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飘飘传奇 第二部:龙飘飘之踏马江湖 第八章 入世(第六节)

反恐刀王 收藏 0 4
导读:龙飘飘传奇 第二部:龙飘飘之踏马江湖 第八章 入世(第六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74/



龙飘飘刚要动身去买吃的,却猛的停了下来,花季纳闷地问道:“怎么又不去了啊,我正饿着呢。”


龙飘飘侧耳听了听,哼道:“来得好快啊,幸好我们功力多有进步,一会可能要饿着肚子打架了。”


花季运功听了听,什么也没听到,“我怎么什么也听不到啊。”


龙飘飘笑道:“就你那点道行,也想听到五十丈外的动静吗?”


“你就吹吧,我就不信你功力真有这么大长进。”花季不信地摇了摇头。


可龙飘飘却在数数,“三十丈……二十丈……十丈……到了。速度真快啊。”


果然话一落音,小船左侧已齐刷刷的立定了数十服饰各异的人。为首一人,眉目清秀,衣衫华丽,连剑鞘都是镶金包银的鲨鱼皮鞘。金黄的剑穗,随风微微飘扬,颇有些少年侠客风范。只是神情显得过分高傲,那秀美的下巴都翘到天上去了。龙飘飘微微一皱眉头,淡淡的笑了一声。那少年显然有些自负,看都不看龙飘飘一眼,只是他的手下却透露出隆重的杀气,压得人心里很不好受。


龙飘飘望着少年邪邪一笑道:“姑娘,好好的美女一个,干嘛打扮成男人啊,这年头收成不好,扮成男的下地干活似乎嫌力气小了点吧,莫非你有那种不为人知的爱好?”


尖酸刻薄的话立即奏效,那少年猛的低头,脸一下就涨红了,又气又惊的瞪着龙飘飘,气的是龙飘飘出言不逊侮辱人,惊的是自己这身打扮,从北至南,从无人勘穿过,今日才一见面,竟然被他一眼看出,怎能不惊?


龙飘飘见她那仿佛大白天活见了鬼的样子,不由一声轻笑,回过头对花季道:“季妹,记得以后你想玩这把戏时把头放低一点,天上没有什么好吃的等你接,硬是有的话也是我的口水,女人是该有点傲气,可是这种壮志凌云的自负就免了吧,这不一抬头就露陷,任你易容术再高,嘿嘿,那男人和女人的关键区别部位总是改不了的。”


花季玉脸唰的红了,羞羞地白了龙飘飘一眼道:“龙大哥啊,你那眼睛都往哪个地方看嘛?”


龙飘飘讶异的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花季羞嗔道:“你还笑,真是不要脸。”


龙飘飘笑声骤停,正色道:“季妹,你想到哪去了?你以为龙大哥说的是哪个地方啊?你看看她那里有吗?”边说还边用手指着少年的胸部。


花季顺着龙飘飘的目光一看,果然那少年胸部平平和男人无异。不由惊讶的望向龙飘飘,龙飘飘邪邪的笑着,左眉跳了跳,揶揄地说道:“她那个地方就像演武场一样平,我怎么会是凭那里看出来的呢?你呀,也真是笨呢。”


花季正要狡辩反驳,那女子已气得不行了,且别说龙飘飘如此下流的话语,便是刚才她偷偷地回头那一瞥,发现身后那群人亦脸有笑意,表情怪怪的望着自己这档子事,龙飘飘已是不会有好日子过的。试想这份羞辱哪个女孩容忍得了,故而心内怒火顿升,修长玉指指着龙飘飘颤声破口大骂道:“住嘴,你……你……你这个下流……卑鄙无耻的淫贼,这笔帐我记下了,呆会一定会好好和你清算的,不割掉你那贫贱下流的舌头,撕烂你那张轻薄无耻的狗嘴,我就不姓孟。”


龙飘飘啧啧叹道:“啧啧啧啧,哦呦呦,好辛辣的美人啊,原来姓孟啊。梦什么?梦见我吗?我们好像才初次见面啊,不是很熟吧,莫不成你是‘见面熟’的那一类人?不太像啊,不过也难讲,有些人是能掩饰得很好的。”


那孟姑娘听得龙飘飘如此侮辱性的话语,气得张口结舌,竟说不出半个字来,只是气得全身都在发抖,双目怒睁隐隐见有泪光,春葱似的玉指颤抖着指着龙飘飘,可就是说不出话来,只是胸脯在急剧地起伏着。假若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龙飘飘恐怕已经死了一万次了。


花季看不下去,轻声劝道:“龙大哥,你积点口德,放过她吧,哪怕是砍她几刀也比目前她现在这个样子舒服啊!”


龙飘飘微微一笑,指着那孟姑娘道:“好吧,看在花季妹妹替你求情的份上饶了你,你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吧!”


花季嗤的轻笑了起来,那孟姑娘身后的汉子们也笑了起来。这档而那孟姑娘反倒冷静了下来,冷冷地回头扫视了一番,恨声哼道:“你们笑够了没有?嫌不够丢人吗?你家主人在被人奚落,你们是不是觉得很光彩,是不是觉得很有面子?”


那群傻人闻言止住笑,均恨恨的盯住龙飘飘,显然已觉察到刚才实在是很没面子,着了龙飘飘的道儿,被龙飘飘无意中耍了一把,故而现在很是气愤。


龙飘飘暗暗心惊道:“这女的好手段,一句话便使得众人立即回过了神来。看样子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呢。”


花季此刻才明白龙飘飘刚才是故意戏耍这群人,也是在试探这孟姑娘的深浅。不过她此刻也明白了眼前这位看似被龙飘飘羞辱得手足无措的姑娘也不是个易与的主,就凭这份从气愤中恢复冷静的本事,自己便远不如她。换作自己早就出手相搏了,哪里还能够如此冷静的以一句话,使得众人重新再仇视龙飘飘。就这点自己便完败了。


龙飘飘轻咳了一声,轻佻的点着头,负起手来道:“孟姑娘果然厉害啊,这份冷静我季妹便不如你,可惜啊,要不是你来势汹汹,我们倒是可以交个朋友呢。现在巾帼英雌可难找得很,今日有幸能得一见,却很不巧的处在这种非友即敌的尴尬场面上,而且看样子敌对情势比较严重呢!没想到在下一时口快,竟结下这个不太妙的梁子,给了姑娘一个恶劣的印象。唉呀,真是失策,失策了。”


孟姑娘冷笑道:“现在知道已经晚了!话既然到这个份上了,想必我们的来意阁下也很清楚了,用不着我再说了吧!”


龙飘飘装傻的一摆白痴像,呆呆地问道:“那可不然,在下还真不知道姑娘的来意,咱们往日无仇近日无怨,更是素不相识,姑娘何以说出此等话来?”


孟姑娘冷冷一笑,上前半步,按剑叱道:“少装蒜了,本姑娘懒得和你罗嗦,一句话,交不交?”


龙飘飘收起白痴像,笑了笑,沉声道:“敢情姑娘你软的不行来硬的了,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姑娘的来意,如果姑娘不介意,不妨说出来听听,看在下是否有什么可为姑娘效劳的?”


那孟姑娘冷哼一声道:“少来这套,交出图来,你滚;不交,我抢!想效劳的话,那就割掉自己的狗舌,再自己掌嘴三百!”


龙飘飘毫不恼怒的笑道:“敢问姑娘贵姓?芳龄几许?”


花季闻言一愣,不知道龙飘飘又要耍什么花样,故定神的盯着孟姑娘,想看她怎么回答!


那孟姑娘也是一愣,还没说什么,她身后早有个呆子代她说了。“小子,你听好啦,这是我教少教主,孟苇孟大小姐,不要死到阎王那说不知道死在谁手里的!这……”


那孟苇闻言狠狠的盯了那多嘴的人一眼,怒斥道:“你个蠢货,叫你多什么嘴!”


那发言之人话才吐到一半,却被孟苇一顿臭骂骂回去了,连忙闭嘴,讪讪的低下头去。


龙飘飘拊掌赞道:“孟姑娘骂得对,他确实是个蠢货,敢情你们是异族人,来自偏远的地方,要不怎如此蠢不更事?本少侠话意本是想说姑娘太天真了,在那痴人说梦来着,谁知这笨猪却信以为真,真个给回答了,足见其没有经过我中原礼法教诲,愚蠢得很!”


此话大伤多嘴之人自尊,那人破口大骂道:“无知小儿,竟敢损本大爷,想找死啊你!”


龙飘飘对着孟苇摇头调笑道:“唉呀呀,孟姑娘,你真的没眼光,怎么就选了这么个猪来抢本少侠东西?他完完全全一副猪脑壳嘛!”


那人脸涨成猪肝色,便要发飙,孟苇却微一扬手制止道:“闭嘴,凭你那张破嘴,又哪里是眼前这位伶牙俐齿的少侠对手?再多嘴也只是自取其辱罢了!”


那人果然闭嘴,只是眼神狠狠的盯着龙飘飘,恨不得生吞了龙飘飘一样。


龙飘飘脸一板,厉声喝道:“看什么看,再看把你那对招子给废了!”


这回那人可真忍不住了,也不管孟苇了,抬手就是一记飞刀射向龙飘飘,同时骂道:“抽你娘个神仙板板,老子叫你嚣张,这就毙了你!”


飞刀样式奇特,犹如一轮弯月,飞行还带着如同鬼叫般的尖啸,去势也极快。


然龙飘飘却无视那飞刀的袭来,只是勃然大怒骂道:“吊你老母的,敢骂你亲爹,你找死!”说着手一抖,只见一道白光,以极快的速度,径直射向那汉子,去势之快,犹如电闪。


孟苇见状大惊,猛然拔剑砍向那道白光,可只听得叮的一声,接着又是噗噗两声响,白光为孟苇一剑削断,分成两截,一截射进地里,一截却丝毫无差的钉在那汉子眉心!


那人竟连哼也没哼便倒地抽搐着,眼见是活不成了。


钉在眉心之物竟是半锭银子!而他射向龙飘飘的飞刀,却轻易的让龙飘飘两指夹住。


孟苇心下大惊,暗道:“不好,江湖传言实不可信,个个只说他剑快,没想到他内力也如此之深,手法如此高明,以我的功力,竟只是砍断一截银两,而未能将它击落。那剩下的半截,去势依旧,我的功力恐非他敌手,这番事态麻烦了!到底该如何对付他呢……”


便在孟苇思量如何对付龙飘飘时,龙飘飘已开口了。


“孟姑娘,在下与你祁连鬼教素无瓜葛,你若再咄咄逼人的话,本人手中的剑可不是吃素的!杀得了野心盟的金剑杀手,一样也杀得你鬼教之人,非逼得在下动剑的话,这里除了你之外,其余的人恐怕只能躺着回去了!”


孟苇自然知道龙飘飘快剑的利害。寒梅山庄一役,龙飘飘的快剑在江湖上早就被传开,她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啦。但现在已成骑虎之势,这边有人被杀,就这样走了,以后神教还怎么在江湖上立足啊,面子总得讨回来吧。再说以自己的武功拖他一阵应该没问题的。那边还有个女的,看样子武功不怎么强,倒可以利用一下。这次既是有备而来,岂能就这么空手而回?


想到这点,孟苇脸色变了几变,终于咬着下唇,冷哼了几声,从牙缝里挤出个字来。


“上。”


龙飘飘以为自己听错了,无比惊讶道:“什么?”


未待他反应过来,那群人已蜂拥而上,抢着往小舟上冲来。


龙飘飘回过神来,冲花季道:“季妹小心,速速上岸。”


龙飘飘话未落音,花季已冲天而起,半空中一个漂亮的空翻,轻轻的落在了岸边。


孟苇眼神一讶,俗话说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看花季施展出这一式漂亮的‘金鲤穿波’孟苇便知道眼前这女孩并不像先前估计的那么好对付。这又不得不重新评估眼前两人的实力了。可情势发展已容不得她多想,因为龙飘飘已开始了屠杀。


一柄巨剑,突入人群之中,从舟上一直杀到岸上。


那把剑下,竟没有十招之敌,要知道这批人可是鬼教里数一数二的高手了,但照这形势发展下去,极有可能真的如龙飘飘所说,自己真要只身返回了。


想到这点,孟苇立即下令道:“所有人去围攻那女的,这个人我来对付!”


那群人闻言,如得大赦,速速后撤,围向花季。


龙飘飘一急,身形闪动,急速逼近离花季最近的汉子,正挥剑去砍他,却见横刺里伸出一柄剑,将龙飘飘一剑架了回去。


龙飘飘微微一讶,暗道:“好大的力道,好深的功力,还好没让她和季妹对上,她的功力比花季妹妹已达第五重的浩然正气足足高了一个档次,假如自己不是昨晚功力突飞猛进,今天还真不是她对手呢。”


龙飘飘连递了十来记快剑,全让孟苇给挡了回来,而且用的剑法很是奇怪,竟属于刚猛类型的,和龙飘飘的重剑来了个硬碰硬的正面交锋。


龙飘飘越打越心惊,这哪里是个女孩子家练的剑法啊,完完全全是套刚猛彪悍的男子剑法,而且还是重手法使的剑法。


也莫怪他奇怪,孟苇使得的这套剑法,名叫“风雷剑法”,是完完全全的炎阳类剑法,大开大合,连带剑气都是炙热的,毫不似一般女式剑法,以轻巧敏捷取胜。


“奇怪了,她一个女孩,怎么武学,竟尽学些男人的剑法呢,难怪她一路女扮男装没人发现了,人家一看这种剑法根本连想都不会想她是会是个女人。莫非她还真把自己当成男的了?”


龙飘飘越打越心焦,自己被缠得脱不开身,那边花季遭遇围攻,险象环生,自己眼睁睁看着,却无法上去帮一把,不由心头火气来了。


那倔脾气一来,龙飘飘也不耍什么花枪了,一剑一剑的大力劈向孟苇。


孟苇虽然表面上应付自如,心里却暗暗叫苦:“他真是头蛮牛啊,这重招一记接着一记,力道越来越强,好似功力用不完反而在不断增长,长此下去累也被他累死了,得想个办法才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