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西路军长征路:女战士受尽凌辱拼到最后(图)

yamada13278 收藏 77 54539
导读:揭秘西路军长征路:女战士受尽凌辱拼到最后(图)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揭秘西路军长征路:女战士受尽凌辱拼到最后(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巷战中牺牲的红军战士

70年前,一支英勇的部队,趁着夜色西渡黄河——这支后来被称之为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的2万余名将士,孤军深入敌后、浴血奋战直至全军覆没。这段充满悲壮色彩的革命历程,因为历史原因,长期掩埋在默默无语的祁连山脉下。许多年后,新版《中国共产党历史》重新肯定了这支英雄部队。

悲哉!受尽折磨凌辱的“她们”

在长征的各支队伍中,占女性红军绝对总数的是西路军唯一所属的妇女独立团。

王泉媛,当年正是西路军中的妇女独立团团长。时年93岁的老人清楚地记得出发前妇女团的人数有1300多人。她说:“名义上是妇女,其实也跟男的一样,除了要一样的参与战斗,西路军没有运输部队,也没有运输车,子弹等武器都是女红军在背。”

而这些并不是最难的。最残酷的是,当她们被俘时,遭受了更多男性所没有的苦难。梨园口战斗以后,王泉媛和妇女团的其他女战士散落在祁连山中打游击时被俘,许多女红军被马步芳、马步青军队作为战利品赏赐给各级军官。“受尽了折磨、受尽了凌辱,有的人不从,跟他们死拼,最后被杀害。”

1939年,王泉媛幸运逃脱,直奔兰州的八路军办事处。鉴于当时复杂的社会局势,办事处的同志给了王泉媛五块钱,把她送出了门外。五十年后,当王泉媛和她的第一任丈夫、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的王首道见面时,两人老泪纵横,王首道说,我在延安等了你三年啊……

当年的女红军营长何福祥也幸运地从监狱逃出。为逃避敌人追捕,与当地人结婚。她每天都在自家的土墙缝里塞进一分、二分钱,攒了几十年终于攒到了200多元。很多年后,她慎重地向组织交上了这200多元党费,她说:“我是共产党员,这是我的党费。”

西路军的女战士回到延安的是极少数。据甘肃省妇联1984年的调查统计,甘肃、青海各地散落在民间的三百多女红军,全部是原西路军女战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西路军妇女独立团老战士

壮哉!拼到最后一刻的“他们”

祁连山脚下,一座座红军烈士墓随处可见,那里安睡着的大部分是西路军中当年的男红军。

总数二万一千八百多人的红西路军进入甘肃后,随即卷入血战之中,几乎昼夜拼杀,无日不战。他们面对的是人数达二十一万之多的马步芳部队。

古浪一战,西路军中红九军参谋长陈伯稚及二十五师师长王海清,二十七师政委易汉文等不少干部壮烈牺牲。古浪战斗也是西路军出征以来遭受的第一次重大挫折。

之后,牺牲一次比一次惨烈。原红五军四十三团团部书记王定烈老红军回忆,有场战斗失利后,他和两名同样负伤累累的战士一起决心“爬也要爬回到延安”。不久他们看见一处小屋,进去一看,里面躺了数十个负伤、奄奄一息的红军。这时,敌人推开了门,一刀接一刀开始砍,没有一个人求饶。几个小时过去,挨了四刀的王定烈醒来,发现身边的同志永远地“睡”了过去。

1937年的1月1日,2200多人的红五军面对2万多人的敌军,在数九寒天、衣衫褴褛、饥肠辘辘的情况下攻占了高台城。20日清晨,敌人发起攻击,红五军战士与敌人展开了1对10的街巷肉搏战,政治部主任杨克明、参谋长刘培基、四十五团团长叶崇本等2000多人全部牺牲。军长董振堂坚守高台直至阵亡,他的头颅被敌人割下来示众请功,而到现在英雄尸骨仍然下落不明。

类似的战斗太多太多。河西走廊残阳如血。西路军最终到达目的地新疆星星峡的最后人数是420人

1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