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的狙击手 第三卷 凇泸会战 第三十九章 沪会战之一个鸡蛋(四)

haoren5100 收藏 0 7
导读:祖国的狙击手 第三卷 凇泸会战 第三十九章 沪会战之一个鸡蛋(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


开枪的那一下子就清楚的看到,这老家伙也许本来是想问我什么的,但是看到我从后面抽出冲锋手枪时,他也立即的抽出长刀,我感觉到他是比我后抽的,但是却先摆好了架势,这种本事我以为天下除了我师傅外,在没有人能出起左右,所以我对自己很有信心的敢到处闯荡,也才敢想闯进日本军营去转个大官,好显本事。

哪知道天下何其大,英雄何其多!我也太小看天下英雄了,这不,我才有了现在的震惊和困境。

子弹从枪口一出膛,他象早就知道我要射这地方一样,老早的就摆在胸口,等着子弹送上门。

两发子弹分别打了他两个地方,先是胸口后是头,哪知道他还是躲过了胸口的袭击,然后看躲不过对头上的袭击,就硬是用长刀接了这颗子弹,我吃惊的无已表达,这个船越文夫的刀好,气功更好。

可是这老家伙不知道的是,我是那种遇到阻力就一定要上的人,师傅当年都十分赞扬我这种学习态度,所以我想也没想的就把枪向后面的阿超一扔,拿起他的手枪就又要射,阿超也是和我一样,震惊的都不知道怎么表示心情了,崇拜和痛恨并存吧!

他身后不远处的弟子和那些哨兵,开始从震惊和崇拜的神色中恢复过来,拉栓声和“哇啦!哇啦!”的叫声立时就响起,很多人都向我们这冲来,还好因为目标相互混乱,那些哨兵们不敢开枪,不然我们就真的没生机了。

“我连射,你看准打!”我不想浪费把单发变成连发的时间,我知道阿超是习惯用连发的,所以我们换枪。

我又开了第一枪时,突然想到师傅教过,这种人可以感觉到你的杀气所指的方位,所以对付他们,要心静神合,那样就可以瞬间解决掉对方。

也许别人不相信,但是我从第二枪开始就闭上了眼睛,我努力的用意念感受对方的存在,可是我还是失败了,所以我马上又睁开眼睛,然后放平心情,对着他的胸口猛射。

这老小子躲子弹的本事我是没话说,最多只是吃惊,因为这种训练我也经历过,只不过没有把握在这种距离中躲开而已,但是用刀挡子弹的本事,我是一点也不会,第一次看到,我比见到鬼还要想逃,可逃不了,我才拼死抵抗的。不过他太吃力了,不断的向后退,这时他突然把刀插在地上,右手握刀,身子向上倒飞,借着刀所承受的力量,一个‘燕子翻身’又闪到了另一边,虽然他的样子很难看,但是他没有受伤,只不过气喘的粗了许多。

我估计没什么子弹了,一狠心,闭上眼睛把枪口一抬,一颗子弹立即就射出,接着一声“咔嚓!”子弹刚好打完。

我马上睁开眼睛,我自己都不敢用正眼相看,只能在转身逃跑的一瞬间用眼角瞄了一下,他正在倒下,左手捂着右手拿刀处,估计是打中了手腕,我看见鲜红的血液正从他手指间向被挤压一样的向外射出,他怎么努力都挡不住,而他的眼神正看着我,带着不信与不甘的看着我。

阿超也在我抢他枪的那一瞬间就醒来了,边一脚踢飞了像见到鬼一样吃惊的小鬼头,边从背后拿出冲锋手枪的弹匣用嘴咬着,这是师傅教的,可以加快换弹的速度。

“哆!哆!……”

冲锋手枪的连发声立即响起来,几个冲在前面的武士立即就中弹倒地,几个还在地上哼了起来。

那几个武士一倒,我见到了倒在地上由弟子扶着正在包扎的船越文夫,他的眼睛已经变得有点红了,像饿极了的狼看着小羊羔一样的看着我们,冷笑连连的对我们露齿嘲笑。

我一气对着他的脑袋就连开两枪,不过我的目标没任何事情,因为他左边的一个弟子一见我起手抬枪,马上大呵一声扑到船越文夫身上,帮他挡了两颗子弹,而船越文夫也开始吃惊起来。立即顺手翻开了那个已经死去的挡箭牌,挣扎的在五六个弟子帮助下站了起来。

我和阿超还有已经站起来正用枪扫射的小鬼头,马上边倒退边还击,而那些哨兵见我们和武士之间已经有些距离了,马上就朝我们开枪,场面对我们十分的不利。

不过还好,日本人喜欢在居住的地方种上大片的树林,还喜欢在房子的周围开设一条小溪或小河,这个地方也一样。

已经有二十几个武士倒下了,我们也到达了这片小树林的边缘,武士们已经被打红了眼,不要命的向前冲,带头急速而来的正是船越文夫。也许是看到自己这么多弟子死去或重伤,让他更加的怒火中烧,船越文夫满眼通红,一双小眼睛睁的老大老大地,双手握刀向右边的地下稍稍倾斜,因为速度很快,他身上的衣服都紧紧地帖着肉,向后面狠狠的飘动,就像被大风刮着一样的扇动。

他的速度很快,一眨眼的工夫就超越了弟子们一米多,在离我们将近三十米的时候,我们三人莫入了小树林。

树林的树木最大的只有小碗口大,小的才刚刚发芽,也不是很高,最高的才三米高,可见是才种植不久。

这样的环境对我们很不利。

可船越文夫也是很着急啊,因为穿过小树林后就是一条七米多宽的小河,而且这小河的一两里处就是面向大海了,他绝对不相信我们不知道位置,他到现在还以为我们三人是专门前来刺杀他的,要不然怎么可能在他的‘魔象气影’的功力下,还有能力反抗。

如果我们告诉他,我们只是想抓个小角色大官,而不是来碰他这棵大树(大树还是请我师傅出山来砍比较好)的时候,我想他一定会活活的气死。

小树林真的很小,可是那老匹夫的速度真的很快,在我们离那条河流还有二十米的距离时,这老小子追上了我们。

看到河流时,我们的心里都是激动的无以复加,但是身后“呀!”的一声巨大喊杀声让我头皮发麻。

感觉到极其危险的刀气向我快速袭来,对着后面胡乱的开了一枪,希望能暂缓对方的行动,同时我也顾不得什么面子问题了,顺时的在地上来了个‘懒驴打滚’。

“呲!”

我是没感觉到什么疼痛,但我却听见自己身上发出这种响声,往左边肩膀一看,我左肩的臂膀处衣服已经被削掉了一小片,肉也被削掉了一片,由于刀锋太锋利,而且速度太快,我看见了自己臂膀被削掉那处地方,粉红色的肉中搀杂着露出了一丁点白色的东西,我知道那是骨头,而整个地方没有留出一滴鲜血。

那个船越文夫又向我扑来,看样子他是对我痛恨入骨了,看着他的刀口反射着月光时,带起着一点点但是很刺眼的寒光,我心里知道这次完蛋了,可是我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人就是这样,当退无可退时,谁都会爆发自己的潜力,而害怕和恐惧都会向两边退让,我现在正是有了这种死中求生,要死也要拉你垫背的想法。

兄弟姐妹们,今天就更新了五章,一万多字,今天就更新到这吧,谢谢大家的支持了,请继续支持。谢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