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九十七章

巴渝 收藏 0 8
导读: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九十七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九十七章


车间主任“肇八级”比起许书记来在很多方面要老辣的多,他最善于发挥团员青年的主观能动性和积极性了,这跟他六十年代初期当过团支部书记不无关系。

“红五月”的第一天,他召集车间的统计员,材料计划员和江海洋等几个工作不是很忙的党团员来办公室,叫他们利用工作之余在一起,用彩色纸做它几百面彩色小旗,他要在“高产周”放卫星,把彩旗插遍每一台超额完成任务的机床。他漫不经心的向江海洋道出心中的秘密:“一张纸值几个钱啰,把大家的积极性发挥出了,一周就能完成半个月的任务。你说那个划得来?”

“如果把每部机床的两班操作者每天完成的超产定额公布上墙,超额百分之十的贴一颗红五星,超百分之二十的贴两颗星,以此内推,让他们一目了然,互相有个竞争,可能这样效果还要好些。你说呢?主任。”江海洋建议道。

“嗯,这个点子出的好。在坐的都要向他学习,多为我分忧解难。嗯,车间就是需要这样的管理人才。”主任很高兴的同意道,另一方面也满意江海洋对他的计划实施的支持。他又笑容可掬的对统计员说,“梅小姐,你这个统计员又要多一项工作了哟。”

那个姓梅的统计员,叫梅琳。她老爸是厂党委副书记,一个白白净净的斯文人,是解放前的高中生,在党委一班人中,文化程度最高。因分管厂里工青妇这一块,与江海洋有过几次接触。只有中学文化的梅琳正是仰仗了老爸的虎威,最近才从小车组调来任统计员,身份是“以工代干”。

她听到主任这样说道,心里有些不安逸,但又没法说“不”,只好答应下来。“不过我要江海洋他们来帮忙。”她有点像女儿对父亲撒娇一样的对主任说道。

“这没问题,随叫随到。”江海洋热忱的说,“反正我单身一人,以厂为家。”

梅琳听了,脸上露出了惊喜。在江海洋还未分配到厂之前,她是向北斗麾下的一名团支部文艺委员,由于在厂毛泽东思想宣传队里舞姿出众,舞蹈基本功扎实,被局宣传队选中而借调去,直到前不久才回到车间。自从见到江海洋他们一帮退伍军人,心里就有了一种心动和害羞的感觉。她甚至后悔与局宣传队的小号手过早牵手,因为她和文质彬彬的小号手已经恋爱了整整两年有余。当初她迷恋小号手完全是因为他有一副好皮囊,是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如今回到车间,看到几个仍是站如松,坐如钟的“转哥”,心里禁发生了死水微澜的异样感觉。她没想到,天外有天,山外有山。如此出众的优秀男子,而今就在眼前身边。那小号手近来好像得了疟疾病一样,对她是忽冷忽热。她暗自猜测是他的艺术之家在作崇,他们根本瞧不起她这个“舞女”,她要企图走进那个盛产画家、钢琴家和号手的“艺术庄园”,看来是有点天方夜谈。前一段时间她曾经亲耳聍听过小号手母亲对她的“高度”评价,她是江都市一个知名度很高的钢琴教授,是艺术权威。

那天吃完晚饭后,一家人坐在客厅沙发上吃水果,议论起上海芭蕾舞团要来江都演出,说那才是艺术,给人以享受。钢琴教授是乎是有意的对梅琳作出了尖刻的评论:“小梅,你跳的那些舞根本不叫舞蹈艺术,只是‘忠字舞’抽象动作的翻版。”

这让梅琳愤然离去,在回家的路上黯然落泪,好不伤心。

梅琳当时可说是徘徊在爱情的十字路口,她想和小号手一刀两段,就此分手寻找新的感觉,又感到于心不忍,这不仅对她和小号手都是一种感情的伤害,对自己更是一种残酷的惩罚。但长痛不如短痛,当她下决心与小号手分手时,虽然精神上得到解脱,但也像害了一场大病一样,是时间慢慢抚平了她心灵的创伤。而她的父亲也向她伸出了温暖有力的大手,通过权力的运作,在她回到车间小车组不久,便把她推到现在的岗位上来。尽管车间有人羡慕嫉妒和感到不公,但也是敢怒不敢言,因为很多人也觉得这是胳膊扭不过大腿的事,告也没用。况且梅琳父女为人也还可以,并没引起好大的民愤。

被梅琳锁定的有两个人,她首选江海洋,其次是居安危。她在心里把他们二人列为一号种子选手和二号种子选手,她自持花容月貌和良好的家庭背景可以征服和俘虏二人。

这天,江海洋帮梅琳在公告拦上填写机床操作者名字时,梅琳看了有意识的赞赏道:“你的字写的真好,钢劲有力。不像向北斗写的字,他的字写得像狗啃的一样。”

“承蒙夸奖,尤其是得到车间‘一枝花’的表扬,让我顿时飘飘然然起来。”江海洋开着文雅的玩笑说。

“乱说,谁说我是‘一枝花’?从实招来。”梅琳有点咄咄逼人的问道。

“哎,你不要生气嘛,又不是我给你取的,是车间青工在背后恁个称呼你的。他们还叫你的死党,就是那个做万能铣的叶玲叫‘万铣花’。这说明他们还是很有鉴赏水平和评分能力的嘛。”江海洋解释道。

梅琳走起路来有点外八字,这可能跟从小练芭蕾舞有关系。听他这一说,她在心里还是很满足,因为自己的美貌毕竟是得到了大家的公认。她在江海洋的身后来回走了几步说:“这些男生无聊的很,算了不说它了。哎,我问你,你当了几年兵?”

“两千二百八十个日日夜夜,不算短吧?按现在的兵役法规定,兵役是两年制,我把孙子的兵役都当完了。怎么样?够伟大吧。”江海洋一边写一边回答说。

“当兵好不好玩?我原来也想当兵,就是一直没有机会。”

“哎,好人不当兵,好铁不打钉。还好玩?苦的很,没准你一当兵就得哭鼻子。”江海洋故意逗她。

“小看人!”

“看你生的细皮嫩肉的,又有文艺细胞。去当兵?大材小用。要不就是走对了路,进错了门。”

“那你为什么去当兵?”

“我嘛跟你不一样,一是军人之后,将门之子,二是男子汉大丈夫,当兵卫国天经地义,三是天生一个好战分子,只不过是生不逢时,当了几年和平兵,没捞上仗打。有时睡觉都梦见自己打着背包回部队去了,我妈说我这是军旅情结。医学上解释叫‘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江海洋不经意的一回头,发现梅琳正专注的看着他,而没有看他写字。“呃,你啷个恁个看我呢?未必然我脸上有字唛?”

梅琳一言不发,只是红着脸不好意思的转过身去,甩动着两条又大又粗的长辫子,迈着脚尖先着地的八字步走了,留下江海洋一人握着粉笔在原地暗自一笑:“这傻丫头,八成是看上我了。可惜珊珊来迟了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