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三章:龙牙之谜 第四节:新来的情报参谋官(3)

醉长生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第四节:新来的情报参谋官(3)

巍峨的福建省廷卫军司法司军法庭座落在市郊偏僻的庐山路上。两辆人力车一前一后停在高高的军法庭台阶前下来一男一女,害得站岗的宪兵在保持肃穆的同时不停斜眼偷看那年轻姑娘,同时把今天叹息得最多的一句话:“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的最高记录刷新到了21次。这对男女上了台阶已经快走进法庭了宪兵才想起要拦住,“站住!平民不得入内。”看了两人掏出来的证件后宪兵立正,“抱歉两位长官,请进!”两人进去后宪兵高兴的想道:原来才是个少校,肯定不会是一对,不用替那帅妞可惜了。

庭审马上就要开始,旁听席上已经快坐满了人,也有小部分人是穿的便衣,熊无疾和宫琳夹在里面倒也不算打眼。

修辟邪和杀猪的还有艺术家坐在第一排的旁听席上,一扭头要和艺术家说什么的时候瞟见熊无疾和宫琳二人进来,轻轻的点头示意,要他们坐在身后的一排空位上。

第一排就只坐了修等三人,第二排也只有两头坐了几个穿便衣的男女。来听审的大多是各兵种的军人,看见廷卫双星坐在前面,避之都惟恐不及,哪还会坐到他们身后,所以熊宫二人直接就坐到了这两个好位子。

主审军法官是看上去精瘦干练,四十多岁的万辛准将,旁边坐了几个庭审员和书记员已经打开了档案和庭审记录本。 “带被告!”两个高大的宪兵紧跟在一个矮个健硕的陆军中校背后走了进来,等中校站在被告栏中就背着双手立在栏后不再移动。庭审员照例宣读了各种亢长的法庭秩序和答辩规则后,随着万辛的一声锤响,庭审总算是正式开始了。

庭上各种程序在紧张的进行,宫琳在座位上小声的告诉熊无疾这个嫌疑犯犯的什么罪:

詹争,陆军145师二团团长。天天带人在省城有名的天上天酒楼白吃白喝一年多。天上天酒楼老板吴恒贵惧他淫威不敢找他要一分钱,后来因为实在拖不起,以前的钱也不敢要了,给了詹争一笔钱只请他以后不要来了。詹争先答应满满,过不了两个月又是故态复萌,依旧隔三差五带人来吃。天上天的老板娘是个直性子,实在是受不了了就讥了詹争几句。哪知詹争仗着一股酒气冲脑当时就拔枪行凶,打死了吴恒贵夫妻二人,试图阻止他的服务员一人,末了居然还冲到楼上抓起吴恒贵不到十岁的儿子扔下楼去摔死……

熊无疾越听脸色越青,牙齿错得咯咯直响,低声吼道:“行了!不要说了,最恶霸的黑社会也没这样没人性的!”

宫琳没有再说,轻轻拍了拍熊无疾的手背叫他放松点。

熊无疾手背上的青筋逐渐消失下去,长叹一声道:“我们大地朝的军队,老百姓的保护神怎么会变成这样了……”

前面杀猪的轻笑,“连长大人,现在你觉得我的外号怎么样?”旁边艺术家用胳膊肘捅了捅杀猪的,叫他别再和新编7连的人过不去了。

因为杀猪的打了胡不为一拳,虽然也是执行公务不得已。但人总是习惯偏袒于自己一方人,熊无疾对杀猪的也没什么好感,冷哼一声算是回答。问宫琳:“詹世文什么时候会放出来?”

“哦?”宫琳带点赞许的眼神微笑,“你猜到了?”

“他要不是马上就成为龙牙的目标,你何必带我来这里浪费时间看什么审判。”

杀猪的笑道:“脑袋转得还不算慢。”

艺术家白了他一眼,也不回头,尽量向后靠在椅背上道:“也亏这个詹争真有点手眼通天,四条人命的案子,他今天早上这堂审完了就会宣判他是自卫杀人,有点防卫过当,只是开了他的军籍而已。”

几个人说话都极其小心,音量控制在只有这五个人听见的范围内。

廷卫军的公诉员努力抵挡着詹争律师团的攻击,但看起来效果不怎么明显。两个小时看似激烈的法庭答辩就这么过去了,当万辛将判决宣读出来后,旁听席上一片哗然,受害者家人哭成一团。果如艺术家说的,判决詹争在受到无理攻击的情况下自卫过当,开除军籍了事。

熊无疾铁青着脸,拉着宫琳一言不发走出了法庭。

修辟邪冷笑着起身,对正得意经过身边的詹争小声道:“你以为就这么没事了?”

詹争根本就不怕,“监察长大人,你现在管不了我了,我已经不是军人……”突地看见修辟邪两指夹起的一张卡片在面前晃了一下,詹争立即面如死灰。

修辟邪很愉快的在詹争耳边笑道:“我是管不了你,可他们能,只要你穿过军装!”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已是声如寒冰。也不理詹争的反应,转身与厉袁二人离去。

两辆车从停车场一前一后的跟着开了出来,前面那辆修辟邪一个人在车上,因为还有两位客人要上车。拐角处熊无疾和宫琳站着招手,车停在两人跟前,修辟邪推开车门, “两位要搭便车么?”

“是的,修将军,请问是去廷卫军总部吗?”熊无疾笑道。

“哦,刚好顺路,上来吧。”

廷卫军总部大楼看起来比司法司法院还威严多了。门口站岗的四个宪兵见到修辟邪老远就敬礼,修辟邪也不还礼,和熊宫厉袁四人扬长走进去老远宪兵都没敢把手放下来。

熊无疾一见到白少虎就吃了一惊,作为谋杀嫌疑犯的家伙居然住在豪华堪比星级酒店的房间里踞案大嚼?熊无疾再仔细看看房间的装潢,终于确定了自己的确没眼花。

白少虎正往嘴里塞鸡腿,见熊无疾进来,举起另一只鸡腿碌碌囔囔的含糊不清,“不来一只?”

熊无疾那讲客气,过去一屁股坐在白少虎对面的凳子上接过大嚼,“好家伙,这的伙食比我们陆战队可强了不是一点啊。那个抠门的老罗,做的个糖醋排骨还真象排骨,牙都啃痛了还啃不着肉。牛肉烧土豆他倒是很诚实的改了一个字:牛油烧土豆。”

“倒也不是,普通宪兵也比我们那也强不了多少,我的伙食是厉队长亲自下令按修将军的伙食标准给我配的。”

“那个杀猪的?”熊无疾愣了一下,倒是没忘记现在的主要任务,三把两下撕下了手上鸡腿肉,又抓向一块卤牛肉。

“他没你想象的那么凶,其实是个好人。”

“好人?宁见阎王,莫见双星。还有那个戴眼睛的假斯文也一起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觉得……这么说吧,恶有恶报,恶人自有恶人磨什么的,和龙牙不是一样的吗,我也说不清楚,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白少虎的确不太会说话,很简单的意思不知道怎么表达。

“哼哼……”熊无疾冷笑,懒得跟这个大好人解释什么,突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喃喃自语,“恶有恶报……恶人自有恶人磨……”

“你想到了什么?”

“哦,没什么。”熊无疾继续吃,小声道:“当心这里有监听设备。”

‘咚、咚’敲门声响起,“请进。”

“你倒真象是这里的主人。”熊无疾笑道。

宫琳端着两盘琳琅满目的食物进来,“嗨,老虎。”微笑的打招呼。

白少虎惊讶,“你也来来看我?好久不见了。”

“是啊,知道老战友倒了点小霉,不来看看可说不过去。”宫琳笑吟吟的把两盘食物放在桌上,坐在两人旁边。

“可不是老战友吗,一个多月没见,可真有点想你……”话音未落便见低头大嚼的熊无疾翻眼睛,心下不解的住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