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30/


《第十集》

遵义会议在1935年1月15日至17日举行,会议举行的目的之一,是检查在反第五次“围剿”与西征中军事指挥的经验与教训。周恩来在发言中权力推荐毛泽东领导红军,他的建议得到大多数与会人员的支持,会议作出了增选毛泽东为中国革命军事委员会常委的决定,协助周恩来负责军事;取消了“三人团”,改由朱德、周恩来为军事指挥者。此时,得知薛岳按蒋介石的命令,已向遵义集结,妄图把我红军消灭在遵义一带,情况十分严重,周恩来向彭德怀交待作战任务,此次战役关系到遵义会议能否顺利完成。1935年1月24日,红一军团不战而得土城。蒋介石、陈诚在南京遥控指挥,告诉薛岳决不让王家烈借口剿共离开贵阳,更不要把自己看成取代王家烈的人。四川军阀刘湘派川中名将郭勋琪向土城进发。郭电请刘湘命令潘佐旅迅速向其靠拢。在土城,郭勋琪遭遇到红三军团的伏击,郭勋琪立即电告潘佐限一个小时内赶到,潘佐的部队不断增援,我军遭受伤亡。由于情报不准确,红军渐渐处于不利的地位。为了稳固战局,朱德决定立即赶往前线,亲自指挥战斗。周恩来派出总预备队干部团参战。在朱德的指挥下,干部团打的川军抱头鼠窜。


《第十一集》

毛泽东亲自审问俘虏的川军军官,得知敌人准确的参战部队以及人数后,决定停止战斗,撤离土城。周恩来召开临时会议,宣布实施撤离土城,西渡赤水河,并且明确分工。土城战役阵地上,朱德负责殿后,掩护撤退。周恩来带人在赤水河上搭建了一座浮桥。毛泽东焦急的等候朱德的归来,朱毛手挽手走过浮桥。远在南昌的蒋介石为郭勋琪晋升中将师长,并电告薛岳:毛泽东已重新回到领导岗位,追堵红军要慎重从事。红军渡过赤水河后,向川滇黔三省边界的扎西地区前进。当走到川滇黔交界一带的时候,经过毛泽东提议,绝对洛甫代替博古“负总的责任”。红军达到扎西,在这里召开了“扎西会议”。毛泽东总结了土城战役失败的教训,周恩来宣布下一阶段任务。蒋介石发现中央红军在扎西集结,判断红军仍将北渡长江。遂急调国民党主力部队向川滇黔边境推进。毛泽东审时度势,走出一招绝棋:“挥师东进,再渡赤水,重占遵义”,于是就拉开了二渡赤水的战役。蒋介石获悉红军二渡赤水重返黔北,急派中央军堵截。


《第十二集》

毛泽东亲自布置了袭占桐梓。抢占娄山关,进而攻占遵义的作战计划,并将攻占娄山关的重任交给了红一、红三军团,由彭德怀、杨尚昆统一指挥。我英勇的红军攻占娄山关,毛泽东以诗人的情怀书写下不朽诗篇《忆秦娥-娄山关》。红军攻占娄山关以后,王家烈无力固守遵义,遂致电贵阳的薛岳告急。毛泽东断定薛岳所部两天之内难以赶到遵义救援,于是以野战军司令部的名义,命令红一、红三军团连续作战,向遵义发起猛攻。在攻占遵义新城的战斗中,红三军团参谋长邓萍中弹牺牲,由叶剑英接任三军团参谋长职务。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利用敌吴奇伟所部两个师赶来增援,在遵义城南部部署了“围点打援”的第二战役。我军终于取得了二占遵义的巨大胜利。洛甫提议,周恩来赞成,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签发命令:任命毛泽东为前敌总政治委员。蒋介石此次军事失败以后又调整部署,指挥各部人马向遵义合围。中革军委批准了毛泽东“声东击西”的战略方案,红军主力向遵义以西的鸭溪一带运动。蒋介石从各路情报中获知毛泽东的动向,改变了战役部署。毛泽东依据敌我双方的态势在鸭溪按兵不动,静观其变。



【点评】

1935年1月15日至17日,中共中央在贵州的遵义,召开了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政治局扩大会议。参加会议的有政治局委员:博古、周恩来、洛甫(张闻天)、朱德、陈云、毛泽东。政治局候补委员:王稼祥、邓发、刘少奇、凯丰。中央秘书长邓小平。红军指挥员刘伯承、李富春、林彪、聂荣臻、彭德怀、杨尚昆、李卓然以及列席会议的共产国际顾问李德、翻译伍修权。会议由博古主持,首先由博古作关于第五次反围剿的总结报告,他把失败的原因归咎于敌人的强大,力图为“左倾”路线所造成的严重危害辩解和开拓。在博古报告结束之后,周恩来作军事领导问题的副报告,实是就是的从主观上检查了原因,并进行了自我批评、主动承担了责任。接着洛甫作了反对左倾军事路线的发言,他拿着一个和毛泽东、王稼祥共同讨论的提纲。从理论上批判了左倾军事路线的错误,以及对中国革命所造成的危害。紧接着毛泽东了作了长篇发言,全面总结了自第五次反围剿以来失败的教训,深刻的、切中要害的批判了左倾教条主义的战略方针以及表现,“他们以单纯的防御路线代替积极防御;以阵地战、堡垒战代替了运动战;以所谓短促突击的战术原则,支持单纯防御的战术守势,从而被敌人以持久战和堡垒主义的战略战术所击破……”(上述为本人根据笔记以及影片而进行的总结)遵义会议清算了第五次反围剿以来的军事路线,并确定了毛泽东同志在党内和红军中的领导地位。会议做出如下决议:一、毛泽东同志增选为常委,协助周恩了负责军事;二,指定洛甫同志起草决议,委托常委审查后,发到支部中讨论;三、常委中再进行适当分工;四、取消三人团,仍由最高军事首长朱德周恩来为军事指挥者,而周恩来是党内委托的对于指挥军事上,下最后决心的负责人。


土城战役,是遵义会议以后的第一仗,也是我红军主动出击的第一仗,其中的意义可见一斑。而在临时指挥部内,毛泽东同志的心情也是沉重的,如何打好这一仗?怎么才能打好这一仗?……虽然敌人的火力非常猛烈,但是毕竟只有三个团6000多人,而我红军有两个主力军团外加一个干部团共计1万多人,所以毛泽东是有信心打好这一仗的……然而随着战役的进行,战场情况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周恩来已经明显的感觉到“我们的情报有误”,敌人不单单是一个旅。紧急关头,朱德总司令以及担任总预备队的干部团全部上了前线……傍晚时分,彭德怀送来一个被我军俘虏的敌军军官说明了一切:敌军一个潘旅一个郭旅共1万两千人,而增援部队还有两个旅。毛泽东、周恩来感觉到不能再这样打下去了,实事就是,撤离了土城战场。

毛泽东“挥师东进,再渡赤水,重占遵义”的“二渡赤水”,袭占桐梓,抢占娄山关,围点打援、声东击西等等战术战略的安排都表现了毛的优秀指挥能力,以及实事就是的风格……而我军制胜的法宝就是从这一点一滴中积累起来的,指挥员的冷静和果断、战士们的勇猛作战等等,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值得我们学习和敬仰的……面对那艰苦的作战环境,在战火中保持冷静的头脑,从而做出正确的决断,这是非常不容易的,而我军那些优秀指挥员就是从战火中走出来的,他们具有的作战经验和能力是能够经受时间和历史的考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