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化华夏 卷二『入世』狼入凡尘 第十八章 屠杀『二』

DJ云 收藏 0 2
导读:侠化华夏 卷二『入世』狼入凡尘 第十八章 屠杀『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8/


如此独坐在床上愣了许久后,赤狼方来到后园里准备与几日来一直记挂思念的小师姐陆英秀一起练武,却是不见陆英秀,不由奇怪昨日回来后一直也未见她的身影。连忙来到陆佐雄的议事房,刚至房前,却听里面陆佐雄的声音大怒道:“什么!还没找到,饭桶!全都是饭桶,全都给我滚出去。三日之内要是再找不到小姐的消息,你们就给我提着自己的人头回来见我!”房门一开走出三名弟子,赤狼默然行进屋内问道:“师姐她怎么了?”


陆佐雄道:“你师姐不见几天了,到现在也是音讯全无。”说完颓然坐倒在椅上,又道:“你放心,你师姐向来贪玩任性,想是你不在没人陪她便悄悄跑出去了,你还是回去看看你娘子吧。”


赤狼面无表情,道了声“是”便转身而去。


这一路往家中而行,赤狼虽仍是一如既往般的没有任何表情的存在,但心中却在想:“师姐,我回来了,你到哪里找我去了呢?快回来啊!”直到到了家中,看到房内一片琅圾的残斗痕迹,方始大惊失色!狭小的屋子甚至茅房都寻了个遍,却仍是见不到林若雪的影子。


或许直到此刻,赤狼方感受到了林若雪对于他的重要!


“雪!”赤狼终于忍不住大叫起来,匆匆跑回帮会,一见陆佐雄便大声道:“师父,雪……雪不见了……谁……谁?”


陆佐雄装着大惊道:“什么!怎么可能,岂有此理,竟然有人动我黑龙会的人,狼儿你放心,你娘子不会有事的,为师这就派人去查!”


雪!不见了!


师姐也不见了!


赤狼盲目的在街头寻找着,但哪里又闻得到她们半点幽香,回到帮会,却不知哪里,方是他的归宿?


风,吹散了他的长发,随风而飘下的面孔,却似乎无复雄风当年!就在遥远的那一个夜里,林若雪第一次见到他时,他不也是如此般披散着蓬乱的长发么?


赤狼独自坐在自己房间的屋顶,遥望着天际的红日,直到它沉沉的末入山颠,待到月至天中,方沉沉的卧倒在冷风萧萧的屋顶。


月下美景!


宰相府的后花园内,两个身影相隔甚远的站在涟漪湖边。月光下的湖泊中,倒映出两张尴尬不语的面孔,却原来是孔孝天与张柳月!


二人就这么看着湖中倒影轻摇的弯月,却是良久不发一言。淡淡的幽香不断的袭进孔孝天的大脑,忍不住绮思瑕想,孔孝天更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张柳月默立良久,似乎终于忍受不了这漫长的沉默,轻启樱唇道:“孔公子约我到涟漪湖来,就准备这么站一晚上么?”原来孔孝天住进宰相府的第三天,张柳月就带着丫鬟来找到他,并带着他参观宰相府,一路上虽是言语不多,但张柳月却主动问起了孔孝天与小鹃的故事,听过孔孝天简略的叙述之后,早就怀春待放的芳心自是大动,对眼前这个平民百姓另眼相看了。次日,张柳月的丫鬟就跑来告诉孔孝天说她们家小姐患上相思病了,孔孝天又是失望又是奇怪,却没想到自己竟便是她所相思之人,是以约了她今晚来此,却又反而是不知如何开口,场面尴尬。


这时听她这么一问,孔孝天立时通红块面,尴尬道:“厄……厄……其实……其实如若当真能得小姐陪伴在侧……就算在这里站上一夜……在下也已荣幸得很了。”张柳月不禁羞红着脸低下头去,月光下的倒影却是倍添娇媚,孔孝天只看得心中砰然大动,大吸一口气,走近几步,面对着她道:“在下只是一介平民,能得小姐青睐,实乃生平所不敢妄想……但……自从第一次见到小姐,在下就已经……已经……”说到这里,却是喉头不听使唤,怎么也继续不下去。


张柳月见他半天哏不出来,不禁轻咬樱唇,微笑道:“孔公子……不用说了……我……我明白。”


孔孝天大抒一口气,又道:“在下……在下只觉实在配不上小姐,为什么你……为什么小姐会对我另眼相看呢?”


张柳月将头低得更低,道:“其实……其实……我也不知道。”其实她第一次见到孔孝天的时候也并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在席间见到孔孝天提起自己前妻时的情景,方才不禁生了好感,到得后来得知其遭遇,自是如陆英秀一般被深深打动了。


如若孔孝天问起陆英秀这个问题,恐怕这平日叼蛮得厉害的小姑娘也是如这张柳月一般的回答吧!她们都是正当怀春之期的懵懂姑娘家,又哪里想过这么多为什么呢。


当陆英秀风尘疲惫的终于找到孔孝天的时候,孔孝天正坐在豪华的四人抬轿中进宫晋见皇上,陆英秀一脸风尘仆仆的样子兴奋的拦下他时,实让孔孝天险些没有认出她来!大是错愕的问她何以来了京城,陆英秀答非所问的道:“孔大哥……你……你没事就好了……哈哈……你还中状元了!好……好英俊啊你……你今天!”说完就晕了过去!孔孝天连忙将她抱住,又令人将她送回宰相府,方怀着大是莫名其妙心情上朝面圣去了。


“这是哪里……咦!这位小姐好漂亮啊!除了雪姐姐我可还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人儿呢,是谁呢?啊!孔大哥呢!孔大哥怎么不见了!”这是陆英秀再次醒来时脑子里转过的念头,这一想到孔孝天,立即弹起床来道:“孔大哥!孔大哥呢!”


她脑子里所说的那好漂亮的小姐自然便是张柳月了,张柳月一直守护在她旁边,所以也睡过去了,这时听到她叫喊,也醒转回来,道:“这位妹妹别担心,孔大哥他入宫见皇上去了。”


陆英秀听她这么一说,方才想起自己刚到京城,在茫茫京城里一路问一路寻,竟得知就在此日入宫面圣的状元爷也叫孔孝天,大喜之余连忙去路上拦轿,刚一见到孔孝天,便喜极晕过去了。其实她连日赶路到得京城,饿了也就在路边买上干粮和水在马上用食赶路,如今终于见到孔孝天安然无恙,又如何能不晕了!


张柳月比她只大了一岁,年龄相近的两个姑娘家,虽然性情本是大大不同,却也聊得甚是投契,陆英秀看着张柳月言谈间的温文形貌,心中不由想:“这难道就是孔大哥口中的淑女吗?原来淑女就是这样啊!”


待陆英秀换洗了出来,张柳月也不禁大赞道:“陆妹妹生得好漂亮啊!”陆英秀本来向来都是大大咧咧的,可如今在张柳月面前却不知怎的也缅甸起来,羞红了脸,道:“柳月姐姐别取笑我了。柳月姐姐你才美得紧呢!”


二人于是又相伴来到后花园的涟漪湖边,陆英秀一见宰相府中居然还有这么几丈宽的湖,湖中央还有奇形怪状的假山,立即原形毕露,一跃跳到湖中央的假山上大叫道:“柳月姐姐,你家里好漂亮啊!哈哈……看啦,还有鱼啊!咦……怎么这些鱼都是金黄色的啊,是不是月姐姐你给它们涂了颜色啊,好漂亮啊!”


张柳月也被她逗得忍俊不禁,捂唇笑道:“这些是金鱼啊!陆妹妹你好厉害,刚才你这么一跳,可吓死姐姐我了!”


陆英秀大是得意道:“嘿嘿,月姐姐你还没见识过我更厉害的呢,这只是小意思罢了!哈哈!”


二人就这么游园谈笑,不知不觉便已到了午时,其间张柳月问起陆英秀为什么千里迢迢来寻孔孝天,陆英秀本来正自手舞足蹈,一听她这么一问,便顿时变得有些不知所措的答非所问了,张柳月也是女儿家,陆英秀所想为何,她又如何能不明白!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