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1/


吕蒙双手抚扶起赵云,请他坐下:“赵将军,有你这句话就够了!实不相瞒,如今形势非常危急!程普带着所部六万人马己投敌,副将莫非也己哗变,天池水师也在今日落入敌手……”

赵云冷静地说:“大将军,这些我己知道!”

“将军如何对敌?”

“请问大将军,京城还有多少人马?”

“骑兵两万,步军四万。”

“谁在统领?”

“左提督甘宁、右提督上官慈。”

“能否由我统一指挥?”

“当然可以!”

“末将怕事情有变,请大将军即刻将京城守备兵权交给末将!”

吕蒙取出虎符,令侍卫持虎符立即传令京师各营将官,从现在起听命于赵云,没有赵云将令,任何人不得调用军队。侍卫应声去了,吕蒙再问赵云:“将军还有何事?”

“敢问大将军,城中粮草能用几日?”

“本来可供七日之需,都督带来四万铁骑,只能维持三日!”

“京师粮仓近在咫尺,大将军何故言此?”

“就在都督前来将军府时,湾镇粮仓被烧……”

“末将得知各路勤王之师,己被莫非阻挡在百里之外;今日又焚我粮仓,以此看来,是逼我速战速决……”

“将军有何主意?”

赵云冷静的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将军明示!”

赵云一个大胆的计划涌上心来,罗伊虽然此刻兵多将广,但张辽的一万骑兵与程普的六万兵马从未有过联手作战,不如他的四万铁骑,攻、防均为一体,且在边关历经过各种大小战斗。他在去见罗伊之前,就留意到张辽与程普的部队各自为政,分别驻扎;而程普的骑兵、步军的防区也较为分散。他想在天亮之前,派出三支精锐部队偷袭罗伊,打他个措手不及。如何实施这个计划,一些细节他还没有想好。

“大将军,末将还未想好,待考虑成熟再向大将军禀报!”

“这倒未必,将军排兵布阵,调兵遣将全由你作主!只需事后告之就可以了!”

吕蒙的充分信任与彻底放权,赵云除了放心外,也很感动,他有信心,有把握打好和打赢这一仗。

须臾之间,侍卫捧着虎符回到殿里,回禀说明日一早,甘宁、上官慈两位提督将率领大小将官前来都督府听命。吕蒙双手将虎符交到赵云手里:“将军,东吴安危,从即刻起系于将军一身!”赵云庄重的接过虎符:“大将军放心,有赵云在,东吴就在!”

“好!危难之际见真金,将军真乃我东吴擎天一柱!有将军在,何患之有?”

“大将军,末将这就告辞!”

“且慢,还有一事未了!”

“何事未了?”赵云不知吕蒙所言。

“都督可认识巧巧姑娘?”

“大将军指的是哪位巧巧?”

“天下只有一位巧巧!”

“莫不是凌烟……巧巧?”

吕蒙诡谲地笑着:“正是!”

“末将与她有世家之谊,交往甚多,也就……”

“也就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大将军,我……”

吕蒙止住赵云:“将军不用再说,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大将军要我见谁?”

“将军无须多问,去了就会知道!”吕蒙故弄玄虚,诡诈地向他眨眨眼睛。

吕蒙拉着赵云往外就走,两人出了将军府,带着侍卫打马向都督府而去。赵云被吕蒙的神神秘秘搞得莫名其妙,他不好再问,只有拍马跟在吕蒙的身后。到了都督府,守卫将二人迎进府内,穿过重重叠叠的楼台亭阁,一直把他们带到深宅中的一座小院门前。赵云察觉这里是家眷禁地,不由慢了下来。在吕蒙一再催促之下,他才随着进了小院。

吕蒙的贴身侍卫见大将军来了,急忙迎上前来。

“人呢?”吕蒙轻声问他。

“禀大将军,夫人刚梳洗完毕,正在换装。”

“传话进去,我与将军在前厅候她!”

“是!”

吕蒙把赵云带到前厅,两人刚坐下,丫鬟就捧上早已备好的清茶。赵云是个憨厚之人,坐在椅子上有些局促不安,他不明白吕蒙要他见的到底是何人。从室内的装饰、摆设来看,主人是个女性。赵云成年之后,从未与女人打过交道,大将军亲自带他来这里,可见女主人的地位一定很高。赵云不由有些忐忑不安。

“将军,”吕蒙打量着赵云:“今年二十有二了吧?”

“正是。”

“还未娶妻纳妾?”

“没有。”

“可有中意之人?”

赵云想了想,摇了摇头。

“这是将军的不是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是天经地义之事,将军如此虚度年华,莫不是有过失意?”

赵云以为吕蒙不知道凌烟曾是他少时的恋人,见大将军问得真切,便默默点点头。

“将军如此情深意长,是为了巧巧?”

吕蒙这一问,赵云如梦初醒!过去的巧巧,就是如今的凌烟,既然吕蒙知道自己过去的恋人是巧巧,他与凌烟成了夫妻,也一定知道凌烟的小名叫巧巧。赵云惊出一身冷汗,再看吕蒙眼里闪出复杂的眼神,他像被人迎头浇了一盆冷水,从头凉到了脚下。

“大将军……”

“将军不用解释,我知道得太晚了!要是我事先知道将军与巧巧……”

“大将军!”赵云离座,向吕蒙单腿跪下。

吕蒙一把拉起赵云,游离不定的眼中,闪烁着赵云看不懂的眼光。

“将军,我没有责怪的意思!正好相反,我佩服你的情真意切……我虽算不上君子,但君子不夺他人所好,君子有成人之美,了然于胸。现在,我就把巧巧还给将军!”

“大将军,不可!巧巧,不,凌烟己是大将军夫人!”

“将军口口声声不忘巧巧,可见你对她的情意之深,本将军深为拆散了你们而感到愧疚!虽然凌烟己是我的夫人,为了弥补我的过失,也是效古贤美人赠英雄,我己决定将凌烟赠给将军,望将军笑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