扁鹊见蔡桓公

清河流 收藏 39 887
导读:南边来了一个哑巴,手里拎着一个喇叭;北边来了一个大夫,手里拎着一个针筒。北边来的那个大夫要用手里的针筒换南边来的那个哑巴手里拿的喇叭;南边来的那个哑巴不愿意让北边来的那个大夫用手里拿的针筒换他的喇叭! 这个大夫就是大名鼎鼎的神医扁鹊。 哑巴:“就不换!别以为你穿白大褂我就怕你!你要我喇叭干嘛?” 扁鹊:“你这个喇叭很适合做我看病时用的听筒耶!” 哑巴:“弱智!中医讲究的是‘望、闻、问、切’,你听有个屁用?” 扁鹊: “‘闻’”就是听呀! 哑巴:“你当我是吃面疙瘩长大的啊!闻就是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南边来了一个哑巴,手里拎着一个喇叭;北边来了一个大夫,手里拎着一个针筒。北边来的那个大夫要用手里的针筒换南边来的那个哑巴手里拿的喇叭;南边来的那个哑巴不愿意让北边来的那个大夫用手里拿的针筒换他的喇叭!

这个大夫就是大名鼎鼎的神医扁鹊。

哑巴:“就不换!别以为你穿白大褂我就怕你!你要我喇叭干嘛?”

扁鹊:“你这个喇叭很适合做我看病时用的听筒耶!”

哑巴:“弱智!中医讲究的是‘望、闻、问、切’,你听有个屁用?”

扁鹊: “‘闻’”就是听呀!

哑巴:“你当我是吃面疙瘩长大的啊!闻就是听?!那你听听我有没有腋臭”

扁鹊:“不要闹了!我是个知名医生,不会忽悠你的。”

哑巴:“名医?那你能把我哑巴给治好吗?”

扁鹊没有说话,微笑着走开了。

哑巴:“这个人真屎!还耍酷哇!像条狗似的!不撂他,接着吹喇叭。嗯?我刚才在干嘛?说话?和一个医生说话?!哇!娘啊,我会说话啦!我会说话啦!”

哑巴娘:“吃货!人家一岁多就会说话了,你都二十六了才会说话,还好意思大喊大叫!”

哑巴激动地向着扁鹊离去的方向长跪不起,哭着喊:“神医扁鹊啊!你真是陀螺在世哇啊——”

华陀:“我*!你瞎喊什么!那应该叫‘华陀在世’!”

哑巴接着喊:“噢!扁鹊啊!你真是华陀在世哇啊——”

华陀:“我*!你瞎喊什么!扁鹊在的年代我还没生出来呢!”

哑巴:“你鼻毛比人家长啊!还没生出来就敢挑我的错!”

话说扁鹊又来到一个村子,坐堂看病。

病人甲:“大夫,我腰酸背疼,腿抽筋。”

扁鹊:“靠!第一次遇到你这种人!你家难道没电视?有电视就一定知道怎么治!好,药方开好了——下一个!”

病人甲看药方:“啊?电视一台?”

病人乙:“大夫,我胃酸,胃疼,胃胀,怎么办?”

扁鹊:“小case!给你药方。下一个!”

病人乙看药方:“啊?又是电视一台?”

病人丙:“大夫,我尿滴沥,尿等待,尿徘徊——不要告诉我你又要开一台电视!”

扁鹊:“你还真精!好吧,不给你开电视。好了,给你药方!”

病人丙看药方念道:“回家准备后事。靠!怕了你!还是给我开台电视吧!”

扁鹊:“OK!下一个!”

病人丁:“大夫,我感冒了,你不会也给我开台电视吧。”

扁鹊:“那倒不必——开个刀就行啦!”

病人丁:“好,好!麻烦你给开个电视吧。”

扁鹊:“OK!”

这年头,当医生好简单哇!电视真是个好东西。

扁鹊的事迹引起了该国国王蔡桓公的注意,这天趁扁鹊来宫里给皇后治病的机会亲切召见了他。大殿之上,桓公看了扁鹊许久。

蔡桓公:“好扁呀的一个鹊啊!!”

扁鹊:“大王取笑了。”

蔡桓公:“我老婆的病情怎样了?”

扁鹊:“恭喜大王,贺喜大王!你老婆——哦不,娘娘她有喜啦!”

蔡桓公:“不会吧!我有两年没碰过她了,她怎会怀孕?”

扁鹊:“这个喜不是怀孕,而是有胃口吃饭啦!”

蔡桓公:“切!哦对了,扁鹊,我想问你:如今什么病最厉害?”

扁鹊:“禀大王,以现代的医学水平看,什么病都厉害。比如:感冒、鼻炎、艾滋病、癌症、梅毒、灰指甲……反正是治不好都会哏屁!”

蔡桓公:“我认为不然,我觉得如今最可怕的病是屎徘徊!”

扁鹊:“屎徘徊?好新鲜霹雳的毛病啊!听名字我就晕了,请解。”

蔡桓公:“不知道先生有没有这种感觉,好不容易挤完大便,手纸擦到最后一张,突然又有屎意袭来,只好撅着屁股再去拿些手纸,蹲下接着屙。这时你又发现,使出吃奶的劲才能挤出一小截截,然后你再擦,擦到最后,屎意又来。如此往复,何日才能屙出个头啊!故而叫屎徘徊。”

扁鹊:“呦嘻!这倒是个新课题——不知谁人得了此病?”

蔡桓公哭着说:“不瞒先生,是我,是我,还是我。”

扁鹊:“大王果然神气,连大便都如此屎无前例,让我来给大王看看。”

蔡桓公:“有劳先生。如果先生能将我的病治好,我就把江山拱手相让!”

扁鹊:“哎呀!你表吓我!治个病就送江山?!大王果然是不爱江山爱大便啊!”

蔡桓公:“我是说真的。”

扁鹊:“这个将来再说吧。我先给大王看病。天灵灵,地灵灵,扁鹊我长得真水灵——我看!好了!大王,我看完了。”

蔡桓公:“……”

扁鹊:“大王我看完了!”

蔡桓公:“……”

扁鹊:“大王,干嘛那样看我?”

蔡桓公:“咳咳……我觉得……我觉得你好像个巫医。”

扁鹊:“您又说笑了,根据我刚才的观察,大王的这种“屎徘徊”病得还不重,现在病毒还停留在皮下组织中,只要动个小手术就可治愈。”

蔡桓公长舒一口气说:“哦——小手术有多小?”

扁鹊笑了笑说:“只要在大王你的肚子上剌开一道口子,把你的肺贴个创可贴就OK了!”

蔡桓公惊愕道:“混蛋!你竟敢在老子肚子上剌刀?!还小手术!来人呐!将这个庸医拉出去,混身扎满织毛衣的针,假装刺猬供游人观赏!”

扁鹊:“不要啊大王!我这都是为你好哇!”

大臣林长治上前劝道:“大王息怒,此人确实是神医,可容他回去想想,说不定能想出更安全的医治方法。”

蔡桓公:“好吧!轰出去!这些庸医就靠吓唬人来骗钱。”

扁鹊被赶出宫,想了一个月还是没想出别的方法,只好硬着头皮又去见了蔡桓公。

蔡桓公:“扁麻雀,又来了啊。”

扁鹊:“大王的气色很差呀!”

蔡桓公:“废话,你要是屎徘徊一个月,气色能好吗?”

扁鹊:“据我这次观察,病毒已经钻到了你的肠胃里,现在在肚子上剌口子治病已经不行了。现在得……大王,你这样瞪我,我好怕怕!”

蔡桓公:“没事,你接着说。”

扁鹊:“现在必须在您头颅上劈开一道口子,然后在脑子上滴一滴风油精就能治好!”

蔡桓公:“滚!”

扁鹊连滚带爬地出了宫。一个月后,他又来到宫中看蔡桓公。这时的蔡桓公脸已经黑了,扁鹊看了一眼,连忙逃之夭夭!

又过了一个月,蔡桓公就卧床不起了,他这才想让扁鹊来给他动手术,但是扁鹊早已跑到了国外。可想而知,没多久,一代君王就一命呜呼了。他死得真冤,又给世上增添了一种新式死法——那就是屎徘徊不治!

后来,大南边来了一个哑巴,手里拎着一个喇叭;北边来了一个大夫,手里拎着一个针筒。北边来的那个大夫要用手里的针筒换南边来的那个哑巴手里拿的喇叭;南边来的那个哑巴不愿意让北边来的那个大夫用手里拿的针筒换他的喇叭!

这个大夫就是大名鼎鼎的神医扁鹊。

哑巴:“就不换!别以为你穿白大褂我就怕你!你要我喇叭干嘛?”

扁鹊:“你这个喇叭很适合做我看病时用的听筒耶!”

哑巴:“弱智!中医讲究的是‘望、闻、问、切’,你听有个屁用?”

扁鹊: “‘闻’”就是听呀!

哑巴:“你当我是吃面疙瘩长大的啊!闻就是听?!那你听听我有没有腋臭”

扁鹊:“不要闹了!我是个知名医生,不会忽悠你的。”

哑巴:“名医?那你能把我哑巴给治好吗?”

扁鹊没有说话,微笑着走开了。

哑巴:“这个人真屎!还耍酷哇!像条狗似的!不撂他,接着吹喇叭。嗯?我刚才在干嘛?说话?和一个医生说话?!哇!娘啊,我会说话啦!我会说话啦!”

哑巴娘:“吃货!人家一岁多就会说话了,你都二十六了才会说话,还好意思大喊大叫!”

哑巴激动地向着扁鹊离去的方向长跪不起,哭着喊:“神医扁鹊啊!你真是陀螺在世哇啊——”

华陀:“我*!你瞎喊什么!那应该叫‘华陀在世’!”

哑巴接着喊:“噢!扁鹊啊!你真是华陀在世哇啊——”

华陀:“我*!你瞎喊什么!扁鹊在的年代我还没生出来呢!”

哑巴:“你鼻毛比人家长啊!还没生出来就敢挑我的错!”

话说扁鹊又来到一个村子,坐堂看病。

病人甲:“大夫,我腰酸背疼,腿抽筋。”

扁鹊:“靠!第一次遇到你这种人!你家难道没电视?有电视就一定知道怎么治!好,药方开好了——下一个!”

病人甲看药方:“啊?电视一台?”

病人乙:“大夫,我胃酸,胃疼,胃胀,怎么办?”

扁鹊:“小case!给你药方。下一个!”

病人乙看药方:“啊?又是电视一台?”

病人丙:“大夫,我尿滴沥,尿等待,尿徘徊——不要告诉我你又要开一台电视!”

扁鹊:“你还真精!好吧,不给你开电视。好了,给你药方!”

病人丙看药方念道:“回家准备后事。靠!怕了你!还是给我开台电视吧!”

扁鹊:“OK!下一个!”

病人丁:“大夫,我感冒了,你不会也给我开台电视吧。”

扁鹊:“那倒不必——开个刀就行啦!”

病人丁:“好,好!麻烦你给开个电视吧。”

扁鹊:“OK!”

这年头,当医生好简单哇!电视真是个好东西。

扁鹊的事迹引起了该国国王蔡桓公的注意,这天趁扁鹊来宫里给皇后治病的机会亲切召见了他。大殿之上,桓公看了扁鹊许久。

蔡桓公:“好扁呀的一个鹊啊!!”

扁鹊:“大王取笑了。”

蔡桓公:“我老婆的病情怎样了?”

扁鹊:“恭喜大王,贺喜大王!你老婆——哦不,娘娘她有喜啦!”

蔡桓公:“不会吧!我有两年没碰过她了,她怎会怀孕?”

扁鹊:“这个喜不是怀孕,而是有胃口吃饭啦!”

蔡桓公:“切!哦对了,扁鹊,我想问你:如今什么病最厉害?”

扁鹊:“禀大王,以现代的医学水平看,什么病都厉害。比如:感冒、鼻炎、艾滋病、癌症、梅毒、灰指甲……反正是治不好都会哏屁!”

蔡桓公:“我认为不然,我觉得如今最可怕的病是屎徘徊!”

扁鹊:“屎徘徊?好新鲜霹雳的毛病啊!听名字我就晕了,请解。”

蔡桓公:“不知道先生有没有这种感觉,好不容易挤完大便,手纸擦到最后一张,突然又有屎意袭来,只好撅着屁股再去拿些手纸,蹲下接着屙。这时你又发现,使出吃奶的劲才能挤出一小截截,然后你再擦,擦到最后,屎意又来。如此往复,何日才能屙出个头啊!故而叫屎徘徊。”

扁鹊:“呦嘻!这倒是个新课题——不知谁人得了此病?”

蔡桓公哭着说:“不瞒先生,是我,是我,还是我。”

扁鹊:“大王果然神气,连大便都如此屎无前例,让我来给大王看看。”

蔡桓公:“有劳先生。如果先生能将我的病治好,我就把江山拱手相让!”

扁鹊:“哎呀!你表吓我!治个病就送江山?!大王果然是不爱江山爱大便啊!”

蔡桓公:“我是说真的。”

扁鹊:“这个将来再说吧。我先给大王看病。天灵灵,地灵灵,扁鹊我长得真水灵——我看!好了!大王,我看完了。”

蔡桓公:“……”

扁鹊:“大王我看完了!”

蔡桓公:“……”

扁鹊:“大王,干嘛那样看我?”

蔡桓公:“咳咳……我觉得……我觉得你好像个巫医。”

扁鹊:“您又说笑了,根据我刚才的观察,大王的这种“屎徘徊”病得还不重,现在病毒还停留在皮下组织中,只要动个小手术就可治愈。”

蔡桓公长舒一口气说:“哦——小手术有多小?”

扁鹊笑了笑说:“只要在大王你的肚子上剌开一道口子,把你的肺贴个创可贴就OK了!”

蔡桓公惊愕道:“混蛋!你竟敢在老子肚子上剌刀?!还小手术!来人呐!将这个庸医拉出去,混身扎满织毛衣的针,假装刺猬供游人观赏!”

扁鹊:“不要啊大王!我这都是为你好哇!”

大臣上前劝道:“大王息怒,此人确实是神医,可容他回去想想,说不定能想出更安全的医治方法。”

蔡桓公:“好吧!轰出去!这些庸医就靠吓唬人来骗钱。”

扁鹊被赶出宫,想了一个月还是没想出别的方法,只好硬着头皮又去见了蔡桓公。

蔡桓公:“扁麻雀,又来了啊。”

扁鹊:“大王的气色很差呀!”

蔡桓公:“废话,你要是屎徘徊一个月,气色能好吗?”

扁鹊:“据我这次观察,病毒已经钻到了你的肠胃里,现在在肚子上剌口子治病已经不行了。现在得……大王,你这样瞪我,我好怕怕!”

蔡桓公:“没事,你接着说。”

扁鹊:“现在必须在您头颅上劈开一道口子,然后在脑子上滴一滴风油精就能治好!”

蔡桓公:“滚!”

扁鹊连滚带爬地出了宫。一个月后,他又来到宫中看蔡桓公。这时的蔡桓公脸已经黑了,扁鹊看了一眼,连忙逃之夭夭!

又过了一个月,蔡桓公就卧床不起了,他这才想让扁鹊来给他动手术,但是扁鹊早已跑到了国外。可想而知,没多久,一代君王就一命呜呼了。他死得真冤,又给世上增添了一种新式死法——那就是屎徘徊不治!

后来,大臣在国外遇到了扁鹊。

大臣:“先生,你第三次来看蔡桓公,为何看了一眼就跑?难道当时你就知道没办法治了吗?”

扁鹊:“不瞒你说,当时我已经被蔡桓公传染了。急着上厕所,所以来不及说话就走了。”

大臣:“那你自己在自己的肺上贴个创可贴就治好了吗?真乃神医啊!”

扁鹊:“哪里哪里。我怎会傻到在自己肚子上剌一道口子,然后给肺贴个创可贴。我回家喝了袋板蓝根就痊愈了。”

大臣大惊:“我*!你个老麻雀!喝袋板蓝根就能治好的病,竟然要给我们老大开刀!”

扁鹊笑道:“切!不开刀如何多收红包?少见多怪!”

大臣:“啊呀打!你真黑!本来想让你给我开刀的,现在看来不用了——回去喝板蓝根喽!”臣在国外遇到了扁鹊。

大臣:“先生,你第三次来看蔡桓公,为何看了一眼就跑?难道当时你就知道没办法治了吗?”

扁鹊:“不瞒你说,当时我已经被蔡桓公传染了。急着上厕所,所以来不及说话就走了。”

大臣:“那你自己在自己的肺上贴个创可贴就治好了吗?真乃神医啊!”

扁鹊:“哪里哪里。我怎会傻到在自己肚子上剌一道口子,然后给肺贴个创可贴。我回家喝了袋板蓝根就痊愈了。”

大臣大惊:“我*!你个老麻雀!喝袋板蓝根就能治好的病,竟然要给我们老大开刀!”

扁鹊笑道:“切!不开刀如何多收红包?少见多怪!”

大臣:“啊呀打!你真黑!本来想让你给我开刀的,现在看来不用了——回去喝板蓝根喽!”

3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