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五一:谁是劳动者?

liufirst 收藏 2 28
导读:每次看到慰问劳动者的领导,必然找的是头戴安全帽,身穿工作服的标准工人,或者是服装统一的纺织工人,所以我一直很困惑,我是不是一个劳动者,但想想每天都是干活拿钱,感觉自己也是一个实在的劳动者,只是“便衣”身份,没有工作服而已。 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受的是高等教育,天天干活基本内容是写代码,有时被人尊称(或者是被骂为)知识分子,从各种迹象看来,自己都不像“劳动者”。 经常想,如果脑力劳动者再不回归“劳动者”的行列,咱们真的是无家可归了。 下次领导再看望劳动者的时候,也看望一下,用脑过度的“脑力劳动者

每次看到慰问劳动者的领导,必然找的是头戴安全帽,身穿工作服的标准工人,或者是服装统一的纺织工人,所以我一直很困惑,我是不是一个劳动者,但想想每天都是干活拿钱,感觉自己也是一个实在的劳动者,只是“便衣”身份,没有工作服而已。

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受的是高等教育,天天干活基本内容是写代码,有时被人尊称(或者是被骂为)知识分子,从各种迹象看来,自己都不像“劳动者”。

经常想,如果脑力劳动者再不回归“劳动者”的行列,咱们真的是无家可归了。


下次领导再看望劳动者的时候,也看望一下,用脑过度的“脑力劳动者”。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