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追捕 外逃贪官胡星为情妇被哄回国(图组)

山坡的记忆 收藏 13 10832
导读:  云南交通厅原副厅长涉嫌收受巨额贿赂四千多万元   云南省28日召开案件通报会,通报了云南省交通厅原副厅长胡星的严重违纪违法案件。目前已查明,胡星利用职务便利收受巨额贿赂4029.798 万元并为亲属经营活动谋利,此外还有生活腐化包养情妇等问题。4月24日,经云南省纪委常委会讨论决定并报省委批准,给予胡星开除党籍、行政开除处分……   2007年1月19日凌晨,一辆银灰色的“欧宝”轿车悄悄驶出昆明,车灯冲破夜幕,往滇南方向疾行。车上坐着一对同胞兄弟,哥哥是随后被公安部发出A级通缉令追捕、涉嫌特

云南交通厅原副厅长涉嫌收受巨额贿赂四千多万元


云南省28日召开案件通报会,通报了云南省交通厅原副厅长胡星的严重违纪违法案件。目前已查明,胡星利用职务便利收受巨额贿赂4029.798 万元并为亲属经营活动谋利,此外还有生活腐化包养情妇等问题。4月24日,经云南省纪委常委会讨论决定并报省委批准,给予胡星开除党籍、行政开除处分……


2007年1月19日凌晨,一辆银灰色的“欧宝”轿车悄悄驶出昆明,车灯冲破夜幕,往滇南方向疾行。车上坐着一对同胞兄弟,哥哥是随后被公安部发出A级通缉令追捕、涉嫌特大经济犯罪的逃犯胡星,弟弟胡波则已移民加拿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胡星收受巨额贿赂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蒋平押送胡星(右)回国


49岁的胡星祖籍湖北,曾任昆明市副市长,主管城市规划和建设。他此时的身份是云南省交通厅副厅长,前一天他还代表交通厅参加了省里的一次会议,谁也没料到胡副厅长此后便神秘消失,直至看到A级通缉令,人们才大惊失色。


其实,这次出逃胡星一直在谋划之中。早在2006年11月,昆明市规划局局长曾华刚刚出国考察回来就被司法机关采取强制措施,随后被捕。胡星深知,曾华“进去了”,自己也难免要被牵扯出来。


云南成立专案组


追捕胡星


2005年,一个名为“倾城名筑”的高层楼盘兀然出现在昆明黄金地段的金碧路上,一时间议论纷起。早些时候,云南省高层曾经做过一个决定,昆明市二环路以内不得再兴建高楼,以保证营造一个良好的城市建筑生态。“倾城名筑”的拔地而起打破了禁令,顿时引起相关人士的密切关注。


破解迷局的契机终于出现了。昆明市检察院在侦办曾华案件时得知,“倾城名筑”的开发商是金城阳光公司(以下简称“金城公司”),该公司的真正老板正是时任云南省交通厅副厅长胡星的三弟!种种迹象表明,胡星与金城公司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1月19日,星期五。云南省纪委准备找胡星谈话,而胡不在省交通厅,手机也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次日,云南省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决定:对胡星立案,省公安厅立即实行边控,防止胡星外逃,并成立以省纪委副书记郭永东为组长的专案组。


1月22日,星期一,胡星仍没有进办公室。1月23日下午3时,云南省公安厅经侦总队队长蒋平奉命赶到省纪委,同时成立以蒋平为组长的追捕工作组,由省纪委专案组直接领导。


“两胡”现身广州白云宾馆


追捕组面临的难题是,没有任何关于胡星踪迹的情报,不知从何着手。


一筹莫展之际,与胡星有密切联系的陆立民(化名)的落网带来转机。1月24日凌晨,面对咄咄逼人和推理严密的追问,陆道出真相:“两胡”已逃往广州。


1月25日,蒋平带领追捕组一行5人抵达广州,他们要在这个人海茫茫的大城市里捞“针”。在广东省公安厅的协助下,追捕组在白云宾馆的监控录像发现“两胡”踪影。1月21日凌晨4时48分,一辆银白色轿车溅起水花驶入白云宾馆停车场,随后“二胡”的身影出现在宾馆大堂和14层楼道里。追捕组请求粤、穗警方配合,查找这辆“欧宝”的下落,然而广州车辆如蚁,短时间找到这辆车几乎不可能。追捕组限于警力,也只能无奈放弃。


“二胡”神秘“蒸发”,追捕失去目标。


化名“李力”出入港澳?


面对苦寻无果的局面,专案组转赴金城阳光公司营业执照登记的法定代表人刘伊萍(后查实此为假名)的户口所在地——深圳。在深圳的调查果然颇有收获。通过户籍资料查实了刘伊萍确有其人,在深圳拥有别墅和铺面,而且可以断定刘是胡星的情妇。秘密侦查发现,刘伊萍经常与一名叫“李力”的人往来于港深两地,调阅办证资料发现,“李力”港澳通行证上的照片竟然就是胡星!


在广东以及港、澳警方的协调下,追捕组查明“李力”已于1月22日晚从深圳皇岗口岸进入香港,入住维景酒店,次日中午12时离开港澳码头前往澳门,此后便下落不明。


1月30日,蒋平拜访澳门警察总局,商请当地警方协助,立即封关。然而情况并不乐观。“李力”在澳门的私宅空无一人;宾馆酒店也查无此人。调看1月23日从港澳码头进入澳门的旅客,也没有胡星那张熟悉的国字脸。


线索再次中断,“二胡”均不知去向。


情妇在深圳罗湖口岸落网


山重水复之际,突然传来令人振奋的消息:深圳警方截获一条信息,表明刘伊萍第二天将从香港返回深圳。蒋平驱车直奔深圳。


第二天早晨,追捕组进入罗湖口岸等待刘伊萍到来。一切都在掌握中,中午12时,刘伊萍落网,但是她否认见过胡星。从刘伊萍那里一时得不到胡星的消息,追捕组连夜开会,气氛凝重。蒋平陷入沉思。


此时一直在香港负责协调的云南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情报处副处长李珉打来电话说,经过再次辨认监控录像,1月22日晚上住在维景酒店的“李力”更像是胡波。追捕组成员黄建伟又查看了1月22日晚皇岗口岸的录像,确定出关的是胡波!蒋平顿时醒悟:胡波使用“李力”的通行证进入香港!好一招“金蝉脱壳”!


胡星持瑙鲁护照飞往新加坡


胡波留在维景酒店的物品被刘伊萍带回后,黄建伟仔细查找蛛丝马迹,发现了一张1月21日上午的出租车发票。根据这一宝贵的线索,专案组找到了出租车司机。这名司机确认当天有两名操云贵口音的中年男子从花园酒店附近上了车,指明到新白云机场。


在花园酒店,专案组调出监控录像仔细查看,终于在第十层的录像中看到了“二胡”从1020房走出来。酒店总台记录显示,1020房间的客人是用一本瑙鲁国护照登记入住的,号码为 022880,姓名是Hu Staney B.。此时已是2月2日晚上近8时,香港入境事务处立刻通知对该护照实行边控。令追捕组顿足不已的是,护照持有人已于当天下午4时从香港飞往新加坡!


追捕组查明


胡星逃跑路线


逃跑的路线昭然若揭。追捕组在香港警方的协助下查明:1月21日胡星到新加坡后,滞留两天,打听移民的有关情况;24日他离新赴港,与刘伊萍会合。其间曾飞往英国伦敦,未获准入境后又飞回新加坡。


瑙鲁是太平洋上的岛国,胡波早在1999年就取得了瑙鲁国籍。护照上个人资料是胡波的,而照片却被胡波借更换新护照时换成胡星的。这本护照本没有入境中国的记录,即没有被激活,胡波特意持此护照从加拿大回中国,把“活护照”交给胡星以备出逃,其处心积虑可见一斑。


追捕组踏上


赴新追逃之路


打开新的突破口,追捕组踏上赴新追逃之路。但是,要去新加坡追缉胡星却面临着诸多困难。新加坡没有加入国际刑警组织,与我国也没有签署引渡条约,这意味着中国警察即便到了新加坡也难以开展工作。


但是,追捕组未死心。他们请求公安部与新加坡警察局取得联系,提出去新加坡缉捕胡星的要求。新加坡警方很快回函婉言回绝。


专案组意识到,胡星非法使用胡波的护照这一事实很可能成为案情的突破口。如果能敦请瑙鲁方向新加坡方面出具一份公函,证明护照信息与照片不相符,胡星非法使用他人护照,那么他就可能被遣返。经过多方协调和努力,几天后瑙鲁方向新加坡移民局提交了一份外交公函。2月13日,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向公安部发函,同意正式派员到新加坡处理胡星出逃的事件。


追捕组制定“劝降”方案


2月15日凌晨,追捕组抵达新加坡。而就在追捕组与新加坡警察谈判的同时,云南警方对胡星的监控显示,胡星有要“动”的迹象。


自从来到新加坡,胡星已经换了3个酒店。他确信自己被跟踪,而且跟踪者丝毫不掩饰行迹。种种迹象来看,新加坡警察似乎已经将胡星纳入视线范围,掌握了他的行踪。


此时,专案组从昆明紧急通报:胡星已经买好机票,随时会离开新加坡。追捕组已经查明胡星入住的酒店和房间号,也掌握了他的手机号码,但目前惟一能做的却只有等待时机。蒋平提出:“去找胡星谈,打消他继续逃亡的念头,劝他跟我们回去!”


这个设想太冒险了。谁去谈?怎样谈?谁能预料到会发生什么问题?胡星在新加坡警察的控制之下,哪怕他喊叫一声,中国警察就涉嫌在新加坡执法,这可能导致外交争端,谁负责?


正在反复研究中,这时昆明又报来一个重要线索:胡星在拨打云南省委有关领导的电话,但没能接通。他想干什么?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蒋平说:“我去找他谈!”蒋平细致地分析了胡星的心理状态:他的出逃虽蓄谋已久,却是在措手不及的情况下仓促上路,没有携带太多现金,又在英国和香港屡屡碰壁,狼狈不堪,如丧家之犬。在新加坡又被不明底细的人跟踪数日,更是惶惶如惊弓之鸟,感到了极大的不安全,无形罗网似要扑面而来。他备感孤独无助、前途黑暗,已被逼到角落里。“劝降”有风险,但并非毫无胜算。


蒋平拨通了省政法委孟书记的电话,请求同意给胡星打电话,得到认可。


胡星自愿归案


2月17日12时57分,蒋平拿起手机,众人都围了过来,屏息凝气。


电话接通了。蒋平用昆明话说:“你是胡星?”


对方警觉反问:“你是哪个?”


“我是云南省公安厅经侦总队总队长蒋平。”


“哦,我知道你。”


“我告诉你,你的周围是新加坡警察,新加坡警察的外围是云南省公安厅追捕组。你刚才不是打电话找省里领导吗?”


对方沉默。


“我知道,你就在莱佛士酒店1750号房间,我知道你正在收拾东西,我警告你不许出门!不允许有任何动作!”


胡星慌了,不知道追捕组监控到了什么程度:“我没想走,我只是整理一下书。”


这个电话就像一枚炸弹,将胡星的心理防线炸开一道溃口。


蒋平等人跳上大使馆早已备好的车,再次拨通胡星电话:“你在房间等着,一步都不许离开!”大使馆工作人员此时将打印好的《自愿回国申请书》递上。


莱佛士酒店有好几个咖啡厅,蒋平找了一处能从二楼俯瞰监视的桌子坐下。一切准备就绪,蒋平通知胡星:“到咖啡厅来,不许带任何东西,不要让人觉得你想出逃!”等了10多分钟,胡星才下楼。仅仅20多天的逃亡生涯,那个原本意气风发的省交通厅副厅长显得落魄潦倒,神情黯淡。


蒋平单刀直入:“胡星,我觉得你的出逃太不明智。你认为你躲得掉吗?我早就盯着你了,你在香港住的是爵悦庭,到了英国没能入境,你在莱佛士酒店之前住在文华酒店,对不对?我跟了你一路,你是跑不掉的!”


胡星听得目瞪口呆。不会抽烟的他一支接一支地吞云吐雾,烟灰缸很快就满了。


“我能证明你的护照是变造的!你的案子是经济犯罪,无论走到哪个国家都是逃不过的。你已经寸步难行了,回去是你惟一的出路!回去后只要你如实交待经济上的问题,认罪态度好,还可以换取减刑。”


这个表态一举击中了胡星的软肋。


蒋平示意申秘书把《自愿回国申请书》给胡。胡星提着笔半天落不下去,笔尖颤抖。良久,胡星在文件上写下:“我是中国公民,我自愿要求回国。胡星。”


下午3时多,新加坡警察局局长助理李水发在大使馆的通知下,率员来到酒店。下午4时30分,与新加坡警察交割完毕。2月18日凌晨0:05,追捕组带着胡星登上了中国航班。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