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军友放松一下看看在线原创叙事诗<银川之恋>多提评论啊

股神老阿敢 收藏 0 34
导读:九天之上有神仙 商贾会聚上海滩 南京路上有一号 东方银行美名传 会长膝下只一子 风流倜傥最漂亮 姓高名敢字剑常 挥金如土好大方 白天呼呼睡的香 日落起来换衣裳 香车美女去兜风 美味吃尽没商量 豪车一年一个样 更换美人频率忙 吃尽四海无去处 每晚夜夜做新郎 纸醉金迷一天天 糊里糊涂夜茫茫 小姐三陪趋若鹜 阿敢浪荡四海扬 会长夫妇心里乱 独子快成小霸王 唯有娶妻管的住 只有此招无他方 找来孩儿一商量 阿敢摇头似铃铛 我看女人如粪土 只

九天之上有神仙

商贾会聚上海滩

南京路上有一号

东方银行美名传


会长膝下只一子

风流倜傥最漂亮

姓高名敢字剑常

挥金如土好大方


白天呼呼睡的香

日落起来换衣裳

香车美女去兜风

美味吃尽没商量


豪车一年一个样

更换美人频率忙

吃尽四海无去处

每晚夜夜做新郎


纸醉金迷一天天

糊里糊涂夜茫茫

小姐三陪趋若鹜

阿敢浪荡四海扬


会长夫妇心里乱

独子快成小霸王

唯有娶妻管的住

只有此招无他方


找来孩儿一商量

阿敢摇头似铃铛

我看女人如粪土

只为珠宝和衣裳


好吃懒做不干活

生性叼蛮毒蝎肠

吃起家饭拉野屎

背夫养汉不伸张


自古男儿多仗义

独有女子最薄情

只比牲口好一点

有幅好看白皮囊


夫妇听罢叹口气

就让阿敢回了房

八仙桌上茶一壶

若饮若思齐商量


不怪阿敢这么想

当今社会就这样

多少女子不自重

唯有金钱最崇尚


物欲横流性情乱

讲吃讲穿爱排场

礼仪廉耻全不顾

矜持清高你别想



身在茅厕自身臭

有缝鸡蛋蝇仓仓

风月场所最无情

难怪阿敢这么想


马有悬缰救主情

狗有人性湿草恩

唯有疾风知劲草

贫困才能得真情


夫妇对视主意定

唤儿出来讲实情

世间有女似天仙

只是隐藏在乡间


阿敢两眼多迷茫

人间真有此姑娘

不爱金钱爱情义

容貌美丽心善良


夫妇连忙把头点

要想找到那姑娘

只有条件唯一桩

身无分文去北方


列车呼啸向北行

为了理想向前进

金色沙漠映红日

驼铃响彻戈壁上


阿敢独自望窗外

思绪万千起仓惶

人生难得一知己

千古知音难觅上


列车一顿如梦醒

才知已到西夏城

塞北鱼米富饶地

银川就在我身旁


饥肠咕咕直乱叫

阿敢才知钱重要

摸摸口袋有多少

钞票一数九块五


硬着头皮找工作

各行各业都不要

嘴里嚼着烤白薯

火车站里睡一觉



从小娇生又惯养

生活哪来这一套

寒风直刺脊梁骨

世态炎凉才知道


天亮继续找工作

拉面馆里把他要

没有工钱没假日

老板管饭最重要


这个老板实在怪

脾气时好又时坏

阿敢一问才知道

老板是在炒股票


阿敢一听哈哈笑

这下生活有门道

老板老板不要慌

我来给你指门道


阿敢身世不寻常

世世代代开钱庄

金条金融和期货

耳熏目染龙虎将


股票卖出又买进

把把股票换来金

翻手为云覆为雨

老板口张瞪眼睛


阿敢一下变财神

老板视他为父亲

香烟美酒好伺候

阿敢这下来精神


哼着小曲进了城

新华街道把步行

绫罗商品他不顾

只为寻找心上人


潇洒阿敢不知道

身后隐隐有人跟

身形矫健梅花步

一看便知非凡人


要问此位何许人

让我把他道端情

姓扬名武号老九

祖籍就是沧州人


自小死了老父亲

家徒四壁炕头冰

一筷一勺喂养大

含辛茹苦老母亲


老九生性讲义气

地痞恶棍不敢欺

从小练就好武艺

侠肠义胆无人比


老九有个好朋友

名字叫做赵方武

为人耿直又仗义

常把老九来接济


每次老母嚎啕哭

老九就要问端倪

母亲握着他的手

悲悲切切不能语


孩啊孩啊我的儿

你我接受他恩惠

迟早恩要偿还去

我怕你为他把命抵


一晚老九夜中行

草木丛中有男女

仔细一看好吃惊

女的就是恩人的妻


雷霆怒火胸中起

一个剑步迎上去

一手扭断男人头

希里糊度魂飞去


老九泰然了回家

端杯茶水敬母亲

就地跪下三叩首

我要离家漂泊去


自古好汉无好妻

不信去看水浒去

方武得到此消息

仰天一啸山河泣


立刻去接老母亲

跪在地上身不起

老母老母莫悲伤

我方武就是您的儿


英雄悲壮又豪气

老天自会把他庇

跋山涉水创难关

一天踏进上海滩


上海滩上多豪杰

自古常把英雄聚

东方银行老会长

老九事情他熟悉


让人买好飞机票

还有出国的手续

摆下酒宴洗风尘

十里相送美国去


时光一闪十几年

蹉跎岁月何艰难

经历凤凤又雨雨

老九重返上海滩


进门就见老会长

恩重似海义如江

耗尽余生犬马力

不及会长送我情


会长扶起老九肩

语重心长话嘴边

老夫只有独一子

望你护他在身边


社长重托压在肩

阿敢安全不怠慢

时时刻刻紧相随

步步不离他身边


话说阿敢城里逛

一直走到西塔墙

满墙都是丹青画

一个少女站一旁


阿敢顿时毛发立

张张字画有功底

行云罩雾似流水

清澈荷花水中依


高山流水雨中情

伯牙对坐钟子期

弯弯小桥山中嵌

牧童桥头担水行


富贵牡丹多灿烂

高雅兰竹在水边

树上一对吉祥鸟

仿佛鸣叫在耳边


阿敢家中多字画

别提古书和古玩

世世代代有底蕴

阿敢就是鉴赏家


阿敢拿出一只烟

随手抽出打火机

叮当一声把火点

腾云驾雾看仔细



再看钟馗捉鬼图

怒目圆睁握宝剑

根根胡须似钢针

毕生只为正义战


再看清清仕女图

抚琴呤唱高风雅

玩笑调皮小溪边

阿敢看得傻了眼


灵魂出体飘东海

呼呼萦绕蓬莱边

雷光闪电就一秒

魂儿又来桃花源


阿敢呆呆如站桩

满嘴都是多感叹

金银钱财满世有

至尊瑰宝不易见


此举惊动卖画女

细细来把此人端

身高至少一米八

咄咄英气不同凡


头戴一顶鸭舌帽

一根香烟叼嘴边

面貌俊秀有剑眉

目光炯炯特有神


身穿一件素夹克

领里绕着丝绸巾

举止幽雅藏硬骨

便知能文又能武


腿着一条灯笼裤

任由风儿来摆布

潇潇洒洒任我行

别人休想挡我路


男人无鞋穷半截

阿敢鞋子很特别

千针鞋底棉麻布

布鞋只卖两块五


阿敢在那人一矗

引来女人都止步

面朝字画似欣赏

其实偷偷把他望


阿敢再看卖画女

心中一下打颤悸

玉手抿唇姿态好

大眼眯眯冲他笑


仿佛天摇地在转

自己感到血压高

千千美女都尝过

这个女子怎么这么不一般


珠宝首饰她不要

两只桃花头上戴

晶莹双眼清见底

貂禅西施把头低


再看身材似波浪

有的高来有的低

体态婀娜似梦露

一下气死杨贵妃


朱唇小口含苞放

纤纤玉手袖中藏

额边一颗美人痣

就是不笑也生媚


姑娘全身都是白

只有领袖是红边

轻轻纱衣随风飘

近看远瞧是天仙


阿敢微微伏心跳

大胆上前把话问

这些字画我都要

敢问姑娘多少钱


呲勾一声刹车声

一辆奔驰停眼前

车上下来人一个

不知是男还是女


头留一把披肩发

一个耳环耳朵挂

要说他是富家女

为何鼻下有胡须


此人姓斧名有财

地方管他叫阿三

张的尖头又猴腮

无心无肺肠子坏


二话不说向前去

伸手就摘墙上画

姑娘赶忙问仔细

他说字画全包了


姑娘赶忙把话讲

各个字画有标价

一起总共五千五

把钱留下您再走


姑娘姑娘你放心

不给钱开哪能行

只是今天来的急

口袋没有装现金


捞烦姑娘走一趟

到我酒楼去取钱

看来姑娘很单纯

糊里糊度上贼船


汽车嗖的一声去

一个老头叹口气

这是斧家色狼狂

玫瑰即将花落去


那是地方一恶霸

吃喝嫖赌还有抽

依仗老子有势力

什么坏事都干尽


老头说罢摇摇头

一晃一晃就离去

阿敢一听心紧张

赶忙打的跟随去


阿敢跟到一地处

此处就是南熏路

路旁一座古建筑

大大牌匾醉仙楼


领着姑娘上三楼


慌称书屋把钱有


打开钥匙进了房


姑娘坐在沙发上




阿三连忙把茶端


茶水虽香有文章


里面下了迷魂药


就等姑娘把嘴张




姑娘开口把茶喝


阿三一旁露冷笑


姑娘姑娘你快喝


我这给你把钱取




阿三回身把门锁


露出狰狞似豺狼


双眼紧盯姑娘身


好比虎豹对绵羊




姑娘忽觉天地转


浑身乏力软如泥


这才知道受了骗


悲痛欲哭心发颤




冰心玉洁是处女


不想今天有浩劫


守身只为洞房夜


怎知恶棍要占先


阿三开始脱衣裳

一堆口水流嘴边

呼吸如牛把气喘

一步一步来到前


姑娘转身把楼跳

阿三一把扑上前

双手抓住姑娘脚

到手天鹅休想跑


咣的一声如霹雳

三寸木门倒在地

阿三慌忙回头看

一个英雄门前立


各位不说也知道

不平阿敢已赶到

闲花野草我不理

晶莹瑰宝我要管


阿三一下愣了神

足足十秒才清醒

为非作歹十几年

管我人物才出现


阿三嘴裂眼一瞥

两手威风插腰间

你是哪方活神仙

老子事情你敢管


看来你是外乡人

老子背景不清楚

一脚踢倒我的门

你是吃了豹子胆


来人只是一声唤

走狗鹰犬门头站

各个虎背又熊腰

背手就把阿敢看


阿敢抬头冷冷笑

就这五人人太少

自小走南又创北

练的就是少林腿


阿敢快步身一撤

一下退到墙一角

中华武术有理论

背墙可御四面敌


一个大汉无深浅

一脚直飞面额间

阿敢一手把脚接

脚下就是踩关节


喀嚓就是一声响

这个大汉腿儿断

要问这是什么招

中华武术擒拿拳


嗷吆嗷吆裂心肺

趴在地上喊爹娘

正经生计他步干

今天报应他轮上


两个大汉一起上

你出腿来我出拳

脚似降龙十八棍

拳如紫金流星锤


阿敢不慌又不忙

闪电双手来抵挡

猛然一个扫荡腿

两个家伙空中飞


一个桌角磕下巴

一个手断地上爬

声声鬼哭又狼嚎

怯怯地上乱找牙


华夏功夫有玄妙

源源流畅几千年

扬式太极少林脚

招招能把命来要


不象现在电视剧

全是花拳和绣腿

中途我去拉泡屎

回来对手还没死


打手还剩人一个

此人阴险会功夫

招招式式看眼间

心里琢磨暗盘算


这人拳脚真厉害

不知身手哪一派

对他出手狠快准

最好一下把命要


说时迟来那时快

猛间一个弹簧腿

直接就奔裤裆去

我要让你做太监


阿敢一侧把身闪

噗哧一声后梁断

阿敢心中有结论

此人毒辣会功夫


打手一脚没踹上

随手就是地翻滚

阿敢双腿他紧握

铁头直冲肚子顶


阿敢腿脚他能握

梅花站桩左支撑

全身意念聚右腿

对准头颅一膝盖


嗷的一声惨叫声

这个打手三尺外

满脸红紫一滩血

一摸才只鼻骨断


哇呀呀呀腾空起

两把利刃握在手

今天就要鱼网破

你去死来我来活


左手虚刃就一晃

右手实刀心窝戳

使出浑身牛马力

今天我要把命夺


纵身阿敢身一退

双眼一瞪来了狠

散打我出三分力

你却来了牛脾气


一招一式猛如虎

刀刀都要把命要

不是心窝就是裆

你这斯来太阴毒


既然不知天地厚

不要怪我不客气

一下阿敢出了招

三丰扬家是太极


中国拳式千万种

最猛不过少林腿

要说拳种最狠毒

太极出处扬三丰


别人对打力打力

太极是出双倍力

想知其中之玄机

看看阿敢使太极


随手脱下丝夹克

空中一摔把刀敌

只是轻轻兜一兜

大汉双手被捆住


紧接就往怀里拽

大汉立刻向后撤

阿敢下蹲腰使劲

一个剑步向前推


本来大汉往后撤

怎防又挨这一推

两种力量合方向

你想这是多大力


噔噔后退十几丈

后脑直接撞墙上

噔的一声脑子木

双眼只瞪白沫吐


足足满算一分钟

五个打手地上趴

太极擒拿少林腿

中华自古有神功


武术只为行侠义

路见不平拔刀起

有血男儿多争斗

铲除邪恶为直理


阿三瑟瑟只发抖

跪在地上就磕头

这位好汉饶我命

楼里钞票任你拿


飞起一脚脸上去

一算三秒才落地

不提钞票我不火

你提它来我生气


依仗钱财巴权势

又是欺男又霸女

今天我算饶了你

以后别让再看见


阿敢背起卖画女

那些字画手中提

三三两两下了楼

一直奔向大门去


突然门前刹车响

面包轿车十几辆

哗啦下来一堆人

手持棍棒和刀枪


阿敢赶忙唤来的

姑娘姑娘你先上

这些字画你带去

后面恶棍我来挡


看着的士扬声去

阿敢这才把身转

面前站着几十人

怒目圆睁是豺狼


阿三捂着自己嘴

声声咧咧把他骂

有种你进我的楼

今天请你喝顿酒


这顿美酒我来喝

人群站出人一个

慢慢腾腾晃又晃

嘴里叼的是烟斗


阿敢面前把话说

这里事情我负责

你快保护姑娘去

此处鸟蛋算几个


阿敢一看不认识

但感这人有正气

拳大腿长眉骨硬

不看也知武林人


阿敢推辞还要上

不防身手挨一掌

身体发麻针刺骨

再上我就连你打


阿敢一下卸了功

赶忙叫的就是跑

要问这是为什么

胳膊不听自己话


各位老大多多顶

阿敢再写下一回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