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救兵 欲渡黄河冰塞川 粗现端倪(13)

彭宁辉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6/


(一)


上官云湘拱手:“何处长……”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


八路军没有军衔,面前的这位何处长按说衔级不会比自己低,但是这似乎是个无关紧要的人物——上官团长潜意识里面这样认为。所以没有行礼,而是用很江湖的礼数对待。


而且上官云湘素来不是制造摩擦的人物,此次向友军防地出兵,也是实属无奈,虽然平日瞧不起八路军游击队,但是心里未必有王师那样的理直气壮。


何冬笑,仿佛看穿了上官团长的心思:“上官团长一派儒将之风,想不到江湖礼数如此周全……”


上官云湘看着负手直立的刘亚军,有些尴尬,切入正题:“本座给贵军的信函想必已经送及,时间急迫、军务在身,我部已经发动,还要一个准确答复!”


“借道!要请上官团长给一个理由!卧榻之侧,莫说不容他人酣眠,就是殷勤打扫,也得看主人同意不同意!”何冬寸步不让。


“你……”


何冬再笑:“半年前,贵军朱怀冰长官蓄意制造摩擦,事后虽然干戈化为玉帛,可大敌当前之际,毕竟总是有替罪之人为万民唾弃。上官团长今夜提虎狼之师要南下,没有理由,两军交战,时候如何向上峰交代、如何向抗日军民解释?”


“军令如山!本座只管执行守密!你我虽都是抗日的军队,但……本官直言,第二战区战斗序列里面根本就找不到长宁县独立营这个番号。本座事前通报已经是心怀仁慈,你们八路军不要自寻烦难!”


“既然都是抗日的军队,都为家国、都为社稷。上官团长不妨直言。再有,此番南下,独立营情报通达,地形熟知,上官团长此行若真为抗战,必定对贵军鼎力相助。”何冬和言而辩后面色一改:“至于上官团长所言的所谓“慈悲为怀”,简直就是天大笑话!何某今日为双方着想、为抗战全局计,不辞凶险来此,生死早就置之度外。在我身后有壮士三千,虽兵器不利,然士气如虹,为驱虏自强,虽万千人亦战矣!”


这一番话,听得上官云湘杀机顿起。


再看表,九时四十分。


月黑风高杀人夜。时不待我,否则一切成空!


上官云湘咬牙,还没说话,一直负手背立在何冬身后的刘亚军冷冷说话:“上官团长,要渡河去赵家镇搞成你这样打猎的规模,什么都化成水了。”


上官云湘头皮一炸:“你为什么知道?”


“进来的时候,你那几个参谋卷走的地图上,所有箭头都指着赵家镇。”再指桌上简易沙盘,刘亚军带着轻松:“这是根据地图做的赵家镇的地形吧,我也上过当——用国民政府的地图,实际上这个村子离赵家镇远没有地图这么远……错误多了,一打仗就要因为这个死人!今天早上,我才从赵家镇执行任务回来。”


上官云湘吸气:“你……是什么人!”


(二)


松云岭的土匪大当家朱不戒喝酒,再手抓一块肉,满嘴一嚼,油汁肉末都顺着胡子往下流淌。


“老子要不当土匪了,你们也不用当土匪了!”接着一股酒意,朱不戒往堂下嚷着。“老子早就盼着这一天,当土匪没前途!很没有前途!老子带你们打鬼子抗日投八路去!”


堂下的小土匪看着朱不戒面前的酒肉直流口水。


半个月前,八路军长宁县独立营送来一封信,大意是劝解朱不戒归顺抗日队伍。承诺部队编制不变、领导权不变,只是派驻政治教员。信写得很文邹邹的——是赵春山找了王家庄一个应试30年不中的前清秀才写的,听了一半朱不戒就开始骂了起来说军师他妈的你把主要意思给说说老子听不懂这些酸话。


于是充当军师的刘眼镜儿索性就告诉说八路军要收编我们劝你和他们一块儿干打鬼子。然后刘眼镜儿又陶醉着抑扬顿挫地曼声长吟:“……君素有凌云之志……国难当头,家国涂炭,忠勇义士当抗敌御辱以作长城。无端骚扰乡里,为倭寇所用,当不是英雄明智所为,亦被后世耻笑……理当成为工农联盟民主政权之一分子”。云云。


朱不戒的古文功底和阶级情感肯定没有这封信设想的那么深厚,不过打鬼子至少现在属于他的业余爱好。半年前,他欲向国军投诚效力,但是那个国军上校嫌他们弟兄匪气重,皱着眉头好言抚慰敷衍几句再没有下文。


松云岭处于长宁县和临县交界的地方,历来就是各地政府推诿不管的地界,属于一个占山为王的绝佳场合,不搞事实在可惜。朱不戒从事没有前途的山贼职业要追溯民国14年也就是1935年,上山的原因也没人逼没人抢,就是因为吃不上饭还有对酒肉生活的向往。到日本人来了之后,当地的汉奸维持会来拉拢,但是朱不戒守着手下两百多号人一百多条枪保持了冰清玉洁的身份,他的解释是国难当头鬼子横行老子不能卖国忘祖。


八路军朱不戒很佩服。纪律严明,出身都穷苦。用他在土匪大会上的说法就是都是穷苦出身,都和鬼子有不共戴天之仇。说这话的时候朱不戒辛酸:自己一个离松云岭50里的远房婶婶被鬼子糟蹋了。不过纪律,朱不戒是管不过来,从事土匪行业多少年,从来都是遇抢则抢,为了山寨的利益和安全。纪律是个什么鸟东西?!不抢老子怎么活?


收到独立营的信件,朱不戒又兴奋又为难:兴奋是因为总算有人看得起自己;为难的是以后这帮弟兄怎么管?


然而这个“日”是一定要抗的!就在他喝下第三杯酒的时候,山下巡山的小喽啰带着几里外的暗探跑回来说大当家的,买卖来了,30几个鬼子,我们吃不吃?


朱不戒当即指示,他娘的30几个鬼子老子都不敢吃,以后还在不在这一带混了?拿枪,给八路军独立营一份见面礼!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