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认“恶意软件”称谓 法院首次剖析互联网案件

紫色的蔷薇 收藏 0 14
导读:承认“恶意软件”称谓 法院首次剖析互联网案件 在“很棒小秘书”软件被判侵权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召开了“互联网环境下的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研讨会,与会者对社会广泛关注的“流氓软件”进行了深入分析,并首次承认“恶意软件”对网民权益的侵害,从法律层面总结了“恶意软件”的特征。 首次承认“恶意软件”的称谓 尽管民间对“流氓软件”控诉的呼声颇高,但一直以来,“流氓软件”、“恶意软件”无明确法律定义。甚至在奇虎360安全卫士与雅虎中国的反流氓软件官司中,法庭认为“恶意”系“贬义词”。

承认“恶意软件”称谓 法院首次剖析互联网案件



在“很棒小秘书”软件被判侵权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召开了“互联网环境下的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研讨会,与会者对社会广泛关注的“流氓软件”进行了深入分析,并首次承认“恶意软件”对网民权益的侵害,从法律层面总结了“恶意软件”的特征。


首次承认“恶意软件”的称谓


尽管民间对“流氓软件”控诉的呼声颇高,但一直以来,“流氓软件”、“恶意软件”无明确法律定义。甚至在奇虎360安全卫士与雅虎中国的反流氓软件官司中,法庭认为“恶意”系“贬义词”。


而在此次研讨会上,一中院知识产权庭副庭长刘勇首次明确使用了“恶意软件”的称谓,并表示“恶意软件利用开发软件的方式损害他人利益,对这种侵权行为我们的态度是坚决的。” 刘勇还进一步列举了“恶意软件”的表现形式,如强制安装、难以卸载、强行弹出广告、劫持信息、恶意收集用户信息等。


法官列举“恶意软件”行为特征


刘勇法官表示,“流氓软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法律专业术语。同时,刘勇法官从法律的层面列举了“恶意软件”三大危害,这也是法院首次认可“恶意软件”行为特征。


刘法官表示,首先“恶意软件”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自动安装,具有很强的隐蔽性;其次是强制安装以后不提供卸载程序,甚至用技术手段设置成普通用户无法卸载,具有很强的顽固性;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恶意软件”往往是搭流行软件或热点网站的“便车”,通过修改、损害他人技术成果为自己牟取利润。 “恶意软件”严重违背了社会诚信的基本原则。对于“很棒小秘书”一案,刘法官认为其符合“恶意软件”特征,但法庭判决是以侵害原告著作权和不正当竞争作为审判依据予以认定的。


新技术给判案留下很大问题


据介绍,北京市一中院一直处于互联网知识产权案件审理和研究的第一线,从1999年至今,共审理此类案件311起,经验十分丰富。参会法官们表示,层出不穷的互联网新技术给判案带来巨大挑战。


以“百度MP3侵权官司”为例,刘勇法官表示,这一案件对传统的纠纷有很大的冲击,如网站发表声明“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法律上是有规定的,但是在网络上发表的这个声明,搜索引擎是不能识别的。


而对于更受关注的“流氓软件”,刘法官认为,在互联网环境下,这些软件是不固定的,修改的不是源程序,而是目标代码,是在内存中进行的修改,“这样关机后它就消失了,侵权行为是不固定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