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断江东 第一卷 第五卷 锋火江东(13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1/


赵云望着吕蒙脸上似笑非笑,亦真亦假的神情,更加惶恐。

“将军,我已经和凌烟商量好了,她也同意了!”

赵云不敢相信吕蒙说的是真的,他惊愕地望着吕蒙。吕蒙一拍手,几个丫鬟簇拥着凌烟从屏风后走了出来。吕蒙拉着赵云迎上前去,他把两人的拉到一起:“我已经安排好了,此时就是你们的洞房花烛夜,待东吴平定后,我再为将军补办婚宴!”

赵云相信是真的了,他感动得不知如何是好:“大将军恩典,末将不知如何报答,只有肝脑涂地、粉身碎骨才能报大将军之万一!”

吕蒙双手扶起赵云:“将军言差矣!我一人何足挂齿,身为军人,理应如此!”

“赵云牢记在心,若此战柴桑不保,赵云提头来见!”

吕蒙见目的已经达到,他再次望了望满脸羞涩之情的凌烟,咬牙咽下心里涌起的一股酸水,极力控制住他的情绪,轻声对赵云说:“巧巧是个好女孩儿,将军珍惜……”

吕蒙说罢,吩咐几个丫鬟好生伺候,转身为他们掩上门走了。


赵云有十年没见巧巧。赵云的父亲与巧巧的父亲两家私交甚好,经常礼尚往来。巧巧比赵云小四岁,整日不离口的叫赵云“哥哥”,跟在赵云的身后游离戏耍。赵云非常喜爱巧巧,只要有一时半会见不到巧巧,他就像掉了魂似的。两人虽然还小,却己初显郎才女貌的端倪,两家的父辈看在眼里,也有意撮合他们。孰知在天乾五年,赵云十二岁时,天下大乱,两人从此天各一方。然而,他对巧巧的思念,却丝毫未减。任凭母亲再三说他,他也一直不娶。应周瑜之邀,诸葛军师亲派,他来到东吴。不料在吕蒙将军的新婚之夜,意外的发现新娘竟然就是巧巧,他怎么也没想到分别十年再见巧巧,巧巧己作他人妇!赵云当时犹如五雷轰顶。他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一个人躲藏在殿外的树丛中痛哭。老天也为他的真情所动,菲菲细雨在空中飘飘洒洒,落在他的身上、脸上,分不清哪是泪水,哪是雨水……

此时,巧巧就在身边。她己卸去大将军夫人的盛装,一身白色的素衣,脸上也不描眉画唇,不施胭脂,活脱脱一个清纯少女的模样。赵云痴痴的望着巧巧,从她俏丽的脸上,寻找儿时的记忆。

巧巧被赵云看得极不自在,凄然一笑,轻声叫了声“将军”!

赵云从有些恍惚的神情中清醒过来,尷尬地陪着笑:“夫人!”

巧巧微微嗔怪赵云:“我己不是将军夫人!”

“啊,是,是……”

“你应该像过去那样,叫我巧巧!”

“是应该叫巧、巧……”巧巧两个字,十年来令赵云魂牵梦萦,多少回他从梦中为她哭醒,在心里默默叫着巧巧。此时他面对巧巧,一时竟叫不出口,觉得这两个字是如此的生分。

“将军还未宵夜吧?”巧巧为了打破两人无话可说的僵局,请赵云到屏风后面,那里早已备好一桌酒席。巧巧吩咐丫鬟们下去,她请赵云坐下,为他斟上一杯酒,面向他双手捧着,眼里露出凄婉之情:“将军,想不到我俩会在这种情况下再次见面,将军还是从前的将军,巧巧己嫁作他人妇,不再是过去的巧巧……”话还未说完,一行晶莹的泪从她眼中溢出。

赵云赶快接过酒杯,正要一口饮下,巧巧止住了他:“且慢,我有话说!”巧巧拭去眼泪,望着赵云:“我虽然身子脏了,心是净的,十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哥哥……你要是还把我当作过去的巧巧,你就饮了此杯!”

赵云毫不犹豫,将酒一饮而尽。

巧巧惨淡一笑:“巧巧知足了!”她斟上第二杯酒,再次捧向赵云:“吕蒙把我送给将军,将军请告诉我,你是迫于他的权势,还是真心接受?若是出于真心,请饮下这杯酒!”

赵云也不说话,接过酒就喝光了。

巧巧眼里闪出感动之情,她把赵云的酒杯再次斟满,又拿出另外一个瓶子,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赵云发觉她的神情异常,她为何要从另外的瓶子里倒酒?他留意了。

巧巧眼里又涌出泪花,她哽咽着说:“将军要不嫌弃,能否愿意与巧巧同饮此杯?巧巧若能与将军同饮,此生再无所求!”

赵云端起酒杯,注意着巧巧,她的话使赵云警觉,就在巧巧与他碰了杯,把酒往嘴里送时,赵云一把夺下她的杯子,把酒倒在地上,酒所到之处,冒出一股白烟。

赵云惊愕万分:“你为何如此?”

巧巧痛哭出声:“尽管将军愿意,巧巧不配!”她抓起酒瓶,欲把酒往嘴里倒,赵云眼疾手快,一把夺过酒瓶,从瓶中浪出的酒,滴洒在巧巧胸前,一阵白烟之后,她胸前的衣襟被烧毁,露出大半个胸脯。赵云痛惜地脱下他的战袍,紧紧把巧巧裹住,巧巧哭喊着倒在赵云怀里:“将军不要阻止,巧巧己无脸活在世上……”

赵云紧紧抱着巧巧,看着哭成泪人儿一般的她,他心如刀绞:“巧巧,不要如此!不管如何,你在我心中永远是纯洁的,我爱巧巧,一如既往!”

“你说的可是当真?”巧巧凝望着赵云,泪花在眼睛里转。

“绝不骗你!”赵云望着怀中动人的巧巧,十年来他苦苦思念的恋人,忘情地吻着她的眼睛,用嘴吮吸她流出的泪。巧巧轻轻推开赵云,要他在桌子前坐下,她重新给自己倒上酒:“将军,与我同饮这杯酒之前,好好考虑,切莫一时冲动!”

赵云斩钉截铁:“不用再作考虑,赵云思念巧巧之苦,旁人无法理解!”

“好,我与将军同饮此杯!”

赵云端起酒杯,两人相视一笑,将酒喝下。巧巧饮下一大杯酒,白皙的脸上泛出红晕,像盛开的桃花,赵云酒未醉人人先醉了。

“巧巧,我想问你……”

“将军请问!”

“我别无他意,就是想知道你为何嫁到东吴?”

“你真想知道?”

“真的!”

“还记得十年前那场变故?”

“忘怀不了!”

“巧巧,你受苦了!”

“将军有所不知,我到东吴来还有一个愿望……”

“啊,什么愿望?”

“我听父王说你可能在东吴,巧巧想见你一面,虽死而无憾!”

赵云感动了,事隔多年,巧巧对他还念念不忘。

“将军,吕蒙把我送给你,并非如他所说是君子有成人之美,他是在利用你,想笼络你的心,为他死心塌地的保住东吴!”

其实,赵云何尝不知吕蒙授他都督之职,封他为骠骑将军、万户侯是在笼络他呢!不过,吕蒙把巧巧赠给他,这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的。

“巧巧,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你我二人终归有了今日,我从心里感激涕零!否则,我们近在咫尺,却无法相见,岂不痛煞人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