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蓝剑天浪杯]老 家

ayang1974 收藏 30 196
导读:好象比较文化一点的词应该叫故乡的,其实,我们这里都是这样叫的,每次在上公交车有碰到熟悉的人问“去哪里啊”,总是回答“回老家看看”。我的老家属于那种只有在县级地图上才能找的到,没有特产,没有历史名人和典故,没有在任或卸大官,没有发达的经济实体的一个非常普通的村子。现在的老家对于我只是每年回家扫墓,和几个同村和朋友聚聚餐,对于老家的记忆只有儿时。 那时村子里还有很多的树,种在院里屋后的是枣树,种在村口路边的是柳树或槐树,还有一到夏天树干上长满黄色肉虫子的榆树。爬树是农村孩子天生的技能,现在想来学会爬树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好象比较文化一点的词应该叫故乡的,其实,我们这里都是这样叫的,每次在上公交车有碰到熟悉的人问“去哪里啊”,总是回答“回老家看看”。我的老家属于那种只有在县级地图上才能找的到,没有特产,没有历史名人和典故,没有在任或卸大官,没有发达的经济实体的一个非常普通的村子。现在的老家对于我只是每年回家扫墓,和几个同村和朋友聚聚餐,对于老家的记忆只有儿时。


那时村子里还有很多的树,种在院里屋后的是枣树,种在村口路边的是柳树或槐树,还有一到夏天树干上长满黄色肉虫子的榆树。爬树是农村孩子天生的技能,现在想来学会爬树地动力,是在春天上树摘榆钱、夏天上树掏鸟蛋,秋天上树偷枣子吃。


农村孩子另一个天生的技能是游泳,虽然是狗刨,却很实用。夏天雨水多,村子周围大大小小的池塘里都蓄满了水,每到中午成群的孩子们来到水边脱的光溜溜一丝不挂跳下水去,常年不干涸的池塘里还能摸到鱼。


这只是孩子们的快乐生活,每天早晨当鸡叫开始的时候,村庄从黑暗中隐约露出它的轮廓,伴随着狗叫声,有人在晨曦中踩着露水开始下地了,他们慢悠悠的向田里走去,好象并不关心田里庄稼的好坏,却又知道知道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这样的大道理,亲身经历并实践着。当太阳出来,房顶上升起炊烟时,下田的人回来了,远远的与见到的人高声的打着招呼开着玩笑,手里抱着或背着顺手拨来的草向家里走去。早餐是比较简单的,多是玉米窝头或是饼子、自家腌的咸菜和能插住筷子的玉米面粥。对于村里人来讲,这样的劳作一直持续到晚上,除了中午饭要回家吃,都是在田里工作,累了就在地上一坐,与附近田里人聊会儿天,渴了喝自己带去的水。


对于老陶的“晨兴理荒秽,戴月荷锄归”的浪漫,我是一点都见不到的。可能的悠闲时间是在晚上,当星星和月亮都升起来,田里什么都看不清时,这才直起腰身,收拾农具,走上回家的路。这个时候也是村子里最热闹的时候,在街道的两旁都是蹲在地上端着饭碗边吃边聊的人,更有甚者直接把饭桌摆到了家门口。那时没有娱乐活动,最大的娱乐就是摆龙门阵,从年景收成到东家长西家短,有读过几年学看过几本书的,就绘声绘色的讲三国、讲封神。孩子们则在大人的呵斥中跑来跑去,直到深夜,到下一个黎明。


在我的印象里,村里人总在为生活忙碌。秋收过后,一年的忙碌似乎结束了,其实还没呢。农闲只代表田里的工作结束了,那家里有小伙子大姑娘的在找人说媒,那准备结婚的,要盖新房子了。我们那里盖房子都是自己准备好材料,在村子里找几个有经验的泥瓦匠,剩下搬砖和泥之类打下手的工作,就是村里年轻人义务帮忙了,随时可以来随时可以走,没人管,主人家只需要给当天来帮忙的人做上中午饭就可以了。直到第一场雪下来,村里才是真正的轻闲下来。


冬天没有活计,不知道出去打工,年轻人就在家里玩麻将、玩牌九。老人们则在每天当太阳出来时,在村子向阳的墙根底下,晒着太阳,聊着天儿。打发着悠闲的时光和看似漫长的冬天。


他们从不觉的累,记得刚刚参加工作后回老家去,有人对我说:“当差不自由,自由不当差。虽然你一年十二个秋(指每个月都能领到钱),可是地是我自家的,我想啥下地我就啥时下地,你不行,你每上要准点儿上班准点下班,还是种地自由”。然后他给我举例子,夏天时天太热,除了麦收时下午基本上是不下地的,下雨时是不下地的,镇上每五天一个大集时是不下地的,到下雪时就是家闲了。总之在他的眼里,除去了天气不好、赶集的日子、太冷太热的日子,才能下地去干活,这样的日子神仙也没有。



本文内容于 2007-4-30 22:03:29 被ayang1974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