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首相安倍将于本月26日、27日对美国进行访问,旨在改善和加强同美国的盟友关系,包括建立与布什总统之间的个人关系。预计美日领导人将就一些地区和国际问题进行磋商并谋求解决办法。分析家认为,由于两国的外交利益和个人处事风格的不同以及安倍的政治地位不稳,小泉时代的那种美日亲密盟友关系已经渐行渐远。


对朝战略美日错位


由于美日两国关注的外交与安全利益不同,两国近来在外交政策上出现一些分歧,主要表现在朝核问题的六方会谈上。美国企业研究所东亚问题研究员克里斯·格里芬认为,由于美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战场上陷入被动,再加上伊朗核问题对美国构成更为严重和紧迫的挑战,布什政府不希望四面树敌,因此重视解决朝核问题的六方会谈。通过外交方式解决朝核问题,从而稳住朝鲜,这是美国亚洲政策的当务之急。为了谋求解决方案,美国让中国坐在正驾驶座位上,日本因此产生嫉妒,并对美国表示不满。


由于绑架案在日本非常敏感,日本的近期目标是在谈判中要求朝鲜帮助解决绑架案问题,包括提供被绑架者的全部名单,开放有关档案,并对涉案人员绳之以法。因此,绑架案问题成了朝日之间开展合作的绊脚石。此间专家认为,如果美方不顾日本的利益在核问题上同朝鲜达成协议,一是财大气粗的日本不会为朝鲜提供补偿和经济援助,二是美日关系会出现紧张。


否认“慰安妇”惹众怒


最近一个时期,日本在“慰安妇”等历史问题上的立场出尔反尔,甚至否定其存在,这激起了亚洲国家的强烈谴责,使日本陷入被动和孤立。此间美日问题专家认为,这不符合美国的利益。但是,鉴于小泉政府紧跟美国的外交政策并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问题上拔刀相助,布什政府和上届美国国会对日本的做法采取包容态度。


然而,民主党去年底控制国会后,一些国会议员在国会提出议案,谴责日本政府在“慰安妇”问题上拒绝道歉的立场,要求日本政府做出深刻反省。为此,日本花费重金在华盛顿聘请公关公司进行游说,试图阻挠这一议案的通过。为了缓和美方对日本的不满和压力,安倍日前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在“慰安妇”问题上做了一些道歉。格里芬认为,美国国会在“慰安妇”问题上谴责日本,使美日盟友关系复杂化,从长远来看这个问题并不重要,但在近期内对美日盟友关系带来了干扰。


美国鹰派暗中拉日


尽管美日两国在外交上出现一些分歧和紧张关系,但在军事和安全领域的合作各有企图,而且一拍即合。切尼副总统不久前对日本和澳大利亚进行了访问,日方敦促建立“美日澳印联盟”防务协定,切尼对建立这一四边安全联盟表示出很大的兴趣。《华盛顿时报》日前还透露,日本正在与美国洽谈购买100架F-22隐形战斗机,价值300亿美元。美国五角大楼鹰派人士认为,日本是美国在亚洲最亲密的盟友﹐为日本提供这些战机可以对抗来自朝鲜与中国的威胁,而且可以改变今后20年台海的军力平衡。这一提议在美国和澳大利亚引起争议,悉尼大学国际安全研究中心主任艾伦·杜邦批判说:澳大利亚被拉入四边安排是一种极其不明智的举动,因为冷战色彩太浓了。


自冷战结束后,一些美国战略家渴望在美日防卫协定之外建立一个类似北约的防御屏障来包围和牵制中国。美国五角大楼一直暗中推动日本重新建立军队,并公开支持对禁止日本拥有军队或发动战争的战后宪法第九条进行修改。安倍和日本政客也坚持要求摆脱战后宪法对日本重整军备的约束。但是,美国在远东地区保持军事基地的合法地位是建立在美国代替日本行使自卫的主权基础上的,日本单方面对宪法第九条款的修订将会使日本在亚洲陷入孤立。


此间专家认为,美日安全联盟是一把双刃剑,美国用得好可以遏制日本的军国主义野心,让日本正视历史问题,向亚洲各国真心道歉,日本就能被亚洲邻国接受并在地区甚至国际问题上发挥建设性作用,从而使日本成为东亚地区一支积极的和平的建设性力量。如果用得不好,美国将养虎遗患。日本修改宪法第九条款后,一旦羽毛丰满或同美国利益发生严重冲突,就会摆脱美国的管教走自己的独木桥,到时美国和亚太地区可能会被美国今天的放纵政策弄得全无安宁。