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44/


在澳洲的东部海域,英国的另一个殖民地新西兰正处于严重的恐慌气氛中。此时,新西兰总督欧里克正思考着近一年来围绕澳洲发生的种种不正常现象。

首先,澳洲突然与英国本土失去了联系,据少量从澳洲逃回的商船介绍,有强大的外国武装力量占领了澳洲。但英国在澳洲部署的陆军为5万多人,而且还有一支海军分舰队,要在短时间内干掉澳洲的所有英军,敌人应当动用20万以上的陆军,并调动大量船只进行运输。而从最先发生战争的地点来看,敌人应当是从澳洲的东海岸进入的,但新西兰正位于澳洲的东部海域,却从未发现有大规模的船队经过,这实在是太奇怪了,从科学常识上来说,这是绝不可能发现的事。

虽然从逻辑上讲,欧里克总督很难相信澳洲出了问题,但实事终归摆在眼前,却不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因此,欧里克总督曾不间断的派出侦察船只到澳洲沿海去侦察情况。但是很遗憾,这些船只只要靠近澳洲沿海50海里,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连人带船从无生还,好象有只凶暴的魔鬼将它们撕破了吞掉一样。久而久之,新西兰海军已将侦察澳洲看着是最可怕的任务,谁要是被上级指派去侦察澳洲,感觉就象是被法院判了死刑一般。

而且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尽管英国政府竭力隐瞒印度洋舰队全军覆灭的消息,但民间仍然听到了一些风声,搞得人心惶惶。新西兰有许多移民一直在谋求摆脱英国控制而独立,澳洲及印度洋舰队出了问题,对于那些独立派来说,无疑是利好的消息,于是这些独立派开始加紧活动,要求英国及新西兰当局给予新西兰人民更大的自治权,有些独立派人甚至在谋求发动武装起义,象美国一样通过武力和战争获得独立。从澳洲出事以来,新西兰或明或暗的不稳定因素不断增加,呈现出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景象。

对于欧里克总督来讲,侦察澳洲的船只决不是被什么恶魔给吞食了,而是被强大的的敌军海上力量给干掉了。这至少说明敌人拥有完善的海防体系和一支强大的海军。欧里克总督甚至担心,目前澳洲的敌人封锁了海岸,不与外界联系,极有可能是在处理澳洲的内部事务,镇压英国移民的反抗,一旦敌人稳定了澳洲内部,就有可能会对外扩张,而新西兰离澳洲太近,将会面临巨大的威胁。想到这里,欧里克总督总是心绪不宁,他提笔向英国本土写了报告,请求英国政府高度重视澳洲所发生的问题,并切实加强的澳洲的防卫。

好象欧里克总督的提议得到了英国本土的重视。1851年3月27日,英国首相约翰.罗素就给欧里克总督来了一封信,告诉他英国将组织一支特谴舰队,帮助新西兰维护区域秩序。同时,也要求欧里克总督派出侦察船侦察澳洲,尽快搞清澳洲的敌情,以便于英国皇家海军拟定作战计划。

看着约翰.罗素写来的信,欧里克总督不禁叹气,组建特谴舰队,加强对新西兰的防卫,自已举双手叹成,但是要继续派出船只和人员侦察澳洲,却不是自已相做的事,因为从去年以来,新西兰派去侦察的325只船,就没有一艘返回。继续派船侦察,就等于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继续派人去送死。但是,英国政府的命令又不能不听从,真是让人两难。

欧里克总督难以决择时,澳宋政府也对新西兰的时情感到心烦。在澳宋军事院的机要会议室里,皇帝赵传林正和海军上将叶承付看着几张图纸。这是澳宋两家造船厂制作的铁甲舰竞标方案,不过这些方案上的军舰模型,却让赵传林产生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看着看着,赵传林突然想了起来,这不正是清朝北洋水师的定远舰和致远舰么?自已小时候对海战很有兴趣,而且看过与北洋水师相关的图片资料,因此对北洋水师的舰只比较熟悉。当然,目前连英国都没有武备铁甲舰,清朝现在也还没有组建,而波澜、深海等两家船业公司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在看见澳宋政府关于订购铁甲舰的招标通知后,为节约研制成本和时间,纷纷跑到皇家图书馆去抄写资袭。也不知道是上天开玩笑还是惊人的巧合,这三家造船厂居然分别抄袭了定远舰和致远舰的设计图纸。可以说,波澜、深海等两家船业提出的竞标方案,基本上和另一时空里中国北洋水师的定远舰和致远舰一模一样,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同,就是在上面加装了雷达和电子火控系统。

能在这个世界上见到北洋水师的战舰耀武扬威还是很不错的,赵传林对两家船业公司的方案基本认可,但他还是问了一下身边的海军上将叶承付:“爱卿,你看这些竞标方案如何?”

叶承付可不象赵传林那样来自于另一个时空,他根本不知道北洋水师是什么东西,当然也不可能有赵传林那样多的感想。对于叶承付来说,眼前的竞标方案完全是全新的,他只是从专业的角度和眼光进行审视。

“回启陛下,臣已对波澜、深海等两家公司的造船方案进行了分析,从各种数据看:波澜公司设计的战舰94.5米、宽18米、吃水6米,正常排水量7144吨、满载排水量7670吨、动力为两部水平式三汽缸往复式蒸汽机,8座圆式燃煤锅炉,功率6200匹马力,航速14.5节,装甲总重为1461吨,编制329-363人,主炮为305mm后膛炮4门、150mm后膛副炮2门、75mm克虏伯舢板炮4门、37mm五管哈乞开斯机关炮8门、57mm、47mm哈乞开斯速射炮各2门,14吋鱼雷发射管3具,备舰载鱼雷艇2艘。而深海公司设计的战舰全长250尺,宽38尺,吃水15尺,排水量2,300吨,四座锅炉7,500匹马力双轴推进,航速18节。乘员202人,装备三门21公分主炮(舰首双联装,舰尾单管,在半封闭式炮塔中),两门15公分主炮,八门57公厘炮,六门轮转式机炮,四支18寸鱼雷发射管。也论从火力、动力还是防护上,波澜公司的方案都要好些,不过造价也更贵,达到每艘3436万宋元,比深海公司的战舰贵了500多万宋元。还过,我还是比较倾向于购置波澜公司的战舰”。

听叶承付说完,赵传林点了一下头,表示赞同。随后,叶承付又说:“陛下,臣以为波澜公司的设计仍需改进。”

赵传林听了叶承付所说,眼中不禁一亮,他也知道定远舰的设计有问题,主要是没有装备速射火炮,但那是经过战争实践而得出的。而目前波澜公司的战舰不要说进行实战,就连造都没有造出来,赵传林很想知道叶承付到底看出了什么,于是示意叶承付继续说下去。”

“回陛下,臣以为,波澜公司设计的战舰火炮射速都比较慢,从远处射击较大的目标还可以,但要从近处攻击快速移动的目标,恐怕就有点吃力不讨好,我建议将2门150mm后膛副炮换装成射速较快的火炮。”叶承付见皇帝很感兴趣,于是道出了心中的所想。

“嗯!我很赞成你的意见,就按你的意见办,到波澜公司去采购10艘战舰,以尽快组成第三舰队。至于这种设计的战舰,可以统称为“北洋”级战舰。”赵传林很欣赏叶承付锐利的眼光,当即同意了叶承付的建议。

谈完战舰定购的事,赵传林又想到了一另件需要重视的事,于是问叶承付:“爱卿,自我朝再次立国以来,地处东部的新西兰总是陆续有小型船只试图靠近我国沿海,虽说这些小船都被空军巡逻队和海军巡逻队所消灭,但我总认为这件事不可等闲视之。因此,也想听听你的看法。”

见皇帝在海防大事上征求自已的意见,叶承付当然不敢乱来,于是正色说道:“正如陛下所说,来自新西兰的小船就象苍蝇般令人讨厌,臣曾经和宪兵司令林源上将一起审讯过新西兰的俘虏,得知新西兰也是英国的殖民地,大约有40万居民。臣以为英国急于探听我国的情况,因此才不断派出小船来侦察。同时,这种情况也说明了英国仍有与我一战的心丝,不可不防。而且,这个英国殖民地离我国东海岸很近,是英国进攻我们最好的军事基地,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麻烦,我们以后想好与世界各国交往,首先就要拨掉身边的这个钉子。”

赵传林点了点头,对于新西兰,他早就想下手灭掉了,但到底采用什么方式打,战后又如何处置新西兰,赵传林还没有想好。到底是动用第一、二舰队打,还是等第三舰队建成后用第三舰队打?到底将新西兰并入澳宋版图,还是在新西兰成立一个新的国家?这些问题一直在赵传林头脑中盘旋,让赵传林难以决断。

就在赵传林思考新西兰问题时,卫士通报:“政府首相杨铁军求见。”赵传林一听杨铁军来了,立即挥手道:“立即请首相靖见。”在他看来,攻打新西兰,不只是一个军事问题,更是一个重大的政治问题,而自已作为皇帝,又不能亲自管理行政事务,因此最好和杨铁军好好商量一下。

其实,这次杨铁军来找赵传林,也是为了新西兰的问题。目前,国内越来越多的人要求开发海禁,但杨铁军却一直没敢下令,原因是澳宋东面还有一个英国控制的新西兰,如果不妥善解决好新西兰问题,将对澳宋的对外开发和交流,甚至国家安全产生重大的负面局影响,但目前澳宋与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外交关系,就算有外交关系,恐怕解决新西兰问题还得动用军事手段,而澳宋政府并不管理军事,军事是由皇帝直接管理。因此,在政府对新西兰的政策上,必须征得皇帝的同意和支持。

杨铁军在入座、见礼后,立即向赵传林禀道:“启禀陛下,臣今天前来,主要是想就新西兰的相关问题向陛下禀报。”

“哦,原来爱卿也在思想新西兰的问题啊,朕目前也想对新西兰用兵,但有一些具体的原则尚未想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