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日帝国梦 (二) (二)《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72/


袁奎仁让郑鸿仕先当了一名普通的匪兵,他是怕手下众人不服——一个人初来乍到,寸功未立就身居官位,凭什么?以后立了战功再提升他不迟。在他看来,郑鸿仕定是一名出色的军人,不会永远是无名小卒。

这期间,袁奎仁和毕端成两方军队有一些小规模的战斗,双方俱是醉翁之意,其实意在试探对方实力。而主力部队则在努力操练,积极准备,要拼个你死我活。在这小规模的战斗中,郑鸿仕所在的队伍取得不小的成绩,出战几次都打赢了。袁奎仁见此便顺理成章地升郑鸿仕为排长,以后又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连续提升他,直至营长。

两个月后,袁奎仁和毕端成终于要决一雌雄了。

为使无辜的平民百姓少受战争的危害,郑鸿仕想向袁奎仁提些建议。他想:中国如要强大,首先要统一,就是要把各派军阀势力合并,另外组建一个受全民拥护的政府。而要达到这个目的,基于军阀的本性,用和平的手段可以说完全不可能。那么就不可避免要有战争,既如此,就只能想方设法尽量减少战争对普通民众的影响了。

当然他提出的建议都是在袁奎仁听来比较中听的:与毕端成部在人烟稀少的空旷地带厮杀以免与此无关的生灵遭到涂炭。如打了胜仗也不要抢掠滥杀民众,多做些得民心的事,因为吞并了毕端成部后,省内局势安定下来,最关键的就是民心的稳定与否了。若民众愤怒不满,则统治很难持久。所以现在收买民心也是为了日后统治河南打基础。袁奎仁听了觉得颇有道理,遂下了一道命令:任何人不得滥杀、抢夺、滋扰平民百姓,否则军法从事!

临近开战之前,郑鸿仕又请见袁奎仁,说有要事禀告。

袁奎仁斥退所有下人,包括付安生,只剩下自己和郑鸿仕两人。落座后,袁奎仁问道:“兄弟你不抓紧时间准备战事,有何要事商量?”这袁奎仁也识得人才,很看重郑鸿仕,每次私下里见面均称呼郑鸿仕为“兄弟”。郑鸿仕道:“战事俱已准备妥当,团座不必担心。我只是想请问团座,这一仗你想如何打?”袁奎仁一听立即不假思索地说道:“如何打?当然是跟他决一死战喽!不是他死就是我活!”郑鸿仕道:“那么团座对此战有多少把握制胜呢?”“以兵力论,对方少我部数千;以武器论,据暗探回报,毕端成的重型武器比我部相差不少。所以武器上我也占了上风。两者综合起来看,我还是有不少的优势的,打起来虽不敢说稳操胜券,也至少有七、八成的胜算。”郑鸿仕道:“团座所言虽不无道理。然则战场上情况瞬息万变,会发生何种变化,对哪一方有利,实难预料。更重要的是,双方实力相差并非悬殊,若彼此定要分个胜负,只怕是要两败俱伤。或者就算我们消灭了毕端成部,那时我方的军事实力也定是大为受挫,此时若有外省的军事势力暗中窥视战局,候我两方经过大仗力量正弱而乘机坐收渔翁之利,大举进攻入来,一并消灭两方,这种结果也是有可能的。”

袁奎仁听后先前的得意神色失去了,心里认为郑鸿仕的分析也颇为有理。那又该如何打呢,一时间,他陷入了沉思。忽然他双眼一亮,自拍了一下脑袋道:“咳呀,我怎么到现在才明白,兄弟你是给我献破敌之计来了。快说说,你有何良策?”郑鸿仕站起来来到袁奎仁身边把嘴对着他耳朵轻声说了一阵话。袁奎仁越听越兴奋,待郑鸿仕说完后,他不禁哈哈大笑起来,连连叫道:“妙、妙、妙啊!”郑鸿仕道:“如此较为保险。若此计得售,自不必说,即使不成,对我方也无甚损失。”

袁奎仁决定委任郑鸿仕为参谋长,并让他全权指挥调动部下官兵。为此他召集全军训话,晓谕全军:“现在我任命郑营长为我部参谋长,在与毕端成部战争期间,军队由他全权指挥,无论军官还是士兵均要听从他调遣使用。如有违令不遵者,郑参谋长可先斩后奏!”付安生在旁听了暗自心惊——不知郑鸿仕会否对自己公报私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