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 第一章 3

兰晓龙_零 收藏 0 6
导读:零 第一章 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4/


廷安的夜晚来得很早,杨家岭还算文化政治区,有点灯光,别处就是漆黑一片。

零的脚下溅着黄尘。他的路程是步过延河,上到对面的山岗。对面过来一小队红军战士,零稍作驻足,一脸孙子相地看着红军战士过路。

零以一个文弱书生的步态蹒跚上了山岗,并不时疑神疑鬼地打量着身后。他已经看见了岗上的凌琳,凌琳已经换上了便装,精心打扮过,并做出了一副引首盼望的舞台姿态。零张了她一眼,然后继续看他的身后。

凌琳用舞台腔叹了一口气:“唉!”

“等会……老觉得后边有人跟着。”

凌琳有些不满:“做个好演员行吗?好演员会在天崩地裂中把戏演下去。”

零依旧看着身后:“我不是演员啊,我哪会演戏?你叫我来对词,就冲我背过几个剧本?”

凌琳险沉着脸。

零终于转过头来看着凌琳说:“好吧,那再来一次。”

“唉!”

“《王子复仇记》?”

“唉!”

“《黑奴吁天录》?”

“李文鼎同志,我是男人吗?我像黑人吗?”凌琳在零不着边际的猜测中忍无可忍,因为对她这位演员来说,别人的猜错也许就意味着她的表演极不到位。尽管实际上也真不怎么到位。

零开始抱怨:“你、你就唉那么一下,谁知道嘛?鬼知道啊!”说罢又疑神疑鬼地看看自己身后,似乎身后真有个“鬼”。

“李文鼎同志,你的影子都能吓到你,连你的学生都能骑在你的头上。”

零哼了一声:“那不叫骑。”

“你们那个马督导就叫骑了吧?”

零一脸的无奈:“马督导真的很凶,他又有后台。我又没党派,什么都不靠。”

“唉!”凌琳咬牙切齿地叹了口气,这回并非表演,却远胜过她的表演。

“我想起来啦!想起来啦!”零兴奋地说:“是《罗米欧与朱丽叶》!二幕第二场!朱丽叶在阳台上叹气,罗密欧偷摸地过来!对不对?”

凌琳瞪着他:“前几次是的,就这次不是。”

“那就对了嘛!”零开始欢呼:“你再来,再来。”

总算可以开始了。凌琳吸了口气:“唉……”

“她说话了。啊!再说下去吧,光明的天使!因为我在这夜色之中仰视着你,就像一个尘世的凡人,张大了出神的眼睛,瞻望着一个生着翅膀的天使,驾着白云缓缓地驰过了天空一样。”

“罗密欧啊,罗密欧!为什么你偏偏是罗密欧呢?否认你的父亲,抛弃你的姓名吧!也许你不愿意这样做,那么只要你宣誓做我的爱人,我也不愿再姓凯普莱特了。”

“我还是继续听下去呢?还是现在就对她说话?”

“只有你的名字才是我的仇敌……”

“你们红色剧社要排《罗密欧与朱丽叶》吗?”零忽然中断朗诵,冒出句剧本之外的台词来。

凌琳呛在那里,瞪他,瞪了半天倒瞪出些幽怨:“他们不会排,他们宁可排《放下你的鞭子》,他们永远不懂什么是真正的戏剧。”

“那我们这是在……”

黑暗中的凌琳有些脸红:“我要走了。”

“这是哪一段台词?你还真能跳!”零开始挠头,忽然想起来,忙接了下去:“啊!你就这样离我而去,不给我一点满足吗?”

凌琳突然给了零劈头盖脸的一下。

零跳开了惨呼:“我不知道你怎么解释这种戏剧行为,我记得剧本里没这个的。”

凌琳怒吼:“是我要回家!回我的家乡!我来的地方!”

“凯普莱特家?”零坏笑。

“不是朱丽叶她家!是我家!凌琳的家!上海!”

“你……凌琳的家不是在西安吗?”零皱了皱眉。

“骗你们了。怎么着吧?”凌琳恶狠狠的回答。

“受骗了。”零叹了口气。尽管他在初识时五分钟便已经听出这位谎称来自西安的大龄姑娘实际来自上海的某个富人街区。他并不想知道更多,那里被日本人占着,于是每个中国人都有伤心的权利。

凌琳瞪着零:“你让不让我说?”

“我只是以为这样能让你心情好一点。”零在鼓气撮唇,鼓励凌琳说下去。

凌琳心情并没好一点,但至少可以往下说:“我烦这里了,又干,风沙又大,人都是除了共产主义不说别的,又没文化,红色剧社的戏剧根本是演给农民看的,跟我来时听说的全不一样,我想让他们领会戏剧的魅力,可这里甚至没有文明……”凌琳顿了顿,望向零:“你还打算在这里呆多久?”

“我?我吗?我就是西北人,我能到哪里去?”零讪笑。

凌琳看了他半晌:“我可没叫你跟我一起走。你这个人倒不讨厌,偶尔还会有趣一下,可绝没人敢让你承担什么的。”说完凌琳又叹了口气,看了看夜空,突然像下决心一样对零说:“吻我。”

零蹦了起来,开始朗诵剧本中的有关片断:“眼睛,瞧你最后的一眼吧!手臂,做你最后一次的拥抱吧!嘴唇……”他不自信地看一眼凌琳:“不是这段吗?”

凌琳看来正隐忍着不要对零做太频繁的肢体伤害:“是这段……快点。”

“啊!卖药的人果然没有骗我,药性很快地发作了。我就这样在一吻中死去……”零在倒地装死前被凌琳踢了一脚。零现在不得不正式地看着这个他在延安唯一的私交了。多少年来的唯一一个:“真的?”

凌琳瞪着他,一直瞪到零也有一点伤感,一直瞪到零有点犯楞。

零站直,吐了口气,良久的预备,靠近:“剧情里你睡着的。眼睛。”

于是凌琳闭上眼。

零终于认真地看了看这张脸,凑近。

“干什么呢?!”一道手电筒光束突然打在两张靠近的脸上。一位年青的保安战士和他的同事站在光束之后。

零和凌琳被押将下来。

凌琳非常愤怒,那种愤怒不是冲抓她的人,而是冲被抓的零:“你真是个活见鬼的人!”

零无辜和无奈地苦笑,并且接受着那位保安员无微不至的关怀。

“不要交头接耳,不要交换眼色,不要……你走头里,她走后边。”

于是零走了头里,凌琳走了最后。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