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营趣事:遭遇敌情-----炊事班闹鬼

风声水影 收藏 38 17563
导读:[原创]军营趣事:遭遇敌情-----炊事班闹鬼

军营趣事:遭遇敌情-----炊事班闹鬼

那年秋天,作为“前值分队”,我们连在长白山区进行山地战术训练,连队住在一个很幽静的小山沟里,离最近的老百姓人家也有十好几里。山沟里风景很美,一条清澈的小溪在沟底的乱石中蜿蜒穿行,两侧是苍翠的大山,危岩峭壁,林木掩映,郁郁葱葱。清早起来沿着山路跑步,还可以听到很提神的鸟叫。训练很累,傍晚休息时大家都跑到小溪边,躲在树荫下脱成“全自动”,光溜溜的泡在水里洗衣服洗澡,实在是舒服极了。

白天训练倒是挺好,战友们在一起,人气很足。晚上站哨巡逻就不大“舒服”了。山区的秋夜,非常安静不说,还很冷,凉凉的山风时有时无的从林梢里穿过,路边的山林里偶而会有什么动物在灌木中走动,发出“哗哗”的声响,“夜猫子”(猫头鹰)也来添乱,躲在黑黝黝的树林里发出一阵阵“呵咯~咯~咯~咯`````”似哭似笑的“鬼叫”。------在这种夜晚,好多新兵都愿意和老兵一起上哨,巡逻时还把枪从肩头换在了手上掂着,当然,谁也不会忘记把那个装了四节电池的大号手电筒挎在身上。

有一天晚上下半夜,大家在帐篷里睡得正香,突然一阵急促的枪声把大家惊醒。当过兵的人都知道,部队有紧急情况,一般是吹哨或者吹号,无非就是紧急集合之类,真要是响枪,那肯定是出现了真情况------大家忙不跌的着装,抓起武器就往帐篷外冲。连长已经等不及连队集合完毕就命令副连长带着几个最先出来的战士往发出枪声的沟口方向跑去。

副连长和战士们冲到沟口,听见前边有人在黑暗中问口令,这才和当时站哨巡逻的一班长,还有战士小李对上号。一班长还压低了身音喊副连长“快卧倒”!等副连长爬到一班长跟前,一班长紧张得牙齿都磕得“可可”做响,小李抱着枪躲在一块石头后面向前瞄准,那种感觉绝对是如临大敌。一班长向副连长报告情况:“对方至少有四、五个`````可能我们已经````已经干掉了一两个,剩下的都跑了~~~”。副连长还没吱声,身后就传来几个战士“嘁哩喀嚓”子弹上膛的声音(前值分队是要配发实弹的),回头一看,黑暗中大家早都很自觉地卧倒据枪,瞄着前方的灌木丛。

连长带着大家赶来,命令连队沿山路两侧隐蔽待命,他到前边和副连长“碰情况”。一班长和小李汇报:半小时前,他们接班巡逻,按照巡逻要求,他们必须前出到连队驻地2000米以外的沟口。正当他们往前走着,突然听见前边的灌木丛中有异常响动,就马上蹲在了路边隐蔽观察。夜间能见度太低,什么都看不清楚,但是丛林中确实有东西在向我方靠近,而且动作很轻,时动时停。从发出的动静判断,对方不是单个行动而是成散兵队型向我方靠近。一班长很警觉的命令小李做好战斗准备,都把子弹上了膛。就在一班长紧张的思考对策的时候,灌木丛突然“哗哗”做响,对方大动作的向一班长和小李运动过来,一班长趴在地上大喊“口令”,对方未做答复,略做停顿反而加大了动作。距离越来越近,迫不得已,小李打开了手电筒一照-----前方荫暗黝黑的丛林灌木之中,竟然对峙着四、五双血红血红的眼睛!一班长和小李几乎想都没想就扣下扳机向着对方一阵狂射~~~在强大的火力下,对方向丛林深处逃跑了。

可不对啊,灌木丛中一阵响动之后,到现在却什么动静也没有了!连长、副连长做了简单商量后,三个步兵班成“倒三角”战斗队型向丛林包抄搜索前进,果然在林地的草丛腐叶间发现了新鲜血迹,再往前搜索,发现了“敌人”-------两头垂死的野猪倒在地上,还没断气。

原来,让全连弟兄们紧张得出汗的“敌情”就是这些家伙啊-----一群野猪!第二天晚饭,大家吃着炖得香喷喷的野猪肉,一边表扬一班长敌情观念强,战术动作好,射击技术精,一边打趣一班长,以后再遭遇敌情,问口令一定得用“猪语”,免得再滥杀无辜~~~~

虽然是虚惊一场,但全连弟兄饱餐了两顿野猪肉还有了一段很“经典”的乐子,也算是坏事变成了好事。可后来又发生了一件事,大家都乐不起来了~~~~

几场秋雨下过之后,天气更凉了,到处都湿漉漉的,白天训练,丛林中的水气把衣服都湿透,晚上站哨巡逻,得穿上大衣才能抵挡山沟里的寒气。“野猪事件”之后,大家夜晚上哨的时候胆子也大了很多-----不过就是些野牲口嘛,再怎么闹腾也顶不过咱们手上的枪啊。弄好了,连队又可以吃上一顿野味。

那天晚上,是我们班的王世全和八班小刘上岗值哨。这俩兵都是黑龙江的佳木斯林区来的,一个是鬼灵精,聪明得很,一眨眼一个鬼点子;一个是贼胆大,“虎勒吧唧”的。这俩家伙凑到一起,这晚上就真该出点事。

林区砍伐后,会留下很多树根桩头,这些倒在丛林中的桩头长久水浸露湿就会腐烂,时间长了,在一些柞树、栎树的桩头上就会寄生上一种菌类微生物,这种菌类微生物白天看不见,但一到那种有雾气,既潮湿又荫凉的晚上,这种微生物就会发出绿幽幽的光。你想,如果在不知道的情况下,你一个人在夜静更深的时候走在幽暗的山路上,突然在你面前出现一个闪着绿光的东西,你会是什么感觉?

这天晚上,王世全和小刘在山沟小路巡逻时就发现了这么一个被山水冲到沟边的树桩头,直径有30来公分,在草丛里发出绿绿的幽光。他俩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也没害怕,只是想用这个东西找点乐子,于是就从路边抠了些烂泥,对这个桩头做了点“加工”,然后,就把这桩头抱到炊事班的住处~~~

早上四点不到,天还很黑,当厨的炊事班副班长郭长清轻手轻脚起床,一个人先到放粮食和肉菜的库房去磨豆浆。住在林区山沟里,怕野物钻进帐篷祸害粮食肉菜,虽然大家都住的是帐篷,但仓库确是我们自己用石头和土坯盖起来的一间小屋,门一关,再用一根木棒一别,野物就进不去了。

郭班长进了仓库,摸着黑伸手去扯挂在绳上的滤布,刚一扯下滤布,“呼”的一下,一个东西闪着绿光就向他直扑过来,他定睛一看,是一个长着一缕缕胡须,瞪着大眼,咧着大嘴,发着绿光的骷髅头,冥然无声的悬在空间,摇晃着,转动着,忽远忽近~~~郭班长吓坏了,拼着命喊了一嗓子,身体一软,“咣当”,当场昏倒在地!

炊事班的人听见异常声音,连衣服都没穿,跳下床抓起菜刀、锅铲、手电筒就冲进了仓库。一看------老郭瘫倒在地上;一个被绳子吊在仓库房梁上的树桩头在仓库的半空中荡来荡去,黑乎乎的泥巴把树桩头糊成了骷髅状,手电一关,没糊泥巴的部位绿光幽幽,萤萤闪闪。

事情一查就清楚了,炊事班的弟兄们把惹事的俩家伙一顿好揍。事后,王世全和小刘一人一个警告处分。至于炊事班副班长老郭,由于惊吓过度,被送到师医院住了一个星期院才算“痊愈”。

唉,年轻调皮的兵哥哥们啊,真是啥事都整得出来哦!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