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的狙击手 第三卷 凇泸会战 第三十八章 沪会战之一个鸡蛋(三)

haoren5100 收藏 0 7
导读:祖国的狙击手 第三卷 凇泸会战 第三十八章 沪会战之一个鸡蛋(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


我们走了二十多分钟后,来到了一片木制的低矮房子群外,这房子外面是用几米高的围墙围着,上面还有哨兵在来回走动,而我们三人和这五个浪人就向这片房子外的通道口慢慢地晃去。

这通道口也有哨兵把把守,而且还是十六个哨兵外加两挺重机枪在守着,分为内外两层,都用沙袋垒成小型圆形碉堡,外面都用铁丝网隔离着,一根碗口大小的木头横在通道口的中间,两边用木架撑着。

见到我们几人过来,外面守卫的六人过来两人,也不盘问,只是对我们挥了挥手,那意思明显是在叫我们回去,看他俩熟练的动作,这事情是经常发生的。

娘地!老子千辛万苦扶着这几个醉鬼,忍受了常人所不能忍的考验,好不容易把他们送到家门口,你却轻轻地很自然地万分潇洒地一挥手就叫我滚蛋,哪有这好事也让我试试。我心里愤怒的想着,脸上却巴结的拉了拉那个被我一路扶着的醉鬼,那个醉鬼红着眼睛四下看了几次后,才确定是我在拉他,他立即又摆出了那副大好人的表情,边拍着我的肩膀边含糊的大叫:“哟西!你地!良心,大大地好!哟——西!”

我努力的低头弯腰,拿着帽子不停的赔笑,一步也不肯离开他,阿超和小鬼头也在我旁边机械般的点头鞠躬。

那个拿枪的哨兵突然拉栓上膛,用枪指着我们,但是并没有瞄准,我们虽然想到他没有开枪的意思,但是我听小军哥说过,日本鬼子的思路不能以常例来推理,他们动不动就拿刀子切开肚子,动不动就得杀人等等,所以我们三人都是很紧张。

我边鞠躬边拿帽子挡着右手,因为我的右手已经握着背上的那把冲锋手枪了。

看到我不停的鞠躬就是不离开,那个拿枪的小日本鬼子突然瞄准了我,阿超差点冲动的要拔枪和他干仗,我突然抓住他的手,他急忙惊异的抬头看我,我边弯腰边对前面孥了孥嘴。

原来在这个时候,那个被我扶着的浪人看到拿枪的哨兵指着我们,估计两边人不和还是怎么的,他以为是指着他,立刻大叫的抽出那把长武士刀,双手紧握着,恶狠狠地盯着那个拿枪的哨兵,叽里呱啦的一阵鸟语立即大声而出,另外的几个武士也是同样的抽出武器围着两个哨兵。而哨兵这方也是不客气,“咔嚓!咔嚓!”声立时就响起来了,举枪就瞄准目标,不过绝对没有人瞄准我们三人,在他们的眼里,我们三人恐怕连条日本狗都不入。

“帮谁?”小鬼头慢慢地伸过脑袋问。

我也捏拿不准要帮谁,阿超到是一口咬定:“谁都不帮,让这帮狗日的狗咬狗,等他们一打起来我们就浑水摸鱼。”

我正想着悄悄地给谁来一枪,好让他们立即互相狗咬狗时,一群同样穿着武士服装的鬼子,在一个年纪约四十岁左右样子的中年人带领下,急急忙忙地向这里走来。

相隔老远就听见他哇啦哇啦地叫着,然后一个武士也是回头对他哇啦哇啦地说了一通,接着这几个武士才收刀等待那个中年人。

在一阵急促的“呵!呵!”声中(日本木制拖鞋踩在地上发出的声音),那个中年男人终于来了,他剃着小平头,个子很高大有一米八几,稍微有些瘦,但是他很精神,使他整个人看上去很刚毅,当然,现在他看上去很生气,别人都是穿着白色的武士服,他却穿着黑色武士服,加上周围的武士如众星捧月般的围着他,让他更加的突出,想不注意他都难,而且他身上的武士刀只有一把,整个人显得与众不同,那双平和的眼睛,时刻显露出来的是平和之气,就算他现在很生气,也同样是这样的平和,不过我的感觉一直在警告我,此人十分危险。

看到两边都已经收起武器,他大大地出了口起,然后是什么也没说的,飞快的走过来在在五个武士的脸上,每人给赏了个大而重的耳光,边打还边说鸟语。我虽然听不懂,但是我听他语气很重,表情严肃,用屁股也能猜到他是在教训这五个龟蛋。

而那五个浪人刚才在我面前还表现出一副‘我是你主人’的架势,现在跟个龟孙子一样,挨打了后还都“嗨!”地一声,立即低头给了个回音,看得我们三人是惊奇不已,都觉得这个民族真是搞不懂啊。

那个中年人打完后又看了看旁边的几个哨兵,那几个哨兵却象没事一样的根本不给他脸色看,他也是叹了口气的就问那几个武士,估计是在问发生什么事,为什么要起冲突之内的问题。

不过我注意到一个奇怪的想象,那几个挨打的和旁边几十个武士,都不恨那个打人的中年人,而是都狠狠地看着那几个哨兵,手都放在刀柄处,一副要拼命要吃人的架势,真是奇怪啊,不过我却看明白一件事情,两个派别正行同水火一样。

就在我想问题想的有点入神的时候,那个中年人却来到我身边,我立时就回过了神来,以为他要打我,我有些松动的那只右手,立即有紧握了握冲锋手枪,也许我自己都不知道,此时我的杀气瞬间的猛涨了不少。

“你们好,我是黑龙会的船越文夫,不要紧张,我不会为难你们,谢谢你们送我弟子回来,如果有兴趣,来,到里面去坐坐。”那个中年人笑着对我说了一口流利的中国话,我们三人都是一阵阵的心寒,这老小子真是厉害,中国话说的这么好,而且他看到我们犹豫后,那显露双平和之气的小眼睛,立即就变成了凌厉的杀气,就好象在黑暗中的夜明珠一样,让我们几人立时心跳变缓,心里抖动不已,我突然明白了这才是师傅说的高手,能以气制人的高手。

我哪还敢进去,这老小子看样子和师傅是一类人,都是比老虎还老虎的角色,也只有请师傅出山来收拾他,我看现在的我除了打他冷枪之外对他是什么都不能做了。进去里面坐坐,那和羊入虎口没什么区别,看他那一瞬间的凶光,我敢肯定我这一去保证是肉包子打狗——有进无出。

“太君,我没还有任务,先回去了,先回去了。”我点头哈腰的边向后面撤退边随口回答。

“慢着!”那个中年人突然大吼了一声,引的那些还在狠很地看哨兵的武士们,都转头奇怪的看着我们这边。

那船越文夫一声震天怒吼之后,我们几人都是心神大震,好象要睡觉一样的动作开始边得有点不听使唤,我马上明白了他是要控制我们的心神,以便让他有时间来抓我们,如果是一般人这个时候说不定真让他得手了,可是我师傅也是同样这样训练我们的,我们的气功虽然还没达到这种级别,可是任何东西尝试多了都会自然产生抵抗力,我和阿超一愣的时间绝对不超过半秒钟,然后我们就都看到那个船越文夫正手握那把长刀,急速的向我们跑来。

本来双方之间相隔七八米,可是就这下子,我们相隔只有五米左右了,而且我还清楚的感觉到这个老匹夫的杀气正在不断的加强,一阵阵地向我们袭来,如果说刚才他问话时突然的杀气是夜明珠,那么现在就应当是汽车灯在照射我们了。

时间紧迫!

“拼了。”我知道躲不过去了,都怪我刚才太紧张,师傅曾经说过,当气功练到一定的境界后,可以不用眼睛就感觉到对方的存在,也可以感觉到对方的气息,就更能感觉到杀气了。我曾经就见过师傅蒙着眼睛一拳将正躲在地上不动阿超给打晕了,眼前这个老小子肯定和师傅是同一个级别的,所以在我握枪的那一瞬间,他的眼神突然很凌厉,甚至让人生出跪下的冲动,还好我杀气是天生的,抵抗强得多,他的主攻方向是我,才没有让小鬼头俩人受到伤害,但是俩人的行动却缓慢了些,让我不得不立即就杀意大起,本来我还想等下回来打他个冷枪什么地。

而且我们也没有象一般汉奸那样的表现,所以也引起了他的警觉,一试探,我果然中招,马上就暴露了自己,哎!老江湖就是不一样,我还得多加磨练,不过还要感激师傅的鞭子加棍棒的训练,让我们现在没有立即就跪下,还有能力保命。

抽出冲锋手枪,由于我习惯一发一发的打,所以我没有把冲锋手枪调到连发状态,而且我的手枪是随时都开着保险。立即就对着他连开了两枪,子弹打过后我都感觉到手在震动,不!那是心灵在颤抖,对危险之物产生的恐惧。

娘地!这还是人不?他居然能用刀挡子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