾遮住,款款来到床前。

酒醉心明白。赵云从进入卧室,就知道以后的事情意味着什么。这是他盼望得到的,但他觉得来得太快,也过于突然,以至于临了竟然有无所措手足之感。在巧巧背对他取下金簪时,他看到巧巧的则影,在烛光的作用下,高耸的乳峰若隐若现;巧巧脱下外衣,一双白净无暇的手臂,光洁的玉颈在他眼前暴露无遗。披上纱巾的巧巧向他走来,赵云的心不禁怦怦直跳。待巧巧上了凤床在他身边坐下,他感到已经不能自持了。一股来自巧巧身上好闻的馨香扑鼻而来,那小巧的肚兜勾勒出她胸前诱人的曲线。赵云的心仿佛一下被火点燃,烧得他嘴干舌燥,眼冒金星,全身痉挛。

巧巧褪去罗裙展现出一双修长的腿,轻轻拉过纱被盖上。她在梳妆台前梳理时,原以为赵云会从背后抱住她,亲吻与抚摸她,她盼望与等待着。然而,没有动静,直到她脱去衣服,上得床来,赵云只是痴痴地看着她,一动不动。从好处想,赵云还没有接触过女人,不知该如何着手;想坏一点儿,毕竟她己不是黄花闺女,已经和吕蒙夫妻一场,他心有忌讳。

“将军,你来之前,我己用香汤沐浴多次,想把身上的污垢洗尽……”

赵云向她摇摇头。巧巧拉过赵云的手,放在她的胸上,赵云犹如被蛇咬了一样,迅速把手缩了回去。看着赵云涨红的脸,巧巧心里明白了。

“这么多年,将军没有碰过女人?!”

赵云向她点点头。巧巧真的惊讶了,像他这样的青年将领,家有三妻四妾,还在外寻花问柳,他竟然连女人都未碰过!

“为了谁?”巧巧有些明知故问,但她不敢相信赵云这么做是为了她。

赵云沉默不语。

“为了我?”巧巧试探地问他。

赵云动情用眼睛用巧巧示意,是为了她。

巧巧感动了,她猛然将赵云抱在怀里,连声音都颤抖了:“将军,巧巧真不知道该如何报答!”

赵云的脸紧挨着巧巧赤裸的胸脯,透过浑圆、坚挺的乳峰,他听得见她剧烈的心跳;他闭上眼睛,尽情地享受着他渴求已久的温馨,而巧巧温暖的胸脯,像一股巨大的暖流,温暖了他的心。

巧巧见赵云闭上眼睛,不知他为何这样:“将军,你?……”

赵云用手捧住巧巧的脸,动情地说:“在此之前,我像大漠中的一叶孤舟……巧巧,铁马冰川的日子太苦了,有了你,我会珍惜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你太美了,心又这么好,我赵云竟然会有这等福分!”

巧巧的心,被赵云燃烧的火点燃了,她忘情地动手解他的衣服,赵云一把抓住她的手,两眼严肃地盯着她:“不,你不能这样,我赵云不是轻薄、随便之人!”

巧巧抚摸着被他捏痛的手,愕然而又害怕的望着赵云。


赵云望着被他弄痛了的巧巧,和她眼里涌出委曲的泪花,心中顿时不安,就和颜悦色地说道:“巧巧,你我的姻缘虽由人所赐,但你是堂堂凌烟,我是顶天立地的大丈夫,我要堂堂正正,明媒正娶!等我平定叛逆,我要亲自向你父亲求亲,然后用三十二人抬的大花轿子把你抬回府,向普天之下宣布我们的婚事,让亲朋好友、宾客同僚来朝来贺!”

巧巧破啼为笑:“将军,你说的是真的?”

“赵云说到做到!”

巧巧不由倒在赵云怀中:“我盼着这一天!”

“巧巧,不会很久。少则三、五日,多则十天半月!”

“嗯,我听你的!”

樵楼传来五鼓,还有两个时辰就要天亮了。赵云想到天亮前要在都督府大堂与京城守军将领会面,这是大事不能耽误,还有他心中的计划已经在心里想好,也要立即实施。就下床穿上靴子,扎好铠甲。他吩咐巧巧就呆在这间房里,无论外面发生什么事,哪也不能去。他将调集一队侍卫来,保护她的安全。


赵云披挂好来到都督府大堂,甘宁、上官慈带着京城羽林军二十几员将领,以及赵云麾下近百名副将、偏将早已候在堂上。赵云与诸将礼毕,在都督椅上坐下,望着黑压压一百多位将军,一种天降大任于身的感觉油然而生:“将军们,天亮之前,京城将被围得水泄不通,东吴危在旦夕!你我同仇敌忾,挥戈杀敌的时机到了!张龙、韩虎!”

副将张龙、韩虎闪身出列:“末将在!”

“令你二人接管甘宁、上官慈的羽林军,加强京城防守!”

“末将遵命!”

“甘宁、上官慈!”

两人被临阵夺了兵权,心里好生气恼,听到赵云点名,勉强答应着站了出来。

“命你二人各带两千人马,巡视京城各地,加强城门及各要道守卫,以防民变!”

甘宁、上官慈听说要他二人去守城门,正中下怀,不由大声应道:“遵命!”

“百里青、夏侯虎、王杼明!”

这三员虎将是跟随赵云多时的部将,三人应声出班:“末将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