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对女人的十不懂

yjlhy666 收藏 1 153
导读:一不懂:无肥可减还玩命猛减 减肥综合症大家都听说过吧?据说这种时髦病的发病率已经超过很多种常见妇科病。所以对于跟自己关系比较亲近的女性,我听说人家要减肥时,总是急忙阻拦:别减别减,您现在这样特别合适,减一点都嫌瘦,虽然有时候有点违心,多少也算一种人文关怀。作为男性,我十分敬佩可爱的女人们以自虐自残自戕般的奉献精神为这个世界制造着赏心悦目的人文风景,因为的确袅袅婷婷风扶弱柳的景致让我们对这个世界增加了很多热爱和留恋,但我总是不明白为什么很多其实算得上身材窈窕丰欠适中的女人也加入其中。原单位有

一不懂:无肥可减还玩命猛减


减肥综合症大家都听说过吧?据说这种时髦病的发病率已经超过很多种常见妇科病。所以对于跟自己关系比较亲近的女性,我听说人家要减肥时,总是急忙阻拦:别减别减,您现在这样特别合适,减一点都嫌瘦,虽然有时候有点违心,多少也算一种人文关怀。作为男性,我十分敬佩可爱的女人们以自虐自残自戕般的奉献精神为这个世界制造着赏心悦目的人文风景,因为的确袅袅婷婷风扶弱柳的景致让我们对这个世界增加了很多热爱和留恋,但我总是不明白为什么很多其实算得上身材窈窕丰欠适中的女人也加入其中。原单位有个女孩身高一米六四,体重才八十多斤,天天靠苹果度日,主食不吃,我很纳闷:难道你也减肥?她愁眉苦脸地说:不,我是怕肥,要保持,我已经比上个月重了两斤了。


大多数女性减肥并非真的有肥可减,而是大家都在减,自己不减就落了单了——其实孤单感和落伍感比肥胖更可怕。




二不懂:合适衣服总在服装店


球王贝利有一句很经典的话,有人问他一生中进的哪个球最精彩,他回答说:下一个。假如问一个女人最喜欢的衣服是哪一件,她也会同样回答:下一件——哪怕她的衣柜再满再挤。


都说坏男人把女人看做衣服,想穿就穿想脱就脱,实际上女人对于衣服的态度很像封建社会皇帝对待女人——三宫六院他其实根本顾不过来,但霸占欲和权力欲却是最容易通过支配女人来实现,同样,女人对衣服异乎寻常的热爱并不完全表现在穿上,更多的时候她们是把衣服当作收藏品或资产买回家的——相当一部分衣服只会被女主人“宠幸”一次,然后就被压在箱子底下,永不见天日。甚至有些衣服买回来之后主人就后悔了,就被打入冷宫。


服装如果也像古董或房产一样可以通过收藏升值的话,估计多数女人都能当富婆。




三不懂:明知哄人还特爱被骗


“你说,说我是你最爱最爱的人”、“你说,说我是你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你说,说你对我比对你妈还好”……其实都知道这样的问题得到的回答多半是为了哄她高兴的逢场作戏,多少有些言不由衷,但女人总是对此类纯属文字游戏的你问我答乐此不疲。男人注重行动,心说你想我怎么着我做到不就行了?女人不介,即使你做不到只要你说出来,心里也美滋滋的,形式主义极为猖獗。你一年到头为她默默奉献当年作马,她不一定能念着你的好,赶上情人节送上一把不值钱的玫瑰或在生日的时候来一顿庸俗的烛光晚餐,她能念叨好几年。要命的是,自家男人往往只注重衣食住行,而墙外等着出墙红杏的小白脸又个个都是惯经风月的高手,良家妇女一般是一钓一个准,只是可怜了那些木讷本分的憨厚汉子们了。


辛苦的男人们经常很委屈:那些虚招子能吃还是能喝啊?这里需要送男同胞一句忠告:记住:相当一部分女人是可以用甜言蜜语养活的特殊动物。




四不懂:胆小偏偏爱看恐怖片


我第一次看恐怖片是香港拍的聊斋片《画皮》,当时身边有一个女孩,那一阵阵惊竦的尖叫让我以同样的恐惧残酷地体会着做男人的自豪感,一双玉手在时不时紧捂惊恐大眼的间隙里,基本上都在无意识地做着相同的动作:在我身体的任意部位连拧带掐,出了电影院之后挨着她的半边基本上“半体鳞伤”。


有了多次类似经历之后,我开始怀疑男女之间究竟谁才是真正需要寻找依靠的弱者——在观看《午夜凶铃》、《惊声尖叫》这些纯粹以让人心惊肉跳为目的的惊悚片时,身边的尖叫声一如既往,但在此之前强烈地要求踏进影院让神经和胆量饱受蹂躏的,无一例外都是身边或娇小或文弱的可人儿,个个平常都做小鸟依人温柔如水状。开始以为自己邪门,碰上的全是胆大的女孩,后来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一个调查,证明女人比男人更爱看恐怖片实际上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




五不懂:露这露那却又怕人看


报载,南方某城市发生街头命案,死者是因为多看了杀人者身边女子两眼,由口角引发械斗。警察很容易地将凶手抓获了,审问时,凶手称死者盯着自己女友的敏感部位看。看了报上的女当事人照片,真替那死鬼冤得厉害:那姑娘穿得也太那个了。女人穿得暴露肯定是觉得好看,但你穿好看了却又不让别人看,这就不厚道了。把自己弄得特扎眼特刺激,却要求男人们不受影响假装没看见,这就相当于要求眼睛不瞎的人对着突然闪亮的闪光灯不眨眼睛——太不人道了。


看来在女同志们越来越开化的今天,很有必要为男同胞们开一门加强抵抗力的培训课。要不然,诱惑越来越强烈越来越直接的情况下,意志薄弱失足失节事小,糊里糊涂丢了小命就太不值了,没有点坐怀不乱的本事在这个世界上还真越来越难混了,一个女孩子的玩笑开得我胆战心惊:许我坐怀,不许你乱。




六不懂:什么不买却逛个没完


我猜,女人对逛街的热爱大约相当于男人对于足球的热爱,而她们流连于琳琅满目的货架之间的愉悦大约也很近似于我们看到足球场那种特有绿色时的冲动。这么一想的话,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有的女人几乎根本不打算买什么东西也愿意从早到晚乐此不疲地在商场没完没了地穷逛了——有的是名副其实的“穷逛”,兜里根本没带钱——这不奇怪,喜欢足球的男人里不光有我这样有一机会就跑上球场撒撒欢的,还有不少几乎一辈子没踢过一脚球的,看球却看得比谁都投入,特酷。


北京城除了堵车,第二个拥堵地点可能就是女装店的试衣间了。但你要以为试衣的都是买主那就错了,有些人的乐趣是把所有衣服都试一遍,然后逐一找出这些衣服各自对不住自己的地方:这件腰太肥了,这件领口太低了,这件纽扣显得太老气了……然后理直气壮扬长而去,你要以为真的是这些衣服不合她的意那又错了——即使你完全按照她的身材、按照她的意思定做一件衣服,她也会完全不放在眼里的,因为,女人逛街有时候仅仅就是逛街,别指望她干别的。




七不懂:碰上打折就像不要钱


你永远不要从有用没用的角度去揣摩女人买东西的动机,假如你看见有位娇小可爱的MM扛着一大包她活两辈子也吃不完的爆米花,那一准是赶上爆米花打折了。“多便宜啊!”这足以成为女人掏钱包的唯一理由。商场的打折返券一般都是专为女人下的套,很少有男人奔这个去的,这些招比较狠,想抵抗很难,买100返100——听上去这就是让你白拿100块钱东西回家啊,居家过日子,哪有不愿意拣便宜的?


能抵抗这样诱惑的人只有两种。一种是属于意志力特别坚强的,比如我的朋友了了。了了一进商场根本不看广告,目光坚定如炬,步履矫健如飞,直奔目标,为买鞋子而来,决不向袜子柜台瞟一眼,买完扭身就走。关于打折,人家有高论:我的孩子现在都10岁了,尿不湿打折与我有关系吗?关于返券,了了一声冷笑,也如刀般深刻:呵呵,买100返100?我保证所有东西价格的零头都是99、98——这样的人闭着眼都能看到事物的本质,不服不行,很接近于男性思维,但在女人堆里属凤毛麟角,实在是另类。但多数女同胞一听说哪儿打折了返券了,眼睛就直冒绿光。




八不懂:岁数捂得比身子还严


据说不打听女人年龄是现代文明的一种体现,名曰尊重隐私。这规矩从洋人那儿进口之后在国人中很快通行。这事整得挺怪,女人有形的东西越露越厉害——从胳膊大腿到肩膀头子到后背前胸,越来越接近极限状态,而无形的东西却越捂越严实——芳龄几许、婚嫁与否,只要你一开口打听就是没礼貌没教养。其实外国人有外国人的毛病,中国人有中国人的习俗,比如按咱中国人的习惯,跟人打招呼往亲戚上靠总比往社会关系上靠显得近乎,比如:“大哥”就比“先生”好办事,“兄弟”比“同志”更亲热,但搁女同志身上就比较麻烦,叫人“大姐”人准不乐意,叫人“小妹妹”也忒没大没小了,叫“小姐”吧,说真的,这称呼你不嫌别扭我还硌硬呢。


女同志不说自己的岁数自然是为了给人以青春的错觉,但弄巧成拙的时候也有。我们单位有个校对老师,碰上问她年龄也跟小姑娘似娇羞:讨厌,瞎打听啥呀。老师看上去面目慈祥神态和蔼,且持重端庄,我琢磨着怎么也得奔五了吧,于是一直大姐大姐地叫得没腻死她,有一日偶然看见她身份证,妈呀,敢情比我还小8岁!




九不懂:身上原装扔了换配件


最初见到有MM把自然健康的眉毛一根不剩地全拨了纹上蚯蚓似的假眉毛时,我不好意思直白地说恶心,只是委婉地问人家“疼吗”。后来发展到动刀见血地在身子里塞进点什么拿掉点什么的地步时,我们男人只有高山仰止顶礼膜拜的份了。当年在敌人难以想像的酷刑面前坚贞不屈的英雄中,看似娇弱的女性居然占了多数,而经不住皮肉之苦、在皮鞭下和老虎凳上变节投敌的可耻叛徒基本上是大老爷儿们(不是本人杜撰,至少电影小说里的叛徒都是男的),这个现象从今天女人们走上整形整容手术台时的大义凛然可以找到一定的解释。


可以想像在医学更加发展的未来某一天,整容整形手术将比切除阑尾和智齿拔除更加简便,那时候经济和技术更不成问题了,剩下的问题就只有两个:一、所有的女人都整成闭月羞花的大美人了,美人还值钱吗?二、男人怀里抱着一个美丽的合成品的时候,会不会想干脆上情趣商店买一个更合算?




十不懂:个个都自认天妒红颜


比尔·盖茨长得不够帅,李嘉诚岁数又太老,勉强看着梁朝伟还算顺眼,可人家又有个刘嘉玲在边上挎着——到现在还没嫁出去的女同胞,基本都自认为是由于这个世界上能配得上自己的男人还没出生,嫁给谁都是委曲求全苟且偷生。在网上看女孩子的帖子比较有意思,每个MM的网名都给人沉鱼落雁的暗示,弄得这头的男人心里痒痒的,再一看文字中的自我描述,更让人生出无限遐想——这人要是生在春秋战国时代,西施姐姐只配永远在家门口的小河沟里洗洗衣刷刷碗,要是生在汉代,出塞远嫁异族和亲这样的大的委屈也轮不着王昭君阿姨去承受了——自我评估与实际状况的巨大差异造成前几年网络交往中一个特别普遍的现象——见光死。


谁也别指责别人自恋,其实所有的女人都有当芙蓉姐姐的潜质和冲动。当女人从政治和经济上对男性的依附与从属时代一去不复返之后,女人对自己的看重是进步,但有时候也是病态。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