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放弃伪装 第三十四章回乡之路

ddtt 收藏 0 5
导读:狙杀悍将 放弃伪装 第三十四章回乡之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童年的轻松和乐趣只能去梦中寻找,一觉睡起来,又回到现实中,许睿睡起来洗漱完毕,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准备离开这里。他带来的那一群兄弟也都领会到他的意图,一起收拾好东西准备走。

吃罢早饭,许睿带着自己的兄弟亲自向曹秉表示感谢,感谢他出兵给自己报私仇,并向曹秉辞行。这让曹秉感觉到很意外,说了一大堆挽留的话,但人家去意已决,他只好召集了侦察排,给这些悍将悍兵亲自送行。

曹秉在离开营地前,还调整的军队部署,他把侦察排调回来,自己亲自指挥侦察排去送客人,让一个战斗排掩护辎重排带着自己的家当和重武器回到雷鸣山谷里驻防,忙完家里的事,他带队匆忙上路。


这一堆人骑着战马,威风的走出雷鸣山谷。曹秉骑在马上,走在队伍的最前边,他坐在马上一点没闲着,一手拉着马缰绳、一手拿着酒瓶。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酒鬼,其实他喝酒也很节制,只是刚打了胜仗,还处在庆祝期内,喝酒自然就顺理成章的庆祝方式。

许睿对本地道路不熟悉,骑马跟在曹秉后边,为了能安让这员孤独战斗的缉毒将军,就说了很多安慰他的话,“兄弟,这次你真帮了我大忙,以后你人手不足的时候就直接给我打电话,我的肯定带我的兄弟来帮忙。”

“许将军客气了,你有名的将领,你可是有刚果政府军正式军籍的能人,以后少不了上网和你交流,我虽然带兵,但对这事一直很生,总感觉自己是外行。”曹秉虽然聊着天喝着酒,但两只小眼睛四下乱转,看着周围的环境,这漫长的山路上最容易出的事儿就是被山贼打埋伏,所以他处处留心。

“时间是有限的,你不如集中一年半载的时间,好好打个痛快,把敌人打软了,把自己腰包打鼓了,然后就收手,战场上的东西谁不准,在有名的大将,打的仗多也有失手的时候,唐朝的罗家将就是最典型的事。”许睿自己洗手不干,还劝说他也别干,这个行业太危险,不如在得利的前提下迅速收手,也就是见好就收。

“也对,不过你也知道,我手下的那些骄兵悍将也不好管,真要散了军队,这些人对其他人太有威胁,他们都杀人杀惯了,如果我不干,我怕他们落草,怕他们害人。”曹秉说出了自己的苦衷。

许睿扭头看看身后,除了自己带来的这一群人外,常胜军的侦察排的兵都骑着马跟在几十米外,他压低声音说:“怕他们祸害人,那就让他们在正义的战争里光荣的战死,这样成全了他们当英雄的梦,也成全了那些不会舞刀弄枪的平常人,也没有遣散后的后遗症,这招是个猛药,你可要三思,我也是支招数。”

曹秉皱了一下眉头,稍微露出一丝难色,因为这些人跟了他好几年,舍得打仗时候把他们拼光了么?再说了,自己还需要和自己的两元副将富安、江琦商议,这俩人目前不在队伍里,都休假去,这么大的事,也不太好做主。

“可是。”曹秉说到这里,回头看看身后的那些兵,这些人可都对他忠心不二的,让他们落个战死沙场的结果,实在是太对不起他们。

“我知道你舍不得这些人。”雷雨田插了一句嘴。

“是呀,我小心了又小心,谨慎了又谨慎,每次打仗死上一个人我都很痛心,我是尽量避免伤亡。”曹秉知道,就算自己不把部队拉到险地,但在北缅地区,处处都是险地。

“你自己掌握吧,散了也好,让大家伙过几天好日子,总在刀尖上过日子,谁受的了?”雷雨田比他更了解那些普通士兵。


马队走出去十几路地,雷雨田突然诡异的对曹秉说:“兄弟,能帮我做点事么?”

“什么事呀?”曹秉坐在马上问。

“看到那两个洋鬼子了没?那是我兄弟招安的,这次打完仗要给他们不少的酬金,我们可没钱,也不想借你的钱,你不如把他们。”雷雨田还没说完,曹秉说:“没问题,我知道怎么办,我现在一出枪就能打爆他们的头。”

“那最好。”雷雨田看他领会了自己的意图,也很高兴。

曹秉一仰脖子,把酒瓶里的酒喝光,然后把酒瓶丢在路边,抓缰绳的手也送开缰绳,两只手缓慢的移动到腰带的枪套上,两支子弹上膛的布雷塔M9F手枪就在枪套里,随时可以拔出来给那两个小子一人一下。

但是他还没拔枪,就听前边忽然响起一声呼哨,不知道是谁吹口哨,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是劫道的土匪。

哨声一响,后边的常胜军士兵自觉的就端起枪,警惕起来,两腿使劲夹着马肚子,不用手抓缰绳,尽量保持身体平衡。骑马打仗和步下作战可不一样,徒步作战有危险可以卧倒就地找地方隐蔽,然后依托有利地形打击敌人,可以算是以静制动,骑战恰巧相反,战斗发生后,不可能先下马,在找地方隐蔽作战,马受了枪声的惊吓会跑掉的。

骑在马上打,就是要依靠马奔跑的速度,打不过就依靠马快速机动到安全的地方,打的过就依骑马追杀敌人,进退自如,比步下做战更省力气。


哨声之后,一队人一下从树丛里钻出来,端着AK47步枪一顿扫射,几十支步枪的枪口一起闪烁着火光,枪声和火力非常吓人,不过子弹全部打偏,没有几发子弹落在许睿他们几个人的身上。许睿一抓缰绳带住马,但战马受了惊吓,前蹄子一下就离了地,长长嘶鸣了一声就猛向前边跑去,后边的十几匹马也都一个毛病,受了惊都猛跑。

马跑,但马背上的人没闲的,许睿拔出一支借用常胜军的格洛克18手枪,对着离路不远的土匪就猛打几枪,十来发密集的散落在几个土匪身上,土匪中枪惨叫一声倒在地上,有的是疼的害怕,就倒地上装死。

吴哲、关宁、刘铭基、余飞几个人一个赛一个机灵,一看有危险,马上边骑马跑边开枪,有的骑术好,放开缰绳端着AKM步枪还击,有的拿手枪打,还有的丢出手榴弹,马道上一下枪声大作,爆炸声不断。

这可把拦截他们的土匪吓坏了,这十来个人厉害呀,又是放枪有是冲锋,顿时就有十来个土匪中了枪,要不就是被手榴弹炸着,吓的顿时退缩回树林中。

许睿第一个冲出包围圈,他没照直线跑,而是等马用力跑出去一段,才一拉缰绳拨转马头,向着原路返回去,又杀了土匪一个回马枪。他骑马追进树林,兜着土匪的屁股就追上去,右手拿着手枪不停的打,直到把枪里的子弹打干净。

这会不光是他一个人,保护他们几个的常胜军侦察排也纵马追击,三十多个步枪机枪手枪一直在林子里响,响了十几分钟才停下来。


带兵追了一段的曹秉一看土匪被消灭了一大半,他怕中了土匪的埋伏,就马上吹哨子,又喊:“停止追击,返回原路,查点人马,看看有没有损失。”

侦察排的排长报告:“没有伤亡,我们的人都在。”

曹秉收拢起队伍回到大路上,许睿他们几个人正骑在马上等他们,路上站着两匹没人骑的马,骑马的人坠落到马下,曹秉低头一看,是俩洋鬼子中枪身亡。今天真是巧,雷雨田本来让自己动手干掉这俩人,没想到土匪击毙了这俩职业杀手,他微笑了一下,对手下士兵说:“把枪收起来,尸体丢路边,我们继续赶路。”


他们一队人顺利得抵达边境。许睿他们归还了常胜军的武器,把战术背心弹药袋也都还给他们,把马匹留下,换上山民们穿的衣服,徒步穿越了边检站,拿着边民证顺利的回到国内。


比起许睿的得胜而还,孟恩崇可狼狈到家了,浑身带伤,伤口还淌着血,他带着两个侄儿和三个亲兵杀出重围,跑到半夜,才听下马。

他们六个人找地方拴好马,到小溪边上喝了一通水,缓解了口渴,但肚子却抗议起来,他们已经错过了吃晚饭的时间,早饿的受不了。除了孟恩崇,其他几个人什么吃的都没带,孟恩崇只好拿出自己背包里的压缩饼干分给几个人吃。吃完了东西眼皮就打架,他连澡都没洗,拿出吊床挂在树上,在周围撒了些熏虫子和蛇的药粉,就在树林里宿营。

孟恩崇因为是大老板,所以睡在吊床上。受了伤的孟福、孟贵只好睡地上,幸亏孟恩崇的背包里还有毯子和充气垫儿给他们用,剩下的三个亲兵可惨了,好容易杀出来拣了条命,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没有,他们只好天当被地当床,就这么将就一晚上,反正累了一整天,顾不上舒服不舒服,倒下就打起呼噜,他们连个岗哨都没有。

晚上要是有路过的土匪,用刀子就能把他们全杀掉。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