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断江东 第一卷 第五卷 锋火江东(129)

辛十三郎 收藏 0 1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1/


甘宁和上官慈,各自统领着三万京城羽林军,负责京城的防卫。在此关键时刻,两人格外重要,吕蒙不敢怠慢。他吩咐侍卫叫出在帐外待命的乐班舞女,立即进帐歌舞侍候。等乐声响起,舞女跳将起来,他才叫侍卫把甘宁、上官慈领进来。待二人进入殿内,他亲自端着两杯斟好的酒,捧向他们。

两人向吕蒙施礼:“将军……”

吕蒙亲切的说:“什么话也别说,二位忠于职守辛苦了,先喝了这杯酒!”

甘宁、上官慈来将军府,是来探听吕蒙的虚实,情况已经十分危急,他还镇定自若的饮酒作乐,歌舞升平。两人面面相觑,搞不懂吕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吕蒙察言观色,看出二人心怀疑虑,为了笼络他们,倏地心生一计:“二位将军,几日前我己拟好将令,擢升你们为车骑将军!近日来烦心的事太多,竟然忘了宣布,待平定骚乱之后,本将军奏过主公,再择日封赏!有劳二位告诉军中,从即日起,将领重禄,兵拿双饷,同仇敌忾,护佑东吴!”

“谢过大将军!”

“你我情如弟兄,何须言谢!”

“是,我等前来将军府,检查防务,也看大将军有何吩咐?”

“将军府有重兵把守,何患之有?倒是京城防卫,还需多加小心为是!”

“是,末将告退!”

吕蒙等二人走后,狠狠将酒杯砸在地上,堂堂大将军,竟然向下属陪着笑脸!就在几天前,有谁敢正视他一眼?真是此一时,彼一时矣!恼怒中的吕蒙放眼望着夜空。蓦然发现东边一片通红,再一细看,是烈火烧红了夜空。当他分辨出火光所在的位置时,吕蒙惊得口吐鲜血,大叫一声“天灭我也”,昏倒在地上。凌烟吓得魂飞魄散,赶紧叫来侍卫帮她把吕蒙抬到卧榻上,她用丝巾拭去他嘴里喷出的血迹。吕蒙苏醒过来,发现他躺在在凌烟怀中。公主流下的泪,点点滴在他的脸上。

凌烟见吕蒙醒过来了,悲戚地问他:“将军,你何故如此?”

吕蒙再次大叫:“天灭我也!”又一口血从嘴里喷出。

凌烟真的被吓住了:“将军,不要这样,我能帮你做点什么?”

“你?”吕蒙怀疑地看着公主:“你能帮我?”

“只要对将军有用,甚至是我性命,也可给予将军!”

吕蒙握住她的手,指着被烈火烧红的天边:“你看那火光之处,是湾镇粮仓被烧。这一把火,把我逼上绝路!”

“将军,难道就无路可走?”

“路到是有一条……”吕蒙望站着大乔,心里又生一计:“只要公主帮我!”

“将军请讲!”

“我在等一个人,他对我至关重要,我能否生存,东吴是否还存在,均系他于一身!”

“将军要我做什么?”

“我把你送给他!”

“啊!将军,我是凌烟,是你的夫人!”凌烟惊愕不已,她不相信她听到的话。

“事到如今,我也是迫不得已……公主,皮之不存,毛之焉附?倘若我不存在,你将如何?况且,此人你认识,他与你从小青梅竹马!”吕蒙阴沉的眼睛,在留意凌烟脸上的变化。

“与我青梅竹马……你说的是赵云?”

“是他,如今只有他能力挽狂澜,他带着四万虎狼之师,己到京城,我正在等他!”

“将军,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赵云从小与你要好,他从凌烟投奔刘备之后,就与你失去联系。我们新婚大典时,他意外的发现大将军夫人竟然是你,曾躲藏在殿外痛哭,说明了他看重你!再者,赵云不恋富贵、权力,只有你能让他死心塌地……”

凌烟未曾想到吕蒙会把她当成物品,拿去与人交易,她伤透了心:“将军,你我夫妻一场,难道毫无情义可言?你真要这么做?!”

吕蒙冷冷说道:“我己走投无路,除此之外,实在是没有办法……,你刚才说为我死都可以,这比死要轻松啊!”

“不,这比死还难!我要不愿意呢?”

吕蒙眼里射出一股凶光:“那只有死路一条!”

凌烟见吕蒙如此绝情寡义,即使躲过这一劫,日后也难生活在一起。长痛不如短痛,趁此机会与他分道扬镳,说不定是明智的选择。好在要送之人是赵云,二人两小无猜地在一起度过童年,双方都有很深的印象。如果真像吕蒙说的那样,赵云在她新婚之夜为她恸哭,他倒是有情之人。想到此,凌烟淡淡的说:“既然将军己做出决定,我也只好如此……”

吕蒙见凌烟答应了,阴险地一笑:“那快去准备准备,赵云马上就到,今夜就是你俩的大喜日子!”

凌烟说不出是喜还是忧,她最后望了一眼己形同路人的吕蒙,退了下去。

吕蒙吩咐侍卫把凌烟立即送到都督府严加看管,不能出任何差错。他还命令侍卫到大理寺,提出他关押在那里一名女犯,秘密将其带回府中,不得走漏半点风声。


吕蒙在凌烟走后,心里涌起莫名的怅惘。他在逼凌烟就范时,怕她不答应断了他最后一线希望;她答应了,他又若有所失,凌烟毕竟是天下少有的绝色美人!生死攸关之际,还贪恋什么美色!女人不就如衣服一样,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日后还愁没有衣服?想穿哪件就穿哪件!吕蒙为自己宽了心,心里觉得好受了多了。

殿前带刀侍卫来到吕蒙身边,悄悄向他禀报,赵云来了。他倏地站起来大叫:“请!”,话音刚落,他又觉得不妥,亲自走出殿外,把等候在那里的赵云迎进殿来。吕蒙拉着赵云的手,一直把他带到酒宴前:“赵将军,本将置下薄酒,为你洗尘,将军未到,我是不敢动筷啊!”

赵云深受感动:“末将有何德能,大将军如此厚爱!”

“闲话少说,你我先痛饮三杯!”

吕蒙亲自倒满酒,一人连饮三杯。

“还是与赵将军在一起痛快!自从你去到边关,没有你在,饮酒索然无味!可边关要紧,只有赵将军在边关,才让我放心!”

“大将军言之过也,胜过赵云者比比皆是!”

“此话不假。然,智勇双全又忠贞不二者,唯有赵云!”

赵云不以为然:“老将军程普德高望重……”

“将军休再提他,此人老奸巨滑、居心叵测,不可重用!”

“司马将军文韬武略过人……”

吕蒙长叹一口气:“此人长有反骨,心怀野心,机关算尽,终误了卿卿性命!”

“大将军,司马敬他?……”

“己在前日在耒阳为罗伊所斩!”

赵云不敢相信:“真有此事?”

“确有此事!我召将军回来,就是为此。”

“大将军请讲,我赵云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好,赵云听令!”

赵云离座跪下,吕蒙取下身上的佩剑双手捧着。

“从即日起,令将军为东吴兵马大都督,官拜骠骑将军,封万户侯!”

赵云懵了,吕蒙此举实出他意外,他只知道柴桑被围,召他回来解困而已:“大将军不可,东吴己拜陆将军为都督,岂有重复受拜之理!再说,我身为蜀中大将,身受蜀中节制,岂能在东吴受任!”

“将军果然赤胆忠心!如今东吴将军多如牛毛,而真正懂得领兵打仗,唯将军一人!”

吕蒙几句话说得赵云热血沸腾,他不由双手接过剑来:“末将不受都督之职,但听令于将军。末将才疏学浅,庸碌无为,蒙大将军厚爱,受命于危难之际,甘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