莞尔(1)幽默的界定(转)

驯猴老倌 收藏 0 6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幽默的界定

“幽默”一词在中国诞生于上一世纪早期。窃以为该词译得绝顶的巧妙,足以可和“浪漫”(romance)、“康乃馨”(carnation)、“可口可乐”(Coca-Cola)等媲美。“幽默”一词仍可理解为“在幽冥难以言表处默契了”。林语堂在《幽默人生》一书中说,“幽默是放纵的心灵与心灵的放纵”。方成先生认为滑稽写的是现实生活中一些人闹出的趣事;幽默小品话不直说,曲径通幽,令人拍案称奇,矛盾中见协调,已走进文学殿堂。可《牛津高阶双解词典》(OALD)中Humor的定义是:Quality of being amusing or comic。即,幽默,诙谐,滑稽。可见它们之间的区别有时又是难以理清的。《辞海》上给的定义是:美学名词。通过影射、讽喻、等修辞手法,在善意的微笑中揭露生活中乖讹和不通情理之处。本书中的幽默取其广义,归档于一种迷你轻喜剧,将没价值的东西撕破给你看。

诚然中国式幽默与西方式幽默有明显的不同,这是因为中国独特的历史、社会、文化及语言来决定的。中国人觉得幽默的东西,西方人不一定觉得幽默,如“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在西方,打孩子是违法的);“猪八戒的脊梁——无能之辈(背)”;反之,西方人觉得幽默的东西中国人也未必感悟到它的幽默,如:

A female asked Isaac Asimov :“Who invented the five-day week?”

Isaac Asimov replied perfunctorily(敷衍塞责地): “Robinson Crusoe did.”

“Never heard of it. Why so?”

“ Because he had all his work done by Friday.”

你得读过《鲁滨逊漂流记》才能谙其玄机。

大量的幽默小品是东西方所共同喜欢的,它们基本上属于逻辑、思维方面的幽默。

幽默人类智慧偶然擦亮的火花,王蒙说过“幽默需要超脱”,有人把幽默感视为一种“仰之弥高”的天赋。“美国人情愿承认犯了杀人罪、叛国罪,戴了假发、假牙,也不愿意承认自己缺乏幽默感”(F. Kerr:《纽约每日新闻》1976-7-14)。走运时幽上一默,令你锦上添花,人气陡升;背运时幽上一默,使你驱逐困扰,改善心境(里根借此走出“伊朗门”);尴尬时幽上一默,使你有惊无险,逢凶化吉,抵御心理伤害。幽默是社会交往中的润滑剂,它可缩短人际间的距离,使批评变成春风化雨; 幽默可以让拒绝变得顺理成章,无形中增加你的感染力。幽默又是一种“灵丹妙药”,它能调理人的中枢神经,祛除抑郁,按摩精神,可使不少疑难病症不治而愈(西方有幽默诊所),擅长幽默的人永远不会老!幽默感是事业有成人士的秉性和资源,它能使人举重若轻,宠辱不惊;幽默感是现代人高质量生活不可或缺的调料,它教你走出滚滚红尘,更好地享受人生,左右逢源,物我两忘,有幽默感的人走到哪里都是“受欢迎的人”。

幽默揭露的现象是假恶丑,欣赏者内心的标准是真善美,并置身局外,慧眼旁观。幽默和滑稽、笑话的构成元素有大面积的重叠,但幽默并不等同于后者。它更高的品位,和智慧含量,闻之未必接着捧腹大笑,每每具有更多的回味空间,会心的一笑,给人以无限的启迪和思索。

傅雷认为,翻译不是易事,尤其是英汉或汉英间的翻译。(侯国金《从英汉对比来看翻译》刊于《新东方英语》2004第2期)。陈廷祐认为,翻译是一门语言的艺术,而不查词典的人是没有的,不起草稿的人是不多的,不出错的人是罕见的。为了译好一个词,往往“一直弄到头昏眼花,好象在脑子里摸一个急于要开箱子的钥匙,却没有。”鲁迅的这番话形象地翻译也不易。

这里有两种观点值得注意:一是翻译有限论——英语汉语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语言,翻译时要做到天衣无缝是不可能的;再者,翻译者的水平一般都低于原作者,翻译不好在所难免。二是翻译无止境论——译文无所谓高下优劣,一人一种译法,没有什么不可改动一字一句的理想范文。

(艾临,山东工会干部学院英语副教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