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军区部分新兵体质差影响部队正常训练

2006年年底,来自辽宁、内蒙古、河南、山东、福建五省区的820名青年,应征进入沈阳军区某部3个旅团。入伍前,他们都经过严格的体检,没有明显肥胖或过于瘦弱的,体检指标都符合应征入伍标准。然而,不少新兵入伍后,由于体质弱,或多或少地影响了部队的作战训练。一些带新兵的干部惊呼:“这些新兵体质先天不足,明显缺练!”


并非偶然的“不适应”现象


在某旅,新兵报到第一天,在营房大门口下车,到各连营房的距离,远的有1.5公里,近的只有500米。可就是这么短短的一段路,却有不少新兵直嘟囔:“走这么远,背这么多东西,咋不坐车呢?”从营房门口走到连队,一些新兵汗流浃背,气喘吁吁,不少带新兵的干部都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现在新兵的身体太‘虚’了。”


进入营房,河南籍新兵王亮把背包往地上一扔,一屁股坐在地上,两腿打颤,竟然站不起来了,直抹眼泪。


“头一次背这么多东西,走这么远的路,谁受得了?”事后,他这样告诉班长。


当听说新兵入营后,每天要跑一两个3公里时,王亮从床上蹦起来,又有气无力地瘫在床上:这不就是遭罪来了吗?


王亮的“不适应”并非是偶然现象。


据了解,像王亮这样怕跑步的新兵有451人,占被调查人数的55%。他们共同的特点是体质弱,跑不动,跑不远,一累就虚脱。


新兵一连组织站军姿训练。所谓站军姿,就是立正站着,一动不动。可还没站到20分钟,全连117名新兵中,竟然有9人因大脑供血不足晕倒了。类似的现象在训练场上随处可见——


二班新兵张东升做俯卧撑,两个胳膊刚打弯,就“吭哧”一下趴在地上,双臂再也支撑不起来了。五班新兵李萌做单杠前,使劲吐了两口唾沫,攥紧拳头,憋足了劲,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走到单杠下就往上蹿,可两手抓住杠,身子却怎么也提不上去,像个巨型秤砣一样一下子从杠上掉下来,重重地摔在地上。爬起来一看,双手手心全撸破了皮。在训练中,一些新兵不知什么是“高抬腿”、“后蹬腿”和“小步跑”,听到口令后,竟不知自己该做什么动作。


“入伍前我们很少搞体能训练,有的训练科目甚至从来没有听说过。”安徽籍新战士曾银祥说,“我们学校只有两个篮球场,课外活动想打球,却连个场地都没有。”按照训练大纲规定的士兵体重标准,曾银祥不胖不瘦,属于标准的“军中小伙”,可用新兵入伍体能标准一考核,9个考核科目,他竟然有8个不合格。


“我们学校只有两名体育老师,一些班级的体育老师还是由班主任兼任的,上了初中,特别是高中后,为提高学习成绩,体育课一般情况下都不上,即便上体育课也是自由活动,大伙都补习文化课去了。”四川籍新战士李泽从小到大最不爱参加体育活动,也最怕跑步。他在3公里跑中,大伙连拉带拽,最终也花了29分钟,而合格时间为14分30秒。


当过小学教师的李泽告诉记者,现在的学生平均每天锻炼半个小时以内的有33.33%,半小时到1小时的有48.15%。在不积极参加体育锻炼的原因中,“没时间”占55.56%,“家长不支持”占55.56%,而“怕累”占77.78%。


以往新兵分到连队,都因嫌炊事班脏不愿去,而现在因怕训练太苦太累,都争着抢着去做饭。一些新兵或新兵家长直接找到部队领导,要调个清闲一点的工作。如步兵分队的想到兵种分队,兵种分队的想到机关,原因只有一个,就怕身体吃不消。


“掉队现象”接二连三


入营1个月后,经过严格的训练,新兵们的身体素质、体质都有了较大的改观。然而,笔者在训练场看到的却是另外一种景象——


三连正组织新战士进行匍匐前进训练。52名战士竟然有17名因爬不动而不及格。其中,有5名战士匍匐前进10米的距离,用时将近20秒,而且,因身体不协调,动作不规范,衣服、胳膊、屁股被铁丝网剐坏的现象时有发生。更令人不解的是,还没转入下一个训练科目,就有3名战士因腰扭了、脚崴了,中途退出训练。


七连组织全连战士进行3000米测试,有两名新兵刚跑几百米,就捂着肚子掉了队,趴在地上大口喘气。跑到半程,有5名战士因体力不支晕过去了,到终点清点人数,不足百人的连队,居然有二十多人掉队。四川籍战士李强,看起来长得很结实,这次竟然跑成了疲劳性骨折。


更让人没有想到的是,七连第二天组织出早操,有两名战士因跑3000米劳累过度,下不了床。一名战士因腿酸痛,一失足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这些战士‘掉队’导致一些训练不能正常展开。”连续带过3年新兵的张连长直言不讳,“通过我们对新兵的调查,发现现在很多家长缺乏让孩子参加锻炼的意识,或者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去锻炼。有些家长为让自己的孩子在学校平平安安不出事,不希望孩子参加体育锻炼。学生放学回家,坐在电脑前,更不想出去活动,这些不良的生活方式,是造成体质弱的直接原因。”


在抗眩晕训练中,“掉队”的现象更为突出:有的战士一上抗眩晕模拟舱,就出现气短、出虚汗、心悸、呕吐等情况,有的战士在旋梯或固定滚轮上刚转两圈就头晕眼花,有的战士在浪木上根本就完成不了动作,甚至有的战士不能完整地做完抗眩晕操……部队外出训练,新兵乘坐解放141车前往训练场,刚出营房大门,个别新兵就开始晕车,车到达6公里外的训练场时,一半新兵都晕了车,吐得满车厢都是污物。


“现在的新兵适应不了抗眩晕训练,是因为他们在当兵之前上体育课时,一些老师不教学生关于倒立的课程,致使他们的前庭耳蜗神经得不到锻炼和开发,长大后最直接的后果就是晕车、晕船、晕飞机。”对抗眩晕训练进行过深入研究的作训科李参谋说。


一较劲就“掉链子”


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部队进行构工伪装。就在这较劲的时候,个别战士因体质差,结果在规定的时间内根本完不成构工伪装任务。列兵张雨等9名新战士因体力不支,在规定时间内,掩体大都只挖了一半,战斗打响后,他们既没有把自己藏在掩体里,也没有很好地伪装起来。结果,他们全部因身体暴露目标,而“被敌军击毙”。


“上学的时候,在体育方面欠的账太多。”一提到这事,张雨就十分后悔,“平时在家没有事的时候,经常和朋友聚在一起吃饭、看电影、打扑克、上网玩游戏,很少干活,更不要说参加体育锻炼了。”


经调查,像张雨这样,经过一两年的军事训练,身体素质还跟不上的,每个连队仍有两三个,尽管各部队都采取强化军事训练、体能锻炼等方法,以加强官兵体质的训练,但由于他们先天不足,或多或少地影响了部队战斗力的提高。


士兵先天性体质差,已经影响到了部队的正常训练。比如,该部在某地进行国防光缆施工时,为突击完成一个地段的任务,就组织了6个突击队。可有两个突击队没有完成突击任务。部队领导到现场一看,不是战士不卖力,也不是方法不科学,而是这两个队的新兵体质太差了,身体没劲,根本干不动。结果,施工进度整整耽误了6小时。就是这次施工,不少战士的手磨出了血泡,有的多达10多个,个别的还因此大病一场,住进了医院。事后,一位部队领导深有感触地说:“这要是在战场上执行作战任务,可就麻烦了。”


对此,部队的领导十分担忧。“体能是军人的第一生物素质,是智能和技能的载体,是战斗过程中所要发挥的效能,如果不从兵源——中小学生抓起,提高他们的身体素质,将来的新兵在入伍后就很难迅速实现由普通群众向合格军人的过渡,即便一时实现了过渡,也极难适应残酷的战场环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