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流 第一部 钢流滚滚 第六章  美人的诱惑

银月光华 收藏 0 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3/


训练之余的日子里,我总是心神不宁的,这天我正和大哥练拳,练着练着,我一失神重重的挨了大哥一拳,大哥慌忙收拳扶起我关切的问到:“兄弟怎么样?伤着没?”

我捂着肚子摆摆手,连声说:“没事……没事……”

赵北带着他的两个人正巧路过,“哟!李大车长,怎么这么不小心呐!”

“没事。”

赵北继续调笑到:“看你这两天心跟飞了似的,是不是让哪个小娘们儿把魂钩去了?”

“去!我还年轻着呢,找老婆的事儿过两年也不迟。”

他又调笑了两句走了。

他走后,我对大哥说:“说实话,我还真是的,这些日子心总是定不下来。”

“想你二哥了吧。”

我叹了口气说:“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难道就因为这么一件事儿少帅就要制他死罪吗?”

大哥宽慰我道:“我看老二吉人自有天相,少帅舍不得杀这么一个留洋生,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

“但愿如此。”

日了一天一天过,转眼半个月过去了,这天训练结束,我正在营区大门口买烟,远远的看到一个姑娘向营地走来。

我的目光被她吸引过去了,门口的哨兵偷笑的看着我。

我紧盯着她并不是因为她美,而是感觉好像在哪儿见过她。

她是直奔大门来的,当走到我身边时,见我紧盯着她,忙羞涩的低下头,细声润色的说:“请问夏争鸣在这儿吗?”

我听后一愣:“你……你找二哥?”

她听了我的话后兴奋的一抬头:“你是?”

“哦,我是他兄弟,你是他什么人?”

她的脸腾的一红羞赧的说:“我是……他的学妹。”

“学妹?这词还挺新鲜的,我头回听说。”

“就是他下届的学生。”

我突然想起来了,她就是那个在火车站为二哥送行的姑娘,听过她解释后说到:“你有什么事吗?”

“我……”她的脸蛋更红了,似乎有什么事羞于启齿。

本来我还在猜测她和二哥的关系,现在更明确了,于是我说:“二哥很忙,你还是回去吧!”尽管这是骗她的话,介但是我感觉这样对她更好,否则知道二哥的现状一定会很担忧的。

“就见一面行吗?”

“对不起,这里是军事重地,你不能进去。”我对她打起了官腔。

虽然很无奈,但是这样也让她少了另一份牵挂,听了我的话后,她一脸失望的神色,怏怏的从挎包里掏出一包东西递到我的手里说:“请转交给他,谢谢你啦。”

是什么?这么沉?我寻思着,但是转念一想,万一是贵重的东西,我要是保存不善岂不对不起二哥?转念一想连忙叫住了她:“请等一等。”

“有什么事吗?”

“这个东西还是等哪天你亲手交给二哥的好。”

她奇怪的问:“怎么啦?这也不方便吗?”

我吱唔着说:“倒也不是,只是东西的话还是你亲手交比较好。”

“其实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由你转交好啦!”

“只是……”

“唉~”我叹了一口气,事到如今还是说实话吧。

她的脸上显出了凝重的神色,关切的问:“到底怎么啦?”

我噎余着说:“只是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他。”

“什么?他已经不在这儿了?”看她一脸着急的样子我真不想告诉她真像。

“是的,他调到别的地方去了。”

但是我的脸色肯定骗不了她,她的神情越来越紧张,加上我忧心的样子,她一定会往坏处想的。

她半晌没有说话,紧咬着下嘴唇,当她终于想说什么的时候,眼泪居然先流了下来:“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

“你不用骗我了,他一定是出事了。”

我急忙说:“是出事了,可是出了什么事我还不明白呢。”

“命运多桀,英年早逝。”如果她不是一脸哀伤的,我一定会不笑出来,而且几乎到了喷饭的地步,这些读书人怎么这么多联想?

“哈哈哈……”

她被我的笑声弄得不知所措,张嘴想问,却不知道该问什么,最后终于憋出一句:“你笑什么?”

“笑你啊!怎么总把人往死里想?谁告诉你的?”我一边说一边哈哈大笑。

“可是……明明是你说……”

“咦?我说什么啦?英年早逝?噗哧~”我又忍不住笑起来了,虽然我也担心二哥的境况,但至少不会想到他死。要死的话我和老夏大哥应该先死才对啊,毕竟是民国了,打了洋鬼子顶天就是被人吓唬着骂几句,象征性的坐几天大牢,也不至于死啊。

“难道……我想错了?”

“岂止是想错了,简直是没边。”

“可是你们不是去打仗吗?”

“那哪叫打仗啊,就跟看洋片似的走个过场而已,二哥一定是被另调他途了,我们也没有他的消息,我方才担心他,可我也不相信他会死啊,你这个,哦?什么妹来着?怎么把哥哥想成那样啊。”我戏谑的调侃着说,她的脸一阵红一阵紫,估计是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终于,她忍受不了我的调笑,又羞又气的调头就跑。

可是她跑的那两步,简直和跳差不多,我远远的看着她的背影,心里就像被什么抓了似的,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我怎么说也是22岁的人了,是不是该取个媳妇儿了?想到这儿我拍拍脑袋。咦?这是什么?地上有一个小包,我走过去捡起,原来是她想交给二哥的东西我打开纸包,里面是一个布袋,布袋里是一个小木盒,怎么里三层外三层的?到底是什么宝贝。

石头?全是白色的石头?也不全是,这里还有一个项链,我细看了一下,是银的,打开一看,打开圆形的项坠,里面是一张照片,那姑娘漂亮的脸映入我的眼帘,照片上的人也挺漂亮的,只是少了点颜色,跟真人没法比了。

本来我是可以追上她把东西还给她,可是那张照片让我改了主意,不知怎么的,我想把这东西拒为己有。

就在我看着相片发呆时,有人在我后背重重的推我一下,那力道也只有夏大哥才发得出来,

我受了这冷不防的一推,一下子坐在地上,白石头洒了一地。我急忙满地找,边找边埋怨着说:“老夏你可够狠的了。”

“哎!有了相好的事儿也不和大哥说说,看你急的。”老夏兴灾乐祸的说。

“什么相好的?扯蛋!”

“拉倒吧你!我都看见了,又哭又闹的,不是相好的是什么?你看,还送东西了。”

“去去去,东西是送给二哥的,人家是担心二哥才又哭又闹,和我有什么关系?”

“老二的女人?”夏大哥将信将疑的说。

话说到此,我心底突然涌现出一种失落感,我怎么啦?难不成我……唉~李飞你这个大混蛋,怎么能惦记着兄弟的女人?可耻可耻。

夏大哥见我直发呆,心里大约也明白了个七八分,于是他还是打趣说:“八辈子没见过女人啦?跟丢了魂似的,走走走,别在大门口丢人现眼。”

我怏怏的跟着夏大哥走了,临进营区前,我还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她刚刚站的地方似乎留有余香般吸引着我,我忽然想起私孰先生教过的诗里有一句话“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我默默的念道着,真是好姑娘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