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门 第二章 灾难 第十二节 殉节

wanhexing 收藏 0 35
导读:寡妇门 第二章 灾难 第十二节 殉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3/


下午,于五的大哥、二哥及大嫂、二嫂还有孩子从北平赶了回来。三哥、四哥也被懂事的长兄臭骂一顿,不好意思地也带着老婆孩子陪同两个哥哥回到了老家。沉闷了几天的于家又热闹起来,于友德看到四个威武的儿子围坐在身边,心里的郁闷消除了不少。他不时逗弄几个跑进跑出的孙儿们,深感人丁旺盛的重要。即使失去了于五,有四个儿子在身边一站,村里人就不敢轻视于家,就不敢刁难于家。

到了死者下葬的第三天,除了要在凌晨替死者“开门”外。到了白天,女眷们还要包一些素馅饺子,在家里供奉亡魂,然后赶到坟地再次为死者烧纸祭奠。于五的大哥二哥没有看到御侮的最后一面,哥几个出于手足之情,主动陪妇人们一起来到坟地,拜祭于五的亡魂。

儿子们回来,于友德觉得有了支撑,出于礼节和显示于家的人丁旺盛。他带领几个威武的儿子和几个已经稍微懂事的孙子到死了人的家里慰问、吊孝。身后的一大群子孙们确实为他壮了声威。死者家属们立刻改变早晨对他的不友好态度,热情地款待与家父子,并说上一些感激地客套话。当然,死者家属也都对木英慷慨相助一再表示感谢。于友德再一次受到村里人的尊敬,他觉得很满足。于家似乎又回到原来兴旺中。从此,他致死都告诫儿子们一定要多生子嗣,有人就有一切。

吃过晚饭,于家正在说话,刘家小四慌慌张张跑进于家,刚进二门就嚷到:“大爷,大爷,不好了,我嫂子喝盐卤死了。”于友德忙走出里屋迎了过去对小四儿说:“别慌,你到屋里慢慢说。”小四儿进屋喝了口水,稳定了情绪开始讲他嫂子喝盐卤的原由。

刘家大儿媳秀芳就是早晨被鬼子轮奸的六个妇女中的一个。鬼子们没有像在关外那样强奸完还要杀死被侮辱的女人们,六个女人保全了性命。鬼子走后,各自的家人含着屈辱将呆滞麻木的女人们抬回了家。刘家老大和婆婆用温水帮秀芳擦净肮脏的身体,又给她灌下了一碗姜汤水。秀芳才慢慢恢复过来。想起不幸的遭遇,她躲在被窝中独自哭泣。刘家老大的精神也遭到沉重的打击,躺在离秀芳远远的炕尾唉声叹气。

到了中午,刘家里人无心做饭,大人们也没有心思吃饭,都在为以后的日子发愁。两个不懂事的孩子饿得围着刘小四妈直要饭吃。“吃,吃。就知道你妈个吃。你嫂子遭了难,今后还不知道咋办。你们就知道吃。”说完摔盆敲碗地刷锅做饭。一边做饭一边嘴里始终叨咕说:“这可咋办啊,当着全村几百口人的面让鬼子强奸,以后还咋见人,咱刘家是没脸见人了......”刘老大听到妈妈的嘟囔说:“我无能啊! 我还不如像于五那样死了干净。”

“我去死,死了省得丢人。”独自哭泣的秀芳挣扎着起身想要寻短见。

“放你妈个屁!你死,你死了,刘家是清静了。可你爷们咋办。为娶你,到现在还没有还上‘饥荒’。你死了,你爷们就得打一辈子光棍。他就得断子绝孙。你他妈的,省省心吧!别想一死了之。你还没资格去死。”刘小四一听秀芳的话怒火中烧。农村娶个媳妇容易吗?娶媳妇就为了传宗接代,你还没有给老刘家留下根,想死,你有这个权利吗?想死,也得等到留了根再死。

过了中午,外边人传出木英给死人办丧事。秀芳隐约听到公公和婆婆在外屋议论此事,听说木英还给了死者家属不少钱财。她又动了寻思的念头。秀芳挣扎着爬到刘老大身边,光着身子紧紧抱住着身体僵直的丈夫说:“好人啊!我能嫁给你,是我的福气。我不能给你丢人。我刚才没死,是听了你妈妈的话,舍不得留下你一个人孤零零过日子。我怕你没钱再找女人,我是怕你一个人孤苦。我不怕死了,我死了,就能保住了你的面子,我也不用再看别人的白眼。现在,我不用担心了。我死后,你再找一个身子干净的女人,我也能安心了。”说到这里她感到一阵轻松,想到死,她突然更近地抱住他的男人:“好人啊!你能在最后抱抱我吗?我真是舍不得你。”刘老大没有理解秀芳意思,嫌弃地推开她:“滚一边去,咱妈说了。你没有资格去死。老老实实一边待着去。”说完转身将脊背留给了秀芳。

吃过晚饭,刘家死一样沉寂。西屋里,秀芳看了一眼躺在炕上的丈夫,偷偷爬起来,步履艰难地走到柜边,拿起柜下做豆腐用的盐卤,狠狠心咕咚咚喝了下去,然后决绝地又喝了一碗凉水。听说喝下盐卤还能有救,如果紧接着又喝了凉水,就完全没有抢救的机会。

秀芳想起丈夫对她的好,上炕慢慢爬到丈夫身边。趴在丈夫耳边柔声地说:“好人啊!我真舍不得你,我也舍不得这个家。但我不能连累你们。好人啊!我要走了。你自己好好过吧!”

“秀芳!你咋了?你可别吓唬我。”没有睡着的刘老大听到秀芳的话,感到不对。爬起身一把抱住秀芳光洁白皙的身子。

“好人啊!我的亲哥哥。我要走。你自己保重吧!别抱我了,我身子脏。”秀芳的泪水一下涌出眼眶,俊俏的脸蛋红润光鲜。她嘴里虽然说不让丈夫抱她,但粉嫩双臂却紧紧抱住丈夫不放。她真舍不得疼她爱她的丈夫,她多麽希望永远就这样抱着丈夫。

“好人啊!我的亲哥哥。我要走了,帮我穿好衣服。我一辈子好干净,虽然身子脏了,但我想在干净最后一次。亲哥哥,帮帮我,让我干净体面地去死吧!”突然她的身体扭动起来,药性已经开始发作。但她的手臂还紧紧地抱着丈夫。她乞求地望着丈夫。 “秀芳啊!你可不能死啊!”刘小四妈听到动静,赶了过来。她看到秀芳脸色开始变青,又闻到盐卤的气味。立刻意识到发生了什麽。

“妈!我要走了!我死后,木英也会给刘家一笔钱。在给我哥找个干净的媳妇。我再也不能孝敬您了!”打扮干净的秀芳紧紧抓住丈夫和婆婆的手,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她真不想离开丈夫,真不想离开这个家,真不想离开这个世界。


“小四儿,你赶快回去,告诉你们家里人。不许再说你嫂子是为了钱自杀的,那样说,不好,会让人笑话。别人要问,就说你嫂子是为了名节、为了刘家的脸面而死的。你快回去!一定记住我的话。我随后就到。”于友德不放心地叮嘱小四儿。

木英听说秀芳喝盐卤死了,心中一痛。当她听到小四儿的说到秀芳是死后可以得到她的钱财时,正在刷洗的盘子掉在地上碎了。木英心里充满了自责,她自言自语的说:“难道我做错了吗?我如果不出钱,秀芳就不会自杀。难道是我害死了她吗?”

刘家媳妇秀芳喝盐卤死了。虽然天已经黑,但她的死讯立刻传遍清水湾。人死了,就不能再说她的坏话,清水湾的人是厚道的。村民马上想起了她生前的好处,干净、利索、稳重、贤惠。

刘家媳妇为了自己的名节死了,为了保全刘家的尊严死了,她虽然不是贞妇,但却是烈女。清水湾从来没有遭到过兵在侵扰,世代的女人们也没有人受到过侮辱,村民们几代以来为此感到自豪,常常为此向外村人炫耀。

此次,年轻体面的几个媳妇被鬼子集体强奸。让清水湾人特别是男人感到抬不起头。不仅是事实让他们抬不起头,事情的经过更让清水湾的男人们无地自容。几个女人被侮辱时对清水湾男人的咒骂声像幽灵一样赶不走、挥不去。它时时鞭打着清水湾男人的心,让他们无地自容,颜面扫地。

清水湾出了烈女。人们多少有些宽心,多少挣回了一点面子。清水湾男人的心好受了一些,低垂的头慢慢又能抬了起来。刘家热闹起来,门前集聚许多村人。大家众口一词齐声夸赞刘家秀芳。接连不断的哭丧声此起彼伏,秀芳节烈的事迹和平时高尚德行编成押韵的哭词,随着高昂、婉转、凄凉的哭腔飘荡在清水湾的上空,持续了半宿。五个正在饱受家人精神折磨的媳妇,被这哭声指明一条光明大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